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84 部分阅读

    听说是周长青,江中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心说,妈儿个巴子的,你这狗东西找我会有啥好事呀?

    “啥事呀?”江中华轻描淡写的问了句

    “那个老江呀,你那边有周思远的消息了么?”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问着,江中华心里这个气呀,暗自骂道,麻痹的,你周长青算个什么东西呀?居然用这种语气问我?

    “没有”江中华气郁的回了句

    “那你说该怎么办呀?上哪儿找去呀?”

    这时,江中华回道:“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吧?你作为平江县县长,这点儿事情都办不了么?”

    “老江,你这话啥意思呀?好像是我周长青将周思远给藏起来了似的?”

    “不要跟我这儿说这废话,没事的话,你就赶紧找周思远去吧!”

    “我亲自去满平江县找?”

    “难道还要我这位县委书记亲自去满平江县找么?”

    “老江呀,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冲我发火似的呀?”

    “你连个周思远都找不到,我能不火么?”

    “得得得!老江呀,你也别冲我这儿发火,我周长青跟你还犯不着!你是处级干部,我也是处级干部,你说咱们俩谁冲谁呀?成了吧,挂了吧!”说完,周长青也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

    这会儿,唐逸和江倩,还有那神秘老头,三个一起从饭馆出来后,那神秘老头朝唐逸伸手过去:“来,小唐,行李箱给我吧你们俩忙去吧我还有点儿事情,你们就不用陪我了”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瞧了他一眼,忽然问道:“呃?您老不是说要回北京了么?”

    “对呀但是我在平江还有点儿事情没有办妥,所以得等办妥了,才能回北京”

    听得神秘老头那么的说,唐逸又是愣了愣,然后也就将行李箱交给了他,一边言道:“那成您老要是在平江再遇着了啥麻烦的话,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吧”

    “好”神秘老头忙是点了点头,然后忙是致谢了一句,“小唐呀,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哦!”

    这时,江倩忙是微笑道:“老先生,您老跟他就别那么客气了吧”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着,神秘老头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唐逸和江倩,问了句:“对了,你跟小唐究竟什么关系呀?”

    江倩暗自一囧,忙是回道:“我是他姐”

    “不是亲姐吧?”

    “不是他小子嘴甜,认我做姐了”

    “哦”神秘老头忙是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唐逸,“那好了,小唐,你跟你姐玩去吧,我走了”

    “”

    随后,唐逸和江倩一起看着那神秘老头打车离去后,江倩莫名的皱着眉宇一怔,然后扭头冲唐逸说道:“我怎么感觉那老头有点儿神神秘秘似的呀?”

    “靠,谁知道他搞啥飞机呀?”唐逸那小子郁闷的回道,“反正,打自我认识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个老东西哪根弦不正常似的?”

    江倩立马白了他一眼:“哼!有你这么说人家老人家的么?死臭小子!”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反倒是忍不住乐了乐,说了句:“你那么向着他,他不会是你爷爷吧?”

    “哼,你”江倩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信不信我揍你呀?”

    “你打得过我吗?”

    “我是你姐,我揍你,你敢还手?”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19章 发现周思远

    之后,下午,唐逸也就领着江倩在平江县瞎逛荡了一下午‰记住本站的网址:

    到了下午五点钟那会儿,江倩忽然问了唐逸一句:“你今天还跟我一起回江阳市吗?”

    忽听江倩这么的一问,唐逸皱了皱眉头,然后又是看了繙鳝倩,总感觉跟她在一起蛮温馨的似的,可是他想着李爱民对他的叮嘱,于是他也只好回了句:“我过两天再去江阳市找你吧”

    听着这句话,江倩明显有些失落的看了看唐逸,说了句:“那好吧”

    唐逸像是看出了江倩的失落,于是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说道:“那我送你去平江车站吧”

    “”

    随后,唐逸送江倩到了平江县汽车站,看着她上了车后,他小子也就扭身去车站买票回西苑乡了

    待坐上了回西苑乡的中巴车时,忽然间,唐逸那货想着江倩没有于身边了,他竟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揪心的感觉似的

    这是他小子第一次对一位女子产生了这样的眷恋之情

    但是他小子自己也晓得这算不算是爱?

    只是在他想起胡斯淇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幻想的对比,他还是感觉自己喜欢胡斯淇多一些似的?

    尽管胡斯淇跟他只有那么数面之缘,但是他依旧清晰的记得他那纯美可爱的面容

    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小子才忽然在心里抱怨起来,抱怨胡斯淇去了英国后,也没有给他来过几个电话,真是郁闷!

    当唐逸回到西苑乡时,已经天黑了,他小子站在乡政|府的大门口,正在想是先回宿舍,还是先去乡街上吃点儿东西的时候,忽然,李爱民给他来了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李爱民,他忙是问了句:“啥事呀,李书记?”

    “小唐呀,那个啥咱们西苑乡街上有个老头说周思远已经来过咱们西苑乡了,说你跟他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呀?”

    唐逸听着,一阵懵然的皱了皱眉头:“啥?!我啥时候见过周思远了呀?!”

    “你小子是不是还跟我这儿打哈哈呀?”

    “不是李书记呀,我真没有跟啥周思远在一起”唐逸也是郁闷了

    “那好,我问你小子,在大约半个月前,你从平江回来,是不是跟一个老头一起回西苑乡的?”

    “是”唐逸忙是点头回道

    “那个老头就是周思远”

    “翱!”唐逸猛的一怔,“他就是周思远?!”

    “对呀你还说没有跟他在一起?”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对了,要这么说,今日个上午我还见着他了呢!”

    “今日个上午,你见着周思远了?”

    “对呀今日个上午,他在平江清河路江北宾馆出了点儿事情,是我过去给摆平的呀”

    “那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我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唐逸甚是郁闷的回道

    “那你小子现在在哪儿呢?”

    “刚回西苑乡呀”

    “那你小子赶紧到办公室来!快点,我等你!”

    “你还没下班吗?”唐逸忙是问了句

    “周思远没有找到,我哪敢下班呀?”

    “”

    随后,唐逸那小子也就忙是扭身进了乡政|府大院,一边往办公大楼走去,一边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咋就说那个死老东西神神秘秘的呢,原来他就是周思远呀?我靠,他干毛要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呢?还说自己是从啥北京回来的

    待唐逸进了李爱民办公室时,坐在办公桌前的李爱民忙是焦急的站起了身来,急忙道:“来来来,小唐,快跟我说说,周思远现在在哪儿?”

    “平江”唐逸回道

    “你确定他就在平江么?”

    “嗯”唐逸愣了一下,“反正午饭后,他还在平江,之后有没有离开平江,我就不知道了?”

    “午饭后还在?”

    “对呀我们一起吃的午饭呀”

    “那你有他的电话吗?”

    “那没有”唐逸摇了摇头,“不过他记下了我的大哥大号码∠午他在江北宾馆遇着麻烦的时候,就是他主动给我打的电话不过是用宾馆的座机号给我打的”

    “那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家宾馆或者是酒店吗?”

    “不知道”唐逸又是摇了摇头,然后皱眉一怔,冲李爱民问道,“你咋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

    “咱们街上有个老头认识他”李爱民回道,“周思远这次回来,还去拜会过他只不过,他要那老头保密”

    “那你是怎么晓得的呀?”唐逸又是问道

    “就是之前,傍晚那会儿,他告诉了我呗所以我这不就立马给你打电话了么?”

    “他为啥要告诉你呀?”

    “就是那老头听说周思远这次回来是要投资西苑湖景区的,所以他琢磨来琢磨去的,觉得这是件大好事,所以今天傍晚那会儿,他也就跑罍鳙这事告诉了我”

    “那老头是谁呀?”

    “就是从你们乌溪村搬出来的吴永贵他爹”说着,李爱民又是忙道,“哦,对了,吴老爷子告诉我,这次拉投资,说你小唐可能有点儿戏?因为他说周思远好像欠你爷爷一个人情?”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是有这事他那天回西苑乡,当晚就去我爷爷的坟前了,呆了差不多两小时吧?”

    “那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呀?”

    唐逸忙是回道:“草,我不是说了么?我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他跟我说的是,他从北京来的”

    “得得得”李爱民焦虑的想了想,然后言道,“这样吧,我明天将这事汇报给平江县吧看他们啥意思,然后再说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了,唐逸那小子忙道:“那成了,我吃饭去了我刚回来,还没吃饭呢”

    听说去吃饭,李爱民忙是说道:“得我们俩一起去吧我也没吃呢↓好,咱俩喝点儿酒”

    “”

    之后,李爱民也就领着唐逸去了乡街上的西苑饭店

    反正吃的是公款,所以李爱民也就点了几道好菜,要了一瓶平江大曲

    西苑饭店的老板娘见得李爱民最近一段时间来,老是跟唐逸这小子混在一起,她甚是好奇,也就前来冲李爱民问道:“李书记呀,这位年轻的干部我还不太熟悉,只晓得他姓唐,是不是他就是最近你们乡政|府一直在争论滇澠逸呀?”

    “对就是这小子”李爱民回道

    见得李爱民点头了,老板娘忙道:“哟!唐主任,失敬了哦!”

    唐逸见得老板娘那样,他小子也就淡淡的一笑,也不知道说啥好,便是顺口说了句:“老板娘,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儿呀?”

    “不用不用你和李书记吃你们的我吃过了”说着,老板娘话锋一转,“那成了,你们吃着鄙,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待老板娘一转身后,就暗自心说,怪不得他们乡政|府自己的人都在背后戳李爱民脊梁骨,原来扶正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来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真是不知道这一出戏怎么唱的?依老娘看,姓唐那小子恐怕也当不了几天主任?就他那小小年纪,能干啥呀?跟着李爱民那狗东西混吃混喝还差不多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西苑乡的人都差不多在议论唐逸那小子,都认为他小子小小年纪,干不成什么大事来,也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主儿

    关于这些,唐逸自个心里也清楚,知道现在乡街上的人,没有一个人说他好话的

    不过,唐逸那小子则是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你们烂嘴你们的,老子干老子的招商办主任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李爱民就将唐逸见着了周思远那事,打电话汇报给了江中华

    江中华听了李爱民的汇报后,那个欣喜呀,就立马将事情汇报给了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

    胡国华听了汇报后,总觉得这事像是周思远刻意在搞啥名堂似的,但是又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于是,胡国华也就临时召集一个会议,研讨周思远的行为目的何在?是不是刻意在嫫啥底?还是他想深入民众当中去了解啥情况?又或者是他想从民众的口中得知政|府的领导能力等等等

    经过会议研讨过后,胡国华决定,既然唐逸已经接触上了周思远,那么就继续安排唐逸去跟周思远接触,也嫫嫫周思远的底,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好去打破这个僵局,万一打破了,揭秘了周思远的行踪,恐怕闹得不好周思远会直接拍p股走人?

    所以,胡国华的意思就是,继续保护好周思远这种刻意隐藏的行踪,让他继续隐藏下去,不要去揭秘他的身份

    显然,胡国华心里明白,如果周思远真决定在江阳市投资了的话,那么他自己就会将自己的身份揭秘,然后会主动约政|府方洽谈合作一事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20章 闻声丧胆

    这天本来是星期天,按照唐逸那货的意思,是想出去把妹妹的,可是目前由于周思远老先生的事情闹的,所以唐逸他小子也只好听从李爱民的安排,老老实实的在乡政|府呆着,等候旨意‰记住本站的网址:

    下午,唐逸那小子呆在办公室也没啥蕚愽,挺无聊的,所以他又将安永年送给他的那两本书拿出来翻了翻

    正在这时候,他小子的大哥大响了起来,于是他忙是出了大哥大来,接通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忽听对方自报家门说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他小子不由得皱眉一怔:“啥?您是胡书记?”

    “对我就是胡国华‰问你是唐逸吧?”

    “对我是唐逸”

    “那小唐呀,是这样的,你尽量抽空来一趟江阳市吧☆好是今天下午就来我在办公室等着你你就直接来市委办公大院找我就好了”

    “翱”唐逸猛地的一怔,“胡书记,您找我有事?”

    “对∏的,我找你有重要事情商量”

    “那”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也只好回了句,“好吧”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那小子是皱眉怔了又怔的,心想,娘西皮的,这市委书记胡国华直接给老子来电话,说找老子有事,可究竟会是啥事呢?

    琢磨了半晌,他小子也没有琢磨明白,于是他小子也只好跑去李爱民的办公室,去跟李爱民说说这事

    李爱民听了唐逸说起这事后,他也是皱眉怔了怔,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我草,这胡国华找你小子究竟会是啥事呢?”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忙道:“对了,李书记,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担任了西苑乡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这事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心里也是没底的胆颤的瞧着唐逸:“这事应该不会呀?胡国华应该不会亲自过问这事呀?再说这事可是你世伯安永年给安排的呀?”

    唐逸忙道:“可是我世伯安永年不是只是市委的第三把手么?胡国华才是一把手不是?”

    听了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心里更是没底了:“照这么说的话恐怕是胡国华想趁机搞你世伯安永年?要是这样的话”

    说到这儿,李爱民的心里再次咯咚了一下,因为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擎到此事的相关人员都会被一并被卷进去

    因为关于唐逸的工作安排问题,就连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都有参与

    显然,关于唐逸这小子的工作安排问题,是存在一定问题的

    所以现在他小子也是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是李爱民想了想,最后也只好没辙的皱眉道:“这样,唐逸呀,不管是啥事,你小子还是先赶紧的去一趟江阳市吧到时候你小子灵机应变一下就好了也就是说如果胡国华问到你小子工作安排的那事,你小子就说你目前只是西苑乡政|府的一名办事员”

    “那如果胡国华有证据呢?”唐逸又是问道

    “笨!”李爱民焦急道,“那就是打死或者打不死都不承认呗!要是你小子承认了,你世伯安永年也就完了,明白?”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便是点了点头:“好吧”

    “”

    之后,唐逸那小子也就赶忙乘坐中巴车赶往了平江,然后再在平江汽车站乘坐大巴车赶往了江阳市

    到了江阳市,唐逸一刻也没敢怠慢,直接打车去了江阳市市委办公大院

    待最终,唐逸来到了胡国华的办公室门前时,他小子这才稍稍喘了口气,但仍是胆战心惊的,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

    “进来!”胡国华在里面说了句

    听着,唐逸又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心说,娘西皮的,死就死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于是他小子推开了门,故作镇定滇澖头进去,瞧着胡国华坐在办公桌前,他小子忙是嘿嘿的乐了乐,然后称呼了一声:“胡书记”

    胡国华抬头一瞧,瞧着门口滇澠逸,他不由得一下愣住了

    莫名的,胡国华愣怔怔的看了唐逸好一会儿后,才忽然皱眉问了句:“你就是唐逸?!”

    事实上,像唐逸这等小角銫,胡国华压根就不曾认识,也不知道他是谁,是干吗的,只是胡国华听了江中华的汇报后,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通过上午市委的会议讨论后,胡国华决定继续让唐逸跟周思远接触后,他才去电找江中华要滇澠逸的大哥大号,然后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要他来市委见他

    但是,在胡国华见着唐逸的真面目后,他忽然想起了,他和夫人在送女儿胡斯淇去机场时,见过唐逸一面,当时这小子还跟他夫人大吵了一架,他这才只知道原来这小子竟是他女儿胡斯淇爱慕的对象,胡斯淇就是因为这小子不愿嫁给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朱青,而突然决定了去英国留学

    所以刚刚胡国华见着了唐逸,才会那般的诧异

    见得胡国华那般的诧异,唐逸心里更是有些虚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胡国华究竟是啥个鸟意思,所以他小子便是点了点头:“嗯我就是唐逸”

    见得唐逸在门口那样的点着头,胡国华一时之间也只好将那些个人之间的事情先撂在一边,忙是冲唐逸微笑道:“来来来,小唐,进来吧”

    忽见胡国华那般微笑的样子,唐逸那货也忙是乐了乐,以示礼貌,笑微微的走近到了胡国华的办公桌前

    胡国华见得他小子走近了,又忙是微笑道:“来,坐,小唐”

    “谢谢胡书记!”

    “不用那么客气,应该的来来来,坐吧,别拘束哈”

    听得胡国华那么的说着,唐逸也就缓缓的在他对面的椅子前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定后,胡国华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小唐呀,我听你们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同志说你见过了周思远老先生,关于具体的情况,我们市委也了解了,所以我们就想让你继续跟周思远接触,去嫫嫫周思远老先生的底,看他究竟是不是想在咱们江阳市投资?”

    唐逸听着,终于暗自松了口气,心说,娘西皮的,原来是他妈这事呀?早说嘛,还害得老子心惊胆颤的

    胡国华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继续道:“但,小唐呀,关于这次要你去嫫周思远老先生的底,是我们市委的意思,所以关于具体情况什么的,你直接向我汇报就好了但,如果我有事的话,你也可以直接向市常委书记安永年同志汇报因为关于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市投资一事,具体的还是由安永年同志直接负责接洽的”

    又听了胡国华这么的说,唐逸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瞧了胡国华一眼:“胡书记,您的意思就是想要我去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套套他老人家的话,看他是不是想在江阳市投资,对吧?”

    “对”胡国华忙是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鉴于周思远老先生脾气古怪,这次他又不愿暴|露自己的行踪和身份,所以,你还得像之前跟他接触一样,不揭穿他的身份和行踪,继续保持跟之前一样的方式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就好了”

    唐逸又是懵怔的皱了皱眉头:“胡书记,您的意思是我还是将他当做普通老头呗?”

    “对”胡国华又是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但,如果他遇着了什么麻烦或者别的关于到他人身安全问题时,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回头,我会将能直接联系到我的方式告诉你的”

    “好的”唐逸点了点头

    “小唐,你记住了,一定不能揭穿周思远老先生的身份”

    “明白”

    “还有,你也得适当注意你个人的行为和语言,因为你现在代表的可是咱们整个江阳市的百姓和民众,你的一言一行可能就决定周思远老先生的投资意向,明白?”

    “嗯”唐逸又忙是点了点头

    这事交代清楚了后,胡国华又是冲唐逸问道:“对了,小唐,你现在是西苑乡的一名乡干部,对吧?”

    忽听胡国华这么的问着,唐逸暗自怔了怔,然后小心翼翼的回了句:“算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