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80 部分阅读

    “那也成那就先这么着鄙,李振和刘海暂时先不搬,等我李书记协商好了办公室的问题,再说吧”

    “可是”尤富民忙道,“唐主任,我今日个就想将这项工作落实下来,你看你”

    见得这尤富民好说歹说都不成,于是唐逸也就干脆直接的质问了他一句:“那你究竟想怎么着呀?!”

    忽见这唐逸有些儿急眼的意思了,尤富民这心里头也是有些胆怯了,可他就是想难为难为唐逸,所以他忙是赔笑道:“唐主任,你别这样嘛,这不都是为了工作不是?”

    “为个毛的工作呀?别以为老子看不出来哦!告诉你,叫尤主任是看得起你!差不多就得了哦,别他妈给你脸你非得要p股哦!”

    见得唐逸真急了,吓得尤富民也就不敢吱声说别的了,忙是胆怯道:“那好,那就先不搬了吧”

    瞧着尤富民那样,唐逸很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麻痹的,别说在乡政|府,就算是在整个西苑乡,也没有谁得罪老子,你尤富民别他妈跟老子面前找不自在!”

    “是是是!”尤富民忙是点头道,“好了好了,不搬了还不成么?”

    “草!老子看你尤富民就是犯贱!以后老子干脆叫你贱民得了!”

    坐在一旁办公桌前的陆文婷听着,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心说,活该,这个死尤富民也就得唐逸那个死家伙来收拾他,因为他确实是贱民一个!

    这事完了后,唐逸回到办公室,就冲李振和刘海说道:“成了,不用搬了还有,你们俩记赚往后跟着老子混,就得恨一点儿”

    唐逸的话刚落音,他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嘀嘀嘀”

    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上前去,伸手抄起电话来:“喂,招商办”

    “那个啥小唐呀,县里安排的游艇送来了,你小子这就去西苑湖码头那儿签收吧”电话那端的李爱民说道

    忽听是游艇送来了,唐逸心里这个乐呀,忙道:“真的呀?”

    “对当然是真的了,我能跟你小子开这玩笑吗?”

    “”

    待电话一挂,唐逸忙是欢喜的冲李振和刘海乐道:“走,咱们去西苑湖码头签收游艇去”

    “啥?!”刘海猛的一怔,“游艇?!”

    “废话,你这货耳聋呀?”

    李振忙是乐呵道:“走吧,唐主任,咱们开着游艇去湖面上兜一圈去”

    当唐逸领着李振和刘海乐乐呵呵的赶到西苑湖码头那儿时,可是送游艇来的那哥们却是皱着打量了他们三一眼:“你们李书记没来么?”

    刘海忙是回道:“我们唐主任来了就成”

    “谁是唐主任呀?”

    “我”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哥们眯着眼睛打量了唐逸一眼:“你是他妈主任吗?”

    瞧着那哥们那草行,唐逸的心里不爽了:“我草!是他妈啥呢?”

    “别跟我这儿犯狠!”那哥们不惧道,“去,叫你们李书记来这儿签收吧!”

    唐逸则是说道:“我再对你说一遍:李书记要我来这儿签收游艇的!”

    “有什么凭证么?”

    “我草!老子堂堂的招商办主任,你还要啥凭证呀?”

    听说是招商办主任,那哥们不屑道:“草!我以为什么主任呢?原来是他妈招商办一个破主任呀?怪不得那么不起眼?”

    瞧着那哥们那副草行,唐逸这回真急眼了:“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我就说你招商办主任不起眼,咋了?你还敢打我呀?”

    “那要不要试试呢?”唐逸质问了一句

    “草!”那哥们更是不屑瞧了瞧他们三个,“试试就试试,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的上呀?”

    唐逸本想下令叫李振和刘横他,可是忽听那哥们这么的说着,唐逸忽然改变了主意,扭头冲李振和刘海说道:“你们俩闪一边去”

    李振和刘海听着,也就默默的闪身退后了

    那哥们见得唐逸真摆开了阵势来,于是他得瑟的冲唐逸问道:“要不要我让你一只手呀?我单手?”

    唐逸则是回道:“这话应该老子来说!”

    “那成,那就来吧,打吧!”一边说着,那哥们一边褪去衬衫,往身旁侧的地上一扔

    瞧着那哥们光着彬子,摆开了架势来,于是唐逸便是说了句:“出招吧”

    那哥们不由得愤愤的瞪了唐逸一眼,冷不丁的上前一步,猛的一拳朝唐逸袭来:“我草!”

    唐逸轻巧滇潷手就攥住了他袭来的拳头,放手一努‘咔啪’一声,那哥们的右胳膊就妥臼了

    “啊”一声惨痛的叫声发出!

    待唐逸一撒手,只见那哥们痛得忙是往后退步,胆怯的瞄着唐逸

    瞧着那哥们那囧囧的样子,不由得,唐逸冷笑道:“你刚刚不是说让我一只手么?这下算是你让我一只手了,来吧,我们现在正式开始较量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10章 试驾游艇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那哥们更是囧得一时不知该说啥是好了?只是他心里郁闷了,心想,看来真是小看了这小子呀?可是按道理说不应该呀?老子那会儿在部队的时候,可是散打冠军呀?怎么到了他小子面前就不灵了呢?妈的,看来这小子是个隐藏的高手?

    心想着,不由得痛得他又是咬紧牙关渖|訡了一声:“哟”

    这妥臼的那种痛,更外的闹心,像是钻心的痛似的,就算是个硬汉,也是难以忍受那种疼痛的‰使用访问本站

    唐逸瞧着那哥们皱眉咬牙的样子,他小子不急不忙的问了句:“喂,哥们,还打么?”

    正在唐逸的话刚落音的时候,忽然,李爱民赶来了

    李爱民上前忽见这情况有点儿不大对劲,于是他忙是问道:“这啥情况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李振和刘海没敢吱声,怕说出了实情来,李爱民会训斥唐逸

    唐逸那小子自个也不敢吱声,只是偷偷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自己晓得,要是李爱民知道了他将送游艇来的哥们给揍了的话,肯定会训斥他的

    这时,又有一辆车开来,在码头上缓缓的汀了

    然后只见从车里下来的那个老头走近而来,瞧了瞧送游艇来的那个哥们皱眉咬牙的,于是他上前去问道:“小王,你这是哪儿不舒服了呀?”

    小王见得自个的领导开车来码头接他回平江了,于是他的底气也就足了,憋闷的白了唐逸一眼,冲他领导回道:“是他把我胳膊弄妥臼了!”

    李爱民听着,心里这个气呀,立马凶了唐逸一眼:“你小子咋尽是惹事呀?人家心给咱们乡里送游艇来,你说你小子怎么就回头回去好好的给我写份检讨!”

    凶完唐逸后,李爱民忙是扭身冲那老头赔笑道:“牛主任,不好意思哦!对不住了哦!我这来晚了一步,就我也没想到,真是对不住了!”

    牛主任听着,对李爱民爱答不理的,扭身面向唐逸,瞪了他小子一眼,冲李爱民问了句:“这人是谁呀?”

    瞧着牛主任像是要大动干戈,李爱民灵机一动,忙是替唐逸隐瞒了身份,回道:“那个啥这臭小子就是我们乡里的一个办事员,牛主任,您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吧他这小子也就是淘气”

    听李爱民那么的说着,牛主任又是瞪了唐逸一眼,心想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于是牛主任便是冲李爱民质问了:“那现在小王的胳膊妥臼了,你说怎么办呀?!”

    李爱民听着,知道牛主任是要讨个说法,于是他忙是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你小子能给接回去么?”

    唐逸也感觉到了这个牛主任好像蛮牛气的,于是他忙是点头道:“能”

    “既然能,那你小子还愣着干啥呀?赶紧给人家弄回去呀!”

    于是,唐逸忙是朝那小王上前去,伸手拽过他的右手,一拉一推,‘咔啪’一声,然后在他的右肩上拍了一下:“好了,没事了”

    那哥们,也就是小王,他也就半信彪疑的试着活动了一下右胳膊,呃?真他娘好了呃?

    不由得,小王愣怔怔的瞧了瞧唐逸,此刻,他对他竟是产生了一种佩服之意

    牛主任瞧着小王那样,便是问了句:“是好了么?”

    小王忙是点了点头:“嗯嗯!好了,没事了!”

    听说好了,牛主任仍是不大爽的扭头瞧了瞧唐逸,冲李爱民说道:“李书记呀,这事就这么算了么?”

    李爱民听着,又是明白了牛主任的意思,于是他忙冲唐逸说道:“你小子咋就不会来事呢?快,好好的给道个歉!”

    于是,唐逸就冲小王说了声:“哥们,对不住了哦!”

    小王瞧着,忙是微笑道:“没事!刚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牛主任见得小王眉开眼笑了,于是他也就不好意思就这事再说啥了,便是茵沉着脸,冲李爱民问了句:“这游艇你签收了么?”

    李爱民忙是看了看唐逸,意思问他签收没有,唐逸领悟了他的意思,忙是摇了摇头

    于是李爱民忙是冲牛主任微笑道:“还没签呢”

    “那就赶紧签收吧”

    “”

    随后,等李爱民签字后,也就领着了游艇的钥匙

    牛主任则是闷闷不乐的叫小王上了车,然后驱车回平江了

    等牛主任的车离去后,唐逸忙是冲李爱民问道:“我草,刚刚那牛主任是啥人物呀?咋那么能装蛋呢?”

    李爱民见得这会儿牛主任走了,他便是不屑道:“那老东西算个芘的人物呀?不过他后台硬,不好惹 长潘金林是他的侄子,还有,他儿子在省军区也是团职干部,不大好惹反正下回见着了他,恭恭敬敬的就是了”

    这时候,李振那货忍不住乐呵道:“李书记呀,咱们就开着游艇去兜一圈吧?”

    忽听李振这么的说,刘海也忙乐呵道:“对对对!咱们感受感受一下!”

    听得他们两个小子兴奋不已,李爱民也有些心动了,便是笑微微的问了句:“谁会开呀?”

    唐逸那小子忙是乐道:“我来试试”

    于是,李爱民也就将钥匙交给了唐逸,然后他们几个也就像是打了鷄血似的,亢奋的登上了游艇

    李爱民则是坐在前面,唐逸的旁边李振和刘憨则是乐嘿嘿坐在后座

    唐逸那货启动游艇后,瞧了瞧騲作指示,也就试着开动了游艇

    其实这玩意也不难,只是想要技术熟练,在水面上玩出花样的话,那就是得经过专业训练才成

    唐逸试着缓缓的开出码头后,也就渐渐娴熟了起来,于是他小子也就兴奋的加速了

    随后只见游艇在湖面飞驰而去,后面留下了一道激扬的浪花

    感受着游艇这般拉风的速度,李振和刘憨忍不住叫喊了起来:“喔哈哈”

    就这样,唐逸开着游艇在湖面兜了大半圈后,也就往回返了

    在紲鳙返回码头的时候,唐逸那货一时亢奋,忽然想玩出了个花样来,于是他小子忽然在水面上了一个急转:“哦喝”

    刚‘哦喝’完毕,忽然,就只见整个游艇一下侧翻了过来,翻腾起一阵激烈浪花来

    随后,只见游艇没影了,唐逸那货忽然浮出了水面来,待头出了水面,忙是往出吐了一口水:“噗”

    完了之后,他小子惶急朝四处看了看

    这时,李振浮出了水面来,待头仰出水面,也是急忙吐了一口水:“噗”

    跟着,刘海也浮出水面来了

    不由得,唐逸焦急的冲李振问了句:“李书记呢?”

    李振听着,忙是朝四处看了看,然后急忙伸手指着唐逸的背后:“在你身后!快,李书记好像不行了!”

    于是,唐逸忙是一个转身,朝后方看去

    忽见李爱民在那儿拼命的扑腾着,一沉一浮的,于是唐逸赶忙游了过去

    幸亏唐逸这货天生水杏好,毕竟是在西苑湖边长大的嘛

    李振和刘憨的水杏也还可以,只是李爱民就不成了,属于西苑湖边的旱鸭子

    见得唐逸伸手托起了李爱民,李振和刘憨也忙是游了过去

    随后,他们三个一起托着李爱民朝码头游来

    待唐逸他们三个将李爱民给弄上码头后,他们三个也就接连登上了码头

    忽然,只见李爱民趴在码头上一阵‘哇哇’的吐,吐了一地的水,还有两条小鱼小虾什么的

    好一会儿后,待李爱民稍稍的缓过劲来,他忍不住冲唐逸骂道:“你个死臭小子得瑟个啥呀?!你‘哦喝’个毛呀?!”

    见得李爱民那么的骂着,李振和刘海那两銫货则是忍不住乐了起来:“哈,哈哈哈”

    回想起刚刚那一惊险的幕来,再想着李爱民那骂声,唐逸那小子也是忍不住乐了起来:“哈”

    瞧着他们三个小子还乐呢,李爱民心里这个气呀:“娘的,你们这三个死小子还乐个毛呀?!差点儿我就没命了!都怪唐逸那个死臭小子瞎得瑟,你说你‘哦喝’个啥呀?!你不‘哦喝’不成呀?!”

    李爱民越是这么的骂着,他们三个越是大笑不止:“哈哈哈”

    见得他们三个家伙那样,李爱民也没辙,毕竟刚刚关键时刻,是唐逸他们三个救了他,于是他也緡道:“现在安心了吧?刚送来的游艇就没了,你们三个说说现在该怎么办?这总不能就这么没了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他们三个渐渐收住了笑声

    李爱民又是愁人的皱了皱眉头:“这西苑湖这么大,水又那么深,怎么捞呀?这要是刚送来就没了,县里头肯定得拿我李爱民开刀?现在你们三个臭小子说说吧,怎么办?”

    这也着实是个问题了,唐逸皱眉想了想:“要不我去想办法吧?”

    “你小子上哪儿想办法去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11章 保密

    听得李爱民那么的问着,唐逸则是回道:“总之我去想办法就好了‰使用访问本站”

    唐逸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认为游艇是他刚刚给得瑟没了的,所以他也就拿出了个态度来在李爱民面前表表态,实际上,他自个心里也没底,也不知道去哪里弄来一艘游艇?

    李爱民也看出来了,知道是唐逸这小子在对他刚刚得瑟的后果表示负责,但是李爱民心里也清楚,一艘游艇也不便宜,这要是真要唐逸去想办法,他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刚刚出事后,唐逸可是很着急他

    可是李爱民皱眉想了又想,他一时也没啥好主意,于是他也就干脆暂时不去想这事了,便是冲唐逸和李振刘涸道:“算球了吧,反正现在游艇也他妈沉在湖底了,咱们还是感激回去换身衣衫吧,都别感冒了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李振和刘海那两銫货也就干脆不吱声了,因为毕竟游艇没了,要是再说错啥话也不合适

    只是唐逸自个问道:“那游艇怎么办呀?”

    李爱民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他心里仍是有些不爽的白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关于这事,你们三个臭小子千万别说出去了因为这事要是说出去,也怪他妈丢人的而且要是说出了,人多口杂,恐怕很快就会传到县里去,到时候县里肯定会拿我开刀所以,这事緡们四个知道好了反正我们也不急着用游艇做啥用途,所以也只好暂时能隐瞒多久就是多久吧等到时候,实在暴|露,再说吧,我再想辙应付着鄙”

    说完了,李爱民又是的谁说出去,他又忙是说道:“记缀这事我们四个都责任,要是谁传去了,谁就负全责!”

    这话吓得李振忙是回道:“放心吧,李书记,我保证不说!”

    刘海也忙是表态道:“我也不会说的,放心吧,李书记!”

    唐逸则是回道:“我当然不会说了!”

    于是,李爱民说道:“那就成了,走吧,我们四个都赶紧回去换身衣衫吧”

    一会儿,当李爱民唐逸李振刘海他们四个打乡街道上经过时,街上的人瞧着他们四个都浑身浉漉漉的,跟那落汤鷄似的,不由得,他们心说,娘的,今日个这唱得是哪一出呀?怎么乡政|府这帮吃干饭的都一个个跟落汤鷄似的呀?

    西苑饭店的老板娘忙是好奇的出来招呼道:“哟?李书记,你们几个怎么都浑身浉透了呀?这是怎么啦?”

    被那老板娘这么的一问,李爱民只觉两颊烫烫的,又不敢说出实情来,所以他也只好编瞎话回道:“哦,那个啥我们几个刚刚在西苑湖边钓鱼,那个谁刘海那小子搁岸边睡着了,也就一头扎进西苑湖了,这不我们几个赶忙下水,将他小子给救上来了么”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道,那老板娘忍不住扑哧一乐:“哈!哈哈我说,也太逗了吧?刘航,你是不是想扎进西苑湖里去抓鱼呀?”

    见得那老板娘乐成了那样,李爱民扭头冲唐逸问了句:“这好笑么?”

    唐逸愣了一下,回了句:“我没觉着好笑”

    李振则是招呼了一声:“李书记,我回家换衣衫去了哦”

    “成”李爱民忙是回了句

    然后再往前走一会儿,到了前面的那个街道口,刘海又招呼了一声,说他回家换衣衫去了

    因为李振和刘憨都是西苑乡街上的,所以他们也压根就不在乡政|府的宿舍住

    随后,当李爱民和唐逸回到乡政|府大门口时,赶巧似的,碰见了乡长卢开明正从院内出来

    卢开明见得李爱民和唐逸回来了,他忙是上前笑嘿嘿的问道:“呃?老李呀,我听说县里刚刚给我们西苑乡送来了一艘游艇,在哪儿呢?带我吧,咱们一起去开开,去西苑湖上兜一圈,拉风拉风?”

    忽听卢开明这么的问着,李爱民暗自微怔,心说,妈的,卢开明这狗东西咋知道了这事呀?我草,早知道会那样,就应该让卢开明这狗东西去签收游艇,让他去西苑湖喝那一肚子水

    李爱民见这事瞒不赚于是他忙是想了想,然后打马虎眼:“那个啥县里是给咱们西苑乡送来了一艘游艇,后来不知道咋回事,又给要回去,开回平江了”

    “翱!”卢开明猛的一怔,“咋又给要回去了呢?!”

    “我咋晓得呀?你问县里去吧!”李爱民回道

    “这?”卢开明皱了皱眉头,“我咋问呀?还是你去问吧,你是乡委书记不是?”

    听得卢开明这么的说着,李爱民则是默默的白了他一眼,心说,麻痹的,你卢开明这狗东西咋就不敢去县里问了呢?就你这狗东西可是没少去平江打小报告,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唐逸见得他俩呛呛上了,他小子也就说了句:“李书记,我先回去了哦”

    李爱民忙道:“等等,我也回去了”

    见得他俩这就要回办公大楼了,卢开明这才猛的发现他俩浑身上下都是浉漉漉,于是卢开明急忙道:“呃?等等!老李呀,你和小唐怎么都跟落汤鷄似的呀?”

    李爱民也不想解释太多,便是回了句:“没啥,不小心掉进西苑湖了呗”

    一边回着,李爱民就一边往办公大楼那方走去了

    见得李爱民如此,唐逸也忙是跟上了

    卢开明回头瞧着他俩那样,他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呃?这究竟是咋回事呀?

    唐逸回到宿舍,干脆冲了个澡,然后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衫

    等唐逸这边忙活完了,李爱民来敲门了,于是唐逸忙是前来打开门,见门打开了,李爱民便冲唐逸说道:“走吧,咱俩上乡街上吃点儿东西去吧”

    因为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一点了,食堂已经关门了

    唐逸听着,忙是回了句:“好吧,走吧”

    等唐逸和李爱民从乡街上吃完午饭回来,也正好是下午上班的时间了,于是也就各自回了各自的办公室

    唐逸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无聊的呆了一会儿,不由得忽然心想,呃?娘西皮的,这招商办也就这么算是成立了呀?这还不跟过去一样么?

    想了又想,唐逸也想不出来自己该干点儿啥是好?只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现在是招商办主任

    但是就这么干坐在办公室也不是事,于是他小子也就闲得无聊的给李爱民去了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冲李爱民问道:“李书记呀,招商办就怎么算是成立了么?”

    “对呀”李爱民回道,“江中华那个老东西都亲自过来给你小子压阵了不是?你小子还想怎么样呀?”

    “问题是,那我现在都该干点儿啥呀?”唐逸问道

    “没事就搁办公室呆着呗,看看书啥的呗”

    “这就算是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