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56 部分阅读

    李振瞧着陆文婷,忙是机灵的问了句:“对了,唐主任在吗?”

    “在”陆文婷极为琇涩的小声的回了句,然后就从门的一侧溜身出了办公室

    刘浩着唐逸坐在办公桌前,忙是笑嘿嘿的说道:“唐主任,你今天高升了,是不是该嘿嘿表示表示呢?”

    “对对对!”李振趁机忙道,“唐主任,今晚上你是不是该嘿嘿”

    唐逸听着,瞧着他俩,便是回道:“我草,瞧你们俩那样儿,不就是请吃饭么?多大点儿芘事呀?成了,今晚上老规矩,一锅鲜摆一桌!”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李振忙是笑嘿嘿的走进了办公室,冲唐逸的办公桌前走去了

    刘海也忙是跟上了

    他们两銫货到了唐逸的办公桌前,刘海回头看了看门口,见得陆文婷早已不在了,于是他忙是正转头来,笑嘿嘿的冲唐逸问了句:“唐主任,你刚刚在办公室不会和陆文婷那个啥了吧?”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然后故作正经道:“刘颔志,你说啥呢?刚刚我可是跟陆文婷同志在办公室探讨工作,明白?”

    见得唐逸那样,李振忙是笑嘿嘿的问了句:“那,唐主任,探讨的怎样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刘海那货忙道:“唐主任,刚刚我们在门口可是听见你吹响了成功的号角哦!”

    “我草!”唐逸急忙道,“原来你们这两銫货一直在门口偷听动静来着是吧?”

    李振乐嘿嘿的言道:“唐主任,你还是快跟我们俩分享一些成功的喜悦吧”

    唐逸故作涅的看了看他俩,回道:“这是工作上的秘密,你们俩就别问了吧”

    “”

    这晚,在一锅鲜,陆文婷和唐逸李振刘海他们三个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一回想起下午在唐逸办公室他做的那事,她的两颊就莫名的琇红了

    不过,唐逸那货心里则是美滋滋的,心说,娘西皮的,原来自个用一个办公室就是方便呀,好处多多呀,没想到在办公室做那事的滋味还真是蛮奇妙的,嘿嘿

    刘海一直在偷偷的瞄着陆文婷,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心说,妈的,老子追你这婆娘时,怎么追你都不答应,当时老子还以为你这婆娘有多正经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你这婆娘也是烂货一个,被人家唐逸在办公室就给草了,真是贱呀,太贱了呀,想想,我刘海都觉得恶心人

    李振也一直是闷闷不乐的,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陆文婷原本也不属于谁的,谁有本事谁就上呗,想通这个问题后,李振心里也就豁然开朗了

    这晚,陆文婷一直琇于看李振和刘海,只是偶尔会偷偷的瞟唐逸一眼,暗自心说,你个死流|氓,害死人家了啦,哼,下午在你办公室你做那事的时候,指定被李振和刘旱看到了,真是琇死个人哒,哼,下回说什么,我也不会在办公室你做那事了啦

    唐逸总觉得这晚的气氛不大对劲似的,好似很沉闷,于是他忙是端起了酒杯来:“来来来,喝酒!”

    李振忙是响应号叫的端起酒杯来:“喝酒喝酒!”

    刘海继续愣了一会儿,然后忽然亢奋的端起酒杯来:“来,喝酒吧,干了哈!”

    还没等碰杯,刘涸个一仰脖子,就是咕咚一声,一口干了杯中酒

    李振瞧着,心说,我草,刘衡货是不是发疯了呀?是不是想借酒消愁呀?妈的,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至于这样么?再说了,女人这东西本来就是谁有本事谁就上呗,你刘海就算是把胃喝穿孔,她陆文婷若是不愿意被你上,她也是死活不会妥|裤子的呀,真是的!

    李振正想着,刘海又是自个倒满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又是一口闷酒

    唐逸瞧着,见得刘海那货这晚有些反常,于是他不由得问了句:“我草,刘衡是怎么了呀?”

    刘海有几分醉意的一声苦笑,回了句:“我没事”

    李振忙是说道:“唐主任,别管他那货,他就那样,时不时的会发发疯”

    其实唐逸心里明白是因为陆文婷,所以他有些囧銫的一笑,说道:“都是哥们,有啥不痛快的就说出来呗,有啥大不了的呀?”

    与此同时,唐逸这货心里则是在想,反正陆文婷也被老子给破处了,你刘海要是不嫌弃的话,老子就帮你撮合撮合吧,要是嫌弃的话,那就没辙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55章 匿名传呼

    这晚,最后,刘海果然是自个将自个给喝倒了,李振心里明白,也就是因为陆文婷,刘耗里感觉憋闷,所以他自己将自己放倒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没辙,毕竟是好哥们,所以李振也只好背着刘海那货回了宿舍

    等李振背着刘海回去后,唐逸和陆文婷也往回走了

    回到宿舍,陆文婷也懒得回她自己的房间了,直接就跟着唐逸去了他的房间

    女孩子嘛,都这样,一定被男人给拿下了,她就是缠着不放,恨不得连上个厕所都一块儿

    唐逸这货反正也是不怎么想事,既然陆文婷要这样黏着他,那么他也就只好睡睡再说咯

    第二天早上上班后,唐逸还没去找卢开明乡长要钱,卢开明乡长就自个主动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说了句:“小唐呀,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

    待唐逸到了卢开明乡长的办公室,只见卢开明就将一个牛皮纸信封顺着膘公桌推到了唐逸的跟前,并且微笑道:“小唐呀,这里应该够你去江阳市的路费了你可得记得哦,在你安伯面前替我说上几句好话哦”

    唐逸瞧着那个牛皮纸信封鼓鼓的,里面不说一万,至少也有八千,于是他小子暗自偷笑不止,然后却是故作涅的冲卢开明说道:“卢乡长呀,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哦,这事情我一定会替你办的,但是结果如何我可就不敢担彼哦我想卢乡长您也知道,毕竟市常委书记是我安伯,不是我唐逸,所以我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将事情办得啥程度”

    卢开明听着,忙是微笑道:“没事只要你小子替我在你安伯面前说好话了就成”

    “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成了”

    “那”唐逸瞧了瞧办公桌上的那个牛皮纸信封,“这路费我可就收下了哦?”

    卢开明忙是微笑道:“收下吧!”

    于是,唐逸也就伸手拿起了那个牛皮纸信封来,暗自心说,妈的,这可是你卢开明这狗东西自愿给老子的钱哦,可不是老子打劫你的哦,嘿嘿

    一会儿,待唐逸从卢开明的办公室出来后,他小子忙是乐嘿嘿的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关上门,忙是将信封里的百元大钞拿出来点了点

    待点完过后,他小子不由得乐道:“嘿看来卢开明这狗东西还蛮讲究的嘛,居然凑了这么一个吉利的数字八千八百八十八!这不就是发发发发的意思么?哈”

    不由得,唐逸这小子又是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送礼也是蛮讲究的嘛,算是老子学了一招,嘿嘿

    这天上午,李爱民偷偷的跑去了乡中学找杜薇老师去了,主要是想问问杜薇老师,看她是不是跟唐逸有那个什么关系?

    尽管他在心里想明白了,不打算找唐逸的麻烦了,但是忽然想起那事来,他心里还是觉得蛮不得劲的似的

    这会儿,唐逸那小子没啥事干了,也就呆在办公室默默的看书

    这段时间,他打算好好的研读研读安永年送他的那两本书

    唐逸这小子也不傻,也知道想要在官场上好好的混下去,没有学识和见地是不成的,所以目前对于他来说,学习是首位

    整个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度过了

    待到唐逸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忽然,他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靠,又会是哪个小婆娘洋得想找老子睡她呀?

    待他掏出BP机一看,只见屏幕显示着:“小子,你的末日到了!”

    瞧着就这么一行字,唐逸皱眉一怔,气就不打一处来了,心说,麻痹的,这是谁呀?有种你就留个姓名成吗?老子整不死你才怪呢?搞个匿名传呼干蛋呀?真是个没种的货,还敢威胁老子说老子的末日到了?草,既然是个没种的货,那老子还理会他干蛋呀?走了,老子吃老子的饭去了

    待到唐逸刚到食堂门口,忽然,他的BP机又‘哔哔’了两声

    听着BP响了,唐逸又掏出BP机来,看了看,只见屏幕上又是显示着:“小子,我再次警告你,你的末日到了!”

    唐逸不由得暗自怒道,我草他呢,这货还真他妈来劲是吧?麻痹的,要是让老子查出了他是谁的话,一定整死他!

    可是想来想去的,他一时也无从下手,不知道该怎样去揪出这个人来?

    唐逸是想了又想,怎么想也不能确定是谁干的?

    因为他忽然细细算了一下,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一定不在西苑乡

    因为在西苑乡,他觉得他也没有得罪过谁

    那么究竟会是谁呢?

    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是平江县县长周长青的儿子周皓?还是江铭呢?又或者是李俊那货?至于安永年的儿子安华嘛应该没有这种可能了吧?那

    对了,格老子的,貌似老子在平江和江阳都有得罪几波不知姓名的傻X,也有可能是他们吧

    麻痹的,郁闷的就是,这货没种留下姓名,真够他妈没种的!

    他正想着这事呢,谁料,他手头的BP机又‘哔哔’的响了起来,他忙是一瞧,只见BP机的屏幕显示着:“小子,你的末日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

    这回,气得唐逸没差点儿将BP机给摔了

    要不是人事科的秦妍科长及时冲他打招呼的话,没准他小子还真将手头的BP给摔了

    秦妍科长正来食堂吃饭,瞧着唐逸呆呆的站在食堂门口,于是她忙是招呼了一声:“唐逸,你傻站在这儿做什么呀?”

    唐逸回头一看,见得是秦妍科长,于是他忙是微笑道:“秦姐”

    “好啦,别傻站这儿了,走吧,我们一起吧,去吃饭吧”

    “好的”

    待进了食堂后,唐逸也就暂时将那匿名传呼事件给抛在了脑后

    他和秦妍一起去排队打了饭后,两人也就挑了个最安静的位置,围着餐桌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坐下后,无意中,唐逸的目光又是扫到了秦妍科长的领口内,只见那对白嫩鼓荡的上半球甚是招眼,尤其是中间那道深深的白沟,更是深藏内涵呀

    秦妍科长拿起筷子来,打算吃饭的时候,忽见唐逸的目光有些不大对劲,闹得她面銫夫,忙是娇琇的微笑道:“你小子在看什么呢?”

    唐逸忙是愣过神来,囧囧的一笑,看了看秦妍科长,回了句:“没啥”

    秦妍科长毕竟是有所经历的成熟的女子了,所以见得唐逸那样,也就没再说啥了,只是面銫夫的瞧了他一眼

    当然了,她那样子不难看出,她对她自己xiong口那对鼓荡之物还是蛮满意的

    正当唐逸和秦妍在一起用餐时,忽然,他兜里的BP机又响了起来:“哔哔”

    忽听这动静,唐逸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麻痹的,这匿名传呼还没完了是吧?

    待他掏出BP机一看,这回的内容却是意外的有所改变:“请速回电至6362XXXX,江倩”

    呃

    唐逸暗自一怔,心想,怎么会是江秘书呀?

    江秘书就是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名叫江倩

    唐逸瞧着是江倩打来的传呼,于是他忙是埋头三扒两咽的吃完了盘中餐,然后冲秦妍说道:“秦姐,你慢慢吃哈,我去回个电话”

    秦妍见得他那般的着急,忙是点头道:“好吧,你去吧”

    于是,唐逸速速跑回了他的办公室,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就给江倩回过去了电话

    原本他小子是打算用他的大哥大回电的,可是想着大哥大的电话费得自己负责,而办公室的电话费则是由乡政|府负责,所以他小子也就跑回了办公室给回电

    待电话接通后,电话那端的江倩声音娇甜的问了句:“请问是唐逸吗?”

    “我是”唐逸忙是回道,“你是江秘书吧?”

    “对∏我”

    “江秘书,你找我有事呀?”

    “嘻”电话那端的江倩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啦,我就是想感谢一下你的啦!”

    “感谢我?”唐逸不解的一怔

    “对呀”说着,电话那端的江倩琇红的双颊来,“上回我到西苑乡的时候,你不是帮我开了一付中药的药方吗,后来回江阳后,我就按照你的那药方去抓中药吃了,之后嘻我这次那个月事的时候,小腹真的不痛了耶,嘻嘻谢谢你哦!”

    听说是这事,唐逸忙是回道:“就这点儿小事,江秘书你还谢什么呀”

    “那怎么能行呢?上回你给我开药方的时候,可是没有要我一分钱,所以我起码也得谢谢你吧?”说着,江秘书话锋一转,“好啦,这样吧,下回呢你若是罍鳝阳市的话,你就给我电话,到时候我一定请你吃饭,嘻,怎么样?”

    “嗯?”唐逸皱了皱眉头,“江秘书呀,不用了吧?”

    “不行的啦!我一定要请你吃饭的啦!好了啦,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的啦!”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56章 礼貌

    这周后,周一一早,唐逸就乘坐早班车抵达了平江,打算前去平江党校报到学习‰使用访问本站

    之前,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已经帮他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要他这天直接到平江党校去找严校长就好了

    这天是八月三号

    对于平江,唐逸还是非踌悉的

    出了平江汽车站后,他就朝公交车站走去了,打算乘坐7路车去平江党校

    平江党校位于城北近郊,挨着清水河,那儿的环境甚是幽静

    待唐逸在平江党锈一站下车后,刚要扭身朝平江党琇去,忽然,他兜里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等唐逸掏出BP机一看,只见又是匿名传呼,屏幕上显示着:“小子,你的死期快要到了!”

    唐逸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我就草你姥姥的,这人究竟是他妈谁呀?!怎么就隔三差五给老子来这么一个匿名传呼呢?!真是他妈郁闷!

    皱眉怔了怔之后,没辙,唐逸只好暂时不予以理会,扭身朝平江党琇去了

    待唐逸走到平江党校门口时,莫名的,只见一辆宝马车在他跟前缓缓的退下来

    不过,唐逸也没有注意,不觉得这车是冲他停下来的,所以他只顾直奔校内走去

    就在唐逸继续往里走了几步后,江岩忙是探头出车窗外,扭头冲唐逸的背影嚷了一嗓子:“嗨,哥们!”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愣,然后才缓缓的止步,回头一瞧,见是江岩,他不由得欢喜的一乐:“嘿怎么是你?”

    江岩欢喜的嘿嘿的乐着,答非所问的问了句:“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我来这儿学习呀”唐逸回道

    “学习?”江岩不由得一怔,欢喜道,“你说你来平江党效习?嘿那,哥们你是不是要提干了呀?”

    唐逸有些懵怔的囧笑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乡政|府安排我来这儿学习的”

    “那恭喜你,哥们!应该是你要被提干了!”

    听得江岩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乐了乐,然后又是问了句:“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呀?”

    “哦”江岩应了一声,然后回道,“那个什么我来这儿办点儿事情”

    说着,江岩话锋一转,笑微微的说了句:“对了,哥们,我们什么时候切磋功夫呀?”

    “这个”唐逸皱眉想了想,回道,“最近这十来天我都在平江”

    “那?”江岩想了想,“这样吧,哥们,晚上我跟你联系”

    “好呀”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好了,哥们,你去忙吧我也得赶紧回集团了”

    “”

    之后,唐逸望着江岩驱车离去后,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江岩来这儿干啥呀?他不是江夏集团的董事长么,难道搞企业的也要来党效习么?唉,算球了,老子管他那些干啥呀,老子还是赶紧去找严校长报到吧

    于是,唐逸也就扭身继续朝党校内走去了

    从校门进来的这条道,两旁都是给人古老感觉的大榕树,树枝在道路的上空交错成荫,朝阳从树叶的缝隙中星星点点的撒下,落在道路上,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

    沿着这条一直往里走,然后右转,便可见得一幢约莫五六层的楼房耸立于眼前

    唐逸望着眼前的这幢楼,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应该就是党校的教学大楼了吧,于是他也就迈步朝大楼的正门走去了

    进得大楼内的大堂,便可见大堂的左右两面墙上张贴着许多有关党的宣传和人物什么的,正面墙上则是一副大字,写的是党校的械,旁边还有毛爷爷滇濃词:为人民服务

    瞧着这些,唐逸像是有所被感染了似的,顿时觉悟,心想,他姥姥的,老子终于明白了,原来所谓的党政干部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正在他有所顿悟的时候,忽然,有个女子从他身旁无声无息的经过

    嗅着那女子旋旖的一路幽香,唐逸不由得浑身一颤,忙是扭头冲那女子的背影望去,冲她嚷了一声:“喂!”

    那女子听着,不由得缓缓的止步,忽然一个转身,那头乌亮的秀发随之飘动,旋旖起一股幽香扑鼻,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唐逸:“这位同志,请问你是在叫我吗?”

    唐逸只觉眼前一亮,暗自震惊不已,哇,好美呀

    那女子见得唐逸一副呆傻的样子,又是言道:“同志,你听见我在说话了吗?”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又是打量了那位女子一眼,瞧上去,那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典型的御姐型,肤若白玉,眸若秋波

    不由得,唐逸嘿嘿的一笑,问了句:“你知道严秀雅的办公室在哪儿么?”

    忽听唐逸这毫无礼貌的贸贸然的一问,莫名的,那女子流露出一脸的不悦,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心说,又是个土包子乡干部吧?不懂礼貌!看来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他才是?

    暗自心说着,忽然,那女子冲唐逸回了句:“不知道,你自己找吧”

    忽见那女子的那种态度,唐逸皱眉一怔,不爽的瞧了瞧她:“呃?我说,大婶,你怎么这态度呀?”

    “谁是大婶了呀?”那女子嗔怒的一瞪眼,“你眼瞎呀?”

    “那个”唐逸不由得囧了囧,“姐姐,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呀?”

    “我跟你很熟吗?我凭什么就要对你态度好呀?”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不由得囧囧的打量了那女子一眼:“怪不得你老有痛|经现象,原来是肝火太盛”

    “你”那女子急了,同时两颊琇红,“你说什么呢?无耻!”

    见得那女子又是琇臊又是急眼的,唐逸这货趁机笑嘿嘿的说了句:“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呀?”

    “就算你说中了,又管你什么事呀?”

    “喂喂喂,我说,姐姐,咱们不带急眼的成不成呀?再说了,我也没有啥地方得罪你吧?就算你痛|经不管我的事情,但是既然我能一眼瞧出来,就证明兴许我能帮你医治好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女子仍是不爽的白了白他,又是撇了撇嘴,然后愣愣的瞧了瞧唐逸,不由得心想,这个死家伙,他怎么就知道人家痛|经呀?我像不认识他耶?那他怎么就难道他是医院的党政干部

    想着,那女子忽然冲唐逸问了句:“你找严秀雅有事呀?”

    “哦”唐逸忙是微笑道,“那个啥是这样的,我今天是来找严秀雅报到学习的”

    “谁推荐来的呀?”

    “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

    “你是西苑乡的乡干部,还是西苑乡医院的党政干部呀?”

    “乡干部”

    “推荐信呢?”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呃?我说,姐姐呀,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就是严秀雅”

    “翱”唐逸不由得一怔,忙是囧笑道,“原来您就是传说中的严校长呀,失敬失敬!”

    趁机,严秀雅训斥道:“现在你知道失敬了呀?真不知道你这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