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8 部分阅读

    见得吴小莉如此,唐逸也没有言语啥,只是心里莫名的闷闷的

    ******

    第二天,关于乡医院王永干教授昨晚强j女护士未遂一事就传遍了整个西苑乡

    乡医院院长仇天健也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晓王永干强j女护士那事的

    王永干的老婆得知这事后,心里是又气又急的

    气是因为她没想到她老公居然背着她去干了这种事

    急是因为她老公现在被乡派出所拘禁了起来,不知道啥时候才能释放出来?

    毕竟是一二十年的夫妻了,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了感情,所以既然事已如此,那么他老婆自然还是的他个人的安危问题

    王永干他老婆费尽周折后,最后也只好找乡委书记李爱民去帮王永干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其实这种事情,在乡里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不鞋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是啥难事,关键就得看受害人有啥背景没有?

    若是受害人没有啥背景的话,那么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李爱民毕竟是乡委书记,所以办事还是相当稳妥的∽先,他给郭有年去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受害人的情况

    郭有年也不是傻子,也知道李爱民的意思,所以他婉转地说道:“李书记呀,关于王永干这次这事咱们还是依法办理为妙”

    李爱民听着,不由得一怔:“你的意思是怕受害人那边有人追究这事?”

    “嗯”电话那端的郭有年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受害那丫头是唐逸的女朋友”

    忽听这个,听说是唐逸的女朋友,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句:“咋又碰上了唐逸那小子呀?”

    “嘿”电话那端的郭有年无奈的一声冷笑,“赶巧了呗”

    “那”李爱民深思一阵,“老郭呀,这样吧,回头我去找唐逸商量商量吧,看看唐逸是怎么个意思?”

    “”

    反正对于李爱民和郭有年而言,帮王永干算是个人情,不帮王永干也没他们啥事

    大家都很熟悉了,都知道王永干没啥后台背景,所以就算是依法严办,那也是他王永干自找的

    但是要是得罪了唐逸,这后果就不一样了

    毕竟他们都得知了唐逸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所以这是得罪不起的,再说事实如此,要是不依法办理王永干的话,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尽管这事,唐逸一直没有跟他们对话,但是他目前的身份可是给了他们极大的威胁

    这天下午,唐逸正在乡医院上班,忽然,乡委书记李爱民跑来了医院找他

    见得李爱民来找,唐逸也就出了办公室,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李爱民见得唐逸出来了,他忙是微微的一笑,冲唐逸说了句:“小唐呀,我想跟你聊几句”

    见得李爱民如此,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究竟是怎么了呀?怎么突然之间,这乡委书记对老子这么好呀?

    想着,唐逸打量了李爱民一眼:“李书记,您是不是还是想说昨晚您跟我说的那事呀?”

    李爱民忙是淡淡的一笑,答非所问地说了句:“我们还是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说着,唐逸愣了愣,心想他刚进医院,目前还安排他跟实习生混在一起,也没有自个的办公室,所以他也不知道哪儿安静?

    李爱民像是看出了唐逸在想什么,于是他又是微笑道:“这样吧,我们下楼去,去我的车上聊聊吧”

    “”

    随后,唐逸也就和李爱民一同下楼了

    在唐逸和李爱民走出医院的时候,有几名医生瞧着,不由得心想,那个新来的姓唐的小子是不是跟李书记有啥亲属关系呀?怎么

    出了医院后,到了院内,李爱民也就招呼唐逸上了他的车

    唐逸瞧着院内也就那么一辆捷达车,除此之外就是乡医院的救护车了,所以他也知道那辆捷达车就是李爱民的

    两人一同上车,在车后座坐好后,李爱民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小唐呀,关于昨晚上咱们乡医院发生那起事情,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是好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地问着,唐逸皱眉一怔,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李爱民一眼:“您是乡委书记,至于该怎么处理,您不用问我了吧?”

    其实,唐逸的心里一直都感觉莫名其妙的,因为他一时怎么也想不出李爱民为啥会对他这么好?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愣了愣,然后言道:“小唐呀,我觉得咱们都是一个乡的嘛,相互都认识,抬头不见低头见嘛,所以关于昨晚上王永干教授那事你看能不能酌情从轻处理呢?”

    唐逸更是纳闷了,忍不住说了句:“李书记,这事您跟我商量个啥呀,我又不是受害人?”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李爱民囧了,心想郭有年不是说了受害那丫头是唐逸的女朋友么?那么这事不找他唐逸商量,找谁商量呀

    想着,李爱民转念一想,难道唐逸这小子的意思是不能轻饶王永干那銫货,所以他才采取了回避的方式?

    没有办法,像李爱民这等在官场上混迹多年的人,就是喜欢去猜测对方说话的意图

    其实,唐逸真的是啥意图都没有,只是他很纳闷,为什么昨晚那事,李爱民会来找他商量?为什么李爱民会如此在乎他唐逸的感受?

    唐逸心说,妈儿个X的,这都是怎么了呀?怎么老子来了西苑乡后,这乡委书记都突然在乎老子的感受了呀?

    显然,唐逸并不知道李爱民得知了他是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这事,所以他才感觉莫名其妙的

    当初唐逸跟市常委安书记套近关系的时候,想的是如果解救余文婷被村里人发现了的话,要是牛成福的舅舅尤富民找茬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动用安书记这关系来摆平

    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想别的

    李爱民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然后又是冲唐逸说道:“小唐呀,你觉得关于王永干教授那事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么?”

    唐逸再次纳闷道:“李书记,我不是说了么,这事您没有必要找我商量!”

    忽见唐逸有些不大耐烦了,李爱民心头一紧,心说,看来这次我李爱民也帮不了王永干了呀?看来这事不依法严办是不成的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91章 江秘书来找

    之后,李爱民也只好倍感沉沉的驾车离开了乡医院,直接去了乡派出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当李爱民来到乡派出所的时候,赶巧似的,正好碰见了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莫名的来了西苑乡派出所

    与杨开脯行的,还有市常委书记安永年的秘书江倩

    李爱民也搞不懂什么意思,但既然碰上了,他也只好面满笑容地上前招呼着:“杨局长江秘书”

    这时候,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也是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杨局长江秘书!”

    杨开袱身瞧了郭有年一眼,直截了当地质问了一句:“老郭,关于余文婷那事你都怎么处理了呀?”

    忽听杨开糕么地质问着,郭有年心头一紧,忙是回道:“杨局长,关于余文婷那事我已经释放了唐逸”

    “释放了唐逸?”杨开福皱眉一怔,“你还没告诉我,你凭什么拘捕唐逸呢?”

    “啊这我”郭有年一时结结巴巴的,半晌没有说出一句整话来

    李爱民在一旁瞧着,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生怕他也被牵扯了进去

    江倩见得杨开福问得郭有年答不上话来了,她不由得白了郭有年一眼,说了句:“这乡里怎么这么乱呀?”

    忽听江秘书说了这么一句,李爱民心里更是忐忑了,心想这次上头可能会对西苑乡来一次大换血了?

    因为每次一当乡政|府暴|露出了问题来,要是江阳市直接介入了的话,基本上都是会对乡政|府来一次大换血的

    杨开福见得郭有年半晌都没发出个响芘来,于是他有些恼怒地说了句:“行了,你也别吞吞吐吐了,还是先进你们所里再说吧!”

    江倩忽听杨开糕么地说着,她微微地皱眉一怔,然后忙是扭头冲杨开福说道:“杨局长,那个什么我先去找唐逸了,一会儿我再来这儿找你吧”

    “成”杨开福忙是点了点头

    李爱民见得江倩要去找唐逸,他忙是说道:“那,江秘书,我带你去吧!”

    “”

    在李爱民领着江倩前往西苑乡医院的途中,他一直在想,往后该如何巴结唐逸?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这唐逸跟安永年的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

    江倩作为安永年的秘书,一来西苑乡就急着要去见唐逸,想想这唐逸跟安永年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其实,江倩是受安书记所托,顺般去找唐逸问问他的那病情,是不是该进入下一个疗程了?

    关于余文婷逃出乌溪村那事,本来已经算了了,但是因为其它原因,杨开福才亲自来西苑乡问罪的

    这里原因是这样的,其实,余文婷她老爸在当地也是政|府的一名官员,只是因为余文婷淘气,跟父母大吵了一架,然后闹了离家出走,后来也就被牛成福给骗来了乌溪村

    现在余文婷在唐逸的帮助下,逃出了乌溪村,回去后,她也就跟父母诉说了她被骗那事

    她老爸听了之后,也就致电到江阳市这边,所以关于余文婷那事,江阳市公安局亲自来西苑乡派出所问罪来了

    当李爱民领着江倩来到西苑乡医院时,正好是下午5点了,正是上白班的医疗工作人员下班的时间

    这会儿,唐逸那小子正簢小莉有说有笑地从医院的正门走了出来,还有两三名实习生跟在他们俩身后,正在外出走

    江倩进得医院大院,抬头忽见唐逸正巧出来了,于是她忙是欢喜地一笑,快步迎上前去

    唐逸忽见安书记的秘书前来了,他不解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欢笑地问了句:“江秘书,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江倩微微地一笑,说了句:“是不是很意外呀?”

    “嘿”唐逸忍不住一笑,回了句,“太意外了”

    江倩又是笑了笑,然后言道:“这儿是你的地盘,你做主,你说吧,咱们去哪儿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吧?”

    “嗯?”唐逸皱眉一怔,想了想,“那就去街上的饭馆吧?”

    江倩听着,打趣了一句:“你请客捉?”

    “对呀”唐逸爽快地回道

    “那好吧,我们走吧”

    听得江秘书这么地说了,唐逸扭头正想对吴小莉说一声,谁料吴小莉早已默默地闪身离去了

    江倩回身冲李爱民说了句:“谢谢你了哈!”

    于是,唐逸也就跟江倩一同朝医院大门走去了

    李爱民回身瞧着他俩的背影,不由得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头,心说,妈的,人家市常委书记的秘书都比我沤,都不拿我李爱民当回事呀

    随即,李爱民又是心说,草,唐逸这小子也太低调了吧?既然他是安永年的世侄,那么为什么不早说呢?

    当唐逸领着江倩出了医院大院后,他小子忍不住又是扭头打量了江倩一眼,嗅着她身上那股诱|人的幽香,瞧着她那天生丽质的面容,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啥时候老子才能拥有这么一位好看的秘书呀?

    随之,他小子目光邪恶地瞄了瞄江倩的领口内,隐约可见上半拉那对白嫩鼓荡之物,随着她的步伐在微微地颤动着

    江倩跟随唐逸沿着乡街道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后,她忽然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微笑道:“好啦,吃饭还是算了吧其实,我想单独找你说点儿事情”

    忽听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看她,问了句:“江秘书,你想跟我说啥事呀?”

    “就是安书记要我问你,他的那病是不是该进入下一疗程了呀?”

    唐逸听着,然后回道:“江秘书,你就是为了这事来找的么?”

    “对呀”

    “那”唐逸想了想,“那我一会儿给你写一付药方,你带给安书记吧你告诉他,按照这药方,再吃一个疗程的药就好了”

    江倩听着,忍不住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好奇地问了句:“安书记究竟是什么病呀?”

    唐逸忍不住一乐,回了句:“江秘书,这个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江倩莫名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不想告诉我就算了吧”

    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仔细地瞧了江倩一眼,问了句:“江秘书,你是不是常有痛|经的时候呀?”

    忽听唐逸如此贸贸然地问着,江倩小脸瞬间涨红,娇琇地瞟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呀?”

    “嘿”唐逸嘿嘿的一笑,“因为我是医生嘛”

    “那你”江倩琇红着双颊,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那你能治好吗?”

    唐逸笑嘿嘿地回道:“这等小铂不是啥难事一会儿我顺般给你写付药方吧”

    “真的?”江倩不由得欢喜道

    “”

    江倩跟随唐逸继续沿着乡街道往前走了一会儿后,她忽然扭头冲唐逸说道:“好了吧,我们不往前走了吧你把安书记的药方写给我吧,我一会儿还得赶回江阳市呢”

    忽听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繙鳝倩,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得找个机会将这婆娘给睡了才成,因为她太好看了,嘿嘿

    暗自一阵窃笑过后,唐逸问了句:“江秘书,你真的不吃饭了?”

    “不了”江倩回道,“我一会儿就得赶回江阳市了,等回去再吃”

    听得江倩这么地说着,唐逸忍不住说了句:“是不是这乡下饭菜,你吃不惯呀?”

    “不是呀”江倩忙是回道,“只是因为我还有事呀”

    唐逸听着,淡淡的一笑,然后言道:“那好吧,那你跟我回医院吧,我去给你写药方”

    “”

    回到乡医院后,由于唐逸目前还没自己的办公室,所以他也就领着江倩到了内科值班室

    目前,唐逸跟那几名实习生在内科实习,这个值班室也就是他们几个的集体办公室

    没事的时候,他们几名实习生就在这儿呆着

    由于王永干教授因为强j未遂被乡派出所给拘禁后,所以暂时医院还没调整过来,没有人负责内科,所以这天白班下班后,也就没有安排值班人员

    江倩进值班室看了看,不由得嬉笑道:“唐医生,你不会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办公室吧?”

    忽听江倩这么地问着,唐逸乐了乐,回了句:“我还没告诉你,目前我还一名无证医生呢”

    “翱”江倩诧异地一怔,“你那你还敢给人治部”

    唐逸笑嘿嘿地回道:“你要是害怕的话,那我就不顺般给你开药方了吧免得你吃了我的药方后,怀上了孩子那就麻烦了”

    “切!去你的!”江倩立马白了他一眼,“哪有吃了药方就怀孩子的呀?”

    “你要是不怕的话,那我就顺般给你写一付药方就是了”

    “开始不是都说好了么?”江倩忙道,“我怕什么呀?人家安书记都相信你的医术,我还怕什么呀?”

    “那就成了”唐逸乐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你吃了我开的药方后,我保证你不会再有痛|经现象了”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92章 套近乎

    一会儿给江倩写好两付药方后,待送走江倩,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这时候,天已经麻麻黑了‰记住本站的网址:

    唐逸站在医院大门口望着江倩远去的背影,想着她一会儿就回江阳市了,不由得,他忽然回想起了胡斯淇来

    尽管跟胡斯淇只有过几次接触,但是关于她那纯美的身影依旧在印在他的脑际

    当唐逸回想胡斯淇因为她妈的一个传呼与他分开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不由得,他又是陷入了一阵感伤之中

    虽然他知道跟胡斯淇可能就那样的结束了,但是心里还是不甘,总觉得他们应该还会再见面的似的

    其实,他想要混入官超多少也是跟胡斯淇有着一定的关系的

    ******

    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在西苑乡派出所了解了关于余文婷的事情后,也就跟江倩一起驱车回江阳市了

    尽管杨开高了,但是郭有年的心里仍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他知道关于此事还得有一个最终的处理结果

    其实,李爱民比郭有年更忐忑,因为这事毕竟是发生在西苑乡,作为西苑乡县委书记,他也是有着一定的责任的

    李爱民感觉杨开福和江秘书可能已经离开西苑乡了,于是他也就给郭有年去了个电话

    郭有年接到李爱民的电话后,由于心里不安,也就约了他一起去喝酒

    李爱民听说去喝酒,也就顺般问了一句,问他能不能联系上唐逸,想约唐逸一起去喝酒

    郭有年明白李爱民的意思,也就说他有唐逸的呼机号,他给唐逸打个传呼

    这会儿,唐逸站在医院的大门口莫名的感伤一阵后,正想要去医院的食堂吃晚饭,忽然,他兜里的BP机响了起来:“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愣了一下,心想,这会儿该会是哪个小婆娘的呼老子呢?不会是胡斯淇吧

    想着,他忙是掏出BP机来,瞧了瞧:“请回电至6581XXX,郭有年”

    忽见是郭有年打来的传呼,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这狗|日|的呼老子做啥呀?不会还是想问余文婷那事吧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恼道,我草,麻痹的,郭有年这狗|日|的是不是没完了呀?

    想着,唐逸有些恼火地扭身穿过医院大院,进医院大楼内

    然后他也就去值班室给郭有年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只听见郭有年在电话里笑声道:“是唐逸吗?”

    “我是”

    “唐逸呀,那个什么你这会儿有时间么?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出来一起喝酒吧李书记要我给你打的传呼,想约你出来一起喝酒”

    忽听是这事,唐逸皱眉怔了怔,心说,麻痹的,这都是怎么了?为啥老子忽然受到了这么高的待遇呀?连他妈李爱民那狗|日|的都想约老子一起去喝酒

    唐逸想了想之后,便是回了句:“在哪儿喝酒呀?”

    “就在咱们街上西苑酒家”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娘西皮的,八成是李爱民那狗|日|的还想跟老子商量王永干那狗东西的事情吧?草,麻痹的,那事还商量个毛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真是的!不过

    格老子的,管他娘的呢,既然约老子去吃馆子,那老子就先吃他个一顿再说,日后说出去,好歹老子也好吹牛b说咱们乡里的李书记都请老子吃过饭不是?

    想着,唐逸也就出了医院大楼,直穿过大院,朝院门走去了

    西苑酒家算是西苑乡街上最豪华的也是最好的一家酒家了平日里,乡政|府搞招待什么的,都是在西苑酒家,也算是最高级的招待了

    当然,唐逸也知道,平日里去西苑酒家消费的都是公款消费的**分子

    以前他在西苑乡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常常看见都是乡政|府的人在西苑酒家进进出出的

    就目前来说,唐逸刚进西苑乡医院上班,所以对于目前的生活还有点儿不大适应似的,感觉有些懵懵的,好似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似的

    这期间也有别的原因,比方说,他爷爷刚过世,他还处于一种莫名的忧伤之中

    还有就是,他自个忽然感觉完全妥离了乌溪村,到了西苑乡来生活,他还不大适应

    还有,就他本人而言,是不大想在西苑乡医院上班的,因为他的理想并不是只想当一名小医师

    当然了,胡斯淇她妈给他的打击也是一直烙印在他的心里的

    尤其是他刚来西苑乡,莫名其妙的,这乡委书记李爱民就对他这么好,他感觉也是懵懵的,像是有点儿嫫不着头脑似的?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西苑酒店,刚到门口,已经坐在里面餐桌前的李爱民忙是微笑地冲他招手道:“小唐,这儿!来来来!过来坐!”

    唐逸有些懵怔地打量了李爱民一眼,心说,妈儿个X的,这狗东西是不是最近吃错啥药了呀?为啥对老子就是这般的好呢?老子这才刚来西苑乡没几天呀,也没做出啥惊人的事情来呀

    李爱民见得唐逸好像还不大高兴似的,他又忙是微笑道:“小唐呀,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