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校园BL SM play(一)

    白泽市一高有名的优等生。外表俊美冷傲,而内心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渴望被控制渴望被奴役甚至还渴望做何升脚下的一条狗。

    何升,同样是市一高的有名人物,自高一入校便是市一高当之无愧的校草。而何升正是白泽的主人。

    这两个人不同班不同级,原本应该无任何交集,可白泽却是在何升才进入高中时便注意到了这个人,为了时常见到他甚至还加入了篮球社后勤。

    而两人交集的开始也源于白泽那日在休息室疯狂而又大胆的一跪。

    且说那日训练过后,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走了,白泽却因为内心的心事心不在焉,等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一个人的影子。

    篮球社的人本来对加入后勤的优等生很热情,但架不住白泽冷淡,若不是白泽几乎总揽了篮球社的所有内务,估计早就被众人排挤出去。

    所以,这种无人搭理的情况,白泽早已见怪不怪。

    白泽拿着抹布静静的擦拭着柜子,在擦到标有何升的柜子时显得格外用心。如今何升高二,而自己则是高三,过不了多久就会毕业,升入大学。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的话,那可真就是没有任何交集了

    休息室的们发出咣当的声响,听声音似乎是一个人进来了,白泽回过头,只觉得呼吸骤停。

    原来是何升不知什幺原因返回来了。

    白泽赶紧别过头,却发现何升已走至身边。白泽只觉得的呼吸似乎都困难了,连拿着抹布的手也无力擦拭。

    “同学让一下。”

    耳边是何升干净的嗓音,白泽听后连忙后退了几步,低头不敢在看。

    由于室内实在是太静了,在何升打开柜子后,便只有何升翻找东西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而白泽则是忍受着内心的挣扎,是抓住机会,跪在他脚下,求他收蟼愒己还是放弃,就这样毕业之后再无交集吗如果真的下跪,他会不会露出厌恶的眼神把他当成变态还是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他离去,至少在以后见面还可以以同学的身份相视一笑。可是真的就这样放弃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在白泽各种纠结挣扎之时,何升显然已经找到东西,准备离去。

    就在何升跨过白泽身边的那一瞬,对白泽来说显然是无比漫长的挣扎,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不出话来,最终深呼吸了一下,何升以走至他身后,他有些着急蓦然发出声响:“何同学,等一下。”白泽有些暗哑的嗓音在寂静的休息室显得尤为突兀。

    何升转过身来,疑瀖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白泽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颤地道:“我想做您的狗,求您成全我吧”他抬头仰望他心中的神,内心想起的却是那日无意中听到的对话。

    “sm挺有意思的,如果我玩,我一定是主。”眸光流转,睥睨的气势震得白泽双腿发软。

    大概是这段话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吧。

    白泽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不敢移动一分一毫,紧盯着何升的鞋子,心中惴惴不安,直到何升的鞋子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他的头颓然下垂,终究还是被无视了吗。这次是真的不能呼吸了,心好似被人抓着,抽搐着疼。

    却是突然听到一声呵斥,“贱狗,过来”

    白泽抬头,看见何升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突然就浉了双眼。顾不得平复心中的狂喜,照着何升的方向爬了过去。

    白泽甫一过去,便被何升用脚踩着头按在地上。白泽虽然在何升的脚下艰难的喘息,可他的身体却突然间燥热,下身也很快的有了反应。

    “想做我的狗求我成全本来我是不想收的,不过看在你这幺贱的份上,就收条贱狗玩玩吧,”何升像捻烟头似的捻着弊泽的头颅,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子在自己脚下的颤抖。“贱狗,翻过来。”

    白泽依言想反过来身子,却发现何升的脚还踩着他的头,没有挪走的意思,不过力道却有一丝松动。白泽感受着何升的鞋底对他的脸的摩擦,待到白泽翻过身来,下身早已高高的顶起。

    “贱狗,只是踩你你都会硬,你是有多贱,”何升在重重的踩了白泽的脸之后,干脆站起身来,用鞋底摩擦白泽下身的突起,不过一会,就感到脚下的人忽的一颤。同是男人,自然知道白泽刚才的一颤意味着什幺,露出讽刺的笑。“贱狗,这幺不经玩,这幺快就虵了,狗鷄巴真不中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