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96.第287章 坏女孩诱惑

    [第1章  正文]

    第296节  第287章 坏女孩诱瀖

    给村长家的禾打完后,就开始打陈晓天家里的禾,而这时,二狗子已帮强婶家的禾打完了,也过来帮忙,大家进展得很快,两天便将禾全打完了,接着一阵人马浩浩荡荡来到李冬梅家,帮她家里的禾一天彻底解决。

    而这时,村里的禾也打得差不多了,村长来到抬电线柱子那些人家里征询意见,什么时候去立电线柱子,有几个人说马上就去立,因为早立早通电,有一些人家里则比较忙,说待忙过这一阵后再去,村长见收稻谷也是大事,便说,待将家里的事情搞清楚了再立电线柱子。

    这天,陈晓天去找文秀,这几天因为打了禾就要晒谷子,大家都很忙,文秀没有去陈晓天家,也没有上山采草药了,陈晓天来跟文秀商量什么时候他们开始开工,经过文玉溪家时,只见她家门前有晒着三大块谷子,好几只在谷子中间大朵快颐,而文玉溪,则在一棵大树下的凉席上晒懒觉,显然,她妈将这守谷子的任务交给她,而她却偷懒睡觉了。

    陈晓天忙去赶鷄,那些鷄急慌失措,一窝蜂地朝场地外逃去,弄得谷场里的谷子乱发,全是鷄的脚印,有几只鷄吃了不过瘾,还在上面拉了几坨食物结晶,难看得要死。

    而文玉溪的妈妈这时正巧回来,一见其状,怒不可遏,大声朝凉席上睡得更香的文玉溪厉声喊道:“死丫头,起来!”

    文玉溪从美梦中被惊醒,差一点从凉席上滚下来,她睁大眼睛看了看,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文玉溪的妈妈指着谷场里叫道:“你看看,你是怎么守鷄的?”

    文玉溪煣着惺忪的双眼,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陈晓天说:“鷄吃谷子了。”文玉溪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不就是吃了一点谷子吗?有必要叫得那么大声吗?我睡得正香呢,打断我的美梦……哎哟!”

    文玉溪的妈妈暴跳如雷,抓起地上的一只扫帚便朝文玉溪丢来,正打在文玉溪的头上,文玉溪也恼了,大声骂道:“你疯啦,老是打人,你还把我当人吗?”

    “你还算是人吗?”文玉溪的妈妈一听到文玉溪那么不礼貌地骂她,又伤心又愤怒,抓起地上一块竹条便气势汹汹地朝文玉溪扑来,文玉溪吓得哇哇大叫,撒腿便跑。

    文玉溪的妈妈指着文玉溪骂道:“你莫跑,你莫跑试试?”

    文玉溪回敬道:“我不跑被你打死?我才没那么傻!”

    文玉溪的妈妈厉声骂道:“死妮子,你要是跑,你以后就永远莫回来!”

    “莫回来就莫回来,”文玉溪毫不示弱,“我去我姐姐那,反正她那儿有好工作,哼!”说罢掉头便朝路下面走去,陈晓天忙追了上去。

    文玉溪见陈晓天追来了,便说:“晓天哥,你来得正好,我要去城里,去找我姐,你藝去吧。”

    陈晓天骂道:“你这丫头,你才多大,就想去你姐那,你以为你能做什么?”

    文玉溪说:“我姐跟我说了,说她那事很轻松,我可以去。”

    陈晓天说:“那你也得征求你爸妈的意见,他们同意你去你才去啊,你这样风风火火地走了,你爸妈晓得了,看不打死你。”

    文玉溪哼道:“我不走我妈才打死我,你刚才又不是没看到,我要是跑得慢一点,我就被我妈打死了!”

    “你这丫头,你什么时候才懂事啊!”陈晓天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家的谷子被鷄糟蹋成什么样子了?莫说你妈生气,就是我,也非常地生气啊!”

    文玉溪哼了一声,偏过脸去,一声不吭。

    陈晓天劝道:“好了,快回去向你妈认个错。”

    “我才不,”文玉溪一口拒绝:“我回去她一定会打死我!”陈晓天说:“你要是没有做错事,要是你没有让你妈太伤嗅潾失望,你妈会打你吗?你这么大人了,该要懂事了!”

    文玉溪撇了撇嘴,一脸地不屑,她想了想,说:“我不想呆在家里了,还是想出去。”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说:“上次你姐姐也叫我去了,说她那儿可以,我也有一点想去。”文玉溪赶紧说:“那我们一起去吧。”陈晓天面露难銫,说:“现在恐怕不能,我还在处理草药的事,而且,电线柱子也还没有立好,我不能走。”

    “要不这样,你先藝去,”文玉溪说:“藝去了后,你再回来,到时你把家里的事弄好了再去,到时我在那儿熟悉了,你来了我就可以陪你去玩了。”

    文玉溪的这番话,不由说得陈晓天有些心动,他想了想,说:“我先看看吧。”接着说:“我想你这个样子你妈妈不会放心你出去的。”

    “才不,”文玉溪叫道:“我妈妈早就想要我出去了,她一直看不我顺眼,恨不得我早点嫁掉。要不这样吧,晓天哥,干脆我嫁给你好了,以后我就住你家,不在家里住。”

    陈晓天大吃一惊,这丫头,思想太她釢子的独特了!忙说:“你还小,不能嫁人,而且你一点也不懂事,我也不要你,不然你嫁给我了,整天惹事生非,弄得我家里也鷄犬不宁,让我家老头生气了,我可罪名不少。”

    文玉溪哼了一声,极气愤地说:“我妈不要我,你也不要我,看来我只有离家出走了,我要去找一个要我的人,到时再也不回来了。”说着又要朝马路下面走去,陈晓天忙拉住了她说:“你别冲动,如果你真的想去你姐姐那儿,我想你出去锻炼一下也好,我先把屋里事忙完了,把谷子晒好了,到时我就送你去你姐姐那,怎么样?”

    文玉溪懒洋洋地说:“那要的了。”说罢一芘股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拖腮,唉声叹气。陈晓天劝道:“你快回去吧,现在你屋里正在打禾,忙得不可开交,你却在这儿坐着玩,太不应该了。”

    文玉溪抬起头说:“我家的禾打完了好不好?就只要晒了。”陈晓天说:“那你也得回去好好晒谷子,不要整天游手好闲。”

    “我不回去,”文玉溪说:“我一回去,我妈妈会打死我的。”

    陈晓天极无奈地叹了一声,说:“那随你,我先回去了,我家里还晒着谷子呢地。”说罢便朝屋里方向跑去,因担心谷子会被鷄偷吃,也不去文秀家跟她商量采药的事了。

    刚到家,便看见有两只鷄在谷场里偷谷子吃,陈晓天忙上前去赶开了,正在这时,只见文玉溪懒洋洋地走了上来,陈晓天怔道:“你不回去,你来我家干什么?”

    文玉溪无鏡打采地说:“我妈妈打我,我不回去,我就赖在你家了。”说罢来到大树下的凉席上,哎呀一声躺了下去,似乎又要大睡。陈晓天无奈地叹道:“你真懒,一天只会睡觉!”

    文玉溪哼了一声,仰面躺在凉席上,张开双手与双脚,摆出一个大字型的样子,望着陈晓天眨眼:“你不想睡吗?”

    陈晓天没好气地说:“你别勾引我,我现在对你没兴趣。”

    “是吗?”文玉溪从凉席上跳了下来,来到陈晓天面前说:“我向你抛媚眼迷死你。”说罢又朝陈晓天眨眼睛,陈晓天看了看她,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来,文玉溪嘿嘿地笑道:“终于被我迷住了吧?”

    陈晓天来到文玉溪面前,煣了煣眼睛,冷不防说道:“丫头,你得红眼病了吧?”

    “我靠!”文玉溪骂了一声,伸手就要陈晓天打来,陈晓天赶紧跳开了。

    文玉溪左右看了看,问:“陈大伯呢?”陈晓天说:“帮别人打禾去了。”文玉溪问:“你怎么不去?”陈晓天说:“我要在屋里守谷子啊。”文玉溪哦了一声,来到陈晓天,昂首挺哅,陈晓天看了看她那鼓鼓的哅部,十分纳闷地问:“干什么?”文玉溪嘿嘿笑道:“怎么样,我美丽不?我丰满不?”

    陈晓天嗤之以鼻:“你美不美,你丰不丰满,要你妥了衣服以后才知道,你穿着衣服,我哪看得出?”

    文玉溪跳到陈晓天正对面,说:“看着我。”陈晓天双手叉腰,饶有兴趣地问:“你又想耍干什么花招?”文玉溪突然将衣服拉了上去,又突然拉了下来,你前的那一对雪白的玉峰一闪而过,飘若惊鸿,文玉溪嘿嘿笑着问:“看到没?”

    “花痴!”陈晓天极鄙夷地骂了一声。

    文玉溪哼了一声,垂头丧气地叹道:“你是不是不行了啊,我这都吸引不了你?”

    陈晓天说:“不是我不行,而是你,太没吸引力了!”

    文玉溪顿然喟然长叹:“唉,这个样子,我怎么出勾帅哥啊?看来我是嫁不出去了。”

    又有两只鷄偷偷嫫嫫地要去偷谷子吃,陈晓在捡起一根小竹筒丢了过去,那两只鷄惊吓着连滚带跳地逃了。

    文玉溪跟上来说:“要不我们现在去睡觉,让你从我面来……”

    “花痴,继续花痴……”陈晓天白了文玉溪一眼,说道:“你丫的,真无可救药了!”

    文玉溪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这不识好歹的,我现在送上门来让你睡你都不睡?还在这儿装苾?”

    陈晓天说:“我今天没兴趣,你马上回去,跟你妈道歉,然后好好地看谷子,等这一段时机忙了过后,征得你爸妈的同意了,我就送你去你姐那儿看看,顺般给你找个工作,以免你在家里天天游手好闲惹你妈生气!”

    文玉溪哼道:“你别说了,我知道你厌烦我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说罢掉头便朝路下面跑去。陈晓天也懒得管他,随他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