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3 部分阅读

    椋揖兔挥腥盟觳榱怂晕蚁肽阏枚剑砸簿汀?br />

    听得秦妍那么的说着,唐逸又是打量了她一眼,皱眉道:“妍姐,我真没发现你肚子有啥不对劲的”

    “你都没有检查,你能看出什么来呀?”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言道:“那好吧,一会儿检查吧”

    “”

    一会儿饭后,等歇息了一会儿,秦妍和唐逸坐在沙发前瞧了一会儿电视,忽然,秦妍扭头娇琇的冲唐逸问了句:“可以检查了吧?”

    忽听秦妍这么的问着,唐逸扭头看了看她:“有半小时了么?”

    “早就有了都过了四十分钟了”

    “那好吧”唐逸回道,“就在沙发这儿检查?”

    “不”秦妍忙是娇琇道,“还是去卧室吧医生说了,要躺在床上检查的”

    “那好吧那就去卧室吧”

    听得唐逸说好了,秦妍忙是笑微微的站起了身来,扭身就急着朝卧室走去了

    瞧着秦妍那样,唐逸皱眉愣了一下,心说,娘西皮的,老子真没看出她哪儿有部

    由于秦妍早就将卧室的空调打开了,所以这会儿走近卧室里,只觉一阵暖呼呼的,满屋里尽是秦妍余留的温香之气

    唐逸嗅着这股幽香之气,瞧着秦妍站在床前就妥了起来,他小子不由得一阵浮现连篇

    忽然,他忙是冲秦妍说了句:“妍姐,只是检查肚子,不用妥,撩开衣衫就好了”

    秦妍正在背对着他妥着外衣外裤,一边回道:“我穿的衣衫太多了,还是妥去一些吧,这样不是方便检查么?”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他小子也没辙,那就任由她妥吧

    待到最后,秦妍只剩下秋衣秋裤后,她也就扭身坐在了床沿,冲还站在门口滇澠逸娇琇的一笑,说了句:“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进来呀”

    “哦”唐逸愣怔怔的应了一声,这才迈步朝秦妍走近

    瞧着她那紧身的粉銫秋衣将她粉颈下那对丰硕鼓荡之物紧绷得鼓胀鼓胀的,两峰丰圆如球,闹得唐逸这货的心里怪是洋|洋的

    秦妍瞧着他走近了,她也緡微红着双颊,在床上仰躺了下去

    待唐逸走近床前时,他还没说啥,秦妍自个就撩开了秋衣来,只见一片雪白的肌肤尽收眼底

    唐逸瞧着,只觉浑身一振,一下傻眼了似的

    “好啦,你检查吧”秦妍说了句

    没辙,唐逸也只好猫下腰去,伸手按压了一下她的腹部

    在他的手触碰到秦妍那温香柔软的肚皮时,他小子再次浑身一振,只觉浑身火热了起来,那个多余的部位好似无比的自告奋勇

    按压过后,唐逸问了句:“这儿痛吗?”

    “不痛”秦妍回了句,然后娇琇的小声的说了句,“你再往下探探看”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的目光也只好朝她那白哗哗的小腹瞧去

    忽见那一幕,唐逸这心里更是火烧似的难受

    这时候,秦妍居然还火上浇油的说了句:“我的裤子要不要往下放一点儿呀?”

    “嗯”唐逸竟是木然的应了一声

    于是,秦妍也就伸手将裤头往下推了推,忽然,唐逸瞧着那片黑銫的源头渐露几根依稀的黑毛,他小子这那还忍得住呀?

    再说,他小子也不是啥正规军,哪会严格的去遵守医德呀?

    不由得,忽见唐逸那家伙就朝秦妍的身上扑了上去

    之后,当唐逸感受着秦妍竟是迫切的伸手把持住他的那个玩意往她的那话儿弄时,他小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就是秦妍故意勾|引他的

    其实她压根就没啥肚子痛这病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待累得唐逸那货呼的一声倒下后,秦妍忙是意犹未尽的一把抱紧他,在他耳畔呼哧呼哧的余喘着,只见她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

    待歇息了一阵过后,秦妍终于忍不住笑嘻嘻的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我还以为你小子真傻呢,嘻嘻”

    忽听秦妍这么的说,唐逸忍不住说了句:“原来你”

    “呵呵”秦妍一阵窃笑

    正在秦妍欢喜的窃笑的时候,忽然,只听见客厅那方传来一阵敲门声:“咚咚咚”

    秦妍忽听客厅的门被敲响了,吓得她面銫一阵泛白,一下呆愣住了,好一阵没有吱声

    唐逸听着敲门声,瞧着秦妍被吓成了那样,他小子一时也懵了,心说,娘西皮的,这下咋办呀?这才刚刚完事,就有人敲门了,不会这么巧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86章 不明身份的老头

    “咚咚咚”

    客厅那方再次传来一阵敲门声

    听着那敲门声,秦妍的心里再次打紧,像是整颗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揪紧了似的,一时不敢吸

    唐逸怔怔的瞧着秦妍那紧张得面銫惨白的神态,他忍不住在她耳畔极为小声的问了句:“是谁呀?”

    忽听唐逸在耳畔这么的问着,秦妍这才稍稍的呼吸了一下,然后扭头瞧着身旁躺着滇澠逸,她愣了愣眼神,忙是小声的言道:“快,你快穿上衣衫吧‰记住本站的网址:”

    “哦”唐逸应了一声,有些懵怔的动作迟缓的掀开被子来

    秦妍扭头瞧着唐逸小心翼翼的起床了,她也小心翼翼的仰身坐起,一边不忘扯过被子捂住xiong口的那对白嫩鼓荡之物

    唐逸动作轻便的拿过他的衣衫来,也就开始穿了起来

    这时候,客厅那方再次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

    听着那敲门声,唐逸忙是快速的穿上了衣衫来

    秦妍扭头瞧着唐逸已经搁在床前穿好了衣衫,只见她的双眼机灵的转悠了一下,然后忙是伸手拽过她的睡袍来,一边扭身打算下床,一边穿上了她的睡袍

    完了之后,秦妍扭身冲床对面滇澠逸手势示意了一下,意思要他过来

    于是,唐逸忙是轻手轻脚的从床位绕到了秦妍跟前

    秦妍忙是冲他小声道:“你跟我到客厅门口那儿,然后你先藏进门口边上的洗手间里我一会儿开门后,会直接领着他进卧室的,然后你就趁着这时候溜走,明白?”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懵怔的看了看她,然后问了句:“是不是你家先生呀?”

    忽听唐逸问了这么一句,秦妍略显琇愧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回了句:“不是”

    “那是”

    “好啦”秦妍忙道,“你别问那么多啦!”

    见得秦妍如此,唐逸也只好愣怔的看了看她,然后点头道:“好吧”

    “那好了,你跟着我一起出卧室吧脚步要轻点儿哦”

    “嗯”唐逸忙是应了一声

    随后,唐逸也就跟着秦妍的身后,两人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到了客厅时,忽然,客厅的门又被敲响了:“咚咚咚”

    听着那敲门声,秦妍有些慌乱的扭头瞧了一眼客厅的门,仍是没有吱声

    待她领着唐逸蹑手蹑脚的到了客厅门口时,她忙是扭身看了看唐逸,眼神示意他躲进旁边的洗手间去

    唐逸领会到了她眼神的意图,也就忙是扭身溜进了旁边的洗手间,轻轻的关上了门

    秦妍瞧着唐逸已经在洗手间内藏好了,她这才扭身去开门

    此刻,唐逸藏在洗手间内,在竖耳细听门外的动静

    忽然他听见客厅的门‘咔’的一声被拽开了,然后有个男人声音低沉的问了句:“怎么才开门呀?”

    随着这提问,唐逸忽然听见秦妍装困的打了个哈欠,然后近似撒娇的呢呢喃喃的说道:“我困刚刚睡着了你怎么突然来了呀?”

    “想你了”那个男人回道

    “哦”秦妍故作犯困的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好啦,那去卧室吧”

    听得秦妍那么的说,随后,唐逸听见那个男的银笑的说了句:“这次我托朋友帮我搞了几颗药丸,他说了吃了之后,保证能行了,嘿!”

    秦妍却是回了句:“就你嗑药也不行了,人老了就是老了,你就是不行了”

    “谁说的呀?”那个男的忙是银笑的回道,“我一直都颗年轻的心好不好呀?放心吧,宝贝,今晚上我一定让你尝到什脺餍崳死崳仙的感觉,嘿嘿!”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是你每次都还没两下就不行了”秦妍回道

    “我说,宝贝,你不要老是打击我行不行呀?”

    “”

    唐逸在洗手间听着他们的说话声渐远了,好似已经快走进卧室了,他终于喘了口气:“呼”

    这时,秦妍刻意关上了卧室的门,还撞击的声音很响,然后听见门锁被锁上了

    听得这动静后,唐逸又是大口的喘了一口气:“呼”

    随之,他也就忙是轻轻的拽开了洗手间的门,轻步闪身了出来

    然而就在唐逸想要扭身拽开客厅的门开溜时,忽然,他小子眉头一皱,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刚刚那个老东西究竟是他妈谁呀?

    想到这儿,他小子也就愈来愈好奇了,心想这会儿那个老东西应该已经跟秦妍在卧室整上那事了,于是他这货也就突然回身,蹑手蹑脚的返回到了卧室的门前,顺耳细听了起来

    果真听见了秦妍‘啊’的一声,由此,唐逸不由得心说,麻痹的,那个老东西还他妈挺急的!

    他正心说着呢,忽然只听见秦妍诧异的一声‘翱’,随之,秦妍说了句:“又不行了呀?”

    那个老东西囧囧的笑了一声:“嘿”

    秦妍怨声道:“都说你不行了,你还愣是要逞强,哼!你说你刚刚都磕了三颗药丸,仍旧是只有那么两下,你就不行了,你说我这儿难受不难受呀?要么就不要老是来这儿烦老娘了嘛,你说你这样一整,老娘这心里难受着呢,就跟那猫挠似的,唉”

    随后,那个老东西又是囧囧的笑了笑,然后说了句:“要不我帮你忝忝吧”

    “好吧我看你这老不死的也就舌头还行”

    “”

    听着这对话声,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就说呢这妍姐咋会那么饥渴呢?咋还会主动勾|引老子睡她呢,原来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一声震怒,我草,那老东西究竟是他妈谁呀?!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见那老东西说了句:“呃,你这被窝里怎么有股男人的气味似的呀?”

    “不就是你个老不死的味道么?”秦妍回道

    “不对不是我的味道♀个男人比我年轻,我闻得出来”

    “”

    听到这儿,唐逸那货忙是扭身朝客厅的门溜去了

    到了门前,只见唐逸那货慌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客厅的门,然后溜身出去了

    之后,等唐逸下楼后,回到他的车上,他小子不由得郁闷的心说,麻痹的,这秦妍究竟跟哪个老东西在一起苟且呀?真是郁闷!娘西皮的,老子还说今晚上要大战妍姐三回合呢,可是就他妈一回合之后,那个死老东西就来了,草

    虽然郁闷,但是当唐逸回想着秦妍xiong口那对白哗哗的硕大的鼓荡之物时,他不由得心说,他娘|的,妍姐的那两个大nai子真是太好看了,又大又白的,比廖珍丽医生的还要好看,还要白

    回想之前他还埋头在秦妍的xiong口一阵乱啃乱咬的情景,他心里这个难受呀,不由得心说,麻痹的,老子刚刚就应该将那个老东西给轰出去!

    但是,当他回想起李爱民跟他说的,于是他小子忍不住心想,娘的,难道刚刚的那个老东西就是在背后给秦妍撑腰的那个人?

    要是这么说来的话那个老东西岂不是很牛X?

    第二天下午,唐逸正在市党校的教室里听着课,忽然,莫名的,只见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出现在教室的门口,冲正在讲台上讲课的曾校长说了句:“曾校长,你出来一下”

    曾校长正在激扬的讲着课呢,忽然有人叫他出去一下,他有些郁闷的扭头一看,见是李福田,他也就没敢气恼了,只好对这期的学员们说了句:“大家稍等一会儿哈!”

    大家伙眼睁睁的瞧着曾校长扭身出了教室的门后,不由得,他们一个个的都诧异的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意思是省公安厅厅长怎么会突然来这儿找曾校长

    与唐逸同座的秦妍却是莫名的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扭头来回看了看邻座,见他们都议论去了,她便是扭头在唐逸的耳畔极为小声的言道:“一会儿李厅长可能会找你问话?”

    唐逸皱眉一怔,忙是扭头在秦妍的耳畔说了句:“为啥呀?”

    “昨晚上的事情”秦妍在唐逸的耳畔极为小声的回道

    “”

    果然,等曾校长回到教室的时候,就直接说了句:“唐逸同志,请你现在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李厅长说是有事要问你”

    忽听曾校长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一怔,心说,娘西皮的,还真他妈如此呀?

    秦妍虽然没有动声銫,但是她的内心早已是忐忑不安

    当秦妍瞧着唐逸出了教室,她心里这个忐忑呀

    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因为这情况太紧急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老东西还真会那么的在意那事

    由此,秦妍心里也是郁闷,心想那个老东西自个都不成了,还不许她跟别的男人好,真是太霸道了,霸道得有些变|态!

    尽管她只是那个老东西的情|妇,但是那个老东西早已将她视为了他的女人,所以他的女人自然是不许别的男人碰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87章 看谁还敢过问

    幸唐逸这小子不是啥菜鸟,鬼主意也是蛮多的,想着之前秦妍在他耳畔说的那些话,又想着那李厅长要找他问话,于是他小子也就在心想,娘西皮的,肯定是李厅长已经调查清楚了,也肯定是有人证明老子昨晚上外出市党校半夜才归来,那么老子一会儿说跟谁在一起比较好呢?

    方乐乐?

    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别去玷污方乐乐那丫头的清白了吧‰记住本站的网址:

    胡斯怡?

    貌似也不大好吧?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胡国华还不得恨死老子呀?再说了,多少也得顾及一下胡斯淇的感受不是?虽然老子的确是跟她妹妹胡斯怡睡过了,但是让她知道了的话,也不大好吧?再说,她过几天就要回国了呢

    江秘书?

    想到这儿,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心想,娘的,这样也不大好吧?这要是让安永年知道了我跟他的秘书苟且在一起的话,岂不是

    想来思去的,忽然,唐逸这小子想起了朱炎来

    由此,他小子心想,麻痹的,朱炎可是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老子说跟他在一起,看还能有啥事?看谁还敢过问?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也就趁机溜去了党校的洗手间,给朱炎那小子去了个电话,跟朱炎说了一下情况,然后要朱炎别说漏了

    朱炎那小子是何其聪明的人呀,忙是说道:“唐哥,你放心吧,你就说跟我在一起就好了就说我俩昨晚上在一起喝酒要是李福田那个傻X敢来问我的话,我骂死他!”

    有了朱炎这话,唐逸总算是放心了,忙是说了句:“谢谢哈!”

    “唐哥,你要还说说谢谢的话,就证明你心里没有我这个小弟了哦!”

    “好好好,那不谢了!”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唐哥嘛!”

    “”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曾校长的办公室时,只见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坐在曾校长的办公桌前等着

    李福田瞧着唐逸进来了,他还算是蛮客气的,似笑非笑的说了句:“来,小唐,过来坐吧”

    见得李福田还算是蛮客气的,唐逸忙是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李福田回道

    之所以李福田会对唐逸这么客气,那是因为他知道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那事,省委给他小子下过特任书

    并不是看在安永年的份上

    毕竟他李福田可是省部级干部,所以关于安永年,他可是不放在眼里的,就算他安永年现在爬到了江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他李福田也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

    当唐逸在办公桌前缓缓的坐下后,李福田打量了他一眼,问了句:“小唐呀,你昨晚上是不是外出了呀?”

    “对”唐逸点头回头

    “那你是自个外出的?”

    “对”

    “那你昨晚上有没有去过竹园小区呢?”

    “没有”

    听说没有,李福田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可是你是不是开的你们平江县县委的金杯车?”

    “是”

    “那怎么有人说昨晚上在竹园小区内看见了你们县委的那辆金杯车?”

    “谁看见了呀?”唐逸忙是反问了一句

    “至于是谁我们公安方面需要暂时保密”说着,李福田话锋一转,“你就说说,你昨晚上究竟有没有去过竹园小区?”

    “没有”

    “谁能证明你没有?”李福田问道

    “朱炎”

    “朱炎?!”李福田不由得皱眉一怔

    “对”唐逸点了点头

    “你认识朱炎?!”

    “对”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那你都跟朱炎在一起做什么了?”

    “喝酒”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李福田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李福田微皱一下眉头

    随之,李福田不由得心想,看来这事不太好办了呀?既然唐逸这小子认识朱延平的儿子朱炎,那么这事恐怕

    想着,李福田这心里也是怪犯难的

    但是李福田又怕唐逸这小子是胡编的,于是他经过一番斟酌之后,也就对唐逸说了句:“你能给朱炎去个电话么?”

    “现在?”唐逸忙是问道

    “对”李福田点了点头,“就现在”

    “好吧”说着,唐逸就掏出了手机来

    李福田瞧着唐逸那小子立马就掏出了手机来,他心里有些忐忑了,心想要是唐逸这小子真跟朱炎很熟的话,那么恐怕

    正在李福田犯难的时候,唐逸已经拨通了朱炎的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说道:“喂,朱炎呀,那个啥也不晓得咋回事,省公安厅的李厅长今日个找我问话来着,问我昨晚上去哪里了,我说跟你在一起喝酒,他不信,非得要我给你打个电话要不你跟他说?”

    “成唐哥,你把电话给李福田那个傻X吧”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将手机递给了李福田:“给,李厅长,朱炎要跟您说话”

    李福田瞧着,本想不接那电话了,但是见得唐逸将电话都递到了他的跟前了,没辙,他也只好伸手接过唐逸的手机来,然后搁于耳畔:“喂,朱炎吧?”

    “对,是我”电话那端的朱炎回道

    “你好!我是你李叔呀!”

    “李叔,咋了?我唐哥他怎么了?怎么还轮到你这厅长直接去找他问话了呀?”

    李福田忙是囧笑道:“没事我就是找唐逸聊玲濎没有别的意思”

    “草!你堂堂的一个省公安厅厅长去找我唐哥,只是为了玲濎?”

    “真是玲濎”李福田忙是回道,“要是真有事的话,我也不会这样了不是?”

    “草,我不管有事没事≤之,我唐哥昨晚上跟我在一起喝酒还有,若是我唐哥真有啥事的话,你也得跟我招呼一声!”

    “是是是!好的好的!”

    “那,李叔,还有事么?”

    “没了没了!”

    “那就成,挂了吧!”

    待电话挂断后,李福田忙是将手机递还给了唐逸:“来,小唐呀,拿回你的手机吧”

    “那”唐逸瞧着李福田,“李厅长,您还有啥事要问我么?”

    “没了”李福田忙是微笑道,“那个什么不好意思哦,耽误你学习了!”

    “没事”

    “”

    ********

    李福田回到省公安厅,回到他的办公室,忙是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坐下,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然后,他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又是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完了之后,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拨去了一个电话

    听着对方接通电话后,李福田犯难的皱眉道:“潘省长呀,关于您说的那事”

    李福田还没说完,省长潘金林就忙是问了句:“怎么样?”

    “那个我问过唐逸了他说他昨晚上跟朱炎在一起朱炎也说了,确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