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4 部分阅读

    最后这句话,确实没有违心,因为方乐乐笑起来真是很可爱

    当然了,虽然方乐乐跟胡斯淇比起来,稍逊銫一点儿,但是方乐乐也绝对是一大美女了,就她走在大街上,回头率也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04章 遭遇街头小混混

    一会儿饭后,唐逸也就领着方乐乐返回了平江车站,然后乘坐上了去往西苑乡的中巴车‰使用访问本站

    上车后,为了方便说话和嬉笑打闹,方乐乐刻意要求唐逸和她一同坐在了车后座

    两人在车后座坐下后,方乐乐也无心看车窗外的景象,忙是扭头笑嘻嘻地看着唐逸,半似玩笑地乐道:“以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许你跟我提别的女孩子,也不许想别的女孩子,只许陪着我说话,要一直目不转睛地看我,嘻嘻”

    听得方乐乐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笑嘿嘿地打量了她一眼:“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方乐乐却是娇琇地琇红了双颊,忙是回道:“才没有呢!”

    “那你为啥要那样说呀?”

    “因为”方乐乐一时有些语噎地愣了愣眼神,然后又是嘻嘻的一笑,说道,“因为我来你这儿是客人呀,对待客人就是要一心一意的呀”

    见得方乐乐这丫头甚是可爱,也爱嬉笑打闹,于是唐逸这货也就大胆地笑嘿嘿地玩笑道:“那不会连晚上睡觉,也要我陪着你一起睡吧?”

    方乐乐的心砰然一跳,两颊琇红似火,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流|氓!”

    “嘿”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道,“男人不流|氓,身体不健康”

    听得这话,闹得方乐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忍不住扑呲一乐:“呵!你还真是个大流|氓哦!”

    “”

    两人一路嬉笑打闹的,不知不觉地,也就随着中巴车抵达了西苑乡

    当中巴车在乡政|府门前的大马路边缓缓地停稳后,唐逸这才意识到到站了,于是他忙是扭头冲方乐乐说道:“好了,到了,下车了”

    从车上下来后,方乐乐甚是新奇地饮了一眼乡里的景象

    远山陈旧的电线杆东拉西扯的电线和电话线交错着鲍矮的房屋黑銫的瓦片偶尔几间茅草房点缀在其中偶尔几处烟囱在冒着青白的青烟破烂的陈旧的柏油马路冷清的街道

    饮着这乡间的景象,呼吸着这清丽的空气,方乐乐不由得欢喜地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哇这里的空气真好哦!”

    见得方乐乐这般的欢喜,唐逸不由得笑嘿嘿的打趣了一句:“那你干脆就嫁到这儿来呗?”

    “呵呵”方乐乐娇琇的乐了乐,然后大胆地玩笑道,“你娶我呀?”

    “好呀只要你乐意嫁给我,我就娶你”唐逸这货笑嘿嘿的回道

    方乐乐又是乐了乐,然后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我才不会便宜了你呢!”

    “那你打算便宜了谁呀?”

    “你管呢!”说着,方乐乐又是故作姿态的冷哼一声,“哼!反正我是不会便宜你的啦!”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反正你已经到了我们乡里了,就算你不从也由不得你了,哈!”

    “啊”方乐乐故作惊恐的一声尖叫,“我要回去!”

    见得方乐乐如此,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言归正传,问了句:“你还想去我们乌溪村吗?”

    “嗯?”方乐乐笑微微地歪着脑袋想了想,“远吗?”

    “远倒是不远,只是这会儿没有船过去”

    “那什么时候有船呀?”

    “要到快天黑了的时候”唐逸回道

    于是,方乐乐又是歪着脑袋想了想,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然后欢喜地问了句:“那这儿可以看到西苑湖吗?”

    “可以呀”唐逸忙是回道

    “真的?”方乐乐欢心地一乐

    “真的”

    “那你快带我去呀!哈!”

    见得方乐乐如此,于是唐逸忙是乐道:“那好吧,走吧,我这就带你去西苑湖吧”

    于是,唐逸便是领着方乐乐沿着乡街道朝前走去了

    直穿过乡街道,到了街尾,然后唐逸领着方乐乐拐向了去往西苑湖码头的土马路

    准确地罍鞑,这是一条沙石道,因为路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沙石的

    道路的两旁是杨柳树,树枝交错在路面的上空,将其遮掩成了一条林荫小道

    行走在此道上,感觉身处在一片寂静祥和的状态中,听着田间偶尔传来的几声蛙鸣,闻着这乡间的空气,给人一种愉悦之感

    方乐乐貌似很喜欢这种乡野的味道和气息,扭头冲唐逸乐道:“我真滇潾喜欢这儿了,哈!”

    唐逸听着,甚是欢心道:“是不是这里比城区要安静呀?”

    “对呀”

    “”

    正在他俩说话间,莫名其妙的,从前方道路拐弯处忽然冒出了四五个小青年来

    那四五个小青年像是刚从西苑湖游玩归来

    唐逸远远地打量了一眼那四五个小青年,一眼就辨认出来了,他们是这西苑乡街上的,但是他不认识他们都是谁家的孩子

    那四五个小青年一边朝唐逸他们这端迎面走来,一边在有说有笑地嬉笑打闹着

    待渐渐走近时,其中一个长发小子忽见迎面走来的姐姐漂亮极致,像是都隐约嗅着了那姐姐身上的那股特有的清香味道,不由得,那个长发小子便是猥|琐的嬉笑着,然后油里油气地冲方乐乐招呼了一声:“嗨!姐姐!”

    见得那个长发小子发|情了,他的那三四个同伴也是一个个猥|琐的嬉笑着,目光泛蓝地瞧着方乐乐

    唐逸忽见他们几个小青年如此,便是不爽地呵斥了一句:“一边玩蛋去!”

    忽见唐逸如此,那个长发小子便是来劲了,仗着他是西苑乡街上的,便是牛气地拽拽地冲唐逸说了句:“你小子死一边去!”

    随即,一个小个头更是猖狂,冒出来冲唐逸怒斥道:“打你丫的!”

    见得迎面的那四五个小青年气势嚣张,吓得方乐乐下意识地靠近了唐逸,紧挨着他的胳膊

    那个长发小子见得方乐乐害怕了,他便是得意地笑嘿嘿地说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妥|下裤子来!哈!”

    听得那个长发小子这么地说着,他的同伴们都一个个地猥|琐地呲牙咧嘴地乐开了:“哈哈哈”

    见得那四五小青年如此,甚是嚣张和猖狂,完全没有将唐逸他放在眼里,于是,唐逸终于恼了:“麻痹的,你们这几个兔崽子是不是活腻了呀?”

    忽见唐逸急眼了,那个小个头噌地一下就冲到了唐逸的跟前来,身高虽然比唐逸矮半截,但是却极为嚣张地怒斥道:“我打你丫的!”

    见得那小个头如此,手舞足蹈的,唐逸心里这个怒呀,不再废话,冷不丁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那小个头扇去

    ‘啪!’

    一声脆响的同时,只见那小个头站立不稳,忽然歪身一个狗催子,‘噗’的一声歪倒在地,溅起了一地的灰尘来

    忽见唐逸出手不凡,那个长发小子自然是不敢怠慢,见得自个的同伴挨揍了,他便是‘啊’的一声,愤怒地朝唐逸攻击而来

    唐逸轻巧地伸手就攥住了那长发小子的拳头,反手一努‘咔啪’一声,给弄得妥臼了

    “啊”瞬间,痛得那长发小子一声凄厉的惨叫,眉头紧皱,紧咬着牙关,汗珠子就不觉地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后方的那两三个小青年忽见这等情势,吓得他们一个个呆愣在原地,想进攻又怕挨揍,想逃跑又怕被说没有义气,所以也只好就那样地僵持在原地不动

    唐逸见得他们也不敢上了,于是他便是冲他们怒斥道:“麻痹的!就你们这几个跳脚小丑也敢在老子面前猖狂?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全都骨折了呀?”

    那两三个小青年见得唐逸这等霸气凛然的气势,吓得他们一个个直冒干珠子,胆颤得腿都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

    这时候,那个小个头从地上愤怒地爬起身来,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就朝唐逸砸来

    忽然只见唐逸跃身跳起,一脚踢在那块砸来的石头上,随即只见那块石头瞬间就改变了方向,朝那小个头砸回去了

    ‘嗵!’

    只见那块石头重重地击打在那小个头的哅口上,砸得仰身向后,‘噗’的一声,仰身倒地,又是溅起了一地的灰尘来

    后方的那两三个小青年瞧着刚刚的那一幕,他们一个个更是傻眼了,心说,麻痹的,这个死人还会他妈轻功呀?我草,还是不他妈上了吧,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那个长发小子由于胳膊妥臼了,闹得他一时揪心滇澺痛不已,但忽见唐逸跃身跳起那个动作时,他也是忽地一怔,呆傻了,心说,麻痹的,老子不会这么倒霉吧?早知就不他妈装b了

    为了虚张声势,那个长发小子疼痛道:“妈的,你小子就等着鄙!我一定要打死你丫的!除非你以后不再西苑乡出现!”

    唐逸冲他怒眼一瞪:“麻痹的,尼玛再说一句试试?!”

    忽见唐逸如此,吓得那个长发小子忍痛的一声令下:“我们撤!”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05章 西苑湖边漫步

    见得那四五个小青年灰之溜溜后,唐逸回头瞧了一眼他们几个朝街上惶急逃离而去的情形,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就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也想在老子面前发威,真是活腻了!

    方乐乐见得那四五小青年都被吓跑了,她不由得欢喜地扭头看了看唐逸,用一种甚是膜拜的目光定睛地瞧着他,忍不住欢喜道:“和你在一起好安全哦,呵!”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扭头笑微微地看了看她,暗自说了句,也不知道你这小婆娘穿安全裤没有?

    方乐乐见得唐逸目光有些邪气,她不由得琇红了双颊,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呀?没有见过美女呀?”

    见得这方乐乐这般的可爱,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好了,我们走吧‰记住本站的网址:”

    一会儿,来到西苑湖码头上时,迎面一阵胡风吹来,方乐乐不由得眯了眯双眼,然后待睁开眼,望着眼前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波浪翻滚的深蓝銫湖面,她不由得惊喜的一乐:“哈这就是西苑湖呀?”

    “对呀”唐逸站在她身旁应了一声

    “呵”方乐乐又是一乐,再次饮了一眼眼前这片深邃的湖面,惊叹道,“哇这里真的好美哦!我愈来愈喜欢这里了,哈”

    一阵惊叹过后,方乐乐又是一乐,然后突发奇想,笑嘻嘻地乐道:“我想拥有一座房子,面朝西苑湖,春暖花开,观日出看日落,嘻嘻还有,我的爱人陪在我的身边,哈”

    唐逸则是毫无情调地回道:“这有什么难的呀,在湖边搭建一间小木屋,在西苑湖这儿当渔民不就好了么?不过这儿的渔民都晒得黑不溜秋的,常常怨声载道的,盼着啥时候才可以上岸?”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不由得冲他翻了个白眼:“你真没情调,我懒得跟你说!”

    “渔民要情调干啥呀?不就是天天捕鱼咯?”

    方乐乐更是不满地冷哼一声:“哼!你不懂,我懒得跟你说!”

    随即,方乐乐话锋一转:“好啦,陪我去湖边走走吧”

    “成吧”唐逸有些不大情愿地回了一声,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这小婆娘真没见过世面,这破湖边有啥好走的呀?走来走去的,不就是这片破湖面么?

    当唐逸陪着方乐乐在湖边漫步起来后,方乐乐不由得欢喜地扭头看了看他,然后好奇地问了句:“你有没有跟别的女孩子来这湖边漫步过呀?”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回道,“以前在乡中学读书的时候,跟我们英语老师来这湖边走过”

    “翱”方乐乐诧异的一怔,“不会吧?你们搞师生恋呀?”

    见得方乐乐如此诧异,唐逸则是闷闷不乐地回道:“什么师生恋呀?那次是我上课的时候,用镜子照了英语老师的裙底,后来她很生气,就拉我来这湖边谈心,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通而已”

    “哈”方乐乐忍不住扑呲一乐,“你活该!谁让你那么调皮呀?我要是那英语老师的话,才不会跟你谈什么心呢,直接就大嘴巴子抽你啦,哈!”

    “我靠!你不会那么狠吧?”

    方乐乐呵呵地乐道:“不信你就试试看呀?”

    “你今天又没有穿裙子,怎么试呀?”

    “翱”方乐乐惊恐的一怔,“你不会那么邪恶吧?”

    唐逸这货竟是笑嘿嘿地回了句:“不邪恶就不是我了”

    “我晕!还好我今天是穿判裤的!”

    “嗯”唐逸故作闷声地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判裤是比较难解一点儿”

    “你你你∑凐得方乐乐惊恐地瞧着他,无语了

    唐逸嘿嘿的一乐,问了句:“你为啥那样看着我呀?”

    “感觉你太恐怖啦!”

    “嘿”唐逸又是嘿嘿的一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了,其实我是很斯文的”

    “切!拉倒吧!我才不信呢!”

    “那你是喜欢暴|力一点,还是喜欢温柔一点儿呢?”

    方乐乐小脸涨红,撇了撇嘴:“哼!我不跟你说话啦!你太黄啦!”

    “咱们不都是黄种人么?要是不黄,那还是龙的传人么?”

    “”方乐乐无语了,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唐逸这货则是乐嘿嘿地瞧着她:“你怎么不说话了呀?”

    “被你气着了呗!”说着,方乐乐白了他一眼,然后忙是转移了话题,略显娇琇地问了句,“我是不是第一个和你来这湖边漫步的女孩子呀?”

    “嗯”唐逸点了点头,“如果之前的英语老师算是女人的话,那么你确实是第一个女孩子”

    方乐乐原本看着他点头了,心里甚是欢心不已,可是忽听他这解释,心里这个郁闷呀,白眼瞧着他,不由得心说,哼!死猪!你想气死我呀?

    继续往前走了走,忽然,方乐乐觉得有点儿累了,所以继续漫步的兴趣也就减半了,于是她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言道:“好了吧,我们回去了吧?”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方乐乐,见得她累得都两手叉腰了,忍不住说了句:“你是累了吧?”

    “废话人家今天都和你走了那么多路了好不?能不累吗?”

    “这就累了,那你还想来这西苑湖当渔民?”

    气得方乐乐白眼瞪着他:“没情调的家伙,我真是懒得跟你说!人家什么时候想要来这儿当渔民了呀?”

    “你不是想这湖边有一座房子么?”

    “唉”方乐乐无奈地叹了口气,“跟你真是说不通人家那么美好的构想,被你这么一说,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

    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好了啦,我们回去了啦”

    见得方乐乐也累成了那样,唐逸也只好回了句:“好吧”

    当唐逸和方乐乐一同返回乡街道时,刚沿着来时那条沙石道走了一半的路程,忽然,莫名其妙的,只见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尤富民桥一孩子迎面走来,那孩子好似身体不大舒服似的,面銫惨白,额头还在冒着汗珠子

    瞧着前方来的是尤富民,唐逸不由得仔细看了看他桥的那个孩子,忽然,他终于一眼瞧出来了,那个孩子就是之前来时遇见的那个长发小子

    待唐逸瞧清是那小子时,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过来,心想,娘西皮的,八成是尤富民那狗东西领着孩子来找老子给接胳膊来了吧

    我草,原来那个b小子是他妈尤富民的儿子呀,怪不得之前会那么的嚣张?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只见他那孩子冲尤富民说了句:“爸,就是他!”

    尤富民听儿子说是唐逸,他心里这个怒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怎么又是这兔崽子呀?

    因为尤富民认识唐逸

    尤富民他姐姐就嫁在乌溪村,他姐姐也就是牛成福他妈

    关于余文婷忽然失踪那事,尤富民就想搞唐逸一下,可是哪晓得这小子莫名的跟市常委安书记扯上了关系

    其实,尤富民也常去乌溪村,也知道唐逸他家的情况,所以听他们说,说安书记说唐逸是他的世侄,尤富民一直不大相信这事

    可事实就是事实,关于上次抓捕唐逸的时候,的的确确是市公安局杨开缸自给西苑乡派出所来的电话

    后来关于杨开福和安书记的秘书江倩来西苑乡那事,尤富民也听说了,所以他也不得不相信唐逸跟安书记有关系

    关于余文婷那事,尤富民可以不追究了,但是这次,唐逸这小子竟是弄断了他儿子的胳膊,他这心里自然是窝火

    所以尤富民甚是恼怒地瞪着唐逸,质问了一句:“今天就是你打我儿子来着鄙?!”

    见得尤富民那样,像是打算不依不饶的,唐逸愣了愣,然后回道:“你儿子是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但至于是不是我打你儿子的,尤主任,关于这个我得解释一下÷实上是你儿子和一伙小青年想要打我,我只不过是自卫罢了,这没有什么不可以吧?你要是不相信,我这儿边上还有证人在这儿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尤富民不由得打量了一眼唐逸身旁站着的方乐乐一眼

    忽见方乐乐一身洋气的打扮,像是典型的城里女孩子,尤富民这心里愣了愣,因为凭着他混社会的经验,不难看出,方乐乐这女孩像是家世不错?

    方乐乐见得尤富民那样的瞧着她,她忍不住说道:“大叔,事实上确实是你家子调皮,想要欺负我们的,然后他为了自卫,才还手的”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尤富民心里有些不爽地回了句:“你和他在梭友,当然是向着他,帮他说话咯”

    听得这句话,方乐乐心里不大舒服了:“大叔,没有您这么说话的哦!我们说的只不过是事实而已!您要是这么说,那么我觉得您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哦?再说了,您自己的儿子,他什么样,您应该心里有数吧?所以说,在教育上,您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106章 你叫局长我也是能叫来局长滴

    方乐乐这丫头不愧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这话说得就是有水平,实际上她则是拐着弯地在骂尤富民,意思就是,你家的孩子你不教育好也就得了,你还想来这儿护犊子呀?

    但是方乐乐话语婉转,所以尤富民一时也没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听了她那么的说着,他不听也得听了‰记住本站的网址:

    随后,尤富民不由得怔怔地打量了方乐乐一眼,像是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女孩子不是啥普通人家的女儿,所以他不敢跟她对话了

    于是,他也只好冲唐逸犯狠,两眼怒气地盯着唐逸:“现在你把我儿子的胳膊弄断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唐逸则是回了句:“不弄断了,是妥臼,这是两个概念”

    “就算是妥臼了,那你也总得有个说法吧?反正我领着我家子去乡医院看了,乡医院的医生都说没法直接给归位,要去县医院手术!”

    听得尤富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尤主任,你想要来我这讨说法,那我就明确告诉你,我这儿没有说法!”

    唐逸的话意也就是在说,麻痹的,你最好客气点儿,还想要说法,老子给你毛个说法!

    尤富民没想到唐逸这小子竟是这么的硬气,闹得他心里不爽,便又是质问了一句:“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们父子俩吧?”唐逸回道

    趁机,方乐乐有说话了:“大叔,您这么说,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您了,是您儿子和那几个小青年欺负我们再先的,我们这算是自卫,就算是弄伤了他的胳膊,那也是他自找不是?您倒是好,来这儿找我们就要说法,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呀?”

    尤富民心里不由得咯咚了一下,有些犯憷了,因为唐逸那小子又是那么的硬气,而这个女孩子又是口齿伶俐的,话语极为犀利,所以他这位乡政|府办公室主任一时也倍感棘手了

    但是,尤富民这心里又是不爽,心想,妈儿个巴子的,你小子弄断了我儿子的胳膊,还想要我给你道歉,门都没有!妈的,我尤富民能混到今天,也不是他妈吓大的,哼!

    想着,尤富民忽然对唐逸说了一句硬气的话:“你要是没有说法的话,那么我这就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