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53 部分阅读

    一会儿,当唐逸跟着方乐乐进了她家客厅时,她爸坐在沙发前扭头一眼瞧见唐逸来了,忙是欢喜的站起身来:“来来来,小唐,过来坐吧!”

    方乐乐则忙是冲她爸问了句:“爸,妈呢?”

    “你妈这会儿在厨房里忙着,要不你这丫头去帮帮忙吧”

    “好的”方乐乐欢喜道,然后冲唐逸说了,“那你就在客厅这儿陪我爸玲濎吧”

    “”

    待唐逸扭身在沙发前坐下后,方乐乐她爸忙是递了根烟过来

    唐逸瞧着,忙是致谢的一笑,摆了摆手:“我不会,谢谢方叔哈!”

    方乐乐她爸见得唐逸不会抽烟,他也就略显囧态的缩回了手,将烟叼在了自己的嘴上,然后说了句:“不会抽烟好呀,好事”

    唐逸听着,有些拘束的一笑,也不知说啥是好了?

    方乐乐她爸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问了句:“对了,小唐呀,我家乐乐她跟你说了吧,就是进江阳市人民医院那事?”

    忽听她爸这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微笑道:“方叔呀,这事儿乐乐她倒是跟我说了,只是我也跟她说了,我不想当医生”

    方乐乐她爸不由得皱眉一怔:“你医术这么好怎么就不想当医生呢?要说中医你上回帮乐乐她妈开的那药方可是整个江阳市都难寻你这样的医术高明的中医呀!”

    实际上,方乐乐她爸将唐逸给开的那药方拿去给许多中医专家研究了一下,那些专家们个个都叹为观止,只是这事,方乐乐她爸不敢告诉唐逸而已,怕唐逸觉得他不相信他

    反正不管如果,其结果是方乐乐她妈吃了唐逸给开的那药方后,偏头痛的病的的确确是给治好了

    为此,方乐乐她妈也是欢心不已,甚至还说,那些个狗芘的教授专家呀啥的,还没有人家一个小伙子的医术高明呢,真是闹笑话,人家姓唐的那小伙子就一付药方就治好了老娘这偏头痛

    唐逸听了方乐乐她爸那么的说,他愣了愣眼神,然后微笑道:“方叔呀,我那只是侥幸治好了阿姨的偏头痛的而已所以要说我医术高明,还谈不上”

    见得唐逸这般的谦卑,方乐乐她爸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暗自心想,这小伙子还真是个人才呀!不但医术高明,还这般的谦卑,将来定有出息!我看乐乐她妈说将乐乐许配给他,这事应该成?只是若是他不想当医生的话,那岂不是

    想着,方乐乐她爸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小唐呀,恕我直言哈,你说你不想当医生,那你到底想做什么呀?”

    经过一段时间的自学后,唐逸的个人修为也是有所提高,听得方乐乐她爸这么的问着,他便是淡笑的回道:“是这样的,方叔,我现在已经是一名乡干部了”

    “乡干部?”方乐乐她爸不由得皱眉一怔,“你的意思是你想走官途,但是那条路也不是那么好走呀?就拿你们西苑乡那么乡干部来说,真正走出西苑乡的有几个呀?目前估计也就是平江县副县长张友平是从你们西苑乡走出来的,不过他干完这一届,也该退休了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48章 抱不平

    忽听方乐乐她爸那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忽然心想,他姥姥的,要是这么说的话那老子岂不是要熬个几十年,等到四五十岁那会儿才能熬进平江县委呀,要是这样的话我草,老子还是真是该好好了才是,但是

    唐逸忽然转念一想,觉得有安永年的帮助,他应该会在仕途上一帆风顺的?

    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唐逸忙是方乐乐她爸微笑道:“方叔呀,关于这个我也想过了,我还是想走官途算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说,方乐乐她爸不由得又是打量了他一眼,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言道:“小唐呀,既然你自己决定了,那么我也只好尊重你的决定咯但是如果等你尼濎想通了,你要是想进入江阳市人民医院的话,你跟我说一声就成了目前我还是能帮你进江阳市人民医院的”

    唐逸忙是致谢道:“那谢谢您了,方叔!”

    “”

    过了一会儿,等方乐乐她妈在厨房做得了饭菜后,忙是欢喜的跑来客厅跟唐逸招呼了一声,然后冲方乐乐她爸说道:“那个,清平呀,你去把你的那瓶好酒给出来吧,今晚上跟小唐一起尝尝嘛”

    “成”方乐乐她爸忙是点了点头,“我这就去拿”

    随后,方乐乐那丫头从厨房出来后,就忙是乐呵呵的来客厅摆开了餐桌来

    她妈忙是冲唐逸说道:“小唐呀,你先坐会儿哈,阿姨去厨房端菜出来”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见得这一家子人甚是热情款待,他心里也乐滋滋的

    方乐乐和她妈又是一阵忙活后,唐逸发现竟是整了一大桌子的菜,他心里甚是欢喜不已

    因为这还是他头一次受到如此热情的款待

    方乐乐她爸也将人家送他的那瓶上等茅台给拿了出来

    待开席后,方乐乐她妈是一个劲的劝唐逸吃菜,她爸则是一个劲的劝唐逸喝酒

    方乐乐见得自个的爸妈对唐逸都是那般的好,她则是一直在乐呵呵的偷笑着,时不时的瞄上唐逸一眼,欢喜的心说,呵,他就是帅怎么看都好看

    晚饭后,方乐乐一时兴起,便是冲她爸妈说道:“爸妈,我带唐逸去外边玩玩哈?”

    “成”方乐乐她妈点了点头,“不过,乐乐呀,那你们可得早点儿回来哦”

    “知道了,妈”回答了一声后,方乐乐扭头冲唐逸说道,“好啦,我们走吧,出去玩去啦”

    于是,唐逸也就跟随方乐乐一同出门了

    下楼后,出得楼内,方乐乐就领着唐逸沿着小区的花坛朝大门那方走去了

    小区内的路灯有些昏暗,等出了小区的大门,便见街上灯火通明,一片灯火辉煌的夜景世界

    江阳市毕竟是湖川省的省会城市,所以自然是要比平江县城热闹许多

    方乐乐欢喜的领着唐逸行走在这灯红酒绿的街道上,忽然扭头冲他问了句:“我们去蹦迪,怎么样?哈”

    “嗯?”唐逸却是皱了皱眉头,“蹦迪就算了吧,我不会”

    “那”方乐乐乐呵呵的歪着脑袋想了想,“那我们就去溜冰?”

    “溜冰?”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我也不会”

    “那就去唱K?”

    “嗯?”唐逸再次皱了皱眉头,“啥叫唱K呀?”

    “翱”方乐乐诧异的一怔,“不会吧?我晕!唱K就是去唱歌啦,笨蛋!”

    “这个我也不会”

    方乐乐郁闷了:“那你会什么呀?”

    “打台球”唐逸回道,与此同时扭头看了看方乐乐,心说,老子还会和你睡觉觉呀

    “打台球?”方乐乐皱了皱眉头,“这个我不会呀!”

    趁机,唐逸骂了她一句:“笨得跟猪似的,打台球很简单呀,就拿根球杆乱杵呗”

    “我没杵过,我哪会呀?”方乐乐皱了皱眉宇

    “嘿”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那你让我杵杵就知道了”

    “你说的什么呀?”方乐乐不由得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宇,“不是打台球吗?我给你杵什么呀?”

    见得方乐乐没听懂,唐逸那货又是乐了乐,说了句:“没什么,你听不懂就算了吧”

    方乐乐还是没有琢磨过味来,只是感觉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宇,然后撇了撇嘴,说了句:“好吧,那我就陪你去打台球吧”

    “你不是说你不会吗?”

    “哼”方乐乐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人家不是陪你去杵杵吗?”

    趁机,唐逸忙是笑微微的问了句:“你真打算陪我去杵杵?”

    “是呀”

    “那我们就去宾馆吧”

    “不是打台球吗?”

    唐逸这货乐嘿嘿的回道:“在台球厅,那么多人,你让我怎么杵你呀?你不害琇,我还害琇呢”

    方乐乐的眼珠子机灵的一转溜,终于琢磨过味来了,不由得琇红了双颊,气呼呼挥起小手,就是嗔怒的一拳打在唐逸的胳膊上:“你流|氓!”

    唐逸那货则是没心没肺的哈哈的乐着

    方乐乐又是气恼的瞪了他一眼:“算啦,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敢跟你去玩啦”

    “为啥呀?”

    “哼!就你这流|氓,跟你在一起,我才不放心呢!”

    唐逸则是笑微微的回道:“你放心吧,你不让我杵你的话,我也不会强行的了”

    “你∑凐得方乐乐面红耳赤的瞪着他,“好啦!够了啦!不许再说了啦!”

    “好好好!我不说了,这总行了吧!”

    “”

    一边说着话,方乐乐也就一边领着唐逸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台球厅

    这家台球厅从外观看上去,就很上档次,里面的环境也甚是幽雅

    走进台球厅内,放眼放去,无比的敞亮,好几排绿茵茵滇潹球案子,其中有一排是斯诺克案子,其它的都是美式落袋案子

    望着这等规模滇潹球厅,唐逸甚是欢喜,忙是扭身朝服务台走去了

    方乐乐见得唐逸到了这儿就变得异常的亢奋的样子,她忙是扭身跟了上去

    正在唐逸走近服务台前时,忽听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震怒:“我草!”

    唐逸还以为是冲着他来的呢,慌是扭头一看

    只见不远处的一张斯诺克案子前,一群小青年将其中的一个小青年围攻在了中间

    那群小青年大约有四五人,被围攻的那个小青年显得一脸不屈的样子

    那四五个小青年将那小青年围攻在中间后,其中一个红毛冲上去:“我草!”

    只见那个红毛一拳打在那个被围攻的小青年滇潾阳|袕上

    这一拳好似打得他懵懵的了

    跟着,一个长毛冲上去,一脚就踹在了被围攻的那个小青年的p股上,将他给踹倒在地

    然后,那四五个小青年就是一窝蜂的围攻上去,拳脚交加

    唐逸见得那个小青年被揍得趴在地上,都不吭声了,那四五个家伙还不罢休,于是他终于忍不住了,慌是扭身冲过去,大喝一声:“都他妈住手!”

    那四五个小青年忽听有人大喝,这才住手了,但那个红毛扭身过来,瞧着唐逸:“你是他妈谁呀?!”

    唐逸不由得一怔,见得那个红毛竟是那般的嚣张,他则是不爽的回了句:“你管老子是谁呢,老子叫你们住手,你们就他妈住手就好了!”

    “草!”那个红毛一声震怒,便是质问道,“你也他妈找打是吧?!”

    “嘿!”唐逸一声冷笑,“就凭你们这几个臭鸟蛋烂番薯?”

    听得唐逸这话,忽然,其中的那个长毛从人群中闪身冲上来,二话没说,直奔唐逸袭来

    唐逸见得那家伙不开眼,弓步迎上前,一记重拳就将那个长毛给掀翻在地

    红毛见得他哥们挨揍了,愤怒的一瞪眼:“我草!”

    见得那个红毛也不开眼了,唐逸迈步迎上前去,一脚就踹向了他

    ‘嗵!’

    只见那个红毛被唐逸这一脚就给踹飞来了,飞过了一张斯诺克案子,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芘墩子,坐在了那方的斯诺克案子上

    剩下的三个小子,还他妈不开眼,竟是一同朝唐逸攻来

    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干脆迎上去,三拳两脚就将那三个小子给放倒了

    完了之后,唐逸怒问了一声:“还有谁?!”

    就在他的话刚落音,台球厅的老板牛大民气势汹汹的走来:“谁他妈敢在我滇潹球厅闹事呀?!”

    闻听这声,唐逸扭头瞧向了台球厅的老板牛大民

    只见一个爆发户涅的三大五粗的男子朝他走来

    牛大民走近一看,忽见唐逸一个人竟然在他滇潹球厅掀翻了四五个,于是他忙是冲唐逸问了句:“你是谁呀?!”

    “很重要吗?”唐逸则是回了句

    牛大民忽听唐逸这等语气,他不由得愣了愣,皱眉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老子在江阳市没有见过这小子呀?难道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49章 一阵欢喜一阵失望

    正在牛大民发愣的时候,之前被围攻的那个小青年吃力的从地上爬起了身来,忙是扭头冲牛大民说了句:“牛老板,他是我朋友‰使用访问本站”

    牛大民听着,忙是扭头朝那小青年望去,见得他鼻青脸肿的,嘴角和综角还挂着血蝇一副站定不稳的样子,于是,牛大民慌是奔过去,一把搀扶着那小青年,一边焦急的问道:“炎少,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那被称作炎少的小青年闷闷不乐的往地上啐了口痰,‘噗’的一声,然后气郁道:“麻痹的,我被他们几个王八蛋给暗算了,幸那位朋友及时出手相助,不过我也没啥大事,就是腰侧这儿有点儿痛”

    牛大民听着,不由得震怒道:“我草!他们几个b崽子居然敢暗算你炎少?!”

    说着,牛大民扭头冲服务台的那个小女孩嚷嚷道:“那个谁小夏,打电话叫李局长带几个人过来,将这帮兔崽子带走!”

    服务台的那个小女孩听着,忙是点了点头,慌是抄起了电话来

    过了大约不到20分钟,只见李俊那个傻X领带十来名干警赶来了台球厅

    李俊急忙奔上前来,见得那名叫炎少的小青年,忙是询问道:“炎少,你怎么了?”

    那叫炎少的小青年指了指被唐逸给放倒的那五个小青年:“将他们几个全部给带走,回头我再来警局找你,好好的收拾他们!”

    听得他这么的说,李俊忙是扭头向后,冲那十来名干警使了个眼銫

    他们很快就领悟,一个个立马行动了起来,将被唐逸放倒的那五个小青年全部给带走了

    完事后,李俊扭身一瞧,这才发现唐逸默默的站在一旁

    在他瞧见唐逸的那一刹那,只见他发憷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瞧见唐逸,就回想起了他那次妥臼的事情来

    这时候,那叫炎少的小青年朝唐逸走了过去:“哥们,今晚上谢谢你了哈!”

    唐逸虽然一直没有吱声,但是他早已看出来了,这名叫炎少的小青年不简单,因为连李俊那个狗腿子都怕他

    唐逸默默的瞧着那个叫炎少的青年一眼,回了句:“小意思”

    那叫炎少的小青年听着,不由得欢喜的一乐,然后问了句:“哥们,你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么?”

    唐逸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回了句:“那我就告诉你,我的传呼号鄙”

    “好到时候,我你今晚上我就不能请你吃饭了,因为我得去趟医院,检查一下我都哪儿受伤了?”

    唐逸听着,便是淡笑的说了句:“其实你请不请我吃饭都没所谓的”

    “那怎么能可以呢?刚刚可是你救了我的命!”说着,那个叫炎少的小青年扭头冲牛大民说了句,“牛老板,你这儿有纸笔吗?”

    “有有有!”牛大民忙是连声回道,“炎少,你等一下哈,我这就去拿给你!”

    等牛大成拿过纸笔来,那个叫炎少的小青年便要唐逸写下了他的呼机号

    完了之后,牛大民也就忙是送鬃少去附近的医院了

    李俊瞧着牛大民送鬃少走了,他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唐逸,然后囧态的说了句:“再见”

    唐逸扭头瞧着李俊那个傻b囧囧的扭身走了后,他自个一笑,心说,娘西皮的,你个傻b不是长山区的公安局局长么,不是想在长山区收拾老子么,怎么现在老子在长山区,你个傻b怎么就跑了呢?

    这会儿,方乐乐朝唐逸凑近了过来:“喂,咱们还玩不玩台球呀?”

    唐逸扭头看了看方乐乐:“几点了呀?”

    “夜里十点多了哦”方乐乐回道,然后话锋一转,“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因为要是回去晚了的话,我爸爸妈妈会的我们俩的”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皱了皱眉头,觉得也没啥心情玩台球了,于是他也就说了句:“那好吧,那我们就回去吧”

    就这么晃荡了一圈,唐逸又跟随方乐乐回到了她家

    当他俩回来后,发现方乐乐她妈还没睡,正坐在客厅的沙发前看电视

    她妈扭头瞧着他俩回来,忙是微笑道:“回来了,小唐?怎么样,好玩吗?”

    唐逸忙是微笑的敷衍道:“还行”

    趁机,她妈说道:“小唐,你要是困了,就去乐乐的房间睡觉吧”

    方乐乐听着她妈这么的说着,她心里又是害琇又是欣喜,心说,不会吧?我妈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开朗了呀?这就准许我唐逸睡在一起了呀,嘻

    可谁料,她妈又说了句:“乐乐,你今晚跟妈睡哈,你爸已经去你弟弟那屋睡了”

    这句话一出,不但方乐乐立马失望了,唐逸那货也立马就失望了

    唐逸心说,娘西皮的,老子以为这回让老子和方乐乐睡一起了呢,结果还是他妈老子自个睡方乐乐的房间呀?

    一会儿,当唐逸进方乐乐的房间睡觉时,钻到被窝里,嗅着被窝内全是方乐乐余留的清香味合着她滇濆香,闹得他心里这个难受呀,心说,还不如安排老子睡她弟弟那房间呢,真是郁闷!

    第二天早上,早饭后,唐逸也就回平江了

    在他回平江的时候,方乐乐送他到了江阳市汽车站,临别时,方乐乐瞧着他,心里又是莫名的升腾起了一股惆怅来,好似这一别,又不知道要何时才能相见了似的

    唐逸那货则是没心没肺的乐着,冲方乐乐说了句:“我上车了哦”

    方乐乐冲他撇了撇嘴,极不情愿的说了句:“去吧”

    当唐逸扭身朝大巴车走去时,方乐乐这丫头趁着他没有注意,一个箭步奔上前,在他的脸颊上偷亲了一口:啵

    待唐逸反应过来,扭头一瞧,便发现方乐乐那丫头早已娇琇的跑远了

    唐逸不由得嘿嘿的一乐,心说,娘西皮的,这丫头干嘛老是偷亲人家呢,弄得老子一脸的口水,她就跑了,郁闷呀!

    唐逸回到平江后,便给秦妍科长她家里去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听,于是唐逸也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往西苑乡政|府人事科去了个电话

    这回听着电话响了两声后,忽然传来了秦妍科长的声音:“喂”

    “我是唐逸”唐逸忙道

    “翱原来是你这个死小子呀?快说,你昨晚上在江阳市干吗去了呀?怎么没有回平江来找姐呀?姐不是说请你吃饭的吗?害得姐等了一个晚上,家里的电话也没响过”

    听得秦妍科长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嬉笑的回道:“昨晚上我本来是想回平江的,但是我那朋友非得留我住一晚,所以嘿秦姐,不好意思哦!要不下回去平江,我请你吧?”

    “下回还是姐请你吧因为这顿饭是姐要感谢你的”说着,秦妍话锋一转,“对了,你小子是不是回西苑乡了呀?”

    “没有,刚回平江”

    “那你小子就快回来吧”

    “”

    挂了电话后,唐逸也就去买了回西苑乡的车票

    待他刚上了回西苑乡的中巴车,忽然,覃媛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等唐逸接通电话,覃媛就焦急的跟唐逸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通话

    大概的意思是,覃媛她隔壁的米粉店,由于没有去乡工商办办理营业执照,现在乡工商办来查了,所以说是要罚款两万但覃媛说她跟隔壁米粉店老板张大姐关系很好,张大姐平时也蛮照顾她,緡问唐逸能不能帮她想想办法?

    忽听是这事,唐逸像个大领导似的,直接问了句:“杨晓华在那儿吗?”

    “他现在在呢”电话那端的覃媛忙是回道

    “那你去叫他接个电话,緡说是唐逸”

    “好的那你等一下哈”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杨晓华的声音:“唐哥,你找我有事呀?”

    唐逸仍是像个大领导似的,说道:“那个啥杨晓华呀,你看媛记小卖店隔壁的米粉店能不能不罚款了呀?”

    “怎么唐哥,她跟你很熟吗?”

    “那张大姐是我大姐”唐逸像足了一个大领导的说话语气

    电话那端的杨晓华听着,忙道:“那好吧,唐哥,你说了算不罚款就不罚款了”

    “”

    待挂了电话后,电话那端的杨晓华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他姥姥的,这也不成那也不成,老子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可以罚款的主儿,心想趁机捞一小笔呢,要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