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57 部分阅读

    趁机,严秀雅训斥道:“现在你知道失敬了呀?真不知道你这位乡干部是怎么当的?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找人问事,不说先称呼同志,但你起码也得说个‘请’吧?有你这样的乡干部,估计你们西苑乡也好不到哪儿去?”

    忽见严秀雅校长如此严厉的训斥,简直就是打击报复,唐逸忙是囧笑道:“我说,严校长,咱们党组织的人员不都说宽宏大量么?怎么您就这么小肚鷄肠呢?刚刚那样问话,是我的不对,但是咱们乡村里头说话都是那样直来直去的,习惯了,所以还望严校长您多多海涵哈!”

    这番话说完后,还没等严秀雅说啥,唐逸他自个就小有得意的心说,呃?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自学过后,就是有点儿效果哦,没想到我唐逸也能说出这等高水准的话来,嘿嘿

    不过,唐逸这话确实是说得严秀雅一愣一愣的,一时都语噎了,没辙,最后,严秀雅也只好白眼一瞪,说了句:“成了,跟我上楼吧”

    在跟着严秀雅上楼的时候,唐逸不由得心想,他姥姥的,这党校怎么还整个女人当校长呀?这岂不是茵盛阳衰么?妈的,何止我们这些党干部都跟在女人底下混么

    再说了,就这校长长得这么漂亮,就她讲课,谁还会认真听呀,不都盯着她看了呀?

    不过嘛

    唐逸又是心想,娘西皮的,弄个这么美的女人当校长也好,至少老子在党锈十来天不会那么闷,嘿嘿

    待严秀雅领着唐逸到了她办公室,就冲唐逸来了个下马威:“记赚你在党效习期间,最终的综合成绩还得由我来给你评定的,所以你最好表现好一点儿,老实一点儿!否则的话,我就会在你最终的综合评定书写上你什么都不合格,不予以此次结业,明白?”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57章 胡斯淇忽来的电话

    由于头天是各乡镇推举这次来党效习的乡干部们的报到时间,所以上午也就没有开课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唐逸被安排进临时的宿舍后,见得上午没课,所以他小子也就跑出去玩去了

    反正下午要两点半才开课,所以唐逸这小子也就觉得时间有富裕,便给刘晓静打了个传呼

    待刘晓静给回过电话来,唐逸便是问她有没有时间,约她中午一起吃饭

    刘晓静这会儿在上班,也没有说太多,就说中午十二点半在留园小吃街见

    跟刘晓静约定后,唐逸也就下意识的朝留园小吃街那方溜达去了

    正在他在街道上百无聊赖的溜达着时,忽然,意外的,胡斯淇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胡斯淇莫名的问了句:“你有时间吗?”

    唐逸皱眉一怔:“你有事找我呀?”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我天要出国留学了”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唐逸皱眉怔了怔,心想,娘西皮的,这婆娘究竟啥意思嘛?要不好久不跟老子联系,像是从此她就在地球上消失了似的,忽然来一个电话,就跟老子说,她要出国了,究竟啥个鸟意思嘛

    由此,他不由得又回想起了上回在江阳市的时候,被胡斯怡安排他们俩见面的那一次的事情来

    想着这些事情,唐逸不由得心说,他姥姥的,你这婆娘要是不喜欢老子的话,就别来sao扰老子早已平静的心成不?触动了老子的心弦,你这婆娘又忽然一蟼愑跑得没影了,这岂不是折腾老子么?有你这么玩的么?简直就他妈不按照套路来,郁闷!要么你这婆娘就直直白白的跟老子说,说你喜欢老子,只是你妈不同意而已,要么你这婆娘干脆从老子的视野消失算球了呗?老子只是个小农民,没有那么多心思跟你玩你认为的罗曼蒂克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得唐逸许久无话,她不由得言道:“唐逸,你在听吗?”

    “在”唐逸忙是回道,“我听清了,你说你要出国了嘛,那你就出国呗”

    “可是”电话那端的胡斯淇不由得有些伤神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国吗?”

    “你啥也没有跟我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唐逸有些气恼的回道

    “难道我妹妹她没有告诉你吗?”

    “她只跟我说,你妈不许你簢在一起”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我也知道,你妈肯定是不会准许你跟我在一起的因为我是小农民嘛,你可是江阳市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你妈又怎么会准许你簢在一起呢?所以你要出国就出国吧,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再说,我现在过得很好”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着,伤神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娇柔的低声道:“那如果我说要你等我三年,你会等吗?”

    唐逸张嘴就回了句:“会呀”

    “真的?”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欢喜道

    “真的”

    “为什么呢?”

    唐逸回道:“因为我今年才20岁,咱们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男的是22岁,所以我现在也不能结婚不是么?所以我也只能等到满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再说咯”

    “∑凐得电话那端的胡斯淇一阵语噎,然后‘啪’的一声就撂断了电话,暗自嗔怒的骂道,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回答我呢?你就不能说是你喜欢我,所以不论等我多久都愿意吗?该死滇澠逸,万恶滇澠逸,你就是死混蛋!大混蛋!臭混蛋

    听得胡斯淇突然‘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唐逸不由得郁闷的怔了怔,心说,我草,这又是啥意思呀?‘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啥意思嘛?唉,老子真是搞不懂这婆娘,挂就挂了吧,反正老子也知道睡不上你这位千金大小姐,更别说娶你过门了

    中午十二点半,刘晓静准时来到了留园小吃街,直接给唐逸的大哥大去了个电话,说她在那个什么麻辣烫店门口

    于是唐逸朝那方找去了

    待刘晓静扭头瞧着唐逸沿着街道一路走来时,她忙是欢喜不已的冲唐逸招了招手:“喂!唐逸,这儿!”

    听声音,唐逸扭头望来,见得是刘晓静,他欢喜一乐:“嘿”

    瞧着唐逸那家伙笑嘿嘿的走近时,刘晓静就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又来平江了呀?”

    “学习呀”唐逸欢喜的回道,“这次我要在平江党效习十天,这十天我都要呆在平江”

    “真的?”刘晓静不由得欢喜道

    “真的”

    “嘻”刘晓静开心的一笑,“那我晚上就可以找你玩了,哈!”

    见得刘晓静那般的欢喜,唐逸也是开心的乐了乐,暗自心说,还是刘晓静这样的婆娘好,直来直去的,没有那么多心眼,虽然没有胡斯淇那婆娘漂亮,但是她也不丑呀,就她站在这大街上,老子刚刚也发现有好多男的瞧着她时都是眼睛放蓝光的呀

    刘晓静见得唐逸在傻乐着,于是她忙是微笑道:“好啦,我们赶紧去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因为我下午还要赶回去上班啦”

    “”

    于是,唐逸也就和刘晓静随便找了个麻辣烫店,吃了顿午饭

    午饭后,由于刘晓静要着急赶回去上班,唐逸也得回党校开课,所以也就散了

    临别前,刘晓静说晚上找他玩,可是唐逸说今晚上可能不成,到时候可能那个江夏集团的董事长江岩会找他?

    于是,刘晓静也说那就等晚上再电话联系

    瞧着刘晓静走了后,唐逸也就扭身朝留园小吃街的公交车站走去了

    因为这会儿步行回党校恐怕赶不上时间了,所以他也就打算坐公交车回去

    然而就在唐逸刚走到公交站,忽然,莫名的,胡斯淇又给他来电话了

    唐逸接通电话后,听又是胡斯淇,于是他便是问了句:“之前的那个电话怎么突然断线了呀?”

    不问还好,这一问,气得胡斯淇嗔怒的回了句:“断你个头!”

    “呃?”唐逸猛的一怔,“怎么你突然变得娇蛮了呀?”

    “不行吗?”

    “行当然行”唐逸回道,“反正你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所以就算不行也得行咯”

    “我没有心情跟你斗嘴!”说着,胡斯淇话锋一转,问了句,“你今天下午能来一趟江阳市吗?”

    “翱!”唐逸猛然一怔,心说,我草,这不是玩老子么?之前那么长时间,也不见你个小婆娘的约老子去江阳市,可偏偏赶在老子今天头天来平江党效习,你要老子去一趟江阳市,这不是非得让老子头天就缺课么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得唐逸那么反应,于是她伤神的愣了愣眼神,忙是说道:“你要是来不了,就算了吧反正我就是想在出国前见你一面”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紧绷头皮皱了皱眉头,然后豁出去的说了句:“好吧,那我这就去江阳市吧”

    “”

    待电话一挂,唐逸打车就奔平江汽车站而去了

    偏偏赶巧似的,这会儿还遇上了一位宰客的黑的哥,在平江汽车站前缓缓的停稳车后,那的哥扭头就冲唐逸说了句:“两百,谢谢!”

    唐逸这小子天生就不是那二百五,听得那的哥这么的说,气得他张嘴就说了句:“麻痹的,要不要老子再加五十凑个傻数呀?”

    那的哥忽听话音不对,立马就虚张声势的瞪眼瞧着唐逸:“你什么意思呀?!”

    “草,麻痹的,老子还没问你啥意思呢?”

    “打车就得给钱,明白?!”

    “我草你姥姥的,你是不是看老子是农村人头一回打的呀?宰客也不带你这么宰的吧?从留园小吃街到平江汽车站,顶多也就二十块,你却他妈张嘴就是二百,老子看你长得倒像是二百五!”

    那的哥见得唐逸在语言上还挺硬气的,于是他再度虚张声势,怒眼瞪着唐逸:“也就是说,你不给咯?!”

    唐逸懒得跟他废话了,掏出钱包来,从中取出二十元来,甩给了那的哥,然后推门就下车了

    忽见是这情况,那的哥眼疾手快推门下车:“你还想跑怎么地?!”

    唐逸回头回道:“麻痹的,这会儿老子赶时间,没功夫跟你废话!但是你最好别惹毛了老子!”

    可是那的哥不听劝,一个箭步追上前去,一把拽住唐逸的胳膊

    见他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唐逸忽的一晃胳膊,甩开那的哥的手,扭身过来,一个弓步上前,一拳就将那的哥掀翻在地

    然后,唐逸扭头瞧着一旁的花坛里有块砖头在那儿,于是他直奔过去,伸手抄起那块砖头,回身走到车前,就是直接朝车挡风钵砸去

    ‘蓬!’

    一声巨响过后,便是一阵稀里哗啦的碎钵声

    唐逸还未罢休,又是朝车窗上狠踹了几脚,将车窗的钵也踹得稀巴烂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58章 我又不是神仙

    那的哥从地上爬起身后,忽见车子的前后钵和车窗钵都被唐逸砸得个稀巴烂了,他这个心痛呀,呆呆站在那儿是崳哭无泪的

    砸爽了后,唐逸扭身朝那的哥走过去,将两张辟元大钞甩在那的哥的脸上:“拿去卖药去!”

    完了之后,唐逸扭身就朝汽车站内走去了‰记住本站的网址:

    当的哥愣过神来,一回头,只见唐逸已经没影了,早就消失于了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此时此刻,那的哥心里的这个郁闷呀,蹲下去,拾起地上那两百元,暗自苦闷道,麻痹的,就光换块挡风钵两百块都不够呀,这我草,这小子也太狠了点儿吧?回头不要在平江被老子碰见,否则的话,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心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那的哥想着这车前前后后的钵还有车窗钵都被砸了,就光重新换上这些钵就得一两千以上,他心里这个后悔呀,心说,妈的,看来这年头不好混呀,作为的哥我他妈容易吗?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他妈一个月才赚两三千而已,想要宰个客,车钵还他妈全被砸了,这回老子算是赔得个老b朝天了呀,看来这以后还真他妈不能乱宰客了呀

    唐逸进了车站,惶急去售票处买了张去江阳市的车票后,就忙是去检票上车了

    待上了去往江阳市的大巴车后,在座位前坐好,他总算喘口气了

    待喘匀气后,唐逸忙是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才一点多钟,于是他心想,到江阳市也就一个小时,那么去江阳市见胡斯淇一面,再往回返,估计下午四点钟就能返回平江,那么还能赶去党校听上一节课

    毕竟这天是头天来党效习,这个很重要,再说,他一来党校就给严秀雅校长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要是真惹急了严秀雅校长,不予以他这期结业的话,那么就麻烦了

    想着这些,唐逸忙是掏出大哥大来,给胡斯淇打去了一个传呼

    待胡斯淇给他回过电话来,他慌是告诉胡斯淇,要她江阳市汽车站等着他,他只能见她一面,就得着急返回平江了

    由于着急,所以唐逸也就没有于电话向胡斯淇解蕠啥要着急返回平江了

    大约四十来分钟后,坐在大巴车上滇澠逸眼瞧着就快抵达江阳市了,忽然,平江党校长严秀雅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严秀雅就很严厉在电话里质问了一句:“你知道下午两点半开课吗?!”

    忽听严秀雅如此严厉的质问道,吓得唐逸浑身一颤,然后忙是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灵机一动,慌是言道:“那个啥严校长呀,我知道是下午两点半开课,但是我头一次来平江,所以很激动,就趁机出来转转,可是我现在居然迷路了,回不了党兴”

    气得严秀雅也只好言道:“乡干部就是乡干部,典型的土包子,来个平江你至于那么激动吗?又不是到北京,真是的!那个什么你说说吧,你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吧,我开车过去接你吧!”

    “翱”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又忙是机灵道,“那个啥严校长呀,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但是我刚刚问了一下,他们告诉我,顺着这条道就能到平江党兴,所以严校长,还是不劳驾您了吧,我自己走回去吧”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闷闷的想了想,然后言道:“那成吧,先这样吧!不过,你最好是快点儿回来!”

    “好好好!严校长,我一定尽快!”

    于是,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也就气恼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严秀雅挂断了电话后,唐逸暗自一喜,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还是蛮有天赋的嘛,嘿嘿

    一会儿,当唐逸抵达江阳市,在江阳汽车站下车后,就只见胡斯淇早已在一旁等着了

    瞧着胡斯淇默默的站在那旁等着,唐逸不由得竟是愣了一下,呆愣的望着那旁的胡斯淇,像是有点儿琇于靠近似的

    胡斯淇默默的站在那旁的小卖店前,一直愣着神,所以她还没发觉唐逸已经下车来了,她依旧就那样的默默的低头瞧着跟前的地面,像是在辨认地上那块儿的纸片究竟是钱还是纸似的

    唐逸平息了自个的复杂心情后,然后也就尽量笑微微的迈步朝胡斯淇走去了

    待胡斯淇感觉到有人朝她正面走来时,她不由得缓缓滇潷起头来,见是唐逸,她的心砰然一跳,然而她又尽量装作淡定的瞧着唐逸,也不说话

    唐逸见得她那样,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他嘿嘿的一笑,说了句:“你怎么不说话呀,胡老师?”

    胡斯淇继续愣愣的看了看唐逸,然后莫名的说了句:“我就是想看看你”

    唐逸感觉莫名其妙的,便是闷闷的说了句:“我有啥好看的呀?”

    胡斯淇听着,又是定睛的看了看他,然后答非所问的回了句:“你还要着急赶回平江有什么事情呀?”

    “今天是我头天到平江党校报到学习,下午还有课呢”唐逸回道

    胡斯淇猛的一怔:“什么?你到平江党效习?”

    “嗯”唐逸点了点头

    “你当干部了?”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什么干部呀?”

    “肯定跟你老爸是没法比了”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呀?好像我爸跟你有仇似的?”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声冷笑,然后言道:“你说你想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么?”

    “当然不是”胡斯淇有些生闷气的回道,“我只是想在出国前,看看你的样子,然后好记住你的样子”

    “你”唐逸不由得看了看她,“为啥就要记住我的样子呢?”

    胡斯淇终于忍不住气鼓鼓的白了他一眼:“你要是不明白就算了吧!”

    说着,胡斯淇将一张车票递给了他:“给!你要着急回去,那你这就回去吧,车票我已经帮你买好了,你赶紧上车吧!”

    唐逸不由得愣愣的瞧着胡斯淇手头的车票,竟是说了句:“不会是过期的吧?”

    气得胡斯淇拿着手头的车票就甩在了他的脸上:“你去死吧!”

    随即只见胡斯淇扭身就走了

    唐逸怔怔的愣着眼神,心说,我草,这又是啥意思呀?这婆娘咋还脾气越来越大了呀?

    胡斯淇走远了几步后,回头瞧着唐逸那家伙竟是没有跑去追她,只见她被气得眼泪就下来了,万般气恼的怒道:“这是本姑娘最后一次见你!以后,我出国后,再也不会回来了!祝你好运!死混蛋!”

    恼怒的说完后,只见胡斯淇扭身就跑了

    这会儿就算是唐逸想去追都追不上了,因为胡斯淇一闪身就消失于了人群当中

    唐逸继续愣了愣神之后,然后他这货居然还有心情缓缓的弯下腰去,拾起了地上的那张车票来看了看,见是今天下午的回平江的车票,他这货还有心情心说了一句,呃,是今天的呀,不是过期的呀?

    完了之后,他抬头瞧着胡斯淇跑远的方向,不解的皱眉心想,娘西皮的,也不知道这婆娘究竟啥意思?无缘无故的,她冲老子发啥火呀?她也没有说她喜欢我,我怎么会知道呢?以为老子是神仙呀,真是的

    想着想着,唐逸也懒得去想了,便是心说,得,老子还是赶紧坐车回平江吧

    待唐逸乘坐上返回平江的大巴车后,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忽然,胡斯怡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胡斯怡就是一阵怒骂:“你是真笨还是假笨呀?见过笨的,但我也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真是笨得跟猪似的!哼,下回我跟你没完!你居然把我姐姐气成那样,你真行!就算你是头笨猪,那你也该看出来了,我姐姐是因为喜欢你,才决定在出国前见你一面的,可是你这头笨猪居然把我姐姐给气哭了,哼!”

    唐逸听着,心里还窝着火呢,忙是回道:“她又没有告诉我,她喜欢我,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神仙!”

    “说你笨得跟猪似的,你还真喘上了呀?你就是天底蟼愵大最大的笨蛋!”

    “喂喂喂,我说,你别只顾着骂我成不?”

    “骂你?我还想揍你呢!哼,我姐姐从来就没有那样伤心的哭过,可是你居然把她给气得哭成了那样,算你狠!我告诉你,关于这事,我会跟你没完的!”

    然而唐逸这货竟是回道:“反正已经那样了,爱咋咋地”

    “哼!你!我滇濎呐!你还真是个万恶滇澠逸哥哥该死滇澠逸哥哥天杀滇澠逸哥哥!”

    “拜托,你姐姐从来都没有说她喜欢我不好呀?她突然跑来冲我撒气,我怎么会晓得呢?”

    “要是她不喜欢的话,会冲你撒气吗?她怎么不冲别的男孩子撒气呀?笨猪!”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59章 惹急了严校长

    之后,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就赶忙给胡斯淇打了个传呼,可是胡斯淇没回他电话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待回到平江后,他又给胡斯淇打了个传呼,胡斯淇仍是没有回他电话

    为此,唐逸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回想着此前在江阳市汽车站的见面,他不由得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去追胡斯淇

    待回到平江党校后,唐逸的心依旧沉浸在此前跟胡斯淇在江阳市汽车站见面的情形当中,他一直在想,要是之前冲胡斯淇追上去了,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不是现在这等后悔的心境

    虽然他回到党校赶上了这天的最后一节课,但是坐在课堂上的他压根就没有心情听讲,根本就不知道都讲了什么?

    这事情总是这样,人生就好像被早已导演好的一幕大戏似的,赶巧似的,这天的最后一节课的主讲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