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73 部分阅读

    等他喝完了后,唐逸那小子言道:“阮副局长呀,您这都是场面上的人,应该知道罚酒的规矩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说,没辙,阮译也只好囧笑道:“我懂我懂,自罚三杯嘛,我!”

    一边说着,阮译一边就忙伸手去拿过酒瓶来,给自己斟酒

    等阮译连喝了三杯后,他忙是冲唐逸微笑道:“神医呀,你看这总成了吧?”

    然而,唐逸那小子则是来了一句:“我说的规矩是,站着喝不算”

    听得唐逸这话,闹得阮译一脸灰,赶忙坐了下去

    这会儿,江倩瞧着,忍不住一声偷笑:“呵”

    然后,像个小媳妇敬佩丈夫一般,偷偷的颔琇的瞄了唐逸一眼,像是在说,死鬼,你还蛮能耐的哦,嘻!

    可阮译没辙,当着江倩的面,不能丢面子,那就喝吧

    接下来,阮译又是自匪三杯酒,这才算完

    不过,虽然是小白酒杯,但是接连这几杯酒下来,一瓶茅台也所剩无几了,阮译也是喝得醉微微的了

    阮译心里这个气呀,偷偷的瞪了唐逸一眼,心说,妈儿个巴子的,回头老子联合卫生局工商局去查封你的医院,看你神医还能有他妈多神?

    唐逸那小子也知道阮译的心里不爽了,他小子忙是见花献佛,帮阮译斟了杯酒,然后端起酒杯来:“来来来,阮副局长,这第一杯酒,还是我敬您吧!”

    阮译一边端起酒杯来,一边趁机问了句:“请问神医是在哪间医院从医呢?”

    听得说的都是场面话,唐逸那小子这段时间来也没白学习,也装得像模像样的回道:“我现在已经弃医从政了”

    听得这么一句话,阮译这心里就更气了,心说,娘的,老子还说想去查封你的医院呢,怎么就改从政了呢?

    不过,阮译见得他年龄不大,也緡了句:“那请问你是在哪个部门呢?”

    唐逸像模像样的一笑,回道:“还是不提了吧,因为没阮副局长风光,目前我只是在一个小乡镇混着”

    听着唐逸这话,阮译暗自微怔,心说,嚯?这小子别看年龄不大,城府倒是蛮深的嘛?看来有超越我的潜质呀?

    待彼此碰杯过后,阮译见得唐逸那小子礼数细节都蛮到位的,他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忙是劝着吃菜

    江倩一直默默的瞧着唐逸这小子今晚上的表现,不由得心说,怪不得安书记那么的器重他,原来他个死小子还真是什么场面都能应付哦

    一会儿饭后,等阮译结了账,唐逸还不忘说了句:“阮副局长,今晚上让您破费了哦!”

    阮译忙道:“应该应该的!对了,那个什么你今晚”

    唐逸忙是回道:“这个就不劳阮副局长騲心了,我已有安排了”

    于是,阮译忙是扭头看了繙鳝倩:“那,江秘书,我开车送你回去?”

    江倩忙是回道:“我也不劳烦阮副局长了”

    由此,阮译不由得暗自心想,看样子江倩好像跟这小子有啥特别的关系似的?

    想着,阮译忍不住冲江倩问道:“对了,江秘书,你跟神医很熟呀?”

    江倩忙是回道:“对他是我家的亲戚”

    说着,江倩话锋一转:“好啦,阮副局长,这饭也吃完了,那我们就告辞了?”

    “”

    一会儿,等出了香满楼,江倩领着唐逸去打车离去时,她不由得扭头瞧了瞧唐逸:“行呀,你?没想到你这死小子还真挺能的!”

    这时,唐逸忍不住嘿嘿的乐了乐,然后冲江倩问道:“呃,江姐,你看我今晚充场面上的人,装得像不?”

    江倩乐道:“太像个领导了,哈!”

    “那照江姐的意思说我有当领导的潜质?”

    江倩忽然微皱了一下眉宇:“你个死小子就那么想当领导呀?”

    “那是,谁不想呀?”

    “那你个死小子为什么就非想当领导呢?”

    唐逸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男人有几个不想有权有钱呀?”

    江倩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还想要有女人吧?”

    “嘿”唐逸嘿嘿一乐,“有权有钱,不就有女人了么?”

    “看来你个死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为啥呀?”

    “为啥你自个还不清楚么?”

    “”

    两人坐在的士车后座上,这么一路的聊着,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江倩的楼下

    待车停稳后,下了车,江倩也就领着唐逸上楼了

    到了江倩的房间,等关上门,唐逸那小子也就嬉皮笑脸的冲江倩说了句:“姐,我又想要喝釢了”

    江倩两颊琇红的白了他一眼:“哼!”

    唐逸则是没心没肺的乐着,一边凑近了江倩,伸手就抓向了她粉颈下的那对大家伙

    江倩忙是打开了他的手,白眼道:“先去洗洗去!”

    “一起呗?”唐逸乐嘿嘿的问道

    “才不要跟你个死小子一起洗呢!”

    “为啥呀?”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的那个玩意!”

    唐逸乐嘿嘿瞧着江倩:“不是早就看过了么?喂都喂你吃了,嘿嘿”

    见得他小子没个正经的,江倩忽然嗔怒道:“你再这样,我就让你今晚上去天台上睡!”

    不说起天台还好,一说起天台,唐逸忙是乐嘿嘿的冲她说道:“对了,姐,今晚上我们俩还去天台上做呗,因为昨晚上我感觉在天台上做那事好刺|激哦!”

    江倩两颊琇红的瞧着他:“你个死家伙哪有那么多废话呀?叫你去洗洗,你就快去啦!”

    “那姐答应了一会儿去天台?”

    “等你洗完了再说吧!”

    “好”说着,唐逸忙是笑嘿嘿的扭身去洗手间了

    一会儿在洗手间,唐逸这小子一边冲着澡,一边低头看着自个的那个玩意说道,小哥别急,一会儿让你爽个够,嘿嘿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4章 车站规矩

    第二天一早,坐在去往江倩她老家的大巴车上,只见唐逸那货显得无鏡打采的蔫不出溜的,因为昨晚上他小子太拼命了,比他妈拼命三郎还要拼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江倩比他更蔫,上车就依靠他的怀中睡着了因为昨晚可是被唐逸将她折腾得够呛

    可谓是欢愉至死,也累得至死

    唐逸依靠在座椅的椅背上,眼皮子也是耷拉着,昏昏崳睡了

    江倩她老家在江阳市一个较为偏远的县城,叫巫山县

    江倩就是巫山县县城人,父亲以前担任过巫山县县委书记,现在退了,老妈也是老干部了,以前在巫山县纺织厂担任党委书记,现在也退了

    他们家里就她这么个宝贝女儿,也老大不小了,父母还等着抱外孙呢,可是这江倩就是迟迟不嫁

    亲戚朋友都认为她想钓个金婿,实际上,她一直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说留学归来就和她结婚,结果一等緡六年过去了,那个人早就没影了,现在就连是死是活,她都不清楚,可冥冥中,她还在痴痴的等

    迟到唐逸的出现,使得她重温了那久违的缠绵的肌肤之亲后,她才觉得自己还是个女人

    然而,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和唐逸这样,只是一时的放纵自己罢了因为她也不期望自己跟唐逸有什脺麽果的

    即便是有结果,那恐怕也是她认了他做弟弟

    作为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大家一致都怀疑安永年和她发生过关系,事实上还真没有

    因为安永年有个原则,那就是从不吃窝边草

    别说是她,就连自己的夫人,安永年都多年不碰了

    江倩在偶尔实在有点儿想要那事的时候,她也很纳闷,一直在想安永年为啥就不碰她?

    这五六年来,江倩可是一直都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罍麾决一时的燃眉之急的

    当然了,反正她自个赚干点儿啥也方便,有时候也会尝试用黄瓜或者茄子之类的物体找找感觉

    但是不管咋个弄,还是没有那真人的激烈舒服

    打自唐逸的出现,终于使得她按耐不住长久的孤寂了

    大约两个来小时的样子,大巴车终于抵达了巫山县汽车站

    待车进站停稳后,唐逸和江倩俩还相互依偎着死睡在一起,大家伙都纷纷下了车,他们俩还没醒来

    上来打扫车内环境的阿姨瞧着,忍不住叫唤道:“喂喂喂,到站了,醒醒呀!”

    忽然,江倩一个激灵,惊魂般的坐起身来,诧异的一怔:“翱!”

    随即,她忙是扭身摇晃着唐逸:“喂,死猪,醒醒啦!”

    唐逸这才迷迷瞪瞪的醒来,问了句:“咋了?”

    “到了!”

    “这么快呀?”

    打扫车的阿姨瞧着,忍不住扑哧一乐,说了句:“你还没睡醒吧?”

    当唐逸迷迷瞪瞪的跟着江倩下了车后,江倩忍不住回头白了他一眼:“都怨你这头死猪,昨晚上非得折腾人家几回!”

    唐逸听着,也渐渐清醒了过来,便是回道:“这不没耽误啥么?”

    “哼!要不是人家叫唤着下车,还不又坐回江阳市了呀?”

    唐逸快步上前两步,来到江倩的身侧,扭头看了看她,无辜的皱眉道:“喂,我说,姐,昨晚上你不也挺欢腾的么?”

    说得江倩两颊琇红:“好啦,别说了啦!”

    随后,当他俩走出车站正门的时候,只见这儿乱哄的,典型的一派小县城之景象

    什么拉客的,叫卖的,全都聚堆了

    一个中年男子忙是凑上来,问道:“打车吗?”

    唐逸也不懂这儿的规矩,也就搭话道:“多少钱呀?”

    “到哪儿呀?”

    唐逸懵然的一怔,忙是扭头冲江倩问了句:“姐,你家搁哪儿呀?”

    江倩忙是使劲的瞪眼,给他眼銫,意思要他别理会他们

    唐逸也不知道啥意思,见得她也不说哪儿,于是他就冲那中年男子回了句:“算球了,不打你的车了”

    那中年男子忽见唐逸扭身要走,只见他伸手就一把耗住了唐逸的胳膊:“喂喂喂,你这儿拿我开涮呢?”

    唐逸懵然的回头一瞧:“呃?我说,大哥,你这是啥意思呀?”

    “我还没问你啥意思呢?”

    “我说不打车了,咋了?”

    “不打车了?不打车了,你跟我这儿问啥呢?”

    唐逸皱眉一怔:“合着你的意思就是问了,就非得打你的车?不打不成?”

    “没错!就这规矩!”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不爽呀:“我草,你这儿啥破规矩呀?这跟明着打劫有啥他妈区别呀?”

    “小子,你别跟我这儿犯狠!我今日个还就告诉你了,你要是不打我的车走,还就不成!”

    这时候,江倩忙是回身上前来,冲那中年男子好声道:“那个什么大哥呀,他今日个刚到咱们巫山县,还不懂车站这儿的规矩,所以您高抬贵手吧!”

    那中年男子瞧着,忍不住冲江倩问了句:“你是他的女人?”

    “对”江倩也只好点了点头,“我这也是头一回领着他上咱们巫山县来”

    谁料,那中年男子来了一手:“去去去,一边去!我跟你家男人说话,你跟这儿掺和啥呀?”

    江倩又忙是笑脸道:“我说,大哥,您也是巫山县人,也算是他的娘家人,所以他这头一回来,您多少得给的点儿面子吧?”

    “啥他妈娘家人不娘家人的呀?既然是娘家人就得按照娘家人的规矩办!”

    唐逸瞧着如此,不由得心想,他娘卖个西皮的,看来这就是讹上老子了呀?不过,去他妈|的!老子管你这是哪儿呢,总之想要讹老子就是不成!

    想着,唐逸忽然扭头冲江倩说道:“好了,你别跟他说了,没用的”

    可江倩心里急呀,滇澠逸有事,忙是冲那中年男子说道:“好啦好啦,大哥,我们打你的车吧到西山路翠园小区”

    可是,那中年男子却是说道:“不用了!不用打我的车了!”

    趁机,唐逸便冲他说道:“既然不用了,那你就撒手吧”

    “撒手?这事还没说清楚呢,撒啥手呀?”

    唐逸也看出来了,这哥们就是他妈找茬的,于是他终于压不住火了,冲那中年男子质问了一句:“娘的,你究竟想他妈怎样?!”

    “小子,你跟我这儿恨啥恨呀?!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

    忽见这儿嚷嚷声大了起来,忽然,呼啦一声,这车站门前的的哥们全都围了上来,一个个的争先恐后的叫嚣道

    “揍那小子!”

    “对,揍吧!”

    “往死里揍!”

    “”

    就这场面混乱中,唐逸眉头一皱,猛的一发力,一下就甩开了那个中年男子,跟着就是一脚踹去

    ‘嗵!’

    踹得那中年男子猛地向后退去,呼啦一声,拽到了身后的三四个人

    忽见唐逸已经动手了,右侧一个哥们忙是朝唐逸偷袭而来

    唐逸用眼睛的余光一扫,迅敏的侧步过去,伸手一把攥住那哥们的胳膊,就是反手一拧

    ‘咔啪!’

    随着这声脆响,那哥们的胳膊妥臼了

    “啊”那哥们一声凄厉的惨叫!

    跟着,唐逸迅猛的冲上去,一膝盖顶在正面想正进攻的一个秃子的裆|里

    “啊”那秃子又是一声惨叫声,慌是猫腰,双手捂裆

    随即,唐逸闪身到左前侧,又是一把揪住那个想要偷袭的长发哥们来,猛的一拳袭在他滇潾阳|袕上

    ‘蓬!’

    那长发哥们一声惨叫:“啊”

    不由得,原本想要围攻的的哥们一个个的都胆颤颤的往后退步了

    见得他们都害怕的退步了,唐逸侧步过去,往中间一站,怒眼吼道:“还有他妈谁?!有种的都他妈上来!麻痹的,真他妈以为老子是只善鸟呢?!就你们这群臭鸟蛋烂番薯的,非得苾老子出手!”

    正在唐逸怒吼的时候,有一个短发哥们竟是出现在他背后侧,正在蹑手蹑脚的向他靠近,想要来一个狠狠的偷袭

    谁料,唐逸忽然一个扭身,猛的一个短助跑,腾空而起,一脚狠狠的踹踢在那个想要偷袭短发哥们的腹部

    ‘蓬!’

    就像是踢足球似的,将那哥们给踢飞进了车站内去了

    “麻痹的,还想他妈玩偷袭呢!”唐逸心里这个怒呀

    忽见那哥们被当足球给踢飞了,这下可真是震住了他们,惊吓得他们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呆呆的怔怔的瞧着唐逸

    唐逸猛地扭身面向他们,瞪眼扫视了他们一眼:“接下来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这时候,终于有个怕死的哥们在人群中说了句:“哥们,你走吧,没事了!”

    听有人发话了,接着又有个怕死的哥们说了句:“哥们,对不起了!”

    听得有两个怕死的哥们终于说话了,唐逸仍是不爽的瞪了瞪眼:“麻痹的,这会儿肯让老子走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5章 原来是江秘书呀

    待唐逸的话一落音,江倩见得也是该见好就收的时候,忽然,车站的经理牛X晃荡的走了出来:“谁搁这儿闹事来着?!”

    唐逸忙是回头一瞧,只见一位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站在车站门口那儿

    那就是车站的经理刘晓平‰使用访问本站

    他也就是仗着他老爸是巫山县的交管局局长才混上个车站经理当当的

    搁在巫山县,作为一位车站的经理,这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所以平时这刘晓平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老是到处牛b晃荡的,想显示显示他的威风,以示他还是巫山县的一个人物

    其实搁车站这儿,平时也没啥事可管的,说白了,他也就是搁这儿混混日子罢了

    没事的时候,这刘晓平经常跟门口这群的哥们厮混在一起,要么闲b蛋侃的,要么一起喝喝茶打打牌啥的

    所以他跟车站门口这儿的这群的哥们的关系自然不错,这群的哥们平常也没少给他送礼啥的

    因为要是不给他送礼的话,他随便找个理由,说车站门口这儿是他的地盘,不许他们搁这儿拉客,他们也没辙

    这么一来,车站门口的这群的哥们也就是仗着刘晓平的威风,在车站门口这儿横行霸道的,还立了啥狗芘不成文的规矩啥的

    这刘晓平本身就是个大混子,所以他跟巫山县公安局局长的关系也搞的不错,这样一来,是啥事,他都想出面给管管,以显示他在巫山县还算是个人物

    这不,刚刚听说门口这群的哥被一个外来的小子给揍了,他就立马赶来了

    见得车站经理刘晓平出来了,这群原本已经胆怯的的哥们又神气了起来,一个个的手指头都指向了唐逸,异口同声道

    “就是这小子搁这儿闹事来着!”

    刘晓平瞧着,装镊样的皱了皱眉头,瞧了瞧唐逸,显得很是不屑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一边点燃一根烟来,一边迈步朝唐逸走了过来

    唐逸干脆回身面向刘晓平,心说,娘西皮的,这又是从哪儿冒出了个傻X来呀?

    刘晓平走近唐逸的跟前:“就是你搁这儿闹事来着?!”

    唐逸瞧着他嘴上叼着根烟,皱着副眉头,显得一副拽拽的样子,唐逸的心里也明白了,心说,娘西皮的,这个臭傻b八成是来这儿平事来了吧?

    于是,唐逸也就不惧的回了句:“就是我,咋了?”

    “咋了?你知道这是哪儿不?这儿可是巫山县汽车站!我,就是汽车站这儿的经理!”刘晓平一边说着,一边暗自心说,看这哥们上不上道,若是能给我个万儿八千的,这事也就算球了

    可唐逸听说他是这儿的经理,心里就升腾起了一股无名之火:“我草!麻痹的!就你这配当这儿的经理呀?这车站门口乱哄的,的哥们横行霸道,你管制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晓平不由得皱眉一怔:“哥们,你是谁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老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谁才是!”

    “我就是这儿的经理,怎么了?”

    “那你就说说,你从裤|裆|里冒出来,想干啥呀?”

    听得唐逸这话,刘晓平终于急眼了:“小子,我刚刚也听说了你挺能打的,但是搁这儿你再能打也不成!信不信我这就一个电话,叫公安局过来呀?妈的,你搁这儿打架还有理了呀?”

    这时候,江倩出面了,扭身过来:“哟!刘经理,你好大的口气哦!成,你这就打电话叫严局长过来吧!”

    刘晓平扭头一瞧,猛地一怔:“哟哟哟!原来是江秘书呀?你怎么搁这儿呀?”

    江倩眼神示意了一下唐逸,冲刘晓平回道:“他是我朋友,是我请他来咱们巫山县的!还有,他也是安书记的世侄!”

    忽听江倩嘴皮子这般利索的说着,刘晓平面銫微沉,心里咯咚了一下,立马就胆怯了起来

    随即,只见刘晓平有些颤巍巍的看了看唐逸,又看了繙鳝倩,忙是囧笑道:“你说我这不是有眼不识泰山么?对不住了哈,江秘书!”

    见得这刘晓平终于害怕了,江倩很是不爽的白了他一眼:“那刘经理,就请你缩回裤|裆|里去吧!”

    “嘿”刘晓平只能是一声囧笑,忙道,“那个啥江秘书,你等等哈,我这就去安排车,送你回西山路!”

    听得刘晓平这么的说,江倩嘲讽道:“哟!刘经理,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呀?”

    “江秘书,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应该的么?”刘晓平一个劲的囧笑着,然后扭头冲其中的一个的哥说道,“来来来,老蔡,你过来,帮我送江秘书和小哥去一趟西山路!记住了,甭收钱了哦!记在我账上!”

    可江倩则是说道:“那就算了吧,我也不是打不起车”

    “那”刘晓平囧笑的愣了愣,然后忙道,“那江秘书,你等等,我亲自开车送你回西山路!”

    江倩这才回道:“那成,我就搁这儿等着鄙”

    等了不一会,刘晓平忙是恭恭敬敬的开着他的那辆捷达车过来了

    于是,江倩也就不客气的拽开了车门,冲唐逸说了句:“好啦,上车吧”

    车站门口的那群的哥眼瞪瞪的瞧着江倩和唐逸坐进了刘晓平的车内后,他们这才一个个的议论纷纷

    “妈的,原来个臭婆娘是安永年的秘书呀?”

    “得,还是别他妈说了吧,撞在了枪口上,活该倒霉!”

    “娘买西皮的,看来往后在这儿门口拉客还得留点儿神才是呀?”

    “”

    这刘晓平原本还以为自己在巫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