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5 部分阅读

    唐逸回头瞧了一眼,瞧着牛成福朝树林里走去了,他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转过头来,朝南岸走去了

    待唐逸回到他钓鱼的位置,便是扭身又在岸上的草地上坐了下去

    坐下后,他收起一根钓竿来看了看,见得鱼钩上的蚯蚓没了,于是他给上了一条蚯蚓,又将钓甩入了湖水中

    过了一会儿,牛成福从树林里出来后,见得唐逸坐在南岸边钓鱼,打这儿经过往回走时,牛成福又是忍不住冲唐逸问了句:“你真没瞧见我家余文婷呀?”

    “没有”唐逸摇了摇头

    牛成福皱了一下眉头,灵机一动,使诈道:“我他们说余文婷来西苑湖了呀?”

    唐逸张嘴就回道:“我草!西苑湖他妈大着呢,她要是往北岸走了,我上哪儿他妈见她去呀?再说了,老子搁这儿钓鱼呢,哪有他妈工夫看她呀?”

    牛成福听着,皱眉琢磨了一下,然后又是问了句:“你真没看见她呀?”

    “都说他妈没有了,你咋还问呀?没看见老子搁这儿钓鱼么?”

    见得唐逸不耐烦了,牛成福也只好自找没趣道:“得得得!成了,你钓鱼吧!我走了!”

    说完,牛福成也就扭身走了

    唐逸扭头瞧了一眼,见得牛成高远了,他便是心说,麻痹的,你牛成福个儿子的跟村里的其他人犯狠还成,但是跟老子这儿,你还差点儿,老子可不管你舅舅是不是啥乡政|府办公室主任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48章 自我感觉良好

    之后,唐逸一时无聊,也就回想了一下余文婷三番五次来找他求他的情形来,想着她刚刚都低三下四到了那个地步,他的恻隐之心连连泛起,不由得皱眉心想,格老子的,余文婷这个婆娘也是怪可怜的,要不老子还是想办法帮帮她吧?俗话不是说,人生在世总得做两件好事不是么?虽然我唐逸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坏不是么

    可是,这要是真带着余文婷出村的话,那么首先就得过孙老头那一关,要是孙老头不肯载她过西苑湖的话,老子又有什么他妈办法呢

    ******

    这周五的上午,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到村里出诊,正好打唐逸他家门前路过,见得唐逸那家伙光着彬子在台阶上劈柴,劈得是汗流浃背的,那背肌是一块一块的,尤其是倒三角很是xing感,瞧得廖珍丽医生的心里都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涟漪来,微微琇红了双颊,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很男人哦,嘻

    唐逸那家伙这回正背着廖珍丽医生在台阶上劈着柴,也没有注意到村道上的廖珍丽医生‰记住本站的网址:

    待廖珍丽医生走近他家门前的时候,不由得欢心地招呼了一声:“你个死家伙今日个怎么没有去钓鱼呀?”

    忽听这招呼声,唐逸忙是撂下手头的斧子,扭头朝廖珍丽医生瞧了一眼

    瞧着廖珍丽医生,唐逸不由得回想起了和她睡了两回那事,打心里对她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笑嘿嘿地乐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廖珍丽医生的脸颊有些微红,心里也是在想着自个跟他个家伙睡了两回那事,显得一脸娇琇的样子,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地白唐逸一眼,然后才回道:“我去赵家给他家釢釢瞧病”

    见得廖珍丽医生那样,唐逸又是嘿嘿地一乐,然后打趣地说了句:“是不是又想要我给你检查了呀?”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廖珍丽医生立马琇涩地白眼道:“你个家伙要死呀?这么大声地瞎说什么呀?”

    “没事”唐逸乐嘿嘿地回道,“这儿没有别人”

    廖珍丽医生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说了句:“我明天会回西苑乡一趟,你这家伙那事我看看吧,看能不能给办成了?”

    听得廖珍丽医生这么地说着,唐逸这货忙是嘿嘿地乐道:“廖姐,你要是真的能将我弄进西苑乡医院去上班的话,你想啥时候要我给你检查,我就啥时候给你检查,白天也好,晚上也好,随时需要,随时吩咐”

    听着这话,廖珍丽医生再次涨红了脸颊,气呼呼地瞪眼道:“你个家伙是不是真要死了呀?大白天的,你瞎说什么呀?再说,再说我跟你急!哼!”

    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地嘿嘿乐着

    廖珍丽医生又是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好啦,你个死家伙劈你的柴吧,我走了”

    待瞧着廖珍丽医生背着个医药箱扭身走远后,唐逸这货又是忍不住瞧了瞧她那一扭一扭的美|圌,心说,廖姐就是水,跟她睡觉觉的时候,感觉真好,她那话儿水泱泱的,真滑溜,嘿嘿

    咦?看来我唐逸也够牛X的哦?就廖姐这个女人,咱们村哪个男的不想睡睡她呀,可是他们都没那福分,也就只要我唐逸给睡到了她,嘿嘿

    到了中午,唐逸正在堂屋后边的厨房里瞎忙活着做午饭,忽然胡斯淇老师在他家堂屋门口嚷了一嗓子:“唐逸”

    里屋里,唐老爷子听着门口有个女孩子在叫唐逸,那女孩子声音那般的柔美,闹得唐老爷子都不由得亢奋道:“唐逸在厨房给做饭呢!”

    忽听是唐逸的爷爷在回话,胡斯淇忙是礼貌地大声道:“哦,我知道啦!谢谢您了,老爷爷!”

    一边说着,胡斯淇也就一边迈步跨过了门槛,走进了堂屋内

    进得堂屋后,胡斯淇好奇地在唐逸他家左瞧右瞧的,露得一脸欢喜的微笑

    唐逸在厨房里也听见了胡斯淇老师的嚷声,所以他这会儿忙从厨房出来了

    唐逸从厨房门出来,瞧见胡斯淇已经进了他家堂屋,他便忙是冲胡斯淇嘿嘿地一笑,问了句:“你怎么来了我家了呀?”

    胡斯淇瞧着他那样,忍不住笑微微地打量了他一眼,回道:“我不是跟你说好了么?要你今天跟我一起回一趟江阳市呀,你忘了呀?”

    “可是”

    正在唐逸想说他还要照顾他爷爷的时候,忽然,唐老爷子在里屋大声道:“小逸,你去吧!这两天你叫隔壁吴婶每餐给熬点儿粥送来就好了!”

    胡斯淇听着他爷爷在里屋这么地说着,她不由得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心里忍不住对他有了一种更加特别的好感似的,心说,原来他对他爷爷那么好呀?真孝顺,嘻

    也不知道怎么了,经过几回的接触后,胡斯淇总是对唐逸有着一种特别的好奇感似的

    也可能是她头一回走近一位乡野青年的生活吧,所以使得她发觉了一个不一样的青年似的

    唐逸听了爷爷在里屋那么地说了,想着这阵子也不用放牛,于是他忙是冲胡斯淇说了一声:“你等我一下哈,我去一趟隔壁家”

    “嗯”胡斯淇忙是点了点头

    于是,唐逸也就跑去了隔壁吴婶家,跟隔壁吴婶商量了一下

    吴婶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唐逸

    因为熬点儿粥也不是什么难事

    见得吴婶答应了,唐逸忙是一番感谢,然后欢喜地回到了他家堂屋,冲胡斯淇说了句:“好了,可以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江阳市了”

    胡斯淇听着,欢心地一乐,然后说道:“那好啦,那我先回学兴咱们还是到了傍晚那会儿出村”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临走前,胡斯淇又是莫名地打量了唐逸一眼,问了句:“对了,你们村的李薇她是不是喜欢你呀?”

    忽听胡斯淇老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唐逸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回道:“她现在人都去了广东,喜欢我又有啥用呀?”

    “那”胡斯淇若有所思地微皱了一下眉宇,“你会不会去广东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49章 如何帮余文婷

    忽听胡斯淇那么地问着,唐逸感觉她有点儿莫名其妙的,于是他便是回了句:“我去不去广东,好像对你来说也没所谓吧,你不是教完这一学期就走了么?”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胡斯淇的心里生气一股闷气来,心说,死木头!人家都这么问他了,他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真是太猪了!

    胡斯淇有些气恼地瞟了他一眼,然后说了句:“那好了,我回学兴‰记住本站的网址:”

    说完,胡斯淇也就扭身走了

    唐逸瞧着胡斯淇跨步出了堂屋门槛,他愣了愣,心想,她究竟什么意思呀?

    这天傍晚的时候,当廖珍丽医生听说唐逸跟胡斯淇老师去江阳市玩去了,她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了一股醋意来,自个撇嘴心说,哼,臭小子!居然偷偷地跟胡斯淇那小妖鏡跑了,哼!

    在渡船过西苑湖的时候,唐逸瞧着船上开船的孙老头,他小子鬼主意地转溜了一下眼珠子,然后绕着弯子跟孙老头说了句:“老不死呀,你说牛成福那个狗|日|的从广东骗回来的那个小媳妇漂亮不?”

    孙老头听着这话,心里愣了一下,然后不动声銫地瞄了一眼船上的胡斯淇老师,冲唐逸说道:“你个瓜娃子的别瞎说好不?啥叫骗回来的小媳妇呀?人家牛成福那是从广东带回来的小媳妇好不?”

    唐逸瞧着孙老头那神情,心里也明白了,心说,麻痹的,看来牛成福那狗|日|的确实是给不少好处费给这个死老不死的了,要不然的话这个老不死的也不会这么护着牛成福那个狗|日|的?照这么说的话娘西皮的,看来老子也是没法带着余文婷那小婆娘渡船过西苑湖了呀

    既然如此,那余文婷你个小婆娘的也不要怪老子不帮你了

    想着,唐逸那小子又是鬼主意地转溜着两眼珠子,偷偷地打量了孙老头一眼,又是绕着弯子地说道:“你个老不死的就别护着牛成福那狗|日|的了吧,要不是他骗回来的小媳妇,那么他为啥就不敢带着她上街呢?”

    “你个瓜娃子的咋就知道人家牛成福不敢领着他家媳妇上街了呀?”孙老头忙是问道

    “废话!这都这么久了,一个村的,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是不是你唐公子跟人家余文婷那女娃有一条腿呀?”

    “我草!你个老东西瞎说啥呢?老子上哪儿跟她有一腿去呀?你个老东西没瞧见余文婷去上个茅房,牛成福都要跟着么?”

    “成了”孙老头制止道,“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瞎说了不管咋说,那是人家牛家的事情,咱们管不着你个瓜娃子的也就瞎騲那心了吧”

    唐逸听着,又是偷偷地瞄了一眼孙老头的神情,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这老东西准是拿了牛成福不少好处,要不然他是不会这么护着牛家的?

    虽然孙老头没说啥别的,但是唐逸感觉到了,这老东西是绝对不会载余文婷过西苑湖的

    想着那回余文婷也亲口说了,说开船的死活不愿载她过西苑湖,唐逸不由得感觉到了这事有点儿棘手

    其实,他也想过报警什么的,但是唐逸生在这块地方,他也知道这块的民情,即便是报警的话,也难以解决余文婷那事的

    因为就算他去报警,来的也是西苑乡派出所的人,相互都认识,只要牛家给拿上几条好烟,好说两句,也就啥事都没了

    再说,牛成福的舅舅又在西苑乡政|府办公室任办公室主任,跟乡里头这些人都打得火热,所以就这么点儿事情,相互压下来,谁也没招

    况且,要是这事闹大了的话,知道出面的人是唐逸的话,那么他唐逸在西苑乡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

    唐逸也知道自己在西苑乡这一带是个没名没权的要背景只有背影的角銫,所以他可是不想轻易去滩这浑水

    就算跟平江县公安局报警,到时候进村的时候,西苑乡派出所的人还是得跟着,相互说道说道一番,要牛家给点儿好处费,那么这事也一样是不了了之的事情

    所以,余文婷真想出村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得靠自己出来

    只有走出了乌溪村,逃离了这一带,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那怕是去了江阳市,也都好办了

    其实,一直来,不是唐逸不想帮余文婷,而是这事太难办了

    要赶上自个是个小官什么的,那么也就要好办得多了

    可是他唐逸在西苑乡这一带啥也不是,到时候不但事情没有办成,自己还被暴|露了,那么这结果就太难堪了,搞得他自己也是没法下台阶了

    所以这种他妈傻事,唐逸才不会干呢

    当然了,如果能想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的话,他小子还是会尽量余文婷的

    一会儿,当唐逸和胡斯淇坐上去往平江县的中巴车后,胡斯淇忽然扭头好奇地冲唐逸问了句:“你之前在船上说你们村里真有个人骗了个老婆回来呀?”

    忽见胡斯淇对这事好像感兴趣了,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忙是点头道:“对呀”

    “那你就帮她去报警呗”胡斯淇热心肠道

    唐逸忍不住冷笑道:“报警?报警有个芘用呀?緡打了那个什么平江县财政局局长的儿子那事,平江县公安局不是都进了两趟村了么,结果有蛋用呀?”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胡斯淇不由得皱了皱眉宇,然后冲唐逸问了句:“那要怎么样才可以帮到她呢?”

    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反正不太好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情况下领着她出村可是咱们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孙老头那条破船,但是孙老头是不会载她出村的虽然我知道你是胡书记家的大千金,但是你爸肯定不会因为那样一个女的而兴师动众的”

    胡斯淇一边听着,一边打量着唐逸,欢喜的心说,嘻,他这木头人还是蛮聪明的嘛

    随后,胡斯淇又是皱着眉宇想了想,忽然惊喜道:“有了!找我同学刘永帮忙!”

    “啥?”唐逸猛地一怔,“你说的就是平江县那个财政局局长的儿子?”

    “对呀,就是被你打了那个家伙呀!”

    唐逸万般郁闷地皱了皱眉头:“要找还是你去找他吧,反正我是不会找他的,我只想揍他!”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50章 人家还没男朋友呢

    瞧着唐逸那皱眉头的样子,胡斯淇忍不住欢喜地一乐:“呵你别这样好不?其实,我跟你说哦,刘永那人其实还蛮不错的啦‰使用访问本站只是你不了解他而已”

    “就他那动不动就装b的样子还不错?”

    “不是啦”胡斯淇又忙是解释道,“是这样的,他是挺傲的,但是当你和他真正地交往了,你会发现,他真的挺不错的,挺讲义气的啦”

    见得胡斯淇为刘永这么地辩护着,唐逸有些不爽地翻了个白眼,然后问了句:“是他喜欢你吧?”

    谁料,胡斯淇则是故作得意道:“喜欢我的人多着呢,何止他呀?”

    听着这话,唐逸心说,麻痹的,老子还是别自作多情了吧,还是别以为这位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主动找过老子几回,就是对老子有意思了吧

    喜欢她的人都是他妈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要是排队的话,估计老子得排到咱们乌溪村顶后边的捧寨了?

    光瞧着他们捞腥了,老子是连汤都喝不着呀

    胡斯淇忽然伸手在唐逸眼前一晃:“喂,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了呀?”

    唐逸愣过神来,扭头瞧了胡斯淇一眼:“我没怎么呀”

    “那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呀?”

    “嗯?”唐逸皱了一下眉头,“没啥好说的了呗”

    “你不是想帮那个女孩吗?”

    “想是想,但是我帮不上呀”

    “可以的呀”胡斯淇忙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么?找刘永帮忙呀,他能弄到快艇呀到时候我们联系好,要他开着快艇去乌溪村,然后我们将那个女孩带出来,不就直接坐快艇出来了么?”

    唐逸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不想见刘永那个傻”

    “哎呀,没事啦我去找他还不行吗?”

    “那”唐逸想了想,“那好吧”

    “既然好,那就这样吧,一会儿我们到了平江县就不走了,就去找刘永吧?正好把这事定下来”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见那个傻”

    “哎呀,成了我去还不行吗?到时候你在宾馆等着我吧”

    “那好吧”

    待一会儿到了平江县时,天已经黑了,县城早已是灯红酒绿的夜景景象了

    从平江汽车站出来后,胡斯淇扭头冲唐逸说了句:“我们打车过去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到了车站前面的道边上,胡斯淇招手要了一辆的士

    瞧着的士在跟前停下了,唐逸上前一步,拽开车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胡斯淇则是坐在了车前座,也就是副驾座位上

    待胡斯淇在车内坐好,扭头冲司机说了句:“到平江县县委家属大院”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前行了

    在县委家属大院的门口下了车后,胡斯淇忙是冲唐逸说道:“这样吧,我们先去对面的宾馆要房间吧,然后你在宾馆等着我,我去找刘永”

    唐逸听着,心里有些不爽地瞧了胡斯淇一眼,问了句:“那你今晚上是不是不住宾馆呀,去刘永那儿住呀?”

    忽听唐逸这么地问着,胡斯淇气呼呼地白了他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跟刘永只是同学关系好不?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

    见得胡斯淇生气了,唐逸忙道:“好了好了好了,那就去对面的宾馆吧”

    当唐逸和胡斯淇到了对面的平江宾馆,进宾馆大堂的时候,在门口无意中,唐逸跟一个正出来的哥们相互蹭了一下胳膊,唐逸还踩了一下他的皮鞋

    那哥们立马就不干了,伸手就推了唐逸一把:“你妈!你长眼睛没?”

    这一把推得,唐逸退后两步,愣了一下,然后抬头打量了一眼那哥们,只见那哥们捯饬得油光锃亮的,人五人六的,像是公务员或者是机关干部一类的人物,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吧

    推了唐逸一把之后,他立马低头瞧了瞧他那双擦得锃亮的大头皮鞋,见得右脚那只皮鞋的鞋头被唐逸一脚给踩扁了,气得他又是骂了一句:“真是你麻痹的!”

    胡斯淇瞧着那哥们满嘴的脏话,她有些恼火了:“喂,我说,先生呀,大家都是无心之失,你能不能不骂脏话呀?”

    那哥们听着,抬头就是气恼地瞪了胡斯淇一眼:“你个小婊|子说个蛋呀?我骂你了吗?”

    唐逸很是不爽地皱了皱眉头:“喂,我说,哥们呀,你是吃他妈粪便长大的呀?”

    “我草!你说他妈什么呢?再说一遍!”

    唐逸听着,显得一脸不惧的样子:“我说,你是吃他妈粪便长大的呀?”

    “我草!”那哥们一声震怒,怒眼一瞪,眉头一皱,挥拳就朝唐逸滇潾阳|袕袭来了

    唐逸抬手一把攥紧那哥们的拳头,反手一努‘咔吧’一声,直接就给弄得妥臼了

    疼得那哥们是一声哀嚎:“啊”

    当唐逸撒开他的拳头,就只见他那只右胳膊耷拉了下去

    忽然妥臼的那种钻心滇澺痛感,闹得那哥们是咬牙切齿的,眉头紧皱,不一会儿就只见他汗如雨下,满脑袋的汗珠子,忍不住又是一声哀鸣:“哟”

    瞧着他一时痛苦的样子,唐逸则是瞪了他一眼:“麻痹的,就你这等货銫也敢在老子面前犯狠呀?那这就算是给你一点儿教训,让你尝尝苦头吧!”

    “你”那哥们不甘地皱眉瞪着唐逸,“你知道我是谁不?我是他妈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

    唐逸则是伸手指了指胡斯淇,冲那哥们问道:“你知道她是谁不?”

    “谁呀?”那哥们还犯着狠呢

    “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的女儿胡斯淇!”

    这话一出,吓得那个自称是检察院副院长陆青那哥们的心砰然一跳,囧住了,傻眼了

    这时候,唐逸冷冷的一笑,说道:“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是吧?我记住了』谢你自报家门哈”

    说完之后,唐逸扭头冲胡斯淇说道:“好了,胡大千金,我们走吧,别搁这儿耽误时间了吧”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051章 你,滚吧

    待唐逸的话一落音,他正要跟胡斯淇扭身朝宾馆前台走去时,忽然只见那哥们‘噗通’的一声,双膝跪在了唐逸和胡斯淇的跟前:“请等等!”

    忽见那哥们竟是跪地求饶了,唐逸则是冷笑道:“你不是很牛吗?你不是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么?你这跪着是干啥呀?”

    “我”自称是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那哥们一脸苦相,苦闷着脸,冲唐逸说了一句,“我这胳膊真他妈疼呀!”

    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