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71 部分阅读

    相互痴迷的相拥在一块儿,如胶似漆的,难以分割,你啃着我,我咬着你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彼此身上的衣衫也不见了

    不由得,唐逸迫不及待的将江倩给放倒了天台的水泥地上,他随之俯身而去,江倩甚是配合的分开了自个的腿

    一阵**过后,待唐逸呼的一声倒在江倩的身上后,一切终于平息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躺在唐逸身边的江倩两颊绯红的娇琇的看着唐逸,忍不住问了句:“我是不是不是一个好女人?”

    唐逸愣了愣一下眼神,看着江倩那娇琇不已的样子,忙是回道:“谁说你不是一个好女人了呀?”

    “可我”

    唐逸忙是抢断了江倩的话,言道:“总之,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好女人”

    “那”江倩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你会不会爱上我呢?”

    “会”

    江倩不由得欢喜的一笑,然后忙道:“你最好还是不要爱上了我,因为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女人了还有,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我的弟弟”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唐逸这货竟是乐嘿嘿的说了句:“姐,我要喝釢”

    江倩微笑的白了他一眼:“昨晚上还没喝够吗?”

    “还不够”

    “嘻”江倩忍不住欢心的一笑,伸手捏了捏唐逸的鼻子,“你个讨厌的臭小子”

    见得江倩如此,唐逸嘿嘿的一乐,然后调皮的埋头向了江倩的哅口

    被唐逸这么调皮的一整,不知不觉的,两人又是痴缠上了,火热得难舍难分

    这种事情,好像彼此永远都嫌不够似的

    对于江倩来说,她像是要将长久以来的空缺都给填补回来似的

    对于唐逸这货来说,正值青春年少时,反正是怎么整都觉得不够似的,对此事有了一种痴迷的状态似的

    再说,像江倩这等娇好之躯就在身边,他小子能不可劲的折腾她么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89章 问责

    之后,当唐逸那小子乘坐回平江的大巴车后,自个乐滋滋的坐在后排座靠窗的位置,斜靠在椅背上,嘴上一直乐微微的,回想着昨晚与江秘书的那事,他忍不住心说,江秘书还真带劲哦,嘿

    正在这时,江秘书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记住本站的网址:

    待他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江秘书,忙是笑嘿嘿的问道:“江秘书呀,你还有啥事找我呀?”

    电话那端的江倩略显娇琇的娇嗔道:“怎么又叫人家江秘书了呀?不是叫姐的吗?”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忙是叫了一声:“江姐,啥事呀?”

    电话那端的江倩欢喜的一声窃笑,然后言道:“你个讨厌的家伙,哼!昨晚上都怪你灌醉了人家,害得人家都忘了跟你说正事啦!”

    “啥正事呀?”唐逸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

    “就是那个什么我想要你个家伙陪着我回一趟老家”

    唐逸猛的一怔:“你要我陪你回老家?”

    “对呀你个家伙医术不是很厉害么?所以我想要你去帮我妈看看她那病”

    听说是去给她妈看铂唐逸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以为是要老子陪你个婆娘去见丈母娘呢,那老子才不会去呢,虽然你江秘书长相不错,但是你又不是处了,老子才不会娶你呢,何况你还比老子大好几岁呢

    随后,唐逸忙道:“那,江姐呀,你妈是啥情况呀?”

    “就是心脏不好,一直在我们当地医院治疗,就是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皱眉想了想,“那你啥时候回去呀?”

    “这周六成吗?”

    “这周六?”唐逸想了想,“应该没啥问题”

    “那好,到时候,我周五给你打电话吧,要不你周五下午就罍鳝阳市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心想,那老子就周五晚上过来呗,正好还能搂着你个婆娘睡一宿呢,嘿嘿

    由此,唐逸不由得由回想起了昨晚上跟江倩在一起痴缠的一幕幕来

    回想着江倩还温香的娇柔之躯,她那激切的配合,唐逸这货不由得又是乐了乐,心说,没想到跟江秘书睡觉觉的感觉还真妙哦,她那话儿水泱泱的,弄起来真带劲,嘿嘿

    随着一路美好的回忆,唐逸回到了平江

    在平江汽车站下了车后,他本想给刘晓静打个传呼,可是想着找她也没啥事,于是他小子也就干脆去买车票回西苑乡了

    上午十一点钟那会儿,唐逸也就回到了西苑乡

    在他小子进乡政|府大院的门时,看门的王老头瞧着,忍不住冲他小子白了一眼,暗自心说,就他这么个小东西,李爱民那狗东西还像对待他爹似的给贡着呢,真是想不通,就说说唐逸这小子,他有个芘的能耐捉?成天不务正业的,两天打渔三天撒网的,这哪是在乡政|府上班呀?这不就是来乡政|府赶大集的么?这事呀,回头老子非得去平江县县委江中华告他一状去!

    当唐逸穿过大院,直奔乡政|府正门走去,赶巧似的,正巧碰见了李爱民下楼来

    唐逸瞧见李爱民,忙是招呼道:“李书记呀,您这是要出去呀?”

    李爱民忽见唐逸这小子回来了,莫名的,只见李爱民慌是前后左右瞧了瞧,见得这会儿这儿没有他人,于是李爱民忙是冲唐逸走近一步,小声的问了句:“小唐呀,你小子跟陆文婷究竟咋回事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唐逸有些懵怔的看了看他:“李书记,您这是”

    “你小子别跟我这儿打哑谜哦!”李爱民忙道

    “不是李书记,您说的啥,我咋没听明白呀?”

    “那好,我问你小子,你是不是把陆文婷给睡了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唐逸皱眉一怔:“这事您怎么知道了呀?”

    “废话!人家陆文婷她大伯都找着我这儿来了!说你小子将人家陆文婷给睡了,还不想娶她,是不是这么回事呀?”

    “这”唐逸皱了皱眉头,“老子也没有说不想娶她呀?”

    “那她大伯咋就找着我这儿来了呢?”李爱民忙道,“小唐呀,这事我可是跟你说哦,你要是真睡了人家黄花闺女的,那就得娶了人家哦!”

    忽见李爱民对这事这么认真,唐逸忍不住问了句:“睡了就得娶呀?”

    “废话!你小子要是去睡人家窑姐,我也就不说这句话了,可是人家陆文婷是个正儿八经的大闺女,你说你小子能那么干么?这也是最起码的道德问题,知道么?”

    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不由得想起了卢开明乡长写的那封检举信来

    因为那检举信有写到李爱民有几个野老婆的事情

    想着这个,唐逸不由得冲李爱民问道:“李书记呀,您要这么说,那您说偷人家女人的就道德了?那些养着野老婆的就道德了?”

    忽听唐逸这小子这么的一问,李爱民一时有点被问懵了的感觉似的:“那个啥这事咱们先不说,就说说你小子跟陆文婷的事情吧”

    唐逸忙是回道:“还说啥呀?我也没说不娶陆文婷不是么?问题是,您也知道,我现在才二十啷当岁,咋个娶婆娘嘛?男人的法定结婚年龄不是二十二岁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那成那这事你小子自己看着膘吧反正你可不能对不起人家陆文婷哦人家陆文婷打小就没了爹妈,可是她大伯抚养她成|人的,不容易哦”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怪不得陆文婷跟她大伯那么亲,原来

    想到这儿,唐逸这小子也是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陆文婷

    可是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睡都睡了,唐逸心想,娘西皮的,早知是这样,老子就不睡陆文婷好了?

    一会儿,午饭的时候,唐逸去食堂吃饭,赶巧碰上了陆文婷

    陆文婷见得他个死家伙回来了,当着大家的面,她也不好说啥,也就偷偷的在他耳畔说了句:“一会儿午休的时候,你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到了午饭过后,唐逸也就悄悄的溜去了陆文婷的房间

    见得唐逸来了,陆文婷忙是起身去关上房门,扭身就冲他质问了一句:“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没有”唐逸回道

    听说没有,陆文婷这心里更是气了,于是也就将她大伯看到他和胡斯怡在一起的事情给抖露了出来

    唐逸听了,忙是说道:“她自己要说她是我小姨子,我有啥办法呀?”

    “哼!”陆文婷气呼呼的瞪眼瞧着他,“你要是跟她姐没有那个啥关系的话,人家才不会瞎说呢!”

    “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算球了吧!”

    “那你总得跟我解释解释你跟她姐究竟是咋回事吧?”

    “她姐”唐逸烦心的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拜托,人家是江阳市市委书记的女儿,现在人家都身在英国,老子能跟她姐扯上关系么?”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唐逸回道,“你大伯看到的那个女孩叫胡斯怡,她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的小女儿,她还在读书呢她姐叫胡斯淇,现在在英国脚大学读书呢”

    “那你怎么会认识她们姐妹俩呢?”

    “胡斯淇以前在咱们乌溪村小学教书,有一次她病了,是老子去救醒她的后来她叫老子去江阳市给她妹妹胡斯怡治病来着,就这么回事”

    “那人家斯怡为啥要说她是你小姨子呀?”

    “她要那么说,我有啥办法呀?”唐逸回道,“再说了,胡斯怡那丫头本来就古灵鏡怪的,爱瞎说八道”

    “你敢发誓,你说的都是真的?”

    唐逸忙道:“发誓就发誓!”

    “那好,你发誓!”

    唐逸忙是举手发誓:“我唐逸发誓:我要是说的是假话的话,就天打五雷轰!”

    话刚落音,赶巧似的,忽见窗外电光一闪,就是‘霹嚓’一声,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声

    吓得唐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心说,我草,不是吧?这就打雷了呀?真你妈邪杏了!

    忽见这等动静,气得陆文婷一跺脚:“哼!我不信!你看,你刚发誓,就打雷了!”

    唐逸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我那知道就这么赶巧了呀?要不我重新发誓?”

    陆文婷气鼓鼓的白眼瞧着他:“不要啦!我不要你发誓啦!你滚吧,我要午休啦!”

    “真的不要了?”

    “是的!”

    “那那我走了哦?”

    可是陆文婷忽然蹦出了一句话来:“今晚上你去一锅鲜跟我大伯说去吧!”

    “啥?!”唐逸苦闷的一怔

    “反正你要去跟我大伯说啦!我的事情,都由我大伯做主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0章 明媒

    没辙,这天晚上,唐逸也只好跟着陆文婷来到了一锅鲜‰记住本站的网址:

    陆文婷她大伯见得唐逸跟着陆文婷来了,他忙是先招待唐逸和陆文婷坐下,然后他跑去给乡委书记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完了之后,她大伯又去将街坊邻居给请来了一锅鲜

    这样一来,店内也緡熙攘攘的挤满了人

    陆文婷她大伯忙是热情的招待着,这一屋人,围着两张大圆桌,整整坐满了两桌

    还有一个主位是空着的,留给乡委书记李爱民的

    待大家伙都落座了,陆文婷她大伯又忙是烟酒茶瓜子花生的招待着

    唐逸挨着陆文婷坐着,瞧着这一屋子人,他不由得扭头在陆文婷的耳畔问了句:“这是要干啥呀?”

    陆文婷娇琇的红着脸,扭头在唐逸的耳畔回了句:“给你我说媒呀”

    “啥?!”唐逸猛的一怔

    陆文婷见得他那样,也没再说啥了,只是心里在说,哼,看你还能咋样?反正你就得娶我!

    唐逸倍感惊恐的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早知老子就不来了,这岂不是坑爹么?

    等了得有一会儿,乡委书记李爱民终于到场了

    大家伙见得李爱民来了,一个个的忙是站起身来,异口同声的招呼着:“来来来,李书记,您坐!”

    李爱民也就理所当然的绕到了主位前,坐了下来

    见得李爱民落座了,大家伙才一一落座

    李爱民坐定后,忙是笑微微的言道:“长话咱们就短说了哈,我想你们都知道了,今晚上是个高兴的事儿,那个啥我想大家也都听说了,陆三昆的侄女陆文婷和咱们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小唐有点那个意思,所以陆三昆今晚上呢也就请我来做这个媒人,大家伙给做个见证人,证明陆文婷和小唐这事成了,往后他俩咋个发展就是他俩的事情了,因为小唐今年年龄也还不大,今年才二十啷当岁,结婚呢还早了点儿,反正他俩这事是成了,至于结婚嘛等到时候再挑个吉日成亲,也就算是圆满了”

    待李爱民讲话结束后,大家伙忙是高兴的鼓起了掌声来,一阵哗哗的掌声响起

    这场面甚是庄重热烈

    只是唐逸那小子郁闷了,心说,麻辣隔壁的,这媒没有这么做的吧?这不是明摆着坑爹么?

    第二天,覃媛在夏园街听说了唐逸和陆文婷的事情后,心里这个气呀,扭身就回到了自个的小卖店内,抄起柜台上的座机电话,就直接拨通了唐逸的大哥大

    这会儿,唐逸正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郁闷着呢,正在想着他和陆文婷这都明媒了,就差正娶了,这下该怎么办是好?

    因为这就是当地乡村的风俗,一当明媒了,也就是算是定下他俩的终生大事

    忽听搁在办公桌上的大哥大响了,唐逸忙是伸手拿起大哥大,接通电话:“喂!”

    “喂你个鬼呀?还喂什么喂呀?”电话那端的覃媛愤愤的言道

    听是覃媛,唐逸皱了皱眉头:“咋了?你咋这么大火气呀?赶上你月事了呀?”

    “你才月事了呢!哼,你个死王八蛋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跟你们乡政|府的陆文婷定亲了?”

    忽听覃媛问的是这事,唐逸愣了一下,然后才回道:“是呀,你咋知道了呀?”

    “好呀,你?你个死王八蛋!畜生!你不是人!”

    “我怎么你了呀?”

    “还说?你簢都做了啥,你心里不知道么?”

    唐逸这才想起来,他也破了人家覃媛的处,还睡了她好几回,这下可是闹得大发了

    想起这事来之后,唐逸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啥是好了?

    电话那端的覃媛忽听唐逸不吱声了,她更是气郁道:“死王八蛋,你倒是说话呀?”

    “嗯那个啥”唐逸吞吞吐吐的,“你叫我说啥呀?”

    “你个死王八蛋不知道说啥是吧?那好,我问你,你和陆文婷定亲了,那我呢?我,你打算怎么办?”

    唐逸实属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竟是蹦出了一句:“可以同时娶两个么?”

    “你去死吧!∑凐得覃媛‘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忽听覃媛挂了电话,唐逸愣了愣,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说错啥了么?

    一气之下,覃媛也不理智了,就给乡派出所所长张昊去了个电话

    待张昊接通电话后,听说是覃媛,他心里还乐呢,心想,呃?这怪事了哦?今日个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么?怎么她突然又想起我来了呀?

    不由得,张昊有些郁闷的心说,妈的,我追她两年了都没有追上,这会儿她怎么又想起我来了呀?

    同时,张昊心里又甚是欣喜,觉得他跟覃媛应该是有戏了?

    于是,张昊忙是笑微微的问了句:“媛呀,你啥事找我呀?”

    电话那端的覃媛气呼呼的说道:“我要报案!”

    “报案?”

    “对!”

    “怎么了?你的小卖店被人偷了呀?”

    “不是!我要告唐逸!”

    “他怎么你了呀?”

    “他强j了哦!我要告他强j!”

    张昊听着,猛地一怔:“什么?!他他他居然哼!”

    “你还哼哼啥呀?还不快去将唐逸那个死王八蛋抓起来!”

    “好!我这就去!”

    “”

    随后,张昊召集乡派出所的所有弟兄,全部出动,在张昊的带领下,一干人等得有十来个

    乡街上的街坊邻居们瞧着乡派出所的人马气势汹汹的朝乡政|府杀去了,一个个心想,他姥姥的,这是唱的哪一出呀?怎么乡派出所还跟乡政|府较上劲了呀?这是不是有热闹可看了呀?

    在张昊领着人马进了乡政|府大院的门之后,西苑乡的街坊邻居们也就跟围在了乡政|府的大院门口

    看门的王老头见得这阵势有些不太对,一时闹哄哄的,他也就忙是将大院滇濟门给关上了

    这会儿,唐逸正在乡长卢开明的办公室呢

    因为卢开明忽然回到乡政|府见得唐逸在,也就叫他去了他办公室玲濎

    说是玲濎,其实卢开明是想打听一下,问问唐逸将他交给他的那个信封交给安永年没有?

    唐逸当然说是交给了安永年÷实上,那两万来块钱,他小子给私吞了,那封检举信也在他身上藏着

    反正关于这事,卢开明也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安永年

    再说了,他作为一名乡镇干部,人家市常委书记也未必就会待见他?

    所以唐逸这小子心里也清楚,就算是卢开明吃了这哑巴亏,他本人也不知道

    唐逸个卢开明正聊得开心着呢,忽然,‘蓬!’的一声,居然有人直接踹开了卢开明办公室的门

    这气得卢开明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愤然朝门口望去:“我草!谁呀?还想不想干了呀?”

    谁料,张昊毅然的领着人马冲进了卢开明的办公室

    因为对于卢开明,张昊早就嫫透了他的底细,知道他没啥背景,只有背影,所以他张昊是不惧他的

    毕竟张昊的背后,有着自个的老爸张友平给撑腰呢

    张友平可是以前西苑乡的老乡委书记了,现在是平江县的副县长,所以张昊仗着这么一个老爸,在西苑乡混着,心里还是点儿普的

    不过,张昊冲进卢开明办公室,倒是忙说了声:“不好意思哦,卢乡长!”

    卢开明见是张昊,心里这个怒呀:“麻痹的!你还想不想干了呀?”

    张昊见得卢开明一股恼火,他又是歉意道:“卢乡长,真的不好意思!我这也是来这儿抓犯人的!”

    “我草!谁是他妈犯人了呀?”卢开明问道

    张昊忙是指了指唐逸:“他!”

    唐逸忽见张昊指了指他,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忽然站起身来,扭身面向张昊:“妈的,你说谁是犯人?老子犯啥事了?是强j你妈了,还是强j你妹了?”

    卢开明也忙是忙唐逸说话道:“对!张昊,你今日个可得说清楚了,唐逸究竟怎么了?”

    张昊愤愤的瞪着唐逸:“那,你听好了:二十分钟前,覃媛打电话到派出所报了案,说你强j了她!”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然后忽地瞪着张昊:“娘西皮的!你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他妈吃屎的呀?她说我强j了她,我就强j了她呀?我还说她污蔑了老子呢!”

    卢开明忙是替唐逸问了句:“证据呢?”

    被这么一问,张昊一时懵然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莽撞了,不该一时意气用事

    因为这没凭没据的,就凭一面之词,就想要抓人,肯定是不可取的

    再说了,张昊也知道唐逸的脾气,更知道他的厉害,若是对他来硬的,恐怕这蕚愵后还会闹得他张昊里外不是人

    就最晓华上回那事闹的,最终被唐逸给整得惨兮兮的,一共赔了**万给唐逸

    想着这面对的是唐逸这家伙,张昊这心里也是有些犯憷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91章 不了了之

    卢开明见得张昊被问懵了,愣在那儿没话了,卢开明不由得一声冷笑:“嘿!张昊呀张昊,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乡派出所所长也就是个混世魔王,无非也就是仗着你爸的那点儿威信!要是你没你爸,你芘也不是!成了,别的咱们今日个就不说了,就说说今日个这事吧,既然你说人家唐逸强j了覃媛,那么你证据呢?你总得有证据吧?没证据,你就冲来这儿抓人?你知道这是哪儿不?这儿可是西苑乡人民政|府!还有,你踹的可是我卢开明办公室的门!你真当我这个乡长是干饭的呢?我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