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86 部分阅读

    凑巧似的,刚挂了电话,周思远还真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不过,周思远依旧以神秘老头的身份向唐逸求助道:“小唐呀,我是那神秘老头,现在,我这边想求你点儿事情”

    忽听是那神秘老头,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这老头还他妈搁老子这儿装呢?不过他装就装吧,反正胡国华的意思也是让他继续装下去,那老子就陪着他一起装吧

    “您老说,啥事呀?”唐逸问了句

    “你现在在西苑乡,还是在平江呢?”

    “我在平江呀”

    “那这样吧,小唐,你来一趟杨武宾馆吧我在大堂等着你”

    忽听又是去宾馆,唐逸皱眉一怔:“怎么您老又跟宾馆扯皮了呀?”

    “不是没有♀次是别的事情找你”

    “那成,我这就去杨武宾馆吧”

    “”

    待挂了电话,唐逸这小子暗自心说,江书记呀,对不住了哦,那就让你外甥再痛一会儿吧,这会儿老子可真是去找周思远那b老头

    随后,唐逸也就打车去杨武宾馆了

    待唐逸到了杨武宾馆,一进大堂,果真见得那神秘老头坐在大堂休息区的沙发那儿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笑微微的朝他走了过去

    待走近到那神秘老头跟前时,唐逸忙是问了句:“您老说吧,这次找我啥事呀?”

    那神秘老头也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手势他身旁的沙发:“来,小唐呀,你先过来坐吧”

    见得那神秘老头如此,唐逸也就走过去,扭身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定后,神秘老头扭头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言道:“小唐呀,我想买下杨武宾馆这块地来,你看你能帮我谈下来不?”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您老啥意思呀?要买下杨武宾馆这块地来?”

    “对呀”那神秘老头点了点头

    唐逸又是皱眉道:“我说您老没有毛病吧?人家这宾馆在这儿好好的,您老干吗要跟人家宾馆过不去呀?”

    那神秘老头却是叹了口气:“唉现在说要买下来,也是怪难为人家的!可是吧小唐呀,我想买下它,自然是有我的意图的,你明白不?”

    “您老有啥意图呀?”

    “怎么说呢?”那神秘老头皱了皱眉头,“一时半会儿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我就是想给买下来 唐呀,你看看你能帮我给想想办法不?”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周思远这个死b老头子,还真是他妈够麻烦的哦?这人家宾馆在这儿好好的,怎么买呀?老子找谁谈去呀?要不老子先答应下来,然后再打电话给胡国华汇报这事

    想了半晌,唐逸又是问了句:“您老能告诉我,您买这块地做啥不?”

    那神秘老头苦皱着眉头,回了句:“我就是想在这儿给立块碑,建造一个墓园”

    “啥?!”唐逸猛的一怔,“您老这不还没死么?!”

    “小唐呀,不是给我自己立碑,而是给我祖上的人立碑因为当年我爸就死在这儿”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唐逸又是纳闷的皱着眉头:“我说您老这构想也太大了吧?您说您要在这儿给建造一个墓园?人家好的一座宾馆就要这样被毁了?再说,这儿可是县城城区,您说您在哪儿给您老爸立碑不成呀?”

    那神秘老头忙道:“问题是意义不一样我选择在这儿,自然是有意义的我知道毁了人家的一座宾馆不合适,但是我愿意赔偿钱给他呀”

    “那您老就直接找他谈不就得了么?”唐逸忙道

    “问题是,我找他谈了,他不愿意呀他说,就算我给上亿,他也不会卖掉这宾馆的所以我这不找你小唐了么?”

    听得这话,唐逸忍不住气郁道:“我看呀,您老也就是兜里有几个钱啥得瑟而已!要不是得瑟的话,您说您老在平江哪儿给您老爸立碑建造墓园不成呀?”

    那神秘老头点了点头:“是,我这也是瞎得瑟但是我这不现在有条件了么?不是想在有生之年,了解我的这个心愿么?因为这一直都是我的一个心愿!小唐呀,这么跟你说吧,当年我爸就死在这儿,连尸首都没人敢给他抬,你知道么?我爸的尸首就那样的腐烂在这儿,唉”

    “为啥呀?”

    “小唐呀,你是没有经历过那个动荡的年代,你是不会了解的那时候,谁要是敢抬我爸的尸首,谁就是反革命,就会被打倒,明白么?当时我们全家都被列为了反革命,当年呀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我逃去了香港,我姐姐逃去台湾我妈在簢一起逃去香港的途中,死了”说着,神秘老头的眼眶里有些浉润了,哽噎了几下喉咙

    见得神秘老头那样,唐逸也就小声的问了句:“您老不是说您是从北京来的么?”

    神秘老头继续哽噎了几下,然后回道:“没错,我就是从北京来的因为后来等到内地平息了,我就回了北京”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周思远这个死老东西还装呢?

    不过,听了这段故事后,唐逸也是泛起了恻隐之心,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那神秘老头,然后言道:“这样吧,既然您老死认了这块地,那么我帮您老想想办法看看吧?不过我也不敢百分之百担保就一定能拿下来,但是把握嘛还是有那么个七八十的吧?”

    “那成,谢谢你了,小唐!”

    “”

    之后,待唐逸出了杨武宾馆后,不由得回头看了看耸立在身后的杨武宾馆,然后心说,麻痹的,娘西皮的,这个死神秘老头尽是让老子去办这等高难度的事情,真是郁闷呀!你说,人家这杨武宾馆在这儿好好的,他非得给买下罍鳕造墓园?妈的,老子看他也是有钱烧的,瞎他妈得瑟!

    随后,唐逸又是想了想,然后也就给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去了个电话

    等胡国华接通电话后,唐逸也就忙是将这事汇报给了他

    胡国华听之后,也是皱眉怔了怔,心想,这周思远老先生也太过分了吧?虽然平江算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县城,但是它好歹也是个县城不是?他居然要在城区搞什么墓园,这单独搞一个墓园在那儿也不合适不是?

    胡国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便是对唐逸说道:“小唐呀,这样,你再去找周思远老先生谈谈,你说单独建造一个墓园在城区内显得太单调了,格格不入的,也不合适你说能不能这样,我们将杨武宾馆周围的地都给征收回来,由他投资,兴建一个公园,这样也能将墓园掩盖在公园内,这样一来,对市容来说,也是一种美化至于公园的名字,就任由他老先生命名就好了”

    听了胡国华这么的说,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说,麻痹的,这个更狠,不愧为江阳市的大佬呀,不但连杨武宾馆给毁了,就连周围的建筑都得全给毁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24章 彻底胆寒

    这也是一个比一个狠,周思远想要的是毁掉杨武宾馆给建造一座墓园,胡国华则是为了促成这件事,好拉周思远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又为了城市规划和建设等诸多方面因素考虑,所以干脆就将杨武宾馆周围的地皮全给征收回来,这样一来,政|府方面也好有个理由去出面征回杨武宾馆的地皮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从这其中,唐逸那小子也领悟到了些东西

    跟胡国华汇报完这事后,唐逸也没有周思远的大哥大号,所以一时也就没法联系上他,于是他小子这才打车奔平江县委家属大院而去了

    待唐逸赶到平江县委家属大院时,正好,江中华已经接到过了胡国华的电话,胡国华跟他说了周思远想要杨武宾馆那一块地的事情,意思要他去配合唐逸,尽量这事促成

    有了胡国华的这个电话,江中华的心里这才没有那么恨唐逸了,因为这证明了,唐逸那小子的的确确是在跟周思远谈事,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所以这样一来,江中华又是将心中的郁气莫名的转向他外甥蔡郧,冲蔡郧是一顿训斥

    反正那意思就是,得罪什么人不好,非得得罪人家唐逸,真是没事找事

    蔡郧那b小子现在是彻彻底底的领教了唐逸的狠劲,估计这辈子,他都不敢再招惹唐逸了?

    原来那个不起眼的山炮,居然是这么一个牛人,闹得这蔡郧也是将肠子都给悔绿了

    因为那妥臼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呀,痛呀!

    当唐逸来到江中华的家门前时,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听着敲门声,江中华是赶忙前来给打开了门,见得门口站着的是唐逸,他这个欣喜呀,忙道:“来来来,小唐,快进来吧!”

    唐逸那货故作涅的说了句:“谢谢江书记!”

    待唐逸进得客厅后,江中华啥废话都没说,直接甩给了唐逸一沓钱:“来,小唐,小小意思!这次,也是麻烦你了!”

    唐逸还故作涅的客气道:“这这这江书记,还是算了吧?”

    见得唐逸这样,江中华直接将那一沓钱给塞|到了唐逸的口袋中:“你说,你这小子跟我还客气啥呀?”

    见得钱都塞|到口袋了,唐逸那货便是笑嘿嘿的说了句:“这怎么好意思呀?”

    “咳!”江中华忙道,“你说你这小子跟我还这么客气做啥呀?对了,小唐,你还是先赶紧我外甥的那情况吧,一会儿我们再聊哈!”

    “成”唐逸这货故作爽快的点了点头,心里则是在说,娘西皮的,这就是平江县县委书记吗?竟然对我唐逸这么客气?这也太有意思了吧,嘿嘿

    待江中华领着唐逸到了其中的一间卧室,只见蔡郧那b小子浑身汗水都干了,像是汗水都出尽了似的,只是看上去还浑身汗津津的

    他正痛苦不堪的坐在床沿

    因为那妥臼闹得他是躺也痛,坐着也痛,所以他就干脆起身坐在了床沿

    这大半天痛得他是看上去明显的瘦了一大圈

    这会儿,他见得唐逸进来了,他更是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毛骨悚然的,打心里的胆寒了

    江中华忙是冲唐逸言道:“小唐呀,麻烦你快给看看吧那个啥都闹腾了他一天了,你看他这痛得都瘦了大半圈了”

    蔡郧那b小子也不敢吱声,蔫得跟根双打的茄子似的坐在那儿,涩|涩的囧囧的低着头,没敢正眼看唐逸

    唐逸也不想搭理他小子了,不想跟他废话了,所以上前去,只见唐逸一伸手,拽过蔡郧的右手一拽一推,‘咔啪’一声,然后又是拽过他的左手,又是一拽一推,‘咔啪’一声

    完了之后,唐逸又是一伸手,掐住蔡郧的下巴,猛的往上一抬,‘咔’的一声

    最后,唐逸在蔡郧的左右肩膀上各拍了一下,然后在他的下巴下掌了一掌,完事后,他拍了拍自个的手:“好了,没事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蔡郧那b小子也就半信彪疑的尝试活动了一下下巴

    咦?

    蔡郧那b小子暗自一喜,好像真的能动了耶?能嘴嚼了耶?

    然后,蔡郧又活动了一下两只胳膊,再次心头一喜,咦?好像都能动了耶?不痛了耶

    由此,蔡郧不由得倍感神奇的偷偷的瞄了唐逸一眼,暗自心说,原来这个山炮这么牛X呀,怪不得刘永那货怕他,叫他唐哥

    江中华见得蔡郧那小子在唐逸面前也不敢吱声,也不敢正眼看他,于是他便是问了句:“好了没?”

    “嗯”蔡郧点了点头

    见得蔡郧点头了,江中华也是倍感神奇的看了看唐逸,倍是诧异:“小唐呀,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手呀?!”

    唐逸不屑的一笑,又是拍了拍自个的双手,意思在说,这都是小儿科的事情

    见得唐逸那样,江中华忙是微笑道:“好了好了好了,小唐呀,我们到客厅去坐会儿吧”

    “成”唐逸点了点头

    然而不赶巧的是,当唐逸随着江中华回到客厅的时候,竟是碰见了江岩紫秀雅双双回来了

    在瞧见严秀雅的那一刻,唐逸心里这个尴尬呀,无法言表

    严秀雅更是倍觉尴尬,她早已偷偷的琇红了双颊,因为她心里明白,唐逸曾经在平江党效习期间,她和唐逸偷偷睡过的那些事,还有她要唐逸陪她去江阳市修复chu女o的事情,一瞬间历历在目

    关于这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心里清楚

    江岩天生杏格开朗,见着唐逸在他家,忙是乐道:“呃?哥们呀,你啥时候来的呀?怎么不给来个电话呀?不够意思哦!”

    江中华见得他大儿子江岩唐逸认识,于是他也就好奇的问了句:“小岩呀,你跟小唐认识?”

    江岩忙是乐着回道:“认识呀他是我的一个好哥们”

    回答着,江岩顺口问了句:“呃?爸呀,您怎么想起请他来我家了呀?”

    提起这事来,江中华心里这个郁闷呀:“这不蔡郧那小子不懂事嘛,上午出去玩,得罪了人家小唐,所以小唐也就给了他一点儿教训咯!”

    江岩听得他爸这么的说着,他不由得冲唐逸乐道:“你是不是又将我堂弟蔡郧的胳膊弄得妥臼了呀?”

    唐逸囧囧的一笑,表示默认了

    江岩瞧着唐逸那样,也明白了,于是他冲他爸言道:“爸,蔡郧那小子在哪儿呢?我去训训他几句!”

    “在江铭那屋呢”

    这时候,唐逸忽然言道:“那个啥江书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哈”

    江中华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他忙是言道:“这不江岩都回来了么?你们又是哥们,就呆会儿呗!在我家吃晚饭再走吧!”

    “对对对!吃了晚饭再走!”江岩也忙是言道

    可是唐逸实在是觉得尴尬呀,所以他执意道:“不了不了,羔濎吧我真的还有事那个啥江书记,您知道的,就那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江中华自然明白他是在说周思远,于是他也只好言道:“那成吧,小唐,既然是那事那我就不留你吃晚饭了吧”

    江岩忙是好奇的问了句:“爸,啥事呀?”

    江中华则是回道:“这事你就别问了,我们工作上的事情”

    于是,唐逸也就打算走了,但是他小子还是克制住了自个的尴尬心里,像是若无其事的冲严秀雅招呼了一声:“严校长,您也来这儿了呀?”

    毕竟曾经在党效习过,要是唐逸不跟她招呼一声的话,也不太好似的,怕是更会引起大家的猜疑

    严秀雅也不是傻子,知道唐逸啥意思,所以她也是强制克制住了内心的尴尬,冲唐逸微微一笑,言道:“看来你这小子从党效习完了后,混得不错呀?”

    “一般般”唐逸装镊样的回道,“谢谢严校长的栽培!”

    “”

    之后,当唐逸出了门之后,他小子终于呼出了一口爽气来:“呼”

    然后他小子便是心说,娘西皮的,今日个怎么就这么赶巧了呀,全都碰面了呀?这要是让江岩那哥们晓得了老子提前睡过了他的未婚妻,现在他未婚妻的那个膜是假的是重新修复的,他岂不是会恨死老子呀?

    此刻,严秀雅也在心说,没想他那个死小子还蛮机灵的哦,要不然要是被看出了啥破绽的话,那就玩完了

    然而,当严秀雅回想着曾经跟唐逸睡过的那事来,她的心里并没有一丝悔意,反而留给她的是一种刺|激温馨而又浪漫的感觉

    若是可以的话,她还想偷偷跟唐逸重温一下当时的那种感觉

    在这一刻,严秀雅也闹不清她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她居然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和唐逸偷尝了禁果,她还感觉那并没有什么

    虽然她也曾深深的愧疚过,觉得对不起江岩,但是她心里想的可是,还想找机会和唐逸偷偷的那个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25章 心痛他瘦了

    待唐逸从县委家属大院出来后,天已经黑了,街上的街灯已经徐徐亮起

    正在这时候,刘晓静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等唐逸接通电话,刘晓静就忙是问道:“你个家伙现在在哪儿呢?”

    “嗯?”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忙是来回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我在县委家属大院西门这儿呢‰使用访问本站”

    电话那端的刘晓静还以为唐逸是跑去了县委家属大院那儿去找她呢,于是她忙是言道:“笨蛋!你跑去那儿找我干嘛呀?我现在又没在家!你赶紧打车来留园小吃街这儿吧,我在这儿等你!”

    “”

    随后,唐逸也就打车去留园小吃街了

    到了这儿,见着了刘晓静后,只见刘晓静忙是欢喜不已的歪着脑袋打量了唐逸一番,然后有些心痛的说:“死笨蛋,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呀?你不会好好照顾好自己呀?好啦,走吧,我去给你大补一顿啦!”

    一边说着,刘晓静也就一边扭身打算领着唐逸朝前方走去了

    唐逸瞧着,也就忙是跟上了,加快两步,追上刘晓静与她并行着

    一边往前走着,刘晓静一边又是扭头打量着唐逸,那个心痛呀:“死笨蛋,我可不许你再瘦下去了哦!你要是再瘦下去,我就揍你,哼!瞧你现在瘦的这个样儿,看着我就揪心死啦!你怎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呀?好啦,以后我尽量多抽空去找你个死笨蛋吧,否则你又会照顾不好自己!”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也明白,她这是在掏心窝子的关心他,为此,他开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晓静姐,可能如果这次顺利的话,我快就有可能被调来平江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晓静欢心的一喜:“真的呀?!”

    “真的!”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刘晓静又是欢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那太好啦!那样的话,我就好照顾好你个死笨蛋啦!”

    “”

    唐逸那货说他很快就可以被调来平江了,那是因为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向他承诺过,如果他小子这次能顺利拉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市投资的话,那么就直接将他调来平江,所以唐逸那货才会这么的对刘晓静说

    实际上,如果这次周思远老先生真要是决定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了的话,胡国华则会玩一次过河拆桥的把戏,直接将唐逸这小子给踢出去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唐逸这小子不该跟胡国华他女儿胡斯淇勾|搭上,也不该在机场门口那儿跟他太太大吵一架

    虽然这事,胡国华当时没有出面说什么,但是他可是记在心里的

    再说了,作为一名市委书记,胡国华要是因为这等鷄毛蒜皮的小事出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毛头小子吵吵的话,也会有失他的身份的

    但是这回,既然让他碰上了唐逸这小子,那么肯定是没有唐逸什么好果子吃的

    只是唐逸这小子目前还看不出胡国华那等城府而已

    一会儿,刘晓静领着唐逸来到了平江最有名的私家菜餐厅江云之家

    到了这儿,进餐厅找个位置坐下后,刘晓静就张罗着点菜了,第一道菜,刘晓静就点了一道清炖牛|鞭,第二道菜则是火爆腰花

    唐逸听着这菜名,忍不住皱着眉,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刘晓静,言道:“晓静姐,你说要给我大补一顿,这究竟是补哪儿呀?你不是说我只是瘦了么?”

    因为唐逸这货可是一名隐藏的超级中医,自然知道这些食物都是补那个啥的,也就是补|肾壮|阳的,而刘晓静只是心痛他瘦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的问刘晓静

    刘晓静正在点着菜呢,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问着,打断了她,她嗔怒的白了他一眼:“瞧你个死笨蛋瘦的那样儿,还吵吵什么呀?”

    “不是”唐逸无奈的皱着眉头,“我知道你是说我瘦了,但是你点的这些菜究竟是补啥的呀?你究竟是说我哪儿瘦了呀?”

    一旁正在写着菜名的服务员瞧着,忍不住脸红的扑哧一乐:“哈”

    因为作为这儿的服务员,自然是知道那些菜是补什么地方的

    忽见服务员窃笑了起来,刘晓静不由得有些懵怔的愣了愣,囧囧的看了看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于是她又是嗔怒道:“好啦!别吵吵啦!我点的这些菜,你今晚上必须吃完!”

    见得刘晓静那样,唐逸只好无奈的皱眉道:“好吧听你的吧”

    一旁的服务员又是偷笑了起来,呵

    唐逸那货则是在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我只是人瘦了,那个话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