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6 部分阅读

    她妈见得方乐乐如此,为了照顾一下唐逸的感受,忙是冲唐逸勉强的微笑道:“小唐呀,你别见怪哈!我们不是在说你哈!”

    唐逸有些闷闷的回了句:“没事”

    可是方乐乐她爸又是冲方乐乐问了句:“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他是医生,在他们乡医院上班”方乐乐忙是回道

    忽听唐逸是医生,她爸这才稍稍地舒展了一下眉头,因为他以前也是医院的医生,所以听说是医生,多少有些特别的好感,于是他也就稍稍和蔼地冲唐逸问了句:“你是中医还是西医呀?”

    “中医”唐逸回了句

    “那你会开药方了么?”

    忽听方乐乐她爸这么的问着,唐逸则是仔细地打量她妈一眼:“叔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阿姨应该有偏头痛,而且这病至少缠了阿姨十年之久了但是您作为医生,也一直在为这事头痛吧?因为您也治不好阿姨这偏头痛,对吧?”

    方乐乐她爸不由得一怔,心里咯咚了一下,忙是怔怔地瞧着唐逸,心说,他小子怎么知道这事呀?难道是乐乐告诉他的?

    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女儿方乐乐诧异道:“翱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呀?我我没有跟你说过我妈妈的这病呀?”

    她爸忽听女儿这么的说着,心里又是一怔,再次瞧了瞧唐逸,问了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那么也就是说我没有胡说咯?”

    方乐乐她爸面銫微囧,然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是事实”

    这时,方乐乐她妈忙是问了句:“那,小唐呀,你有什么方法治疗好我这病么?”

    “阿姨,既然我能看出病症来,那么我肯定是能医治的”唐逸回道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她妈忙是冲方乐乐说道:“乐乐,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去拿瓜子花生什么的出来吃呀!还有,去厨房弄一个果盘出来吃呀!小唐可是你的朋友,又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这丫头可得招待好了人家呀!”

    “嗯”方乐乐忙是点了点头,“好的妈,我这就去”

    瞧着方乐乐她爸妈态度的转变,唐逸不由得暗自心说,麻痹的,你们还真以为老子就是一个简单的小农民么?老子看你们就是犯贱,非得老子拿出一手来,你们才服气,真是典型的贱民!

    此刻,方乐乐她爸甚是和蔼地看着唐逸:“小唐呀,那以你之见,你有什么高招呢?”

    这回,轮到唐逸装了:“叔叔呀,是这样的,我这次罍鳝阳市也没有带针来,所以这次恐怕就不能为阿姨诊病了?”

    “你说的是针灸么?”

    “对”唐逸点了点头

    “那我这儿有银针呀我对针灸这个也略懂一点儿”

    趁机,唐逸问了句:“那,叔叔您就没有给针好阿姨的部”

    方乐乐她爸一脸灰,只好囧笑道:“说实话,我对针灸也不是很懂主要是找不准|袕位”

    “针灸的关键就是在于准确无误地找准|袕位,还有就是手法”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方乐乐她爸不由得另眼相看地打量了一眼唐逸:“看你年纪轻轻,没想到你对针灸竟是有如此高深的研究?”

    唐逸淡淡的一笑,言道:“叔叔过奖了,其实我也是略懂而已对了,关于阿姨的偏头痛,其实不用针灸也能治好”

    “你还有高招?”方乐乐她爸忽地一怔

    “如果叔叔和阿姨信得过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先给阿姨写付药方,先吃一个疗程看看效果”

    趁机,方乐乐她妈忙道:“那,小唐呀,你还是给我开中药吧我不想扎针,太痛了”

    “这个倒是可以,只是”

    方乐乐她爸似乎明白了唐逸的意思,忙是言道:“小唐呀,你放心好了,规矩我懂”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09章 买了大哥大

    听得了方乐乐她爸那么的说了,于是唐逸也就说了句:“那就麻烦叔叔您去给我取来纸笔吧‰记住本站的网址:”

    “好的”方乐乐她爸应了一声,忙是起身,扭身离座,朝书房走去了

    瞧着方乐乐她爸乖乖的去取纸笔去了,唐逸心里这个乐呀,心说,娘西皮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卫生局局长么?真是太乖了,太听老子的话了,哈哈

    随之,唐逸这货又是心想,原来传说中的卫生局局长也不过如此嘛,在老子面前,他也得服服帖帖的不是么,嘿嘿

    在方乐乐她爸去取纸笔的时候,方乐乐也将瓜子花生果盘什么的给摆上了

    方乐乐她妈忙是好声招待道:“小唐呀,吃哈,不要太拘谨了哈既然你是咱们家乐乐的朋友,那么你到了咱们家,也就跟自己家一样了哈”

    方乐乐见得她妈这态度的转变,她心里这个欢心呀,乐呵呵地瞧了瞧唐逸,心说,猪,你太牛啦,哈!你居然能把我爸妈哄得这么高兴,哈!

    待方乐乐她爸取来纸笔后,唐逸也就伏在茶几前写药方了

    由于方乐乐她爸懂医,所以也就凑在一旁瞧着,只见唐逸手头的钢笔走若龙蛇一般,在纸上写着:半厢濎麻白术蜈蚣3条

    不知不觉间,方乐乐她爸竟是被唐逸那手洒妥的字迹所吸引了,不由得暗自惊叹道,哇哇哇!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有一手哦,这药方我得好好濒着才是,没事可以拿出来模仿笔挤练字

    待写完药方后,唐逸坐起身来,嘘叹了一口气,然后言道:“就照着这药方先吃7付药试试效果吧,完了之后,再根据疗效重开药方吧”

    “好!”方乐乐她爸忙是点了点头

    完了之后,方乐乐她爸想着当着老婆和女儿的面给唐逸钱不太好,于是,她爸也就说了句:“小唐,你跟我房看看,看看我之前写得那药方有什么不足之处?”

    “”

    等唐逸跟随方乐乐她爸来到书房后,她爸就忙是将一个大红包塞到了唐逸的手中:“劳烦你了”

    唐逸那小子一边将红包揣入口袋,一边微笑道:“没啥的”

    见得唐逸这样,方乐乐她爸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大舒服了似的,默默地瞟了他一眼,不由得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这小子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不管咋说,我家乐乐可是跟他在梭友,将来没准我乐乐她妈就是他小子未来的岳父岳母,可是他这小子给他未来的岳母看铂也还要收红包,这未免太过了一点儿吧?

    随之,方乐乐她爸不由得心想,你小子既然这样,那就等着鄙,将来我不为难为难你小子才怪呢,哼!

    唐逸这货则是在想,娘西皮的,卫生局局长夫人的病最终还得老子罍麾决,卫生局局长还得给老子一个大红包,这事真是有点儿闹笑话了吧,哈

    之后,唐逸和方乐乐陪着她爸妈瞧了一会儿电视后,时间也不早了,也是夜里12点多钟了,该睡了,于是方乐乐她妈忙是安排道:“乐乐呀,你一会儿让小唐睡你的房间吧你爸睡你弟弟的房间,你跟妈一起睡”

    听着方乐乐她妈这么的安排着,开始听着,唐逸这货心里一乐,心想头次上门就让老子睡你女儿了呀?

    可是听着后面的,唐逸这才明白过来,忙是心说,我草,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呀?要女儿跟她睡呀

    显然,方乐乐她妈心里也清楚,若是安排唐逸睡乐乐她弟弟的房间的话,到了半夜,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所以她妈也就安排了乐乐跟她睡一个屋,这样的话,也就有效地控制了女儿和唐逸偷尝禁果

    晚上,当唐逸在方乐乐的床|上睡下后,闻着被窝里余留着一股浓郁的方乐乐身上的清香味道,他心里这个难受呀,就跟那猫挠似的,恨不得此刻方乐乐就在身旁,翻身就能将她压在自个的身体之下

    ********

    第二天早上早餐过后,方乐乐也就领着唐逸去看大哥大去了

    唐逸这货兜里揣着一万多块,不给糟尽了,他也是不安心,所以也就决定买了一部大哥大

    因为他小子觉得还是这玩意比BP机方便,直接就能接听电话和打电话,多方便呀

    反正目前,对于唐逸这小子来说,也没有啥理财的概念,所以只要手头有钱,那就是必须得糟尽完事,他才辈心

    不过这钱对于他来说,来得也是太容易了,所以他也没啥好珍惜的

    况且他小子一时也没有想过要娶婆娘,只觉得是不是的有个女孩子陪着他耍耍就好了

    显然,唐逸还是个顽皮的小青年,还不定杏

    买完大哥大,从店里出来后,方乐乐不由得扭头欢喜地看了看他:“呵呵以后找你就方便啦,直接给你打电话就好了,哈!”

    唐逸听着,乐了乐,然后冲她问了句:“咦,你怎么没有弄个大哥大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方乐乐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哼!我妈不肯给我买,说我有个BP机就好了!”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打量了她一眼:“你还在读书吗?”

    “我晕!你看我还像是学生吗?”

    “像”

    “可是我已经大学毕业了好不好呀?”说着,方乐乐忽然欢喜的一乐,“呵,过阵子我就要上班了,等我上班后,赚了钱,我就首先买部大哥大,好跟你这猪联系,嘻嘻!”

    “”

    唐逸继续跟方乐乐聊了聊,然后他看时间不算太早了,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于是他忙是冲方乐乐说了句:“我要回平江了”

    方乐乐诧异的一怔:“翱你今天要回去吗?”

    “对呀”

    不由得,方乐乐有些惆怅地看了看唐逸,故作撒娇地撇了撇嘴:“你今天可不可以不回去嘛?”

    唐逸则是回了句:“我要回去上班呀”

    “那”方乐乐闷闷不乐的想了想,“那你什么时候再罍鳝阳市呀?”

    “等你找我了,我就来呗”唐逸回道

    方乐乐又是惆怅地愣了愣眼神,然后默默地看了看唐逸,感觉也留不赚于是她便是言道:“那好吧,我送你去汽车站吧”

    待方乐乐送唐逸到了江阳市汽车站后,临别前,方乐乐趁着唐逸没有注意,凑上前,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亲完这一口后,还没等唐逸反应过来,方乐乐那丫头就慌是娇琇地扭身跑掉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扭头看去时,只见方乐乐那丫头已经跑出了候车厅

    瞧着方乐乐那娇琇跑走的背影,唐逸不由得傻傻的一笑,抬手|嫫了一下刚刚被亲的位置,不由得心说,死丫头既然有种亲老子,就不要娇琇的跑掉嘛,嘿

    之后,待唐逸坐在大巴车靠窗口的位置,扭头望着大巴车缓缓地驶出车站时,不由得,一股莫名淡伤油然而生

    他又是忍不住回想起了胡斯淇来

    好似方乐乐带给他的快乐只是短暂的,他一世的忧伤只为胡斯淇似的?

    在他的心里,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胡斯淇比喜欢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多那么一点点

    当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也喜欢方乐乐,还喜欢刘晓静,也喜欢胡斯淇她妹妹胡斯怡

    对于廖珍丽或者是杜薇,他也喜欢,不过那是一种姐弟的喜欢

    但是他心里明白,他跟廖珍丽和杜薇早已不是一种单纯的姐弟关系了

    因为他跟廖珍丽睡过,也跟杜薇睡过了

    总得的来说,唐逸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丝欢喜的,因为他感觉自己都跟那么几个女的睡过了,感觉还算是蛮满足的

    反正他这货心说,娘西皮的,不是说物尽其用么?那么上天既然给了老子一根棍棍,那么就是给老子用来睡女人的,否则的话,要多给老子一根棍棍干吗呀?

    当大巴车刚进入高速路口时,谁料,方乐乐那丫头这就给唐逸打来了电话

    忽听大哥大响了,唐逸这货乐嘿嘿地掏出来看了看,然后也就接通了:“喂”

    “嘻嘻猜猜我是谁?”电话那端的方乐乐笑嘻嘻的说道

    “方乐乐”

    “哈你怎么知道是我呀?”

    “因为我大哥大刚买,只有你知道我的号码呀”

    “我晕!”

    唐逸嘿嘿的乐了乐,说了句:“你不是晕,是笨”

    “啊你哼,死猪,你等着,下次见你我就咬你!”

    唐逸听着,开心的乐了乐,然后说道:“好了,没事就挂了吧,电话费很贵的”

    “不不许挂我要听你说话”

    “我靠!那你帮我交电话费吧!”

    “才不呢!”

    “”

    愣是被方乐乐那丫头给缠着聊了好一会儿,唐逸这个心痛呀,心说,娘西皮的,我的电话费呀!

    就在这时候,赶巧似的,他的BP机又响起来了:“哔哔”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10章 郭所长喝闷酒

    忽听BP机响了,唐逸愣了愣,以为是刘晓静那丫头打来的传呼,结果待掏出BP机一看,只见屏幕上显示着:“请速回电至6567XXXX,胡斯怡‰记住本站的网址:”

    瞧着‘胡斯怡’这三个字,唐逸的心头不由得一喜,于是他立马就给她回去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没等胡斯怡说话,唐逸就忙是欢喜地问了句:“是胡斯怡吗?”

    “嘻”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开心的一笑,“是唐逸吧?”

    “是我”

    听说是唐逸,电话那端的胡斯怡又是开心的乐了乐,然后乐呵呵的问了句:“想我姐没?”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问着,唐逸心里虽是欢喜,但又有些复杂,愣了愣眼神,便是问了句:“你姐还好吧?”

    “不好”

    “她怎么了呀?”唐逸忙是问道

    “反正就是不好啦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她的处境的啦”

    “那是不是因为我呀?”唐逸猜疑了一句

    “这个”电话那端的胡斯怡有些烦心的皱了皱眉宇,“哎呀,我也跟你说不清啦反正反正反正跟你也有一定的关系啦哎呀,我还是实话跟你说了吧,也不知道我妈怎么就知道我姐和你在一起了,所以我妈也就不许我姐去你们乌溪村教书了,也不许我姐去平江了唉总之很复杂啦我也跟你说不清”

    听了胡斯怡那丫头如此直白的说了,唐逸心里不由得一阵黯然神伤,然后说了句:“那你帮我告诉你妈,我你姐没有什么”

    “晕!就算这么告诉我妈又能怎样呀?我妈那人生杏多疑,只要她想什么就是什么,反正这事解释不清的啦!”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那你还敢跟我联系?”

    “切!我才不怕我妈呢!我跟你联系怎么啦?我有我的自由,我愿意跟谁交朋友就跟谁交朋友,她才管不着呢!我可没有我姐那么好欺负,哼!”

    听着胡斯怡这丫头的这话,唐逸的心里有些欢喜的笑了笑,然后问了句:“对了,上次我给你开的药方,怎么样呀?”

    忽听这个,电话那端的胡斯怡欢心地乐了乐:“呵呵你真是太牛啦!太神奇了耶!你知道吗,按照你的嘱咐我吃了那药方后,前两天我真的不痛|经了耶!对啦,唐逸哥哥,我还要不要继续吃药呀?”

    “不用了”唐逸忙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敢保证你至少在5年内不会有痛|经现象了”

    “真的?”

    “真的”

    “呵呵唐逸哥哥,你真牛!”说着,电话那端的胡斯怡话锋一转,“对啦,唐逸哥哥,我这周六去找你玩吧?”

    “嗯?”唐逸却是皱了皱眉头,“你还是不要来了吧?”

    “为什么呀?是不是唐逸哥哥你不喜欢我了呀?”

    “不是呀”唐逸忙是解释道,“因为我怕你妈晓得了,又会阻止你簢交往的因为你和你姐毕竟簢们不一样,你们姐们俩都是市委书记家的千金,所以你妈肯定是不会准许你们姐们俩乱|交朋友的”

    “哼!我才不怕她呢!反正,我这周六就要去找你玩啦!你让我去,我也要去!我姐都告诉我了,该怎么去你那儿,嘻!”

    “”

    待一会儿挂了电话,唐逸总算是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因为他心想,起码胡斯怡和胡斯淇她们姐们俩还是喜欢他的

    等回到平江时,唐逸本想跟刘晓静联系一下,可是他想想前天还跟她在一起,也就没有联系刘晓静了

    于是,他也就直接在平江汽车站转车回西苑乡了

    待中巴车在西苑乡乡政|府门前的大马路旁停稳后,唐逸也就随着车上的乘客下了车

    回到乡里,显然要比市区显得寂寥很多

    虽然是在乡街上,但是不逢上赶集日,乡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行走

    唐逸站在乡政|府愣了愣,见得一旁有人经过,他忙是故作显摆地掏出他的大哥大来,瞧着手头的大砖块,他自个暗自心说,这玩意就是比BP机好使哦

    谁料,路人看也没看他一眼,闹得他小子有点儿郁闷的白了一眼那路人,心说,大哥大知道么?见过么?

    路过的那位大伯只顾挑着一担粪|桶就那么低着头打唐逸面前经过了

    唐逸那货忙是捂住了鼻子,心说,麻痹的,真臭!

    随后,他也只好倍显寂寥地扭身朝乡街道的方向走去了,打算去馆子里吃碗米粉

    因为这会儿已经是下午1点来钟了

    当唐逸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米粉店的时候,往里一瞧,莫名的,只见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独自一人默默地坐在一张圆桌前喝着闷酒,手头还夹着一根燃着的烟

    郭有年听着了门口有脚步声,不由得扭头往门口瞧了一眼,见是唐逸,他莫名的一怔,然后有些不大高兴白了他一眼,这才招呼了一句:“呃,唐逸?”

    正在这时候,店老板从里面迎了出来:“吃点儿什么?”

    “三鲜粉”唐逸回了句

    “好的”店老板回应了一声,然后顺口说了句,“坐吧”

    反正这乡街上的小店平常也没有什么买卖,所以店老板也习惯了这种冷淡的买卖,即便是逢上了来客,他也是那副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开心的表情

    除非是乡政|府的人来了,他才会勉强的给个笑脸

    唐逸缓步走近郭有年的身旁,好奇地问了句:“郭所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呀?”

    “騲!”郭有年闷闷不乐的怨愤了一声,然后冲唐逸说了句,“来,坐吧”

    于是,唐逸也就绕到了郭有年的对面,拉开椅子,然后在桌前坐了下来

    瞧着唐逸在对面坐下后,郭有年问了句:“要不要给你也整杯酒?”

    “不用”唐逸忙是回道

    “那,抽根烟?”

    “不会”回绝的同时,唐逸暗自心说,麻痹的,这烟有啥好抽的呀?不就是叼在嘴上冒阵烟么?很爽么?

    见得唐逸酒也不喝烟也不抽,郭有年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是问了句:“你怎么才吃午饭呀?”

    “哦”唐逸应了一声,回道,“刚从江阳市回来”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郭有年不由得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去江阳市玩去了呀?”

    “对呀”

    “去安书记家玩了?”

    忽听郭有年问了这么一句,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了句:“就去他家吃了顿饭”

    “那”郭有年又是闷闷的看了看唐逸,“那你知道我被咚么?”

    “啥?”唐逸不由得一怔,“郭所长,你说啥?”

    “唉”郭有年叹了口气,“以后就别叫我郭所长了吧我已经不是他妈什么所长了现在,我就是他妈一名小警员了”

    唐逸又是皱眉一怔:“怎么会这样呢?”

    忽然,郭有年觉得唐逸这小子像是故意在装蛋,便是有些气郁地回了句:“还不是因为上次抓了你,这事你还问呀?”

    忽听郭有年这么的说,唐逸感觉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跟老子又有啥关系呢?就算是上次那事,人家安书记也不可能跟你一个小小的所长过不去吧

    事实上,这事看似跟唐逸有关,实际上跟唐逸却是没有太大的关系

    至于郭有年这次直接被江阳市公安局给咚,那是因为余文婷那事,人家广东政|府那边在向江阳市政|府讨要一个说法,所以这事既然发生了,那么就得有人背黑锅才是,所以这次郭有年也算是点背

    郭有年也是挺冤的,他要是不给尤富民面子的话,那么关于乌溪村牛家牛成福骗来余文婷那事,他们乡派出所早就帮助余文婷妥离了乌溪村

    原以为就余文婷那个小丫头没啥事,觉得那丫头也没有啥牛气的背景,骗来了就骗来了呗,这事只要当地执法部门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