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87 部分阅读

    唐逸那货则是在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我只是人瘦了,那个话儿又没瘦好不好呀?

    一会儿,等点完了菜,服务员扭身离去后,刘晓静才小声的冲唐逸问了句:“喂,我点的这些菜有什么问题吗?”

    忽听刘晓静问起了这个问题来,唐逸忍不住嘿嘿的一乐,回道:“你知道这些都是补哪儿的吗?”

    “补哪儿的呀?”刘晓静懵怔的看着唐逸

    “哈!”唐逸捧腹一乐,然后冲刘晓静小声道,“这些都是补|肾的,壮|阳的,懂吗?”

    “啊”刘晓静诧异的一怔,噌的一下就红透了双颊,囧囧的看着唐逸,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瞧着刘晓静那样,唐逸那货又是嘿嘿的乐了乐,然后小声的说了句:“看你今晚受得了不?”

    忽听唐逸说了这么一句,刘晓静更是琇红了双颊,连耳朵根子都红了,极为娇琇的瞄了唐逸一眼,然后小声的回了句:“我才不要跟你那个呢!”

    “那你给我点了这么些补的,你让我吃完了,今晚上咋办呀?”唐逸忙道

    “可是”刘晓静微皱了一下眉宇,胆怯的看了看唐逸,说了句,“好痛,我不要那个啦!”

    忽听刘晓静说好痛,唐逸这才想起来,两个月前和刘晓静那个的时候,刚进入一点儿,痛得刘晓静一把推开了他,然后死活也不愿给他了

    想起那事来,唐逸现在还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刘晓静,然后小声的说了句:“没事的,这回不会痛了”

    刘晓静不信的愣了愣眼神,冲唐逸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呀?”

    “因为你上回已经痛过了呀”

    刘晓静仍是不信的看了看唐逸,言道:“反正我不要和你那个啦!真的好痛的!那回你个死笨蛋就弄得人家痛死了啦!”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对于刘晓静来说,也是这么个理儿因为打自上回唐逸弄痛了她之后,她就再也不想要那事了,一直都不敢想那事

    饭后,等出了餐厅,刘晓静扭头看了看身旁滇澠逸,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她也就没有吱声

    唐逸那货这会儿也没有说啥,只是就那样的和刘晓静默默的朝前方的街道漫步着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来钟了,像平江这等小县城,在这时候已经安静下来,街道上有些冷清

    这已经是九月中旬了,所以晚上滇濎气稍稍有些凉意了

    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刘晓静感觉有些冷了,便是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扭头看了看唐逸,说了句:“喂,现在我们去哪里呀?”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刘晓静,忍不住说了句:“去宾馆吧?”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刘晓静忙是回道,因为她一想到去宾馆,就知道了唐逸要干啥了,可她真的是怕痛了,所以她可是不想要那事了

    然而唐逸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只觉身体热呼呼的,又是他的那个多余部位更是蠢蠢yu动的,由此,他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你个死婆娘非得给老子吃那么些补的,闹得老子这会儿都难受死了,可你个死婆娘还他妈不愿去陪老子睡,这叫老子今晚上怎么过呀?

    正在这时,刘晓静再次扭头看唐逸时,她忽然一下怔住了:“咦?!你怎么流鼻血了呀?!”

    唐逸懵怔的一怔:“我流血了吗?”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抬手在鼻孔前抹了一把,一看手,只见手上还真抹上了一把鲜红的血噎

    “怎么办呀?!”刘晓静焦急了起来

    唐逸则是郁闷的瞧了她一眼:“你说怎么办呀?你非得点那么些补的东西给我吃,能不着急上火吗?”

    “那”刘晓静犯憷的皱了皱眉宇,“就一定要和你那个,才不会流血了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反正要是不泻火的话,就会一直流鼻血咯”

    “那我”刘晓静又是犯憷的皱着眉宇,因为她真的是怕痛,没辙了,她只好说了句,“要不我去给你个死笨蛋找一个女的来吧?”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更是郁闷了:“那你这不是好了别的女的吗?”

    刘晓静也是有些郁闷,撇了撇嘴:“好了别的女的就好了别的女的吧,反正只要不是我痛就好啦!”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26章 李爱民的忧虑

    又听得刘晓静那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没辙了,只好冲她说了句:“像你这么大方的女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呢‰使用访问本站”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刘晓静问了句:“什么意思呀?”

    唐逸则是回道:“若是你爸出去和别的女人那个啥的话,你妈指定会又哭又闹又上吊的,可你刚刚居然说去找女人给我,把痛苦留给别人,你说你这是一位多么伟大的女子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刘晓静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心说,咦?好像是这样的哦?记得去年,我妈就因为我爸出去鬼混了,她真是又哭又闹又上吊的

    想到这儿,刘晓静忍不住想象了一下,若是唐逸真的跟别的女人那个啥了,她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想着想着,刘晓静觉得心里好像还真不是个滋味似的,于是,没辙了,她咬了咬牙,忽然冲唐逸小声的说了句:“那这痛苦还是我自己受着鄙”

    忽听刘晓静终于说了这么一句,唐逸那货忙是乐道:“那走吧,我们这就去宾馆吧”

    随后,唐逸和刘晓静也就在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要了一间房

    可是在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刘晓静回想着上回的那次钻心的痛,她倍是胆寒的皱了皱眉宇,心说,我妈为什么情愿自己痛着,也不愿我爸出去鬼混呢?那多痛呀?

    此刻,唐逸那货则是在乐嘿嘿的心想,格老子的,上回老子应该已经破了刘晓静的那个膜吧?

    待一会儿到了房间,刘晓静由于怕痛,她就立马找借口去洗手间冲澡去了,想故意拖延一下时间,也还有个心理准备

    可是唐逸那货则是有些等不急了,见得刘晓静进洗手间了,他小子一个溜身,趁着刘晓静正要关门时,他小子就溜进了洗手间了

    刘晓静不由得胆寒的一怔:“翱你?”

    唐逸那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一起冲得了,节省时间嘛”

    刘晓静两颊琇红的看着他:“不要啦!我不习惯和男生一起冲澡的啦!”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言道:“没事,反正上回你身体的每个部位我都见过了,你粏週什么呀?”

    “你”刘晓静无奈的皱了皱眉宇,撇了撇嘴,娇琇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唐逸那货瞧着刘晓静那样,他则是笑嘿嘿的解衣衫的纽扣了

    最后没辙,闹得刘晓静也只好娇琇的硬着头皮,抬手缓缓的解去了衣衫的纽扣

    一会儿,待打开热水器,一起冲澡的时候,唐逸那货那还忍得住呀,将刘晓静推向墙壁,就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反正刘晓静也是有所心理准备的,也想好了,痛就痛吧,随他个死家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他泻火了,不流鼻血了就好

    因为从她妈妈身上,刘晓静也看到了她未来的缩影,那就是女人就这命,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都得撅着p股干一辈子

    可是这回,令刘晓静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感觉到有个滚烫的家伙直入了她的身体时,她只是稍稍感觉还有一丁点儿的痛,除此之外,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之感,那种感觉还怪舒服的

    待唐逸那货折腾完毕,呼的一声趴在刘晓静的背上后,他不由得在她的耳畔问了句:“刚刚不是很痛吧?”

    “嗯”刘晓静甚是娇琇的应了一声,也不好意思说太多,只是仍在默默的回味着刚刚的那番**的滋味,感觉是那般的奇特和舒服,简直就是妙哉快哉也,回味着那无穷的奇妙之感,不由得,刘晓静竟是忽然渴望着再来一回,再感受一下

    之后,等冲完了澡,出了洗手间,到了被窝里后,竟是反过来了,刘晓静对唐逸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事后,唐逸忍不住笑嘿嘿的冲刘晓静问了句:“你刚刚这是啥情况呀?”

    刘晓静娇琇的一笑,小声的回了句:“帮你个死笨蛋泻火呗”

    唐逸则是忙道:“我看是你尝到了那等快乐的奇妙滋味吧?”

    “讨厌,你!”刘晓静娇琇的白了唐逸一眼,嘴上却是笑微微的

    “”

    这晚,竟是刘晓静霸王硬上弓了唐逸三四回

    第二天一早醒来,一睁开眼,刘晓静又是冲唐逸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看来,这刘晓静是从中找到了其中的乐子和奇妙之感

    下午,唐逸本想回西苑乡了,可是那神秘老头又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那神秘老头緡了他,关于杨武宾馆的那块地怎么样了?

    唐逸听着,则是回道:“是这样的,您老听我说,我昨天就立马跟相关部门沟通了,他们的意思是您老若是真想要杨武宾馆那块地的话,那么就干脆将杨武宾馆周围那一带的地都圈给您老,然后在那儿建造一个公园,这样的话,墓园可以掩饰在公园内,这对城市规划和市容市貌来说,也好对市民们交代得过去但是建造公园的费用和征地的费用啥的,都得由您老来承担,您看怎么样?若是成的话,政|府方面可以出面去征地”

    电话那端的神秘老头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那这笔费用可不小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我说,您老不是就是兜里有几个钱不知道怎么花吗?怎么我这样帮您老去协调那块地的问题,您老怎么又来这么一句呢?既然钱是个问题的话,那么您老就别装那b了!我可是跟您老说,平江县城大小也算是个县城,您说您就单独在那儿建造一座墓园,合适吗?”

    电话那端的神秘老头听着唐逸这话,他反而忍不住欣然的乐了乐,然后言道:“小唐呀,谢谢你了哈!这样吧,我先做一个预算,考虑一下,然后再给你电话吧?”

    “那成”唐逸回道,“那您老也是没啥事的话,我今天就回西苑乡了”

    “好吧那你先回西苑乡吧,回头我给你电话”

    “”

    这天下午四点来钟那会儿,唐逸回到了西苑乡

    他刚进西苑乡政|府大院的门,李爱民就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唐逸呀,你现在在哪儿呢?”

    “刚回西苑乡呀”唐逸回道

    “那你小子现在在西苑乡政|府吗?”

    “刚进大门”

    “那成,那你就直接来我办公室吧”

    “”

    于是,唐逸也就直接去了李爱民办公室

    李爱民瞧着唐逸推门进来了,他就忙道:“小唐呀,那个啥就是平江上回给我们乡里的那艘游艇的事情,被卢开明那个狗东西给捅到县里去了,今天上午,县里来人问游艇来着,我当时就打了马虎眼,说是你小子开去平江了若是明天县里再来人查这事,你小子就说游艇没油了,暂时停在平江码头那儿”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然后咋办呀?”

    李爱民忙道:“没事我已经派李振和刘憨去平江租游艇去了,反正先掩饰过去再说吧”

    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对了,李书记,你刚刚说是谁给捅到县里的?”

    “就是卢开明那狗东西”李爱民回道,“我想卢开明那狗草的指定是想趁这次这事,搞我一次?因为他一直都想将我挤下去,由他来担任乡委书记”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忍不住说了句:“卢开明那狗东西这么多事呀?”

    “咳!”李爱民司空见惯的回道,“这也没啥,哪里都这样谁都想坐一把手的位置不是?不过也没事,咱们也不怕卢开明那个狗草的”

    说着,李爱民又是的道:“不过若是这次卢开明那狗|日|的真想搞我的话,恐怕我也够呛?因为这次关于安排你小子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这事,就闹得咱们乡政|府内不合了,乡里的乡民们也是意见可大了,所以现在就繙鳝中华那边替我撑腰不撑腰了,若是有江中华撑着,估计也没啥大事?”

    见得李爱民苦闷的皱着眉头,唐逸也知道,他确实是帮了他不少,对他也是挺好的,还有就是现在彼此相处久了,也是蛮有情感的了,所以唐逸就在想,若是李爱民被拿下了的话,恐怕他在西苑乡就不一定能混得这么如鱼得水了,于是他忙是冲李爱民言道:“李书记,你放心好了,卢开明那边,我去搞掂就好了”

    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想咋个搞掂他呀?”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是不是去找你世伯呀?”李爱民又是问道

    “不是”唐逸忙是摇了摇头,“这事我不会去找我世伯的”

    李爱民忙道:“我就的你小子因为这事去找你世伯,因为这种事情,不能去找他♀只是我们乡里的斗争问题,所以一定不能去找上级领导帮助,要是那样的话,就是打小报告了”

    唐逸回了句:“李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让你这个书记稳稳当当的!”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27章 你就瞎吹吧

    当天晚上,唐逸就给卢开明乡长去了个电话,当卢开明接通电话后,唐逸就很不客气的说了句:“卢乡长,你最好不要搞事!”

    电话那端的卢开明听着,不由得猛的一怔,倍觉一阵懵然,然后愣了好一会儿后,卢开明囧笑的问了句:“唐逸呀,你这话啥意思呀?”

    “不明白就算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说完,唐逸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卢开明听着唐逸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就挂了电话,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那种感觉吧光说是郁闷吧,又有些气愤,总之,不是个滋味

    因为卢开明心想,他姥姥的,这事怎么有点儿本末倒置的感觉呀?他唐逸那小子算个什么东西呀?不就是招商办的主任么,居然敢跟我卢开明这么说话?不管咋说,我卢开明好歹也是西苑乡名正言顺的乡长吧?他他唐逸不就是凭着辈永年的那点儿威望,在西苑乡混得如鱼得水的么?可是,他再怎么如鱼得水,目前也只是招商办的一个主任不是?他小子居然就敢跟我这位乡长这么说话?这要是这样下去,还了得呀?

    越想,卢开明的心里越是郁闷,越不是滋味

    原本这会儿卢开明正在家跟老婆亲|热呢,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刚刚要进入主题呢,可是却被唐逸那小子来的一个电话给打断了,还说了那么两句莫名其妙的话,这闹得卢开明哪还有心思和老婆继续亲|热下去呀?

    卢开明他老婆躺在那儿期待了半晌,见得卢开明就那样的依靠在床头,忽然皱眉不展的点燃了一根烟,在那儿闷闷的吧嗒着,他老婆心里这个气呀,倏然仰身坐起,抢过卢开明手头的烟,就给扔了,嗔怒的质问了一句:“你个死炮打的还来不来了呀?”

    卢开明见得老婆那样,他倒是也没有生气,只是烦心的说了句:“你先睡吧”

    “可是”他老婆心里这个郁闷呀,嗔怒道,“你不要就别碰老娘了嘛,现在闹得老娘那儿浉嗒嗒的,你死个炮打的又不要了,你想憋死老娘呀?”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卢开明更是烦心道

    见得卢开明那样,他老婆忽地气郁的掀开被子,就下床了

    卢开明忽见他老婆生气了,忙是问了句:“你死哪儿去呀?”

    他老婆头也没回的回了句:“老娘自个去茅房用手解决不成呀?”

    卢开明听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这个死婆娘咋就那么大瘾呢?一晚上不弄她,她都受不了,真是要命!

    第二天上班后,卢开明就直接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滇澠逸瞧着卢开明不敲门就推门进来了,他小子有些不爽的问了句:“卢乡长,你这么急,找我啥事呀?”

    卢开明忙是带上门,冲唐逸问道:“唐逸呀,你昨晚上给我那个电话,究竟啥意思呀?”

    忽听卢开明问的是昨晚上那个电话的事情,唐逸则是目光锐利的瞧着卢开明:“究竟啥意思,我想卢乡长你心里应该明白?”

    见得唐逸那样,卢开明心里这个气呀:“唐逸呀,你别忘了,你只是招商办主任而已,我才是西苑乡的乡长!”

    “你甭跟我这儿说你是干嘛的!”唐逸则是回道,“老子告诉你,卢开明,你要是真想整事的话,那咱们就试试吧!”

    听得这话,卢开明真急眼了:“唐逸!你小子别我这儿牛轰轰的!关于你这个招商办主任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最后,我提醒你小子一句:西苑乡,他李爱民还没专政呢!”

    唐逸则是回道:“老子不管你是啥乡长不乡长的,总之,你要是闹得老子不爽了,也有你好受的!”

    “你小子哦呀?不就是仗着你世伯安永年那点儿威信么?”

    “草!”唐逸不屑道,“你别跟老子这儿拿我世伯说事,告诉你,就算没有安永年,老子照样要你卢开明好看!”

    “你小子就吹吧!”

    唐逸听着这话,便是说了句:“你说我吹是吧?”

    卢开明回了句:“你小子也就在那儿瞎吹!”

    完了之后,卢开明扭身就拽开门,出了唐逸的办公室

    等卢开明走后,唐逸想着卢开明这狗东西愣是不知道见好就收,还上他办公室这儿来摆谱来了,证明他才是西苑乡的乡长,在西苑乡不要跟他较劲

    想着这事,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于是他小子抄起办公桌的电话,就给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这小子也没说别的,只是说:“江书记呀,我这个招商办第一任主任也是您来西苑乡给宣布的,但是现在西苑乡内部有很多同志不支持我的工作呀他们现在都挤兑着我,我这工作也没法开展了呀所以,还是麻烦您向江阳市胡书记汇报一声,关于招商办这个主任我也不干了,周思远那边,还是要他另派人员去接触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江中华也能想象到他们西苑乡那些个老家伙都是咋样挤兑着唐逸的,但是一想到他们都将唐逸挤兑得要撂挑子闪人了,这,江中华心里这个气呀,心想他们那些个老顽固心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位县委书记呀?我江中华宣布的事情,他们都敢这样,这还了得呀?这哪是他妈挤兑唐逸呀,这不就是冲我江中华来的么

    江中华又想着这次可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亲自安排唐逸去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的,这要是唐逸真他妈撂挑子闪人了,胡国华指定会直接处分他江中华,他这心里更是气怒

    不过,他也没有冲唐逸发怒,只是问了句:“究竟是谁在挤兑你呀?”

    唐逸回了句:“主要是以卢开明乡长为首的那伙人”

    江中华听着,只说了句:“成了,我知道了”

    这天下午,平江县县委的通知就下来了,免去卢开明同志乡长一职,暂由副乡长倪菊萍同志代任西苑乡乡长一职

    当卢开明接到这个通知后,一时间都傻眼了,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当然,卢开明心里还是明白,这里肯定是唐逸在其中搞的鬼

    突然收到这么一个通知,卢开明心里当然不服了,就立马致电去了平江县人事办询问这事

    可是人家人事办也没有说别的,就是说现在是特殊势冓,若是因平江县任何一名党政干部影响到了周思远老先生投资一事,都是严惩不贷的

    听了这解释,卢开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我卢开明哪儿就他妈影响到了周思远老先生投资的事情呀?这

    想了老半天,卢开明终于想出了一个问题来,由此,他自个感觉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心里明白,前几天整个江阳市都在因为周思远的事情忙着,可他卢开明竟是跑去平江县捅事去了,非得在这个势冓将游艇的事情给捅出来

    待他自己终于想到了这问题后,他这才发现自己很愚昧,不该去跟唐逸较劲

    因为唐逸在电话里提示的是,要他卢开明不要搞事,可是他非得跑去跟唐逸较劲,证明他卢开明是西苑乡乡长,这下倒好,直接给拿下了

    反正这事,不管他卢开明怎么想,都成定局了不明不白,那是他自个的事情了

    只是他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