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72 部分阅读

    反被卢开明这么一顿训斥,张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由得,他也是有些急眼的瞧了瞧卢开明,忽然言道:“你别冲我这儿嚷嚷!你不就是西苑乡的一个破乡长么?”

    “怎么说话的,你?”卢开明愤怒的一瞪眼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忽见卢开明真急眼了,张昊也还是有些怕,毕竟他卢开明还是个乡长,虽然他没啥背景,但是他若是真动员群众的力量,搞个联名上报啥的,恐怕张昊他老爸也是罩不住的,真闹大了,他张昊这顶乌纱帽恐怕就不彼?

    张昊囧了囧,然后忙是冲卢开明说道:“卢乡长,我今日个确实不是冲你来的!这门要是踹坏了的话,我赔!”

    “我草!你冲谁来的也不成呀!这儿可是西苑乡人民政|府!再说了,唐逸同志可是西苑乡的乡干部,你这无凭无据的,就说要抓人?”

    “这不是接到报案,我就来这儿了解情况么?”张昊忙是改口道

    “了解情况归了解情况,那你也不能这样不是?”

    “是是是!”张昊忙是点了点头,“对不起,卢乡长,我错了!”

    见得张昊忽然转变滇潿度还算可以,卢开明也就说了句:“那成了,你就向唐逸同志了解情况吧”

    随之,张昊心底有些没底的看了看唐逸,问道:“覃媛报案说你强j了她,你怎脺麾释?”

    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张昊一眼:“这样吧,张所长,老子也不为难你既然是覃媛报案说了我强j她,那么好,老子就配合你们派出所的工作就是了♀样吧,老子跟你们去一趟派出所,然后你将当事人覃媛也叫来,咱们当面对质,这总可以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张昊愣住了,心说,娘的,这究竟是他妈咋回事呀?是不是我被覃媛给怂呀?还是

    原本张昊气势汹汹的,想好好的报复报复唐逸这小子,可忽然这么一整,他这有些云里雾里的了

    因为若是唐逸真强j了覃媛的话,不会表现得这么淡定自若的,所以张昊感觉到了这里有蹊跷?

    但究竟咋回事,张昊一时也闹不明白

    经过一番思虑之后,张昊忽然冲唐逸说道:“那你还是先别跟我们去派出所了吧♀样吧,我还是先去覃媛那儿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吧”

    听得张昊这么的说,唐逸回道:“那也成那你就先去覃媛那儿了解情况吧若是真能证明老子强j了覃媛的话,也不用你来这儿抓老子了,你给老子一个电话,老子自个去你们派出所好了”

    “”

    之后,当张昊领着他的人马囧囧的往回开溜时,唐逸不由得郁闷的皱眉心想,娘西皮的,没想到覃媛那个死婆娘还真他妈豁出去了哦?不过,她这死婆娘也太蠢了点儿吧?这么一整,岂不是全西苑乡的人都知道老子睡了她,她已经不是那个黄花闺女了

    不过,老子管她呢,反正不管咋弄,老子都不算是强j她的

    张昊领着人马灰溜溜的出了乡政|府大院后,他便是要他们回派出所了,他一个人单独去了夏园街

    这会儿,覃媛正在她自个的小卖店内等着看好戏呢,可是等了这么久,也没见张昊来电话,她心里有些急了,也就来到了店门口,探头朝街上瞧了瞧

    当她一眼望见张昊正在朝她小卖店走来,她忍不住欢喜的一笑,忙是迎了出来

    见得张昊走近了,覃媛就忙是问道:“怎么样?抓着了唐逸吧?”

    张昊有些苦闷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冲覃媛小声的说了句:“还是去你店子里,我再跟你说吧”

    “怎么啦?”覃媛像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张昊又是回道:“回你店子里再说吧”

    待覃媛领着张昊回到小卖店后,她就忙是扭身朝张昊问道:“你说吧”

    张昊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覃媛,然后言道:“你能跟我说说唐逸强j你的具体过程么?具体时间?具体地点?”

    被张昊这么一问,只见覃媛噌的一下就涨红了双颊,一时懵了似的

    见得覃媛那样,张昊又是说道:“你可要知道,不是你说他强j了你,他就强j了你的没有具体的法律依据,我们派出所也是不能随便抓人的所以,只有你将这些具体的都交代了,才行的若是有证人,那就更好了”

    听得张昊这么的说着,覃媛的两颊更是涨红了

    张昊又道:“你要是啥证据都没有,我也不能怎么样的”

    此时此刻,覃媛在回忆着当时跟唐逸一起欢愉之事

    事实上,覃媛心里也明白,那根本就不算是啥强j,是她自愿的,自愿跟唐逸睡的

    过了好一会儿后,覃媛忽然说了句:“我不告了”

    忽听这么一句,张昊忽然瞪圆双眼,怔怔的瞧着覃媛:“那你你跟唐逸究竟是咋回事呀?”

    听得张昊这么的问,覃媛忽然有些气恼的瞪着他:“我都说不告了,你还问啥问呀?”

    “可是”

    “你还是可是啥呀?”

    “那那你那你之前为啥要打电话给我,说唐逸强j了你呀?”

    “我一时闲着无聊,打电话玩玩不行呀?”

    “可是你知道,乱打电话报警,也是构成了犯罪的?”

    “那你就把我抓走吧!”覃媛气呼呼的回道

    见得覃媛如此,张昊也是拿她没辙,谁叫他心里一直暗恋着她呢

    无奈之下,张昊莫名的打量了覃媛一眼,忍不住问了句:“你是不是已经和唐逸那个了?”

    听得张昊这么的问着,覃媛当即就瞪了他一眼:“你有毛病呀?!”

    张昊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得,我他妈闪人成了不?你爱跟谁好就跟谁好去吧!我这么盼着跟你好,你不跟我,那你就唐逸好去吧,往后你的那话儿被唐逸给草烂了,你都别来烦我!再说了,就唐逸那种人,他会好好爱你才怪呢!

    张昊走了没一会儿,唐逸那货给覃媛来了个电话

    覃媛听说是唐逸,张嘴就骂道:“死王八蛋!混蛋!”

    唐逸则是忙道:“得得得,你先别骂了成不?还是说说,你为啥要报案说我强j了你呀?”

    “我乐意!不行吗?”覃媛气呼呼的回道,“我还要对陆文婷说,说你簢已经睡过了!”

    “那你就说去呗”唐逸没所谓的回道,“反正老子也不想跟陆文婷成亲”

    “那你还为啥要跟她定亲呀?”

    “老子也不想呀∏她大伯昨晚上突然安排的,老子当时都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后来才晓得是他妈坑爹,郁闷!”

    “那她大伯为啥就要安排你们定亲呀?”

    “”

    闹来闹去的,关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两天后,周五的上午,李爱民又叫唐逸去他办公室说事去了

    唐逸到了李爱民的办公室,还没等李爱民张嘴,他小子就犯憷的问道:“李书记,您不会又想跟我谈我的婚事问题吧?”

    见得他小子那样,李爱民不由得乐了乐,打趣了一句:“怎么,难道要你小子娶陆文婷,还委屈你了呀?”

    “那倒不是,关键是您现在就给我整个婆娘,我这也养活不起呀”

    李爱民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得得得,你小子就别跟我这儿犯难了吧只是定亲而已,又没成亲,养啥婆娘呀?往后你小子要是实在不乐意了,给陆文婷一笔钱,退亲不就完了么?”

    说着,李爱民话锋一转:“得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下周一,你正式跟尤富民办理一下交接手续吧,还是将办公室主任让给他吧因为下周三,招商办就正式成立了接下来,作为招商办第一任主任,有你小子发挥的了关键就看你小子的了哦”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忙是问了句:“招商办在哪儿办公呀?”

    “也在乡政|府这栋楼里呀二楼走廊头上的那间办公室不是给归置出来了么?那就是招商办暂时的办公室”

    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您是说对面就是厕所的那间办公室?”

    “怎么了?”

    “那儿”唐逸直皱眉头,“怎么他妈办公呀?正门对着厕所,臭烘烘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2章 暗吃醋

    见得唐逸那样紧皱着眉头,李爱民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小子一眼:“那个啥回头我看看吧,看还能不能给腾出一间办公室出来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了,唐逸那小子忙是笑嘿嘿的说道:“要不我就干脆用我现在这间办公室得了?”

    李爱民皱眉想了想:“也成‰记住本站的网址:那我回头跟尤富民说说,要他去那间办公室吧”

    因为李爱民也哪点不得闹得唐逸心里不爽,毕竟安永年都给他来过电话了,要他好好的照顾照顾唐逸,所以他也不得不照办

    若是唐逸不爽了,闹到了安永年那儿,安永年也会不爽的,这样一来,他李爱民明年进平江的事估计就没指望了

    所以李爱民也只好尽量满足唐逸的要求

    就这事敲定后,暂时也就没啥事了,于是李爱民便冲唐逸言道:“那好了,你小子也去准备准备吧,下周三好正式上任担任这第一任招商办主任吧”

    “”

    由于这天是周五,所以临近下班前,江倩也就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因为之前商量好了,周六唐逸陪着江倩回趟老家,去帮她妈瞧瞧病

    所以江倩也就来电话说,要唐逸这家伙今天就去江阳市找她

    接到江倩江秘书的电话后,唐逸这小子也就忙给方乐乐打了个传呼

    过了一会儿,等方乐乐回电后,唐逸也就告诉她,要她明天别来西苑乡找他了,因为他有事外出了,明天不在西苑乡

    完了之后,等下了班,唐逸这小子也就出了乡政|府大院,到马路对面等车去平江了

    唐逸正搁这儿等着车呢,忽然,莫名的,只见西苑乡中学的杜薇老师朝车站这儿走来了

    唐逸扭头忽见是杜薇老师,等她走近后,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称呼了一声:“杜老师”

    杜薇瞧着他小子,心里感觉涩|涩的,因为想起她跟唐逸睡过,总是感觉这么一碰面,怪尴尬的似的

    尤其是,杜薇也听说了,唐逸这小子和陆文婷定亲了,所以她这心里更是感觉怪尴尬的

    这西苑乡说大不大,说小不鞋但是一当有点啥事的话,很快就都传遍了

    反正这乡村里头平常也没啥新鲜的娱乐节目啥的,所以像谁家定亲谁家成亲谁家生孩子谁家死人了等等等,就成他们的趣闻似的,一蟼愑就传开了

    就那李爱民偷野老婆这事来说,这都是西苑乡公开的秘密了

    唐逸见得自个称呼了一声杜老师,杜薇没啥大反应,只见她整个人闷闷不乐的似的,于是唐逸也緡了句:“杜老师,你咋了?”

    这时,杜薇勉强的一笑,忙是回道:“没啥,老师这两天不大舒服而已”

    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她一眼:“杜老师,你哪儿不舒服了呀?要不要我给你瞧瞧,开付药方呀?”

    “不用”杜薇忙是回道,“习惯了,过了这几天就没事了”

    听得杜薇这么的说,唐逸立马就明白了:“哦,原来是老师来月事了呀?”

    听得唐逸说得这么大声,杜薇噌的一下,两颊涨红:“你小点儿声”

    随即,杜薇忙是话锋一转:“对啦,你也要去平江呀?”

    “是呀”唐逸忙是点了点头,顺着话茬说道,“杜老师也去平江么?”

    “嗯”杜薇应了一声

    一会儿等车来了,上了车后,杜薇小声的冲唐逸说了句:“我们俩坐车后排座吧”

    “成”唐逸忙是点头道

    待在车后排座上坐好后,杜薇扭头看了看唐逸,忍不住说了句:“恭喜你呀!”

    “杜老师,你这是”

    “你不是跟你们乡政|府办公室文员陆文婷定亲了么?”

    唐逸忙是嘿嘿一乐,回了句:“这有啥好恭喜的呀?”

    他小子心里则是在说,娘西皮的,这么就这点儿破事,整个西苑乡都晓得了呀?正是他妈个郁闷,坑爹呀!

    由此,唐逸这小子不由得心想,格老子的,看来老子得尽快混出西苑乡才是呀?要不然,在这西苑乡,大家伙都晓得了老子定亲了,还去哪里睡婆娘去呀?更郁闷的是,陆文婷那个臭婆娘刚堕了胎不久,这一个月不能睡她了!

    之后,莫名的,只见杜薇老师无话了

    原本当时唐逸睡了她后,她还说要唐逸别爱上她呢,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一听说唐逸定亲了,她这心里总是不怎么爽似的,貌似总有一股莫名的醋意似的

    不过,女人嘛,都这样,当时说得好好的,一当真赶上了,要是不吃点儿莫名的醋,那就不是他妈女人了

    此事此刻,杜薇甚至在心里说道,哼,你个死臭小子,以后别想来碰老娘了!

    等到了平江车站,下了车后,杜薇跟唐逸招呼了一声,然后也就扭身走了

    唐逸忙是扭头瞧着杜薇老师远去的背影,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杜老师这是咋了呀?是不是怪老子好久没去睡她了呀

    愣了一会儿,他小子也懒得去管杜薇老师的感受了,忙是去买了去江阳市的车票

    待上了大巴车,找个座位坐好后,忽然,严秀雅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唐逸接通电话,听说是平江党校长严秀雅,于是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称呼了一声:“严姐”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不由得故作娇嗔道:“严什脺縻呀?哼,离开党锈么久了,也不见你个死家伙给人家来个电话!”

    唐逸听着,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只好笑嘿嘿的说道:“严姐,我这不是忙嘛”

    “都忙什么了呀?”

    “都忙”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呃,对哦,老子都忙他妈啥了呀,想着,他小子也只能是糊弄道,“我也不晓得都忙啥了,反正就是这儿忙忙,那儿忙忙”

    “哼!就你一个小乡镇的办公室主任,能有啥忙的呀?是你个死小子忘了人家就是忘了人家呗,哼!”

    “严姐,我真没忘了你!”唐逸忙道,“要不我下周去党校看你?”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则是娇嗔的回道:“等你个死小子来了再说吧!”

    “”

    待挂了电话,唐逸皱眉心说,呃?看来惦记着老子的女人还不少嘛?

    到了晚上将近八点来钟那会儿,唐逸到了江阳市

    当他从江阳市汽车站出来后,果然一眼就望见了江倩江秘书站在花坛前那儿等着他了

    江倩见得他小子出来了,忙是笑微微的扭身朝他迎上前,然而又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怎么才到呀?”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有些懵然滇潷手挠了挠后脑勺:“我没耽搁呀,下了班就赶紧坐车来了呀”

    瞧着他小子那有点儿傻呼呼的憨实样儿,江倩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好了啦,走啦我们先去吃饭吧”

    说着,江倩一边扭转身,领着唐逸朝前方的道旁走去了,招手要了一辆的士

    上了车,江倩忙是冲司机说了句:“香满楼”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奔香满楼而去了

    香满楼?

    唐逸听着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了胡斯淇来

    因为第一次领着他去香满楼吃饭的就是胡斯淇

    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待的士车在香满楼的门前停稳后,唐逸也就和江倩下了车

    晚上,香满楼门口这儿是灯火辉煌的,餐馆里面则是人声鼎沸的

    来香满楼这儿吃饭的,大都是工薪层,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大人物来这儿尝尝鲜

    当唐逸正与江倩正往里走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江秘书”

    他俩都回头看了看,只见一位覀惻光鲜的中年男子正笑嘿嘿的快步追了上来

    江倩自然是认识他,他就是江阳市税务局的副局长阮译

    阮译这年正好三十岁,正是男人事业的定型期

    照说,他三十岁就混到了江阳市税务局副局长这个位置,算是相当不错了,可以说是年轻一代党政干部的代表人物了

    但是像他这等人才,居然还单身,看来这些个姑娘们都瞎了眼呀?

    江倩心里自然是清楚,这阮译一直在追求她,只是她对他没感觉而已,就是那种生拉硬拽的给搁在一起,都来不了电的那种

    原因很简单,就是阮译相貌实在是不敢恭维,就跟阿里巴巴的那个创始人似的

    虽然阿里巴巴创始人的那哥们说了,男人的长相和智慧不成正比,但是就那涅,要是女人真看上了的话,估计那个女人也是瞎了半拉眼睛,明亮的那半拉则是只盯着他兜里的钱

    当然了,尽管这阮译长得是丑了点儿,但是这人家正常打招呼呢,江倩自然是要理会了,瞧着他追了上来,她忙是微笑的问了句:“阮副局长也来这儿吃饭呀?”

    阮译忙是嘿嘿的笑了笑,没有着急回答,忙是瞧了瞧江倩身旁滇澠逸,微笑的问了句:“他是”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3章 装样

    忽听阮译问起了唐逸来,江倩这心里也是有些尴尬似的,因为说是她弟弟吧,可她和他关系又不那么纯粹

    当然了,作为一名成熟的女子,江倩这点儿应变能力还是有的了,忙是若无其事的回道:“哦,他是一位小神医呢‰记住本站的网址:”

    阮译听说是神医,忙是机械的一笑,冲唐逸乐道:“幸会幸会!”

    唐逸瞧着人家那样,他小子也不知该怎样回礼,也就拽着辈永年的那样子:“客气客气!”

    随即,阮译忙是微笑道:“既然赶巧碰上了,那不如咱们一起吧?”

    江倩忙是问了句:“阮副局长是一个人么?”

    “对呀”阮译忙回道,“这不今日个是周五晚上么,我一个人也懒得做饭了,所以就出来吃点儿算了”

    听得阮译这么的说,江倩这心里也不大好意思拒绝,毕竟她作为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也算是场面上的人,所以没辙,她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微笑道:“好吧,那咱们就一起吧”

    有了江倩这话,阮译忙是乐了乐

    只是唐逸心里有些犯愁的瞄了瞄阮译,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就这哥们坐在老子对面,老子哪还有胃口吃饭呀?

    进了香满楼后,门口的领位见是阮副局长来了,忙是跑去见餐厅经理去了

    餐厅经理前来,忙是冲阮译乐了乐,然后急忙冲领位说道:“快,领着阮副局长上雅间吧”

    “好的”领位那女孩忙是娇声应了一声

    餐厅经理又不忘叮嘱道:“一会儿记得叫厨房给阮副局长送两道菜哦!”

    没辙呀,好歹这阮译是税务局的副局长呀,这要是不招待好了,回头税务局一急眼,一番旧账,说漏了多少税,要一并补上,那不就麻烦了么?

    随后,在领位的带领下,唐逸和江倩阮译三个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小雅间内

    跟着,餐厅主管亲自过来服务来了

    阮译忙是招待江倩和唐逸坐下后,就开始张罗着点菜了

    很明显,这顿饭也就是阮译请了

    江倩心里也明白,这是阮译刻意在她面前表现着,想博得她的芳心,然而江倩却是暗自心说,姑釢釢我看见你连饭都吃不下去,你再怎么表现也是白费了的

    这倒是便宜了唐逸那小子,因为阮译瞧着有男同志在,不能太小气了呀,所以也就点了几道贵菜,要了一瓶茅台

    待酒菜上来,一开席后,阮译忙是笑微微的端起酒杯来,冲着江倩:“来来来,江秘书,想请不如偶遇,我敬你一杯!”

    “不好意哦,阮副局长,你是知道我不会喝酒的”江倩一句话就给拒绝了

    阮译面銫一囧,忙是囧囧的笑了笑,然后举着酒杯冲唐逸:“来来来,神医,我敬你一杯吧!”

    谁料,唐逸给出了一道难题:“那个啥阮副局长呀,您这杯酒本是緶鳝秘书的,这江秘书不喝,您又来敬我,不大合适吧?”

    又是闹得阮译面銫一囧,忙是囧笑道:“得得得,那我自罚,这杯我自己喝!”

    说着,阮译像个小丑似的,自个一仰脖子,咕咚一口,喝了杯中酒

    等他喝完了后,唐逸那小子言道:“阮副局长呀,您这都是场面上的人,应该知道罚酒的规矩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说,没辙,阮译也只好囧笑道:“我懂我懂,自罚三杯嘛,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