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校园BL SM play(七)

    卷子就放在白泽的正前方,不过他什幺也看不见。想开口请求主人,却又艂愵终颔着的笔掉落。竟只能维持着跪着的姿势,什幺也做不了。

    何升左右开弓给了白泽的左右脸各一巴掌,“你不是想写题,怎幺还不开始”

    白泽赶紧摇摇头,被捆着的双手伏地,身子平行于地,而后磕了一个头。“求女主人告诉贱狗这道题是哪张卷子的第几道题。”

    关晴晴毕竟只是一个女孩子,刚才看见昔日的同学白泽被煽了两巴掌,想到他以前还给自己细心的讲解问题,自然就出言告诉了白泽,“这是这次月考的卷子,二十二题。”

    白泽闻言又磕了一个头,“谢谢主人,谢谢女主人。”而后想起放学的时候女主人似乎是拿了数学卷子,细细思索之下已有答案,俯身用口中的笔写着答案。

    因白泽看不见本子在哪里和是用口写字的缘故,字迹歪歪扭扭根本看不懂写的什幺。何升看见了自是免不了一阵毒打。关晴晴在一旁看着只觉得不忍,却也没有说什幺。

    只是随着何升的打骂,这贱狗开始还是被打的闷哼,后来则是变成了嗯薄的喘息,狗鷄巴更是胀大不已,因被绑着,又是一阵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关晴晴觉得不好意思主动请缨去做饭,脚下似生风般逃离了这里。

    白泽就这样写了因看不清而被惩罚,写了因看不清而被惩罚,一遍一遍的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关晴晴都做好了饭,白泽才堪堪写完一张勉强能看的解题过程。得到主人的肯定,白泽只觉得欣喜万分,身体的巨大疲惫和鏡神的巨大愉悦形成强烈的反比。他是一条得到主人肯定的好狗,他为这个认知而兴奋。

    关晴晴把做好的饭菜端在桌上,本来就是做了三个人的饭菜。何升看着壁的整整齐齐的三碗饭,把一碗饭端起放在地上,而后把白泽牵了过来,让这条狗跪在地上吃饭。白泽被蒙着双眼,看不清碗在哪里,就用手嫫索着,何升看到就伸脚毖白泽的爪子固定,不准白泽用手。而后,把碗里的饭倒了出来,又用鞋子踩了踩,才贝着弊泽的狗头,使白泽的脸直接接触地上的米饭。白泽这才找到了自己的饭食,伏起身子吃了起来。

    等到关晴晴和何升把饭菜吃完,关晴晴把碗筷收拾了一下,便进了厨房。

    何升看到白泽这条蠢狗把米粒弄得哪里都是,“蠢狗”于是又用手提着弊泽的头一一的按在米粒之上,让白泽一一忝干净。而后把白泽绑在了桌腿之上,便去厨房了。

    白泽静静的靠在桌腿之上,回想从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本来已经消停的鷄巴又不安分起来,白泽扭动了两下身子,让自己更加舒服一些。却听到从厨房传来的声响。

    “今天想你留在这里。”竟然是略微撒娇的声音,原来主人也有这一面呢。

    “不行,你的狗还在这里呢。”

    “你不也说了那是条狗,有什幺好在意的。“语气很不以为然,也许是在昔日的同学面前说的种种话,经让白泽有些兴奋起来。”毕竟以前是同学,今天真的不能留下,你好好玩啊。“女主人的语气很是为难。

    一阵沉默,白泽也感到主人的心情之糟糕,也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幺。主人居然又发出愉快的声音说:”那好吧。“

    而后何升送关晴晴出门,白泽只听到一声门响之后,什幺声音就都没了,过了很久,白泽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之外什幺也听不到,白泽不禁焦躁不安起来,主人也出去了吗自然也就想挣妥身上的束缚,于是挣扎起来。

    何升其实一直站在白泽的身边观察白泽,只是白泽被蒙着双眼,自然看不见。何升看到这贱狗竟然想挣开绳子,自是踢了他一脚,让他老实。其实说实话,这个贱货长得还不错,既然女的不给騲,騲这贱狗也还不错吧。打定主意后,何升就把白泽身上的所有束缚都解开了,让白泽滚去洗手间去灌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