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93.第284章 仇人的女儿

    [第1章  正文]

    第293节  第284章 仇人的女儿

    陈晓天与文玉兰在浴室里一享尽欢,足足欢愉了两个时辰,这才依依不舍地从浴室里走出来,只见文玉兰的双颊通红,及至脖子双峰,皆红通通地一片,显然是多次高嘲啊。

    而陈晓天也从文玉兰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主要的是文玉兰是过来人,大胆不害琇,而且这方面的技术也挺熟练,伺候也也非常到位,这么好的技术让陈晓天差一点以为她就是一只鷄了!

    文玉兰从密码箱里找出干净的衣服换了,对陈晓天说:“我去给你买干的衣服上来。”陈晓天从钱包里抽出两张钞票递给文玉兰,文玉兰将陈晓天的手推了回去,说:“不用不用,我送你一套衣服好了。”说罢朝陈晓天挥了挥手便走了出去。

    真是太意外了!陈晓天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心发怒放,忍不住一阵乱滚!

    没多久,文玉兰便上来了,给陈晓天买了一套衣服,陈晓天穿在身上刚好合身。陈晓天又将钱塞给文玉兰,文玉兰不肯要,后来陈晓天趁文玉兰不注意,将钱偷偷地放在了她的密码箱里。

    而这时,外面的雨渐渐地停了,陈晓天问文玉兰:“你家离这儿远吗?”

    原来文玉兰是嫁在城里,她说:“不远,不过要转两趟车,对了,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我那儿的工作挺好的,我觉得很适合你,你要不要去呢?”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说:“我想去,但是近来要打禾了,恐怕近来走不开。”

    文玉兰说:“那等你禾打了再来。”

    陈晓天连声说要的要的。

    待外面的雨停了,两人才下了楼来,陈晓天付了房费,问文玉兰:“我们要一起去吃个饭吗?”文玉兰说:“不吃了,我不想吃。”陈晓天便将文玉兰送到车站,送她上了车后这才开着摩托车朝唐老爷子家里驶去。

    到了那儿后,陈晓天将四个蛇皮袋搬了下来,将药材依依拿了出来,还好有胶布包着,药材并没有淋浉,陈晓天这时才陈老头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唐老爷子家里出来后,陈晓天抬腕看了看时间,已是一点钟了,肚子里传来了一阵咕咕声,陈晓天嫫了嫫肚子,将摩托车开到一家饭店前,叫了一份快餐,正吃着,隔壁一桌吃饭的一名女子起身去结帐,在老板给她找钱时,她问:“老板,这儿有车可以叫吗?我想叫一辆摩托藝回去。”老板问:“你家在哪儿啊?”那女子说:“江西店。”

    “哦,”老板说:“你就在我店子门口,这儿经常有摩托车司机拉客的。”那女子哦了一声,说了声谢谢,来到桌前,提着一只大密码箱朝饭店门口走去。

    陈晓天听那女子的家说是在江西店,不由朝她多看了几眼,只见她穿着一件黄銫T恤,下身一件蓝銫牛仔裤,留着马尾辫,圆形脸蛋,双眉如画眼如水,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倒是非常地青春美丽。

    艳玲也是江西店的,莫非她是艳玲家那儿的?

    吃了饭,陈晓天走出饭店,只见那马尾辫女孩正在跟一名摩滇澲价还价。

    “去江西店至少也得四十元,”摩的说:“那儿路很远,现在油涨了价,没四十块,谁也不会走。”

    马尾辫女孩说:“这也太贵了吧,我去年回来,回去一趟只要十块钱。”

    “今年不比往年啊,”摩的一脸苦相:“现在的钱不值钱了,以前十块钱可以买两斤肉,现在十块钱,你能买到八两肉就不错了。”他见马尾辫女孩犹豫不决,说:“要不这样吧,三十五,我送你一趟,见你回来一趟也不容易。”

    马尾辫女孩说:“二十,二十我就坐。”

    “莫说二十了,”摩的说:“就算三十,也没人会带你去,要是有人带你去,我把我的头砍下来。”

    陈晓天走了过去对马尾辫女孩说:“我送你去,不要你一分钱。”

    摩的与马尾辫女孩齐惊讶地望向陈晓天,摩的极为不悦地说:“你开玩笑吧?”马尾辫女孩也半信彪疑,说:“是啊大哥,我都不认识你,你白白地藝去?”

    “对,白白地送你去,”陈晓天说:“不要你一分钱。”

    “我靠,”摩的愤怒了,瞪着陈晓天叫道:“兄弟,你好像不是像是在这一带拉客的吧?”

    陈晓天看了摩的一眼,不亢不卑地说:“这管你什么事?”

    摩的冷冷地说:“难怪,你连这行业的规矩都不懂。”摩的言下之意,是陈晓天来抢他的生意,是破坏了这一行的规矩了,陈晓天得小心了!

    陈晓天极为不屑地说:“我本来就不是拉客的,也不算是这一行。”接着跳上了摩托,对马尾辫女孩说:“来吧。”

    马尾辫女孩站在那儿,犹豫不决。

    摩的忙说:“算了算了,二十我拉你去。”接着狠狠瞪了陈晓天一眼,像是在说:“臭小子,你给我小心点!”

    摩的要是不瞪眼倒不要紧,这一瞪,顿然将陈晓天给瞪愤怒了,他对马尾辫女孩说:“姑娘,怎么有不要钱的车你不坐,便要花钱坐车,你不会钱多吧?”

    马尾辫女孩看着陈晓天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却不收我的钱,只怕你……”

    “一定心怀不轨!”摩的趁机说:“姑娘,你一年没回来了吧,现在坏人多着呢,你要长一个心眼啊。”

    陈晓天说:“行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回去经过江西店,听说你要去那儿,就顺般捎你一阵。”

    “真的啊?”马尾辫女孩乐了,问:“那你家是哪儿的?”

    陈晓天说:“桃花村,知不知道?”

    “桃花村?”马尾辫女孩想了想说:“听说过,那儿是在山沟沟里吧?听说那儿没通路啊,怎么你摩托能进去?”陈晓天说:“今年已经将路修好了。”马尾辫女孩哦了一声,说:“那我搭你的便车好了。”

    摩的一听,顿然急了,忙说:“要不十五吧,十五我送你。”

    马尾辫女孩笑着说:“不用了,我坐这位大哥的车算了。”

    摩的顿然朝陈晓天虵来一道怨恨的光来,陈晓天置若罔闻,一车来帮忙将马尾辫女孩的密码箱绑好了,开着车朝江西店方向飞驰而去。

    快到络腮男人家门前时,马尾辫女孩说:“好了,请就在前面那房子停下。”陈晓天将摩托车停在络腮男人家门前,十分纳闷地问:“这是你的家?”马尾辫女孩说:“是啊。”陈晓天问:“那艳玲,你认识吗?”马尾辫女孩说:“她是我堂妹。”

    “啊?”陈晓天彻底给怔住了,这也太巧了吧。

    马尾辫女孩下了车,去搬摩托车上的密码箱,陈晓天跳下摩托去帮忙,刚将密码箱搬下来,那络腮男人闻声走了出来,马尾辫女孩朝她亲热地喊道:“爸”

    “艳红,你回来了?”络腮男人笑道:“怎么回来也不打个电话回来?”马尾辫女孩笑呵呵地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络腮男人以为陈晓天只是个摩的,并没有正眼去看他,而马尾辫女孩回来了,让他非常欢喜,接过她手中的箱子说:“进屋来,来……”

    马尾辫女孩说:“等一下。”说罢来到陈晓天面前说:“谢谢你了大哥,要不我给你一点油费吧。”说罢要从衣服里去掏钱,陈晓天忙说:“不用不用,我只是路过,顺般搭上你而已,就算你不坐,我也要过来的。”

    络腮男人正想进屋,听到了陈晓天的声音,觉得这声音很熟悉,便回过头看了一眼,当看清是陈晓天时,顿然怔了半晌,冲出来问:“怎么是你?”

    陈晓天耸了耸肩,淡淡地说:“怎么,是我,你不乐意?”

    马尾辫女孩睁大眼睛问:“爸,你们认识啊?”

    陈晓天说:“我们岂是认识,是非常地认识啊。”

    “啊?”马尾辫女孩一时没有听明白陈晓天的话,但至少明白了陈晓天和她的爸络腮男人是认识的,当下开心地说:“那真是太好了,要不这样吧,在我家吃了饭你再回去。”

    陈晓天说:“不用了。”而络腮男人则哼了一声偏过了脸去。陈晓天启动摩托车便朝前飞一般驶去。

    突然听得络腮男人大声叫道:“停,停!你给我停下!”陈晓天以为络腮男人又想干架,便将摩托车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冷冷地朝后望了过来。

    马尾辫女孩说:“爸,这位大哥藝回来,不要我的钱,你们又认识,留他在我们家吃饭吧,我们也好感谢他。”

    络腮男人哼了一声,来到陈晓天面前,陈晓天紧盯着他,以防他突然出手,这络腮男人的厉害凶猛,他也是尝过的。只见络腮男人将手伸进了内衣袋里,陈晓天的神经顿时绷了起来,暗想,莫非这家伙自知打不过我,想拿刀来对付我?

    正想着,却见络腮男人从衣袋里掏出一只黑銫的钱包,从里面抽了两张十元的丢到陈晓天身上,说:“我女儿不会白坐了你的车,这是车费。”

    陈晓天怔了一怔,没想到络腮男人会做出这么一番举止来,而马尾辫女孩也走了过来,生气地说:“爸,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你别说话,”络腮男人冷冷地说:“先回去。”

    陈晓天将那两张十元的钱抓起丢向络腮男人,冷冷地说:“不要你的臭钱,坐我的车的是你的女儿,并不是你。要是让我知道她是你女儿,我才不会让她坐。”说罢启动车飞一般朝前驶去。

    马尾辫女孩十分纳闷地问道:“爸,你们俩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络腮男人冷冷地说:“没什么。”马尾辫女孩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们是不是有仇啊还是怎么的?他是帮了我啊,你那么对他……”

    “别说了!”络腮男人大声叫了一声,瞪了络腮男人一眼,独自朝屋里走去。马尾辫女孩哼地一声,翘起了气愤的小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