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3 部分阅读

    电话那端的覃媛又是欢喜道:“刚刚乡工商办的主任给我店里来电话了,说罚款这次就免了,要我今天抓紧时间去乡工商办办理好手续就好了,哈!”

    唐逸听着,又是愣了愣,然后心想,我草,他娘西皮的,原来权力这么好使呀?李爱民那狗东西一句话,就免了一万块钱的罚单呀?老子啥时候才能混到那个地步呢

    呃?格老子的,貌似只混到李爱民那个地步太低了吧,老子不说混到中央,最起码也得混到省委去当当省委书记吧?

    想到这儿,唐逸他自个又是一阵汗颜,因为他这才刚进乡政|府呢,还啥也不是呢

    随后,他同学覃媛又是在电话里欢喜道:“喂,唐逸呀,要不你今天晚上来我这儿吃饭吧?”

    忽听这句话,唐逸心里一乐,忙是回道:“好呀那我下班后去找你吧”

    “”

    陆文婷扭头瞧着唐逸挂断了电话,她不由得问了句:“喂,傻子,你那个大哥大多少钱买的呀?”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问着,唐逸坐在最犄角的那个位置扭头看了看她,见得她这会儿正在扭头向后看着他

    瞧着陆文婷那可爱的样子,唐逸笑嘿嘿的回了句:“你想买呀?”

    “想但是我没钱”陆文婷回道

    “那我这个送给你吧?”唐逸笑嘿嘿的说道

    “才不要呢我要新的”陆文婷略带点儿撒娇的作态

    “那”唐逸想了想,“那等我想办法弄来钱后,我就给你买吧”

    见得唐逸说的那般的真切,陆文婷却是忙道:“算了啦,我才不要你藝什么呢”

    “你是我姐,我送你东西怎么了?”

    忽听唐逸这的说,陆文婷立马白了他一眼,两颊泛红的撇了撇嘴:“哼,我现在已经不是你姐了好不好呀?难道你忘了早上我们说什么了吗?”

    正在这时候,唐逸正想要说句什么的时候,忽见刘海急匆匆的跑来了办公室,气喘呼呼的冲唐逸说道:“走,唐副主任,赶紧的,我们打架去!”

    唐逸不由得一怔:“啥?!打架?!我们不是国家干部么?!”

    见得唐逸那般诧异,懵怔不解,刘海急忙解释道:“快点儿了,唐副主任∏李书记亲自要我罍餍你一起去的那个什么计生办主任闫秀珍在吴家村搞计生工作被打了,所以现在李书记楼下召集人马赶去吴家村呢”

    忽听这个,唐逸又是皱眉一怔:“我草,不是吧?还有人敢打我们乡政|府的人呀?”

    “什么不敢的呀?这么跟你说吧,唐副主任,就计生办的主任在外面经常被打有些鷄|叭村民们狠着呢,又不懂法,说啥都是油孜不进,就是要超生,你去做工作,就挨打”说着,刘海话锋一转,“好了,唐副主任,赶紧的,走吧,李书记在楼下等着呢!”

    于是,唐逸也就站起了身来

    见得唐逸起身了,陆文婷却是有些的的瞧着他,然后忙是扭头冲刘海说道:“喂,刘海,要不你就去告诉李书记,说没有找着唐副主任吧”

    忽见陆文婷这般的护着唐逸,怕他去吴家村出事,气得刘海白了陆文婷一眼:“你自己跟李书记说去吧!我可不会去汇报假情报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25章 征服(上)

    当唐逸跟随刘海下楼后,便见得办公楼前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了,为头的自然是乡委书记李爱民,除了李爱民外,其中有一位副乡长,还有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尤富民,干事李振,还有三位同志,唐逸暂时还不认识‰使用访问本站

    李爱民见得唐逸和刘海下楼了,便是焦急道:“好了,我们赶紧上车吧”

    说着,李爱民就扭身朝一旁的一辆金杯车走去了

    这辆金杯面包车看上去半新不旧的,九人坐的

    负责开车的是副乡长庞永福,李爱民自然是坐在副驾座位上

    尤富民上车后,就坐在了前排座位上

    由于这是初次出西苑乡办事,所以唐逸还有些懵懂,见得他们都上车了,最后他才钻到车内,然后默默的挤身到了最后面的一排座位上

    待唐逸在最后面的一排座位上坐好后,他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前面坐着的那几个人,心说,麻痹的,老子不是办公室副主任么?怎么老子还坐最后面的一排了呀?按理说,老子应该坐在尤富民旁边才是呀

    这会儿,李爱民哪还会去管谁应该坐什么位置呀,他扭头看着大家伙貌似都上车了,便冲尤富民问了句:“都上来了吧?”

    尤富民听着,扭头向后,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回了句:“都上来了”

    于是,李爱民扭头冲副乡长庞永福说了句:“好了,开车吧,赶紧的”

    庞永福听着,也就启动了车,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驾车出了乡政|府大院,随后左转,朝吴家村的方向驶去了

    当李爱民领着他们赶到吴家村后,发现乡长卢开明早已和乡派出所的人在现场了

    但是情况不是太妙,貌似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几个人都被村民们给围困在了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似乎是不许他们离开?

    唐逸下车后,抬头朝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望去,只见约有四五十个村民将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几个人包围在中央,其中有不少村民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愤怒道

    “打死这几个狗|日|的!”

    “对,打死他们!”

    “我草,敢来我们吴家村耍b,老子管你是啥乡长不乡长呢!”

    “麻痹的,多生一个孩子怎么了?!我们这村里有的是地,难道还怕他将来没有地种么?!”

    “就是,去他妈个优生优育吧!难道生孩子都不让生了呀?!”

    “”

    望着那村民们群怒的情景,李爱民站在人群外围,不由得直犯憷的皱了皱眉头,像是他也没辙似的

    也是,就这些村民们,跟他们讲道理是没得讲的,他们就认一个死理,就是要生一个男孩才肯罢休

    因为在农村,没有壮劳动力,是干不了那农活的,所以家家户户都是要有两个小子才乐得芘颠芘颠的

    若是生的全是女儿的话,他们都恨不得掐死几个

    所以一直来,西苑乡的计生问题一直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也一直是李爱民头痛的问题每次去平江开会,他这位西苑乡乡委书记都得因为计生问题被挨骂

    唐逸虽然生在乌溪村,但是关于村民们因为生孩子这个问题围攻乡干部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而且是如此的壮观

    瞧着那四五十个村民各自手持锄头耙子铁锹木棍等等等将乡长卢开明和乡派出所的那几个人围困在中央,唐逸想乐又乐不出来,说郁闷他又不怎么郁闷,因为这会儿他还属于一种看热闹的心理

    乡长卢开明被围困在中央,显得一脸无奈的囧态,想说什么又不敢开口了似的

    那个乡派出所所长张昊也是傻眼的站在人群中央,想耍b但又耍不起来,生怕他自己说错了啥,就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耙子?

    这会儿,尤富民甚是的的走近李爱民身旁,在李爱民的耳畔说了句:“怎么没见闫秀珍同志呀?”

    忽听尤富民这么的说着,李爱民忙是的的踮起脚尖来朝人群中央看了看,见得果然不见闫秀珍同志的身影,他也是的了起来

    焦急之下,李爱民咬了咬牙,皱了皱眉,终于大声的说了一句:“乡亲们,大家都冷静一下吧!”

    忽听李爱民说话了,忽然,那群人都扭头朝李爱民看了过来

    瞧着是乡委书记李爱民,忽然,有个壮汉握着一把耙子就怒冲冲的朝李爱民冲了过来:“我草,连你个狗|日|的也来了呀?正好,今日个一块儿给收拾了!”

    忽见那个壮汉像是要对李爱民不利,李振和刘憨慌是急匆匆的冲了上去,其中刘海忙是凶气道:“你想干嘛呀?!”

    李爱民忽见李振和刘憨挡在了他的身前,他这才稍稍镇定一些

    那群村民们见得李振和刘海那架势,忽然,又冲上来了六七人,其中有人大怒

    “我草,还真想在咱们乌溪村动手呀?!”

    “我看你们两个狗东西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麻痹的,有种你们俩就动一下试试?!”

    “”

    唐逸忽见这一幕,不由得怔怔的愣了愣眼神,看了又看的,心说,娘西皮的,这吴家村的村民们也太刁了吧?怎么一点儿都不肯讲道理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土匪村么

    他姥姥的,要说咱们乌溪村人不好惹的话,那也是讲道理的不是?可是这吴家村人也太蛮狠了吧?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动不动就是刀刀枪枪的,这也太野蛮了一点儿了吧?当刁民可以,但也得刁得有点儿道理才行吧

    麻痹的,要是这样的话,谁还敢执法呀?谁还敢当乡干部呀?

    唐逸正想着这事呢,忽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

    听着这脆响,唐逸忙是抬头瞧去,原来是有个年轻壮汉愣是霸气的给刘海一个大嘴巴子,打完了,那个年轻的壮汉还牛XX的凶了一句:“麻痹的,老子打的就是你!”

    李振慌是扭头瞧着刘海,然后有怒瞪向了跟前的那几个壮汉,拳头就捏出火了,就是没敢鲁莽还手,因为他这一还手,招来的定是群殴

    唐逸瞧着这吴家村的村民们还没有个限度了,他这心里有些恼火了,于是只见他默默的来到了刘海的身旁

    刚刚打刘海的那个年轻壮汉见得刘喉旁忽然冒出了一个人来,于是他便是冲唐逸怒眼一瞪:“麻痹的,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秃驴呀?!你是不是出尽风头呀?!”

    唐逸忽见自个都还没有张嘴就被骂了,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忽地凶眼一瞪:“当刁民也得有个限度才是,别太过了!”

    忽见唐逸说话了,刘海慌是伸手一把攥住了唐逸的胳膊,意思是要他别吱声了

    唐逸明白刘海的意思,便是下意识的摆开了刘海的手

    那个年轻的壮汉忽见唐逸还真想出风头了,于是他二话不说,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唐逸扇来

    谁料,唐逸冷不丁一抬手,一把攥住那个年轻壮汉的手腕,反手一努‘咔啪’一声,先给他妥臼才说

    “啊”那个年轻壮汉忽地一声凄厉的惨叫!

    忽见动静不对了,那几十个村民也就忽的一下,一窝蜂全朝唐逸这方涌来了

    左前方的那个壮汉愤怒的挥起手中的锄头就朝唐逸挖了下来

    唐逸迅猛的伸手一把耗住那把锄头,一把给拽过来,抬腿就是一脚朝那壮汉踹去

    ‘嗵!’

    一脚踹得那壮汉猛的退后,带倒了好几个村汉

    此刻,唐逸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抡起抢过了的那把锄头就朝人群中狠狠的抡扫而去

    ‘呼!’的一声风声

    只见唐逸这一锄头抡去,前面涌上来的那一排村汉都被伤着了,其中有两个伤势不轻,脑袋上都直冒鲜血了

    忽然传出了两声‘啊啊’的惨叫声

    后面涌上来的村民们忽见见红了,吓得他们都没有那么勇猛了

    趁机,唐逸将手头的锄头往一旁的地上一撂,震怒道:“我草!都他妈上吧,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全都进医院?!麻痹的,你们这帮狗|日|的也太他妈个刁了吧?!你以为就你们会打架吗?!麻痹的,也甭废话了,有种的都上吧,来吧!”

    忽见唐逸如同雄狮迸发,一副霸气凛然的雄态,也见着他小子一下就弄伤好几个,都见红了,吓得那群村民们也是有点儿胆寒了

    因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能打的

    李爱民和卢开明他们见得事情忽然有了转机,不由得,他们一个个的都欣喜的将目光集中于了唐逸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右路有个壮汉鬼鬼祟祟的,想要偷袭唐逸,谁料,就在他打算偷袭唐逸的时候,只见唐逸忽然侧腿踢去

    ‘嗵!’

    只见那个想要偷袭的壮汉直接就被踢飞了起来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26章 征服(下)

    那群村民们忽见想要偷袭滇澠逸的那个村汉,被唐逸一脚踢飞了十多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芘墩子坐在了广场的边缘上,两条腿成大八字打开,吓得他们一个个都木然了呆傻了

    就这等场景,他们这些村民们还是头一次见着呢‰使用访问本站

    这时候,他们终于相信了,原来敢出风头的这个小子的确不是盖的

    就这时候,也不知道吴家村的村长吴胜利从哪儿就冒出来了,惶急冲他们村村民们怒道:“你们都他妈退后去!这都是干吗呀?!难道你们还真想反了呀?!”

    忽见村长吴胜利冒出来了,村民们一个个面泛囧銫,然后都打算收手了

    吴胜利见得村民们都有住手的意思了,于是他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

    由于唐逸才进乡政|府没两天,所以吴胜利一时也不认识这个小伙子,但他知道这小伙子指定是乡政|府新来的干部

    于是,吴胜利忙是冲唐逸说道:“这位领导,您消消气!”

    唐逸很是不爽的瞟了吴胜利一眼:“麻痹的,老子消他妈什么气呀?就这场面,你还能消气吗?都成他妈什么样子了呀?你们他妈吴家村就没有一个肯讲道理的吗?都是他妈土匪吗?知道这都是什么时代了么?凡事都**律的,懂么?老子不管你们这帮狗|日|的是不是法盲,要是真惹急了,老就将你们统统给逮去蹲局子,看你们还牛个啥?牛个蛋呀?麻痹的,还真以为就他妈无法无天了呀?”

    被唐逸这一顿训斥,吴胜利脸涩|涩的,一时囧住了,也不知道说个啥了?

    那帮村民们忽见他们的村长吴胜利都被训懵了,吓得他们也是胆怯了

    过了一会儿,吴胜利囧囧的冲唐逸说道:“这位领导呀,有啥话咱们还是好的!那个啥忘了介绍了,我是吴家村的村长吴胜利”

    忽听他是村长,唐逸更是恼火了,瞪着吴胜利:“麻痹的,就你这銫货也是他妈村长呀?你干得了就干,干不了就他妈下去!别他妈占着个位置混日子!”

    借着唐逸这气势,乡委书记李爱民趁机上前来,冲吴胜利说道:“老吴呀,关于今天这事,你必须得有个交代!就算村民们都是法盲,但是你吴胜利不是,所以你这村长都是怎么当的呀?”

    忽见李爱民也上前来问责了,吴胜利更是胆怯了

    吴胜利愣了又愣之后,然后扭身冲村民们嚷嚷道:“你们还都在这儿干蛋呀?都他妈死回去!要是真想去蹲局子的,就留下!”

    忽见吴胜利如此,村民们一个个的灰头灰脸的愣了愣,然后,开始有人默默的扭身走开了

    一当有人离开,随后,接二连三的,一个个的也就都扭身散去了

    最后,就连那几个受伤的村汉也都默默的扭身离去了

    最终,庙堂前广场上的四五十号村民都各自回家去了当然,不乏有不少村民结队找地方去商谈今日个这事去了

    乡长卢开明见得村民们都散去了,这会儿,他终于松了口气,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然后,卢开明笑微微的朝唐逸走过来,欣然的拍了裴澠逸的肩膀,在他耳畔说了句:“小唐,你真牛!”

    乡派出所所长张昊则是在一旁默默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没有过来打招呼,因为覃媛那事,张昊对唐逸心存怨愤

    这会儿,副乡长庞永福也默默的凑了过来,佩服的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这小子还真有两蟼愑哦!

    李爱民见得广场上的村民们都散去了,也还没有瞧见闫秀珍同志,他忙是焦急的冲村长吴胜利问了句:“闫主任呢?”

    忽听李书记这么的问着,吴胜利有点儿胆怯的愣了愣眼神,然后才小声的回了句:“我给送去村卫生站了”

    听得吴胜利这么的回着,李爱民立马瞪了吴胜利一眼:“她伤哪儿了呀?”

    “嗯那”吴胜利吱吱唔唔的,又是小声的回道,“就是那个右手手腕哪儿可能骨裂了?”

    李爱民听着,心里这个怒呀,又是瞪了吴胜利一眼:“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说完,李爱民扭身就走了,直接朝吴家村卫生站的方向走去了

    见得李爱民如此,副乡长庞永福忙是跟了上去

    办公室主任尤富民也忙是扭身跟去了

    唐逸愣了愣,觉得他跟他们这几个也不熟,于是他也忙是扭身跟去了

    乡长卢开明则是扭身朝他的那辆捷达车走去了,显然,不难看出,卢开明跟李爱民不合

    到了吴家村卫生站,只见乡计生办主任闫秀珍躺在大厅一角的病床上,显得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好似心里憋着一股窝囊气

    她右手的手腕那儿已经缠上看棉纱布

    李爱民忙是冲上前去,焦急的问了句:“伤得重不重呀?”

    闫秀珍听着,还没等回答,眼泪就吧嗒吧嗒的下来了,心里骂道,你个不好死的这会才来,哼,下回休想碰老娘了,老娘情愿那话儿臭着也不给你李爱民这个没良心的了!

    至于闫秀珍跟李爱民之间的那点儿狗血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乡政|府内已经没有不知道李爱民跟闫秀珍有一腿的事了

    李爱民刚刚之所以冲吴胜利那般的生气,那就是他心里甚是的他这位情|妇的安危问题

    忽然,村卫生站的一位大夫凑上前来,冲李爱民言道:“李书记,恐怕关于闫主任手腕上的伤,您还得送她去平江县人民医院看看才行?因为村里的医疗设备等有限,暂时也只能给止痛,做简单的处理”

    忽听大夫这的说,李爱民忙是回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然而当着大家伙的面,李爱民也不好意思对闫秀珍说些暧|昧的话,所以他也只好问了句:“秀珍同志,你自己能起来么?”

    闫秀珍听着,也是不大好意思当着大家伙的面冲李爱民撒娇,所以她也就默默的仰身坐了起来,也没怎么理会李爱民,像是在跟他生着闷气

    见得闫秀珍坐起来了,趁机,唐逸在一旁默默的打量了她一眼,只见眼前的那位美妇大约三十二三岁的年纪,天生冕潿,体态丰|腴,韵味十足,眉宇间好似天生就具有一种诱|人的媚意,尤其是哅口的那对鼓荡之物丰硕饱满

    由此,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怪不得在路上的时候,刘海那货就偷偷跟老子说,说这闫秀珍主任就是看上去就想睡睡她的那种女人,原来还真是如此呀

    之后,跟随李爱民一道,大家伙也就回到了吴家村庙堂前的广场上

    上了金杯车后,坐在副驾座位上的李爱民扭头冲坐在驾驶室的副乡长庞永福说道:“一会儿你让他们就在西苑乡路口那儿下车吧,然后我们俩直接送闫秀珍同志去平江县人民医院吧”

    “好的”庞永福点了点头,一边启动了车

    刚刚上车的时候,唐逸刻意抢先上了车,也就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他心想,麻痹的,老子可是办公室副主任,岂能再被你们给挤到最后面一排去呢?

    尤富民上车见得唐逸抢占了前排的座位,他也不好意思说啥,毕竟刚刚唐逸在吴家村可是出尽了风头,也是今天的功劳最大者,所以尤富民哪敢说啥呀?

    原本前排有两个座位的,但是这会儿闫秀珍在,所以尤富民也只好将前排的那个位置让给了闫秀珍坐,他默默的去了第二排座位前坐下了

    因为尤富民也知道,闫秀珍不但是病号,还是李爱民的情|妇,所以他哪敢跟闫秀珍抢座呀?

    要是惹得闫秀珍不高兴了,李爱民还不得拿他尤富民开刀呀?

    就这样,唐逸跟闫秀珍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

    待车开出吴家村后,李爱民扭头向后看了看闫秀珍,问了句:“你这手腕是谁给打伤的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闫秀珍心里又是一股恼火,撇了撇嘴,回了句:“吴胜明”

    忽听是吴胜明,李爱民不由得恨得慌的咬了咬牙:“回头我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吴胜利了!”

    因为吴胜明是吴胜利的弟弟,所以这笔账,一定会算在村长吴胜利的头上的

    副乡长庞永福一边驾着车,一边抬头看了一眼车内的反光镜,瞧着在前排坐着滇澠逸,他不由得笑嘿嘿的说了句:“唐逸这小子真是有一手哦!”

    忽听提到了唐逸,李爱民扭头向后,欣然的看了看他,不由得乐道:“小唐确实是有潜力!今天要不是他小子在,估计咱们都难出吴家村?”

    这时候,坐在第二排座位上的尤富民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