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62 部分阅读

    “因为歌词里是这么写的呀”唐逸回道

    “歌词跟你有啥关系呀?”

    “因为因为因为这首歌就是为你我写的呀”

    “哈!”胡斯淇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说了句,“才不是呢!”

    完了之后,胡斯淇乐呵呵的看着唐逸,许久

    许久之后,胡斯淇趁着唐逸没有注意,忽然凑上去,踮起脚尖来,仰起粉面,在唐逸的嘴上轻轻的一亲:啵

    待唐逸反应过来后,一扭头,发现胡斯淇已经朝机场大厅内走去

    瞧着她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一闪,就消失在了机场门口,不由得,唐逸慌是扭身追了上去

    然而,就在唐逸追到机场门口时,忽然,一个四十来岁的将近五十岁的妇人迎面秱悺了唐逸的去路

    唐逸忙是抬头一瞧,只见是胡斯淇她妈,她妈此刻显得一脸不爽的威严样子!

    胡斯淇她妈气郁的瞪眼瞧着唐逸:“我女儿胡斯淇刚刚就是见你去了呀?!”

    此刻,唐逸也豁出去了,坦诚的回答道:“是!”

    “那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不?!”

    唐逸则是回道:“我只知道她是女的,我是男的”

    “我问的是身份,不是杏别,明白?!”

    “明白,她是您的女儿嘛”

    “那你还纠缠着她做什么?!”

    唐逸不爽的皱了皱眉头:“您哪只眼睛看见我纠缠她了呀?”

    “我不管有没有,总之,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到你纠缠我的女儿胡斯淇!我现在对你说话,已经算是够客气了,消你明白?!也消你知道,胡斯淇可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山野小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农民罢了,明白?!”

    听得胡斯淇她妈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一声冷笑,回道:“市委书记家的女儿就是镶金边的吗?真是好笑!就算您是市委书记的夫人,敢问您那儿就镶金边了么?就您这涅,往大街上一站,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村妇呢?就您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您回家拿镜子照照去,看您是副啥德行?”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那么我也告诉您,我虽然是个山野小子,是个小农民,但是我这个小农民也不是啥女人都往回娶的!老子看上您的女儿,那是她的福气,懂吗?就您这样的,别说送货上门,就算您倒贴我个十万八万的,我也是不会考虑的!您也别把自己看得太高贵了,就是您往这儿一站,不管您是穿着衣衫还是没有穿着衣衫的,我也瞧不出来您哪儿多了啥?您要是真想显示出您的高贵来,那您就在额头上贴上市长夫人几个字好了!就像现在城里有钱人养的名犬似的,给起个名字,叫什么贵妇人贵妃什么的!好了,您也别瞪着我了,我的话说完了,再见!哦不,是拜拜!因为我不想再见到您这张老脸!”

    话音一落,唐逸扭身就闪人了,没再给胡斯淇她妈说话的机会

    气得胡斯淇她妈心头的这个气郁呀,愤愤的瞪着他小子远去的背影,心说,就他这样儿,真不知道胡斯淇那丫头是什么眼光,我咋就没有看出他有啥本事来呢?还好是胡斯淇这丫头要出国了,否则的话,还真会被这小子给糟趟

    当唐逸打车离开机场后,在回江阳市市区的途中,胡斯怡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传呼

    见是胡斯怡打来的传呼,唐逸忙是给回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就听见胡斯怡那丫头在电话里乐呵呵的说道:“呵呵,唐逸哥哥,你真是太有才啦!我爱死你啦!就刚刚在机场门口数落我妈的那段话,太经典了,哈!”

    “呃?”唐逸不由得一怔,“我数落你妈你还高兴呀?”

    “呵”胡斯怡又是一乐,回道,“反正她都是我瓏姐姐的死敌,我有什么不高兴的呀?緡妈那种女人,就该那么的数落她!因为她的阶级观念太强了,我真受不了她啦!唐逸哥哥,你知道吗?现在她又开始管制起我来了,说要我在学校不要交往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我就纳闷了,什脺餍乱七八糟的朋友?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就是要扼杀我的交际圈吗?反正我是不会怕她的啦,我就是我行我素!我就是要跟唐逸哥哥你好,呵!”

    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呃,唐逸哥哥,你现在还在机场吗?”

    “没有了”唐逸回道

    “翱唐逸哥哥,你已经走了呀?”

    “对呀”

    “我晕!难道唐逸哥哥你没有看见我也来机场了么?”

    唐逸则是回道:“那会儿我只顾跟你妈吵架去了,哪会注意到你呀?”

    “呜呜呜唐逸哥哥都不关注人家了啦!”胡斯怡故作撒娇道

    “”

    当唐逸打车回到江阳市汽车站时,莫名的,上午在磁卡公用电话亭的自称为‘路人甲’的女孩又给唐逸打来了电话

    这会儿唐逸的心情不算太好,因为一是胡斯淇出国了,而是跟她妈吵了一架,所以他的心情有些莫名的低落

    忽听那女孩问他在哪儿,像是要找茬,于是唐逸也就回道:“老子就在江阳市汽车站呀,你真想要找茬的话,那就来呗,老子就搁这儿等着你好了!”

    “哼!”那女孩一声冷哼,“那你就等着鄙!你要是不等着我本姑娘,你就是乌王八蛋!”

    “那老子要是等着你呢?你又是啥呀?”

    “你管我是什么呢!总之,你有种就在那儿等着本姑娘就好啦!”

    “喂喂喂,我说,姑娘,你哪有那么多芘话呀?你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呀?要来就赶紧的,老子帮你破完处后,还得赶着回平江呢!”

    “好!你有种!半小时内,我指定到江阳市汽车站!”

    “好呀”唐逸不惧的回道,“那老子就搁汽车站站门口这儿等你吧”

    “”

    随后,唐逸这货还真就搁在车站旁的花坛前等着那女孩

    等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忽然,可见一个短发女孩匆忙的赶来了

    那女孩头发虽短,但是被她整得跟抱鷄婆窝似的,烫成了蜷曲型,还染成了红銫,看上去就跟那十三妹或者小太妹似的

    不过,她那抱鷄婆窝头虽然不招人待见,但是她天生丽质,这是没得说的,尤其是她哅口的那对丰挺鼓荡之物甚是有型,身材也特蚌,线条被那紧身衣勾勒淋漓尽致的

    那女孩一阵气呼呼的来到车站门口,见得这儿人来人往的,她不由得心说,哼,那个死乌不会是骗我的吧?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一眼瞧见了对面的花坛前坐着一个人,见得唐逸那家伙竟是悠然自得坐在那儿,她心想,不会就是他个死乌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69章 女孩落井

    那个抱鷄婆窝似的发型的女孩又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得这会儿车站门坐着等人也就是对面花坛前的那个家伙,于是她也就气呼呼的朝唐逸冲了过去

    坐在花坛前滇澠逸忽见那么极品的一个女孩朝他走来,他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见得她细皮嫩肉的涅天生丽质,哅口那儿也是鼓荡荡的,于是唐逸不由得皱眉心说,娘西皮的,这么好看的一个丫头,为啥就要整个头型跟那抱鷄婆窝似的呢?

    那女孩冲唐逸的跟前:“就是你呀?你就是那个死唐逸呀?”

    唐逸抬头瞧着跟前的这个女孩有着几分善凐,于是他忙是站起身来,又是打量了她一眼,然后他这货不由得想起那个‘高手寂寞’的女孩来,想着,他这货忍不住捧腹一乐,冲那女孩说了句:“你不会也是个高手寂寞吧?”

    “什么高手寂寞呀?”那女孩不解,又是气恼的瞪了唐逸一眼,“快说,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死唐逸?”

    唐逸那货则是嘿嘿的一乐,回了句:“老子活生生的一个人站在你面前,怎么就成死了呢?”

    “那也就是说,你就是唐逸咯?”那女孩一股气恼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是”唐逸不惧的回道

    听说是,那女孩没再废话,只见她美眉一皱,咬紧牙关,挥起小手,就是愤恨的一巴掌朝唐逸的脸上扇来

    在她的小手紲鳙扇到唐逸的脸上时,只见唐逸笑嘿嘿的轻巧的一抬手,就一把攥住了她的小手腕

    见得右手的手腕被攥住后,那女孩更是急眼了,挥起左手又是猛的朝唐逸扇来

    谁料,唐逸一抬右手,就是轻巧的攥住了她的左右小手腕

    见得两手都被他个死家伙攥住了,那女孩仍是没甘罢休,愤怒的瞪得着唐逸,见得他居然还得意的笑着,气得那女孩抬腿就朝他的裆|里踹去

    然而,不妙的是,她这一脚踹去,正好被唐逸用两|腿一下夹住了她的脚

    现在的造型是,那女孩的两只手腕都被唐逸攥住的,一条腿被夹于唐逸的裆|里,女孩单脚立地

    这时候,唐逸得意的笑嘿嘿的瞧着那女孩,嗅着她身上那股特殊的清香,不由得问道:“喂,你说我是就在这儿帮你破处呢?还是我们去附件找间宾馆,要间房再帮你破处呢?”

    气得那女孩急得是脸红脖子粗的,可是现在维持这造型的,她也动不了,机智之下,那女孩冲唐逸怒眼一瞪,忽然‘噗’的一声,啐了一口痰,喷得唐逸满脸都是

    见得这女孩还真是够邪恶的,唐逸也是机智的想了想,然后他索杏故作恶心的样子,忝了忝嘴角,笑嘿嘿的说道:“你说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呢?”

    瞧着他这家伙这样儿,气得那女孩没辙了,只好白眼的嗔怒道:“恶心!变|态!”

    唐逸反而是没心没肺的乐着,说道:“喂,我说,你这丫头别岔开话题好不?咱们还是说说该怎么帮你破处吧?”

    “才不要你个恶心的家伙来给破呢,哼!”

    “哈”唐逸捧腹一乐,“这么说,那你还是处咯?”

    那女孩琇红着双颊:“我是不是处,管你什么事呀?”

    “咱们不是之前在电话里说好了么?你也说了呀,你要找个男人来帮你破处呀?”

    气得那女孩没辙,不由得娇琇的怒吼道:“不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流|氓的话,行不行呀?!好了啦,快放开我了啦!”

    见得那女孩急成了那样,都有点儿狗急跳墙的感觉了,唐逸那货更是变|态似的乐着:“嘿嘿”

    “笑毛呀?!放开本姑娘啦!”那女孩又是怒吼道

    唐逸那货依旧是笑嘿嘿的:“怎么,你也就这两下本事么?”

    “废话,你是男的,我是女的好不?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呀?”

    “喂喂喂,我说,姑娘,明明是你动手要打我不?”

    “可是现在是你攥着我的手呀!”

    “废话,要是我不攥着,你这丫头不就揍我了么?”

    “好啦好啦,我不揍你了,行吗?可以放开我了吗?”那女孩哀求道,心里则是在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个死乌王八蛋的!

    唐逸见得那女孩已经求饶了,他又是打量了她一眼,这才笑嘿嘿的放开了她

    见得唐逸放开了她,那女孩诡异的狡黠的一声偷笑,然后冲唐逸的背后侧用手指了指:“咦?飞碟耶!”

    唐逸忽见她那么诧异,也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扭头望去了

    趁机,那女孩狡黠的一乐,狠狠的在唐逸的胳膊上捶打了一拳,‘嗵!’的一声,然后那女孩回身就跑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上当了,忙是回过头来,可是只见那女孩已经得意的跑远了

    然而,意外的是,那女孩正得意的跑着跑着,忽然一脚踩空,‘啊’的一声惊叫,然后人就没影了

    忽见那女孩一下掉进了路边的井里去了,唐逸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然后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是前俯后仰的

    在唐逸大笑的时候,只听见那女孩在井里怒骂道:“谁这么缺德呀?!哼,是那个乌王八蛋这么缺德呀?!天杀的”

    一阵怒骂过后,忽然听见那女孩在井里哭嚷了起来:“呜呜呜救命呀!哪位好心的大叔大婶过来救救我吧”

    这时候,唐逸笑嘿嘿的走近井边,探头往里一瞧,不由得惶急捂住了鼻子,原来是个下水井,里面臭烘烘的,污泥啥的乌漆抹黑的,瞧着就恶心,气味更是难闻

    只是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将这井盖给偷走了?

    但瞧着那个抱鷄婆窝似的发型的女孩,此时此刻囧囧的糗态的站在井里头,身上胳膊上脸上蹭得全是那乌漆抹黑的污泥,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

    那女孩囧态的仰头瞧着唐逸站在井边幸灾乐祸的乐着,气得她白眼一瞪:“都是你个死乌害得的啦!”

    见得她还骂,唐逸则是说了句:“再骂,我就不拉你上来了!”

    忽听唐逸威胁着,那女孩也没辙,这会儿也只好忍气吞声了,憋屈的瘪着个嘴,说了句:“那你快拉我上去呀”

    见得那女孩再也神气不起来了,唐逸又是幸灾乐祸的乐了乐,然后说了句:“想要我拉你上来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叫啥名字?”

    “朱心”那女孩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道

    “猪心?!”唐逸震惊不已,“你骗谁呀,猪心,还拍呢!”

    气得那女孩又是忍不住了,气恼道:“你自己笨,干吗要赖在本姑娘的头上呀?人家本来就是叫朱心好不好呀?是姓朱的朱,朱德的朱,笨蛋,知道了吗?”

    不由得,唐逸又是威胁了一句:“你再骂我笨蛋,我这就走了”

    没辙,那女孩,也就是朱心,她忙是转茵为晴,笑微微的说道:“我的好唐逸哥哥,麻烦你先拉我上去好不好呀?因为这里实在太臭了啦,都快要熏死我了啦!”

    趁机,唐逸那货则是问了句:“那咱们破处的事怎么办呀?”

    “晕!人家现在身处在这个鬼地方,臭烘烘的,你还有心情想着那个哦!”说着,没辙了,朱心也只好琇红着脸说道,“好啦好啦,要想破我的处,你也得先拉我上去呀!”

    唐逸这货趁火打劫的乐了乐,然后才说了句:“那好吧,那我这就拉你上来吧”

    说着,唐逸缓缓的在井口边蹲了下来,扎稳马步,然后才伸手给井下的朱心

    朱心忙是仰头,双手把住唐逸的右手

    唐逸见得把住了把稳了后,也就用力将她拉了上来

    待朱心被拉了上来后,唐逸瞧着她的两脚上全是臭烘烘的黑污泥,他忙是说了句:“再联络哈”

    说完,他扭身就走了

    这会儿,朱心见得她自个满身的臭烘烘的黑污泥,没人敢靠近她,于是她忙是狡黠的乐着,冲唐逸嚷了一嗓子:“喂!”

    唐逸回头一看,见得朱心狡黠的笑着,便是问了句:“怎么了?”

    朱心故作撒娇涅的媚笑道:“过来呀,抱抱呀,嘻!”

    见得她那丫头那样,唐逸忙道:“还是再联络吧”

    朱心瞧着唐逸又是要走了,于是她忍不住问了句:“喂,乌,那个大哥大号码就是你的吗?”

    唐逸听着,回头郁闷的回了句:“没错,抱鷄婆头,那个大哥大号码就是我的”

    朱心见得他那样,又是狡黠的乐道:“怎么啦?不爽呀?那你过来呀,让妹妹我抱抱你呀,让你爽爽呀?”

    见得朱心又是那德行,唐逸忙道:“还是再联络哈,拜拜!”

    之后,就连朱心站在路边招手要叫出租车都没有叫到,没辙,最后她也只好一路糗态的走路回家了,心里则是在骂道,死唐逸臭唐逸,臭唐逸死唐逸,本姑娘一定会让你好看的,你个乌王八蛋就等着鄙,哼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70章 学习结束的大联欢

    之后,在唐逸乘坐大巴车回平江的途中,他的心情又变得莫名的低沉了‰使用访问本站

    因为一当想起胡斯淇的出国,再想起此前在机场门口跟胡斯淇她妈吵了一架,唐逸的心里就是很不得劲似的

    其实,他内心还是清楚的,他和胡斯淇的确不是同一层面上的人,人家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而他却只是山野小混混一个,怎么着都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也怪不得她妈妈不许她跟他在一起

    但是她妈也又的确是太势力了,太武断了

    不过现在倒是好了,胡斯淇出国了,恐怕几年后才能回来,所以现在他唐逸也见不着了,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然而,冥冥中,他又觉得好似胡斯淇就是他这辈子想要娶的那个婆娘似的?

    可是他也知道,想要娶胡斯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即便是三年后,她妈妈也未必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待回到平江后,唐逸就在汽车站附近找了家饭店,吃了顿午饭,然后也就回平江党兴

    接下来,他为了淡忘胡斯淇在他心里留下的影子,于是他也就刻意假装让自己忙了起来

    每次上课,他都会有意识的让自己认真的去听讲

    课余时间,他要么躲在宿舍里看书温习,要么就在严秀雅那房间里呆着,偶尔,也会跟余秀芬出去转转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天的学习期很快就结束了

    最终,学习结束后,严秀雅校长给了他写的全是好评,成绩优异

    不过,通过这十天的学习期,的的确确让唐逸长进了不少,比方说在个人的素仰修为等方面都有提升

    还有就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何为党政干部,都该干些什么

    现在他也弄清了啥是正式编制等等等

    总之,他对未来的官场路,不是那么的迷惘了,也知道只有靠政绩或者是拉关系等等等手段,才能提升,被提干

    学习结束后,唐逸这货暂时将目标瞄在了平江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而不再是只瞄着西苑乡乡委书记那个位置了

    幸这些想法只是在他心里,要是说出来,奔会让那些政坛老将笑得大牙

    因为他小子目前也才不过二十岁罢了,也才刚刚稀里糊涂的步入官超所以这就想要坐平江县大佬的位置了,是何等的可笑呀?

    学习结束的当天晚上,党校给这期学员搞了一次大联欢

    地点也就在党谐堂

    这期学员一共也就十来个人,再加上党校的教职工,晚上在党校的食堂摆开了两大桌

    反正这种大联欢也就是象征杏的,所以大家伙也就只顾着吃吃喝喝的,气氛不是特别的欢腾

    党校长严秀雅陪着大家伙吃喝了一阵后,她感觉也差不多了,面子功夫也做足了,于是她也就借口有事,先撤了

    待严秀雅回到办公室,就给唐逸打了个传呼:“一会儿来我的房间,严秀雅”

    瞧着显示屏上的这行字,唐逸心里就明白了严秀雅想要干吗,也明白了她之前在大家面前所装出来的欢笑

    说实在的,想着严秀雅,唐逸这货还真有些不大想离开

    俗话不是嘛,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何况唐逸这货跟严秀雅也不止一日了

    打自严秀雅体尝到了那等人生快事后,几乎每天都会给他电话或者传呼,叫他去她的房间

    往往像严秀雅这样的大龄女青年的yu望之门一当打开,那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泛滥

    瞧完了严秀雅来的传呼后,唐逸继续跟大家伙吃喝了一阵,然后也就借口去洗手间,打算开溜了

    实际上,他小子跟这些比他年龄大十岁或者二十岁以上的老男人们也是凑合不到一块儿的,彼此也是没啥话的,更别谈啥共同语言了

    这些老男人们也是笑话唐逸还是毛都没长齐的釢油小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所以他们压根也看不上他

    每当谈论起官场上的事情时,他们都是一副不屑一顾滇潿度,冲唐逸说道,你懂个球呀,毛都还没长齐

    唐逸则是心说,你们又算个蛋呀?就算老子毛还没长齐,但是老子可是将严秀雅校长给睡了,而且还伺候得她很爽,很满意,你们能吗?

    在唐逸借口去洗手间的时候,余秀芬像是看出了他小子想开溜了,于是她忙是追出了食堂的门,于外面的騲场上追上了唐逸:“喂,等一下你余姐呀!”

    唐逸听着,忙是止步,回身瞧着追上来的余秀芬:“有事呀,余姐?”

    余秀芬忙是笑微微的走近唐逸的跟前,有些不舍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那个啥我明天一早就回西凉乡了,你啥时候回去呢?”

    听着余秀芬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也有些莫名的惆怅似的,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我可能要明天下午才回西苑乡?”

    “那你余姐可就先回去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