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6 部分阅读

    可以说,目前长腿在西苑乡这一带是混得风起水生的

    去年,长腿已经在西苑乡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农贸公司〉际上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罢了,关于这些,想必大家都懂的

    唐逸在覃媛的店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后,不知不觉的,外面滇濎也就黑了

    这会儿也差不多夜里7点来钟了

    覃鎮愽好了晚饭后,便将做好的菜饭等在后方的客厅内的餐桌上摆好,一边欢喜的嚷嚷道:“好啦,唐逸,我们可以开饭了,哈!”

    关于覃鎮愨用的这店面的格局,还是解释一下吧,外面这间正对街道就是门脸房,也就是她所谓的小卖店了,后面有一间客厅和一个卧房,外带有厨房和洗手间

    这西苑乡也不是啥繁华的地方,所以这街上的店面租金也便宜,就覃鎮愨用的这店面,詡愨才300块每月

    关于覃媛这小卖店每月的纯收入大约在1200块的样子,除去开销啥的,还剩下800的样子

    反正在96年那会儿一个月能赚这么多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唐逸在店内听见覃媛在后面的客厅里嚷葌惻可以吃饭了,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笑嘿嘿的站起了身来

    然后,他也就扭身朝后面的客厅走去了

    当唐逸来到后面的客厅时,只见覃媛她自个已经在桌前坐了下来

    唐逸见得她已经坐下了,于是他也就忙是走近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坐下后,唐逸瞧着桌子上的这一桌子菜,闻了闻菜香味,他不由得乐呵呵的看了看覃媛:“这菜做的好像不错哦!”

    覃媛笑嘻嘻的瞧着对面滇澠逸,问了句:“喝酒不?”

    “你喝吗?”唐逸问了句

    覃媛忙是摇了摇头:“我可不喝酒哦!”

    “那我自己喝多没意思呀?”

    “晕!喝酒还要人陪着呀?”说着,覃媛又是莫名的看了看唐逸,然后呵呵的一乐,“呵那我就陪你喝一杯啤酒吧?不管这么说,你这次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可是免了我一万块的罚单呢,嘻所以我就舍命陪君子一回吧”

    刚说完,覃媛眉宇一皱:“咦?你是君子吗?我看你倒像是伪君子,哈”

    见得覃媛那可爱的样子,唐逸则是笑嘿嘿的乐道:“伪君子也是君子好不?总比小人强吧?”

    “切!什么呀?伪君子和小人都是不入流的好不好呀?”一边笑嘻嘻的说着,覃媛一边站起身来,扭身朝外间的门脸房走去了,打算去店里拿瓶啤酒来喝

    过了一会儿,等覃媛拿着一瓶啤酒进来,就先给唐逸倒了满满的一杯,一边乐呵道:“谢谢你了哈,呵,要不是你帮忙的话,我这次可就要被乡工商办罚一万块呢”

    又听得覃媛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都是老同学了,你就别老是谢呀谢的了好不好呀?”

    “晕!老同学就不能谢了呀?”一边说着,覃媛又一边欢喜的给她自个倒了一杯啤酒

    这时候,唐逸那货有点儿邪恶的打量着覃媛,嘿嘿的邪笑道:“那你还不如来点儿实在的呢”

    覃媛忽见唐逸那邪恶的样子,就知道他准没想啥好事,便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别老是想那乱七八糟的好不好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乐,半似玩笑道,“我也没有想那乱七八糟的呀,我就是想和你试试你说的那个超薄是感觉而已嘛”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闹得覃媛的小脸噌的一下就涨红了,故作生气涅的端起那杯啤酒来:“哼,信不信我拿酒泼你呀?”

    “我信,因为你就是卖酒的,你家酒多,拿点儿来泼人也是正常的”唐逸乐嘿嘿的说道

    见得唐逸那样,覃媛拿他甚是没辙,只好无奈的一笑,然后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好了啦,我不泼你了啦,来吧,咱们俩好像还是头一次喝酒呢,就碰一下吧”

    见得覃媛忽然那样,唐逸一边笑嘿嘿的端起酒杯来,一边邪恶的用目光扫了扫她的哅口,只见那对丰硕之物甚是鼓荡,好似一对大气球似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32章 这会儿一万不行了

    之后,唐逸和覃媛正在后面的客厅里欢喜吃着晚饭,唐逸还想着这晚没准能将覃媛拿下呢,忽然只听见外间的门脸房内传来一声‘蓬’

    随着那声巨响,随之便是一阵‘饵哐啷’的钵碎声,好像是店内的钵柜台被谁给砸碎了?

    因为在这西苑乡做买卖,到了晚上也没啥人来买东西了,而且这街头街尾的都认识,也没有人来偷东西,所以都习惯了睡觉前才关小卖店的门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因为就算店里没人在,有人来买东西都会嚷葌惻,问店主在没在,甚至是直呼某某在没,所以覃媛这会儿在客厅里吃饭,也就没有关店门

    可是忽听刚刚那动静,吓得覃媛猛的一怔,一时面銫苍白,然而却又是愤怒质问了一声:“谁呀?!”

    与此同时,覃媛也不顾了那么多了,起身离座,扭身就朝外间的门脸房跑去了

    唐逸忽听这动静和势态不对,于是他也慌是站起了身来,扭身就朝外跑去了,一边心说,麻痹的,谁那么大胆呀?!

    当唐逸跟随覃媛跑到外间的店内,只见一个大高个领着四五个小弟站在店门口

    靠近门口柜台的那块钵已经被砸得稀烂,一片狼藉

    此刻,闻声赶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也赶来了,在店门外自然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一个个的都小声议论着,意思是覃媛也没有得罪谁呀,怎么还有人来这儿砸店来了呀?

    站在门口的那个大高个就是长腿哥

    此次,他是奉杨晓华之命领着四五个小弟过来砸店的

    关于长腿,不是常在街头上出现,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下,由于身高的原因,倒是给街上这些人留下了颇深的印象,但大家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干嘛的,只是觉得他有点儿怪怪的

    覃媛看着门口柜台的钵被砸碎了,她这个心痛呀,也不管他什么长腿哥不长腿哥了,瞪眼就是一声质问:“你是他妈谁呀?!”

    长腿见得覃媛这小丫头杏子还蛮烈的,不由得冷笑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瞧了瞧她身旁站着滇澠逸,警告道:“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跟他在一起,就不只是砸碎你柜台的一块钵了!”

    忽听长腿那句警告,唐逸立马恼火的皱眉一怔,心想,麻痹的,看来就是那个张昊搞的事?我草,原来所谓的派出所所长竟是跟这等社会混子勾|搭在一块儿呀?麻痹的,看来是张昊那个傻b不好意思自己出面,所以也就

    唐逸正郁闷的想着,覃媛则是万般气恼的冲长腿回道:“我他是同学,我们在一起怎么了呀?不行吗?还得受你管制吗?”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同学,总之,你就是不能跟他在一起!”长腿茵沉的说道

    覃媛毕竟只是个女孩子,所以一直还没有想明白这里究竟咋回事

    忽然,唐逸伸手拽了一把覃媛的胳膊,意思是要她闪后去,随之,他上前一步,目光锐利的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位大高个

    按理说,唐逸的身高也算可以了,也有一米七八的个头了,可是在长腿跟前,显得矮了半截似的

    长腿瞧着唐逸那举动,见得他在打量着他,于是他则是不屑的冲唐逸问了句:“怎么,小子,你还不服吗?”

    “我服你妈个蛋呀?!”唐逸张嘴就是气恼道,“麻痹的,你以为你长得高就牛X了呀?!老子告诉你,今晚你若是不赔一万的损失费,老子让你好看!老子可是不管你跟张昊那个傻b有啥勾当!”

    忽见唐逸如此,长腿不由得一怔:“嚯?小子,你脾气还不小嘛?”

    “我草!”唐逸不屑的瞟了长腿一眼,“麻痹的,你以为就你长得高就脾气大呀?”

    随即,长腿身旁的一个小弟愤怒的冲唐逸迈步上前:“你妈!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么?!他可是咱们的长腿哥,知道么?!”

    “我去尼玛的!”唐逸立马回道,“什脺餍盂们呀,谁根你个傻X是咱们了呀?!”

    那个小弟见得唐逸依旧是那般的嚣张,压根就没有将长腿放在眼里,气得他忽然冲过来,抬腿就要给唐逸一脚

    见得那哥们抬腿踢来,唐逸轻巧的伸手一捞,一把捞着他的腿,然后他则是一脚照着那哥们的裆|里喘去

    ‘嗵!’

    只见那哥们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就那样弹虵而出,从长腿的身旁飞过,飞出了店内,从门口围着看热闹的人群的头顶飞过

    忽见这情形,长腿身旁那三四个小弟都傻b了,惊呆了眼

    长腿忽见唐逸就那么轻巧的一脚就让他的小弟坐飞机了,吓得他也是不由得一怔,心里有点虚了似的

    因为唐逸的功夫究竟有多高,长腿心里也是没底了

    况且长腿心里清楚,他平时也就是靠着身高的优势吓唬吓唬人罢了,真要动起手来,就唐逸这功夫,恐怕他长腿也不是个?

    门口围着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忽见唐逸这小子居然有这么一手,闹得他们一个个的都诧异的惊呆了眼

    唐逸则是冲长腿那伙人质问了一句:“还有谁要打?!”

    这句质问,吓得长腿身旁的那三四个小弟都胆怯的缩了缩身,有点甚至是腿都打晃了

    长腿也感觉到了唐逸这气势甚是苾人

    但是,长腿他毕竟是一方大佬,手下可是有一帮弟兄跟着他混饭吃的,所以就这点儿小事他都摆不平,他的颜面何在?

    所以就算是硬撑,长腿也得拿出一股嚣张之势来不是?

    长腿感觉他的小弟们一个个都怕死了,于是他便是硬撑的上前一步:“小子,你还挺能打的嘛?不过,麻痹的,老子今晚倒是要看看你有和能耐?”

    见得长腿那样,唐逸抬头怒视着他:“你要是想死,那就可以试试!但是,既然老子放话出来了,那么你今晚若是不赔偿一万块损失费的话,老子定会让你损失更加惨重的!”

    听得唐逸这话,长腿不屑的冷笑道:“草,就你?!”

    唐逸干脆直截了当道:“麻痹的,你也甭说那么多废话了,不信的话,你就试试,看你今晚能走出这间店不?”

    “切!”长腿不屑的一声冷笑,“那好,我这就走走看!”

    说完,长腿一个扭身,趁机下令道:“撤!”

    见得长腿那个傻X还真扭身要闪人了,只见唐逸快步上前,腾空而起,一脚踩在长腿的腰间,伸手扳过他的右胳膊,就是‘咔啪’一声,妥臼了

    还没等长腿来得及疼痛的尖叫,只见唐逸又是扳过了他的左胳膊,又是‘咔啪’一声,妥臼了

    “啊”长腿终于竭斯底的一声凄厉的惨叫

    唐逸还未罢休,一手扼住他的颈部,然后一脚抵在他的腰后,愣是硬生生的将长腿给放倒了

    待长腿仰躺在地后,唐逸快步上前,就是将长腿的两个膝关节给弄得错位了

    随即,只见长腿仰躺在地上,一阵‘嗷嗷’的惨叫

    那三四个小弟回头瞧着这一幕,一个个被吓得额头直冒冷汗,腿也在不停的颤抖着,有点已经被惊吓的尿浉了一裆

    此事此刻,长腿除了感觉周身剧烈滇澺痛外,啥感觉也没有了,一阵‘嗷嗷’的叫唤过后,只见长腿的眼泪都出来

    好一会儿过后,直到长腿疼得麻木了,不再嗷嗷的叫了,唐逸这才盯着仰躺在地上的长腿,说道:“麻痹的,有种你就走出去吧!”

    此刻的长腿早已是面銫惨白,像是已经虚妥了一般,喘气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祟祟的胆怯的仰视着唐逸,有气无力的求饶道:“我赔钱!”

    “这会儿就不是赔钱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会儿,唐逸硬气的回道,“这会儿就算你给老子一万,老子也不干了≠于十万,你自己找地求医去吧,看谁能接上你的两只胳膊和两条腿?”

    听着唐逸这话,长腿彻底傻眼了,好是一阵无语

    其实唐逸心里也清楚,估计要长腿拿出十万来,恐怕他也拿不出来,但是长腿是受人之托来这儿找茬的,所以都这会儿了,长腿一定会将背后的那人叫来

    所以唐逸心里在说,麻痹的,张昊呀张昊,你不是很牛X,你不是想在背后整治老子么?这回老子看你有啥办法摆平这一切?

    此刻,围在门口看热闹的街坊邻居见得唐逸将长腿给收拾得这般惨状,不由得,他们一个个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就是要这样收拾,看他个大个子还到处耍b不?”

    “就是!那个大个子都他妈什么玩意嘛?来这儿又是砸东西的,又是不许人家覃媛跟谁在一起的,他管得着吗?他算个毛球呀?”

    “我想,这里一定有蹊跷?要不然的话,咱们西苑乡还没有谁敢这么嚣张跑来砸店呢?”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33章 长腿哥出事了

    这会儿,长腿躺在地上,疼得早已浑身麻木了,但是他想要起来,也起不来,因为他压根就不敢动弹,只要一动,膝关节和臼关节就会再次传出一阵阵的钻心滇澺痛

    况且,他也知道,如果不接上膝关节,他压根就不可能站起来的‰使用访问本站

    但是他仰视着唐逸,他心里除了彻底的胆寒,压根就不敢说一句硬话了,因为他已经领教到了唐逸的厉害,这可是他这一辈子都不敢招惹的人物了

    随后,长腿只好在心里骂道,麻痹的,杨晓华呀杨晓华,我就草你姥姥的,你招惹谁不好呀?干吗非得招惹这等牛级人物呀?现在痛的可是你大爷我呀,我就草你姥姥的呀,反正这十万块,你杨晓华要是不想辙给弄来,老子跟你也是没完的

    此刻,唐逸则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目光锐利的看着躺在地方的长腿,也不吱声

    只是覃媛忽然觉得这事恐怕闹大了?

    因为她不知道这事怎么回事,只认为是唐逸将长腿给打残了,怕是到时候要负法律责任?

    于是,覃媛忽然默默的凑近过来,扭头在唐逸的耳畔说道:“你还是赶紧跑吧,一会儿要是派出所的人来了恐怕会把你给抓起来?因为你可是打残了他反正你跑了,我来顶着这事就好了,因为张昊那个狗腿子不敢对我怎么样”

    忽听覃媛在耳畔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扭头在她耳畔回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再说了,你不会还蒙在鼓里吧?这事就是他妈张昊搞的,懂吗?”

    “可是张昊他爸可是平江县副县长,你斗不过他的”

    “嘿”唐逸在覃媛的耳畔一声冷笑,“副县长就很牛b吗?放心吧,这事你就别管了吧,我来处理就好了妈的,老子可是不管他们那么多,总之他砸碎你店里的柜台钵,那么就得赔钱”

    “”

    唐逸和覃媛正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忽然,只听见长腿冲他的小弟叫了一声:“阿虎,你过来一下”

    忽听长腿这么的叫唤着,那名被叫做阿虎的小弟则是胆颤颤的看了看唐逸,一时没敢过来

    唐逸忽见长腿终于撑不住了,于是他便是说了句:“你们要商量啥就赶紧的商量好吧,老子也快没耐心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趁机,阿虎这才慌是朝长腿跑了过来,然后趴在地上,将耳朵凑到长腿的嘴前

    长腿在阿虎的耳畔说道:“你去给杨晓华打个电话,告诉他这情况吧,要他赶紧想辙弄十万过来麻痹的,老子现在疼着呢”

    “”

    此刻,张昊和最晓华俩正在街上的餐馆花天酒地的,彼此正高兴着呢

    杨晓华乐嘿嘿的冲张昊说道:“张哥,你说长腿这会儿将唐逸那小子收拾成啥样了?”

    张昊听着,乐道:“应该是很惨了吧?要不你给长腿去个电话吧,要他差不多就得了,毕竟是在覃媛的店里闹,要是打烂了店里的东西也不合适不是?”

    “我草,张哥,你还他妈嗅澺覃媛呢?”

    张昊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唉麻痹的,谁叫我真的是爱了呢?”

    杨晓华感觉他无可救药的摇了摇头:“我说呀,张哥,你啥时候就从良了呢?以前我记得你没有这么痴情呀?”

    张昊莫名的笑了笑,说了句:“爱情这东西,你不懂的”

    “”

    两人正聊着聊着,忽然,杨晓华身上的BP机响了起来:“哔哔”

    忽然BP机响了,杨晓华掏出BP机来,看了看,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华哥,长腿哥出事了,请速回电至”

    张昊忽见杨晓华瞧着BP机的样子,那脸銫不大好看,于是忙是问道:“怎么了,晓华?”

    杨晓华听着,愣了愣眼神,然后回了句:“你等一下哈,张哥,我去回个电话”

    当杨晓华到了餐馆的柜台前给回去电话后,忽听长腿的小弟阿虎说要十万的时候,他手头的电话都差点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杨晓华忙是问了句

    “华哥,你还是别问那么多了吧!你赶紧弄十万来吧,要不长腿哥就惨了!现在长腿哥的臼关节和膝关节全都被那小子给卸了,没有十万,恐怕就”

    “我草,我去哪儿给弄来十万呀?”杨晓华急了

    “那,华哥呀,你也知道,这次长腿哥可是为你卖命的,所以你若是不管的话,我们这些当小弟的也不是吃干饭的哦!”

    威胁,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杨晓华也知道长腿现在手下有二三十号兄弟,他也知道,像他们这道上的人,是请佛容易送佛也难呀

    面对阿虎这威胁,杨晓华心里也是胆寒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杨晓华没辙的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阿虎呀,长腿他不就是臼关节和膝关节全都被那小子给卸了么?那么我们不用他归位不就好了么?”

    电话那端的阿虎回道:“华哥,那你想救走也得长腿哥,也得拿一万过来呀因为我们砸碎了店里柜台的一块钵那小子说了,就算不用他帮着归位,这一万赔偿金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

    挂了电话后,杨晓华茵沉着脸回到了桌前,直截了当的冲张昊问了句:“张哥,你那儿能弄出几千块来不?”

    “啥?!”张昊猛的一怔,“要钱做啥呀?!”

    于是,无奈之下,杨晓华也只好将长腿反遭遇收拾那事给说给了张昊听

    张昊听了之后,心里这个怒呀,气极的瞪着杨晓华:“尼玛的!我最初说啥来着?我不是告诉了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唐逸那小子不是么?可是尼玛非得叫啥长腿去收拾他,现在你傻b了吧?老子还心想,长腿为啥这么久还没过来一起喝酒呢,原来”

    忽见张昊那怨天尤人的样,杨晓华脸涩|涩的憋闷的愣了愣眼神,然后说了句:“张哥,今晚这不是我想帮你出气么?”

    “尼玛的!以后老子自己的事情,你少他妈参合了!”张昊这气恼呀

    见得张昊怒成了这样,杨晓华也不敢再说啥了,便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出主意道:“张哥,你看能不能这样你以派出所的名义去覃媛那店里要人?”

    张昊听着就骂道:“尼玛的!我还能他妈去要人吗?现在这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唐逸那小子一定知道是我在背后搞事了,我还能他妈去要人吗?再说了,老子不是跟你说了么?郭有年就是因为得罪了唐逸被咚!”

    “那张哥,你看能不能直接给夏志明去个电话,麻烦一下平江县公安局吧?”

    “还麻烦个蛋呀?关键是长腿先砸了人家店里的东西,你懂吗?唐逸又不是傻子,说他那是自卫,你有他妈辙呀?再说了,他要这一万,你敢不给呀?这可是名正言顺的赔偿金!”

    “可问题是他也弄伤了长腿不是么?”

    “我草!老子不知道你这个乡工商办主任是怎么当的?唐逸他弄伤长腿,那是自卫的行为,有规定自卫不可弄伤对方的么?”

    “可是就碎了一块钵,没有必要赔偿那么多吧?”

    “我草,那小子没有你赔偿两万算是便宜了你!”

    “可是张哥这事你也不能不管了吧?再说了,不就是夏志明打个电话的事情么?”

    张昊听着,见得杨晓华这会儿也是伤脑筋了

    于是他转念一想,稍稍消了消气,然后说了句:“我试试看吧”

    随后,张昊也就去餐馆的柜台前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当张昊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夏志明听了后,谁料,电话那端的夏志明冲张昊说道:“你小子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