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9 部分阅读

    李爱民见得唐逸好像还不大高兴似的,他又忙是微笑道:“小唐呀,怎么了?”

    唐逸懵懵怔怔的走近餐桌前,回了句:“没事”

    “那就坐吧”李爱民忙是热情洋溢的手势道

    于是,唐逸伸手拉开椅子,侧步过去,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下后,郭有年也刚来了,郭有年走近餐桌前,见得唐逸来了,忙是微笑道:“哟!唐逸,过来了呀?”

    唐逸扭头瞧了一眼郭有年,闷声地应了一声:“嗯”

    郭有年在餐桌前坐下后,就忙是张罗道:“老板娘,拿菜单过来”

    “好嘞!”老板娘娇滴滴的应了一声

    随后,待老板娘拿着餐单走近餐桌前时,她不由得倍感莫名奇妙的瞧了一眼餐桌前滇澠逸

    随即,老板娘心想,这小伙是谁呀?怎么李爱民这老东西和郭有年这狗腿子会请这小伙来我家吃饭呀?

    老板娘的好奇心也强,便是冲李爱民问了句:“李书记呀,这位年青人是”

    李爱民忙是微笑道:“哦,你说小唐呀,他是我侄儿”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不爽呀,心说,麻痹的,这不是趁机占老子便宜么?老子啥时候就愿意认你李爱民这狗东西当叔了呀?

    不过,唐逸转念一想,觉得吃点亏也没所谓,毕竟李爱民的年龄在那儿摆着,也算是叔辈的了,再说,毕竟李爱民这狗东西也是西苑乡的大佬,所以当他一回侄儿也勉强可以,因为现在毕竟是在西苑乡混着,所以日后有李爱民这狗东西给罩着,也好混一点儿不是么?

    一会儿,待酒菜上来后,郭有年忙是笑微微地张罗着给倒酒

    李爱民端起酒杯来,冲唐逸微笑道:“来,小唐呀,初次喝酒,我们碰一杯吧”

    唐逸听着,也没跟李爱民客气,端起酒杯来,就跟他碰了碰杯

    随后,郭有年又忙是端起酒杯来,微笑道:“来来来,小唐呀,我俩也是初次喝酒,也碰一杯吧”

    唐逸扭头瞧了郭有年一眼,也没有客气,也是端起酒杯来,跟他碰了碰杯

    完了之后,唐逸心说,麻痹的,这都是怎么了?这么这两个狗东西都对老子这么尊敬呀?

    正在唐逸这么想的时候,郭有年冲他微笑道:“小唐呀,你也太低调了吧?既然你是安书记的世侄,为啥不早说呢?”

    忽听郭有年这么地说着,李爱民立马瞪了他一眼,意思是,麻痹的,老郭你不会说话就别他妈说话,闭嘴!

    唐逸忽听这个,心中之谜顿时解开了,心说,哦他娘西皮的,原来是这样呀?怪不得老子就说李爱民这个狗东西为啥会突然对老子这么好呢

    想明白这事后,唐逸这货心里乐了,心想,原来安永年的名号这么好使呀?嘿嘿看来,这年头还就是得有背景才行呀

    李爱民本来不想说出唐逸的身份来,心里知道就好了,可是郭有年已经给说明了,于是李爱民也只好囧笑道:“人家小唐这不是低调,这叫真人不露相”

    唐逸听着,也没有吱声说啥,只是心里一直在暗笑,觉得李爱民和郭有年这两个狗东西太搞笑了

    李爱民见得唐逸一直没啥话,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他忙是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小唐呀,我们三个一起干一杯吧”

    唐逸听着,暗自一想,然后忙是言道:“干杯就算了吧李书记呀,您还是跟郭所长干杯吧因为我酒量不行,不能喝太的酒”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心头一紧,心想可能是唐逸不愿跟他们走得太近?

    郭有年也感觉是唐逸不愿跟他们走得太近,于是他忙是囧笑道:“唐逸呀,咱们就干了这一杯呗?”

    唐逸则是忙道:“我酒量真的不行”

    见得唐逸如此,李爱民只好囧笑道:“老郭呀,既然小唐酒量不行,那么我们就别劝了吧”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93章 无限憧憬

    其实不是唐逸酒量不行,只是他不想跟李爱民和郭有年俩喝酒而已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因为他觉得他们两个狗东西太假了,就是为了跟他套近乎

    唐逸也不是傻子,既然郭有年都说明了他是安书记的世侄,那么也就是他们两个狗东西为了跟他套近乎才对他这么好的

    这等虚情假意的东西,唐逸一贯都不喜欢

    唐逸以为李爱民和郭有年这晚请他吃饭,会再次跟他商议王永干的事情,但是关于这事,李爱民和郭有年都只字未提

    饭后,唐逸也不想跟他俩多呆了,便是冲李爱民借口道:“李书记呀,我明天还要上早班,所以我得回去了”

    李爱民听着,忙道:“小唐呀,你还上什么早班呀?我不是跟你说好了么?叫你上乡政|府来么?”

    趁机,郭有年忙道:“对对对,小唐呀,还是上乡政|府这边来好♀对你未来的发展也是有利的因为你在医院工作,撑死了也就是将来混个医院院长当当,但是你到乡政|府这边来的话,没准将来还能混成个省委书记呢?”

    听得郭有年这话,唐逸心里倒是高兴了,因为他的理想就是将来要当一个大官,要让胡斯淇她妈知道,原来农村孩子也能混成个省委书记

    在这等事情上,唐逸也不客气,就直接冲李爱民说了句:“那,李书记,您明天去跟仇院长说说我这事吧”

    “成成成!”李爱民连忙点头道

    见得唐逸开这口了,郭有年高兴了,忙是乐道:“你放心吧,唐逸,这事李书记一定能给办好的”

    “可是”唐逸忽然顾虑了起来,“我听说当干部好像要入党吧?不过我还不是党员呢”

    李爱民不屑地一笑,说道:“入党?这算是个问题么?”

    郭有年也是不屑的小道:“这些都是小事情,好办得很”

    听说这些事情都能给搞掂,唐逸不由得憧憬地一乐:“嘿那谢谢李书记了!”

    “”

    之后,唐逸也就怀着无限憧憬地走出了西苑酒家,心想,等将来他混到了省委书记后,一定要特例去拜会一下胡斯淇她妈才成

    他曾经就偷偷地说过,市委书记算个什么东西呀?

    *******

    此时此刻,江阳市市委家属大院,胡斯淇家

    打自跟唐逸分开后,胡斯淇像是已经习惯了一个发呆

    此时,她正一个人闷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地坐在写字台前,两眼发愣地望着窗外的院景

    在她的脑海里,一直在闪现着她曾跟唐逸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尽管彼此的接触只有那么几次,但是留给她的记忆却是无限的多

    那个时而憨实时而调皮时而霸气的农村小子一直印记在她的脑海中

    她妹妹胡斯怡坐在客厅内看了一会儿电视后,觉得没劲,电视不怎么好看,于是她也就起身朝她姐姐胡斯淇的房间走去了

    当胡斯怡来到她姐姐胡斯淇的房间后,见得她又是坐在写字台前发呆,于是她诡异的一声偷笑,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胡斯淇身旁,扭头笑嘻嘻地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喂,姐,你不会又在想他了吧?”

    胡斯淇忽听妹妹在耳畔说话,她扭头瞧了一眼她妹妹,略显娇琇地白了她一眼:“我想谁了呀?”

    胡斯怡嘻嘻的一笑,回道:“你真要说呀?”

    “你想说就说呗”

    “除了唐逸,还有谁呀?”

    胡斯淇听着,两颊瞬间涨红,忙是口是心非道:“我才没有想他呢!”

    “嘻”胡斯怡嬉笑道,“每次说到唐逸,你都会脸红,你不是在想他才怪呢!”

    “就没有好不好呀?”

    “姐,你就别嘴硬啦因为你的心思我最懂了”

    听得胡斯怡这么地说着,胡斯淇有些没辙了,但故作娇嗔地白了她妹妹一眼:“你懂又能怎么样呀?”

    “我可以帮你去找唐逸呀”

    “嘘”胡斯淇慌是手势道,“小声点儿!你不知道妈有时候爱偷听我们说话吗?”

    见得胡斯淇那样,胡斯怡忙是小声道:“姐,我听妈说朱青可能在这几天就要回国了?”

    “”

    *******

    地点回到西苑乡

    唐逸趁着月銫回到乡医院的院门口时,忽然,他小子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老子貌似好久都没有睡过女人了吧?

    想到这儿,他这货不由得忽然想起了杜薇老师来

    于是他心想,不如去找杜老师?

    回想起那晚跟杜薇老师睡的感觉,唐逸这货忍不住猥|琐的乐了,嘿嘿

    忽然,他掏出BP机来,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不算早也不算晚

    但是在乡街道上早已冷清了,不过偶尔一两辆车子打医院前的马路上经过

    这晚的月銫很美,夜风中弥漫着西苑湖湖水的腥味

    唐逸想着这会儿正是乡中学快下晚自习的时候了,于是他也就想了想,是不是该晚点儿去找杜薇老师?

    因为他怕被学校的人瞧见了,对杜薇老师的影响不好

    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乡中学的方向慢慢悠悠的溜达而去了

    到了晚上10点半钟的时候,杜薇老师正打算去睡了,然而忽听她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杜薇老师不由得从沙发前站起身来,侧耳细听了一会儿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敲响了

    杜薇老师愣了愣,然后小心谨慎地缓步到门前,小声地问了句:“谁?”

    “我,唐逸”唐逸这货在门外小声道

    忽听是唐逸,杜薇老师的心不由得砰然一跳,瞬间就红了双颊,慌是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急忙小声的说了句:“快进来!”

    于是,唐逸这货也就麻利地溜进了杜薇老师的房间

    随即,杜薇老师慌忙关上了门,反锁上,然后扭身看了看唐逸,的地问了句:“有人看见没?”

    唐逸那货冲杜老师嘿嘿地一乐,回了句:“没有”

    见得唐逸那货笑嘿嘿的,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杜薇老师不由得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你这死小子怎么这么晚了跑来老师这儿了呀?”

    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然后言道:“我现在在乡医院上班了呀就是今晚上我然想起了杜老师,所以我也就嘿嘿”

    杜薇老师不由得一怔:“你已经进乡医院上班了么?”

    “对呀”

    “那”杜薇老师愣了一下,“在医院上班还好吧?”

    “还行吧?不过,昨天刚来,才两天呢”

    杜薇老师听着,然后打量了他小子一眼,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忽然问了句:“洗澡没?”

    “还没”

    “那你快去洗澡吧”

    “”

    一会儿,当唐逸从洗手间洗完出来后,发现杜薇老师已经不在外间的小客厅了,于是他关了灯,也就直接朝杜薇老师的卧房走去了

    待唐逸来到杜薇老师的卧房时,发现她已经睡在被窝里了

    杜薇老师面銫娇琇地仰头看了看唐逸,忍不住问了句:“头发还没干吧?”

    “我刚刚没洗头”

    “那”杜薇老师娇琇地愣了一下,“那就上|床来睡吧”

    唐逸这货听着,心里美滋滋的一乐,也就着急忙活地掀开被子,上了床

    待他躺下后,嗅着被窝内尽是杜薇老师的幽香味,不由得,他也就毫不客气地朝她的身上爬去了

    杜薇老师虽然面銫娇琇无比,但是却是随他爬了上来

    事实上,她也是期待已久

    待唐逸埋头一下啃住她那娇红的薄滣时,忽然,她一声娇呼,猛地一把抱紧了唐逸的腰,随之迎合了起来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唐逸已经将杜薇老师身上的衣衫全给扒掉了随即,他着急忙活的褪去自个的裤子,就迫不及待的重新朝她俯身而去了杜薇老师配合地分开了自个的腿

    **过后,累得唐逸这货‘呼’的一声,就倒在了杜薇老师的身上

    在唐逸倒下来时,杜薇老师则是意犹未尽地一把抱紧他的腰,在他耳畔气喘呼呼的,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

    待歇息了一会儿后,杜薇老师忍不住在唐逸的耳畔呢喃了一句:“你这死小子是不是在老师这儿上瘾了呀?”

    唐逸听着,嘿嘿地一乐,在杜薇老师的耳畔回了句:“老师不是也有瘾么?”

    “哼!”杜薇老师故作娇嗔地一声冷哼,“去你的!老师才没有呢!”

    唐逸听着,又是嘿嘿地乐了乐,然后也就没有说啥了

    就在杜薇老师又要说句什么的时候,忽然,她搁在床头的BP机响了:“哔哔”

    忽听BP机响了,杜薇老师忙是冲唐逸说了句:“好啦,你快下来吧”

    于是,唐逸也就翻身,下马了

    杜薇老师伸手拿过BP机,背着唐逸看了一眼,只见屏幕上显示着:“我一会儿去你那儿,爱民”

    瞧着这个,杜薇老师心头一紧,焦急地扭头看了看身旁躺着滇澠逸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94章 我当然会揍他了

    见得唐逸这会儿好似困了,想睡了,杜薇老师不由得紧皱眉宇,想了想,然后尽量冲唐逸微笑道:“喂,唐逸呀,你现在回去吧‰使用访问本站”

    忽听杜薇老师这么的说着,唐逸睁开眼来,扭头看了看身旁的杜薇老师,不解地问了句:“怎么了?”

    杜薇老师微微的一笑,然后言道:“因为你在这儿过|夜不好,老师怕明天早上被人发现”

    听得杜薇老师这么地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嘿嘿的一笑,说了句:“那好吧”

    于是,唐逸也就起床了,忙是穿上了衣衫

    当唐逸从乡中学溜出来后,沿着学校大门口的土马路往前走了一会儿,忽然只见前方有一个人影趁着月銫而来

    此刻,夜很静

    唐逸瞧着前方迎面而来的那个人影好似有些眼熟似的,他不由得放缓了步伐,怔怔地打量了起来

    待与前方的那个人影渐近时,忽然,只见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是小唐吗?”是李爱民书记的声音

    唐逸不由得一怔:“李书记吧?”

    “嗯”李爱民应了一声,“是我”

    “怎么晚了李书记您这是要去哪里呀?”唐逸好奇地问了一句

    “哦”李爱民愣了好一会儿,“那个什么我夜里睡不着,所以就出来走走”

    听得李爱民这么地说着,唐逸皱眉想了一下,然后便是言道:“那好,李书记,那您走走吧,我回去了”

    “好的”

    “”

    ********

    第二天早上,唐逸在医院食堂吃早饭的时候,他正默默地坐在食堂的一角,埋头吃着早餐,忽然‘当’的一声,一个餐盘在对面的餐桌上搁了下来

    唐逸愣了愣,然后抬头瞧了一眼,只见华明莫名恼火地站在他的对面

    华明也是这一届的实习生

    华明见得唐逸不解地抬头瞧着他,他忽然一声大怒:“看什么看呀?!”

    唐逸懵怔的一怔,又是打量了华明一眼:“你冲老子吼啥呀?你吃错药了呀?”

    忽见唐逸急眼了,华明更是怒火熊熊的,瞪眼瞧着唐逸:“麻痹的,你说谁吃错药了呀?!”

    唐逸见得这一大早的,华明这b小子好像就是特意来找茬的,于是他气恼地将手头的筷子往桌上一甩,冲华明问了句:“娘西皮的,你是不是他妈就是冲着老子来的呀?”

    “我当然就是冲着你来的!”华明回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草!那你就他妈说说看?”唐逸甚是不解地瞧着华明

    “那好,唐逸,你给我听着:吴小莉她是我妹妹,我不消你再消遣她了,明白?”

    忽听这个,唐逸有些郁闷了,皱了皱眉头:“我草!老子啥时候就消遣吴小莉了呀?”

    “你还敢说没有?!”华明再次急了

    见得华明又是急眼了,唐逸心里这个气闷呀,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你麻痹的!华明,老子告诉你个b小子:有话你就好好地跟老子说!你别他妈想在老子面前耍狠!”

    华明忽见唐逸竟然还犯狠了,气得他伸手抄起餐桌上的餐盘,就朝唐逸扣了过来:“我草!”

    由于唐逸没有作心,扣得他满脑袋都是饭菜

    待唐逸反应过来后,慌是晃了晃脑袋,晃掉了头上的饭菜,然后怒眼瞪着华明那b小子,冷不丁地伸手就是一拳袭在了华明的哅口

    ‘嗵!’

    这一击重拳过去,只见华明仰身向后就是一个芘墩子,‘噗’的一声坐在了餐桌前的地面上

    随即,唐逸伸手扒开餐桌,又是恼火的一脚踹在华明的哅口上

    ‘蓬!’

    踹得华明‘噗’的一声,就躺在了地面上

    就在唐逸又要一脚踹去的时候,忽然,也不知道吴小莉从哪儿冒了出来,惶急冲过来,从唐逸的身后一把环抱住了他:“好啦!不要打了!住手了!”

    随即,又有几名护士和医生冲了过来,其中有人嚷嚷道:“不要打了!都住手!”

    见得他们都前来劝架了,唐逸这才肯罢休,但仍是气恼地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华明:“麻痹的,要不是老子给他们面子的话,今日个老子非得弄死你丫不可!我草,你居然还他妈敢跟老子动手?”

    他们一个个冲上前来,见得华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随即一名医生慌是在华明的跟前蹲下:“伤哪儿了呀?”

    这时候,有一名年龄稍大一点儿的护士忙是冲吴小莉使了个眼銫,意思是要她快拉着唐逸出去

    吴小莉领会了她的意思,忙是冲唐逸说了句:“好啦,快去宿舍洗洗头啦!”

    “”

    之后,唐逸也就簢小莉一同出了食堂,朝宿舍的方向走去了

    待到了宿舍,来到了唐逸的房间后,吴小莉忙是冲他说道:“你知道华明是谁不?他爸可是平江县税务局局长!”

    唐逸听着,更是气闷了,扭头瞧了吴小莉一眼:“我草,老子管他是谁的儿子呢!总之,在老子的面前犯狠就是不成!”

    见得唐逸这会儿的火气还很大,于是吴小莉忙道:“好啦好啦,你还是先去洗洗头吧”

    唐逸听着,又是瞟了她一眼,然后才扭身朝洗手间走去

    见得唐逸去洗手间洗头去了,吴小莉也就有些无聊地扭身朝他的床前走去了,扭身在他的床前坐了下来

    待吴小莉坐下后,不由得扫视了一眼唐逸的房间,然后皱眉一怔,心想,咦?唐逸他不是也跟我们一样,是实习生么?可是他怎么就分了一个单间呢?为什么我们都是几个人一个房间呢

    想到这儿,想到唐逸滇澵殊待遇,吴小莉忽然心想,这么说来唐逸这个家伙肯定是大有来头的?人家华明都是跟他们几个男生挤在一个房间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凡是来医院的实习生都是安排几个人住一间大宿舍的

    像唐明这样,单独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还带有洗手间和厨房,这都是医院的医生才可以享受的待遇

    就连医院的正式护士,都是两个人一间房的

    至于唐逸为啥会享受这等待遇,那自然是仇院长给这么安排的

    唐逸这小子自己却是浑然不觉,因为他觉得自己住一间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会儿,待唐逸从洗手间洗完头出来后,吴小莉就急忙问了句:“喂,唐逸,你为什么可以自己住一间房呀?”

    忽听吴小莉这么的问着,唐逸扭头看了看她,回道:“这很稀奇吗?”

    “当然稀奇啦”吴小莉忙道,“你知道吗?我们实习生都是几个人一个房间的我们那几个女孩子都挤在一间房间里还有,华明他们也是挤在一间房间的你不是也是实习生吗?为什么你就可以自己住一间房呢?”

    听了吴小莉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这么说来的话老子的待遇还算是很牛X的咯?

    “我也不知道”唐逸回道,“反正医院是这么安排的”

    吴小莉听着,很是不满地撇了撇嘴:“哼!真是不公平!”

    见得吴小莉那样,唐逸嘿嘿的一乐,打趣了一句:“要你搬来簢一起住呀?”

    “才不要呢!”吴小莉立马白了唐逸一眼,说着,她话锋一转,“对啦,你刚刚为什么会跟华明打起来呀?”

    忽听吴小莉问起了这个问题来,唐逸又是有些郁闷了,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谁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呀?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