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8.第279章 对手

    [第1章  正文]

    第288节  第279章 对手

    一大早,唐狗巴就跑陈晓天家里来了。“今天你别去了,”唐狗巴一见到陈晓天便气喘吁吁说道:“晓天,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我觉得你今天还是不要去的好。”

    “怎么不去?”陈晓天边吃饭边看着唐狗巴,“抬电线柱子这么伟大的事我能不去?”

    唐狗巴说:“你不能去,你去了,我担心会有战争爆发,凭你的脾气,我想可能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哼!”陈晓天一脸不屑:“怕个毛,惹得我火了,将他屋也掀了!”

    陈老头这时走了出来,问:“怎么回事?”唐狗巴正要说,陈晓天忙抢先说:“没事没事,哪能有什么事?”

    “你说,”陈老头对唐狗巴说道:“将这事一五一十地给我说清楚。”

    唐狗巴看向陈晓天,陈晓天暗暗朝唐狗巴打口语:“别说,别说……”

    “嗯?”陈老头立即朝陈晓天投去一道严厉的寒光,陈晓天赶紧偏过脸去,一个劲地朝碗里扒饭。唐狗巴知道陈老头的威信,只得如实说道:“这个事,呃,就是我表妹王玲玲,就是上次我爸生日来我家的那个表妹,他跟陈晓天……交往密切,那边一个叫王黑虎的人喜欢我表妹,他不准晓天跟我表妹来往,昨天叫了两个二流了去打晓天,被晓天打得个落花流水,后来他放出话来,要是晓天再去王家源,他就会打晓天什么的。”

    陈老头顿时怒目朝陈晓天瞪去,喝道:“你又在外面惹是生非!”

    “这不能怪我,”陈晓天白着眼说:“这是人家找上我,要骑到我头上来了,难道我坐以待毙等他们打?为了不痛,我只有还手了,你说是不是?”

    陈老头说:“今天你别去了,我去。”

    “不行不行,”陈晓天连声说道:“你这么一大把骨头了还要你去抬电线柱子,人家戳我的公脊梁骨还不给我戳死?我宁愿自己去辛苦一点,也不要人家说我不孝不敬!”

    唐狗巴说:“晓天,我觉得你今天是不应该去,还是让陈老伯去吧,你……”

    “去去去!”陈晓天瞪了唐狗巴一眼,说:“我若不去,玲玲还以为我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儿,那以后我哪还能在她面前抬得起头来对了狗巴,你吃饭没有?怎脺黥盯着我的饭?”

    唐狗巴伸出舌头忝了忝嘴滣,说:“还没有,一起来说跑你这儿来了呢。”

    陈晓天冲他说道:“那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怎么还不进去添饭吃?”

    唐狗巴睁大眼睛说:“你没叫我啊,我怎么好意思?”

    “我靠,”陈晓天白了唐狗巴一眼,“咱们什么关系,不跟我这般客气,快去快去!”

    吃完饭,两人一同去了村长家。本来陈老头是不让陈晓天去的,但陈晓天一放下碗就一阵烟似地溜了,跑得比兔子还快,只得叮嘱唐狗巴:“好好看着他,别让他惹是生非。”

    唐狗巴面露难銫:“这个任务,恐怕有点难啊。”

    到了村长家时,只见大家一般的都来了,村长一吆喝,大家便兴高采烈浩荡荡地出发了,其气势不亚于红军上战场。

    陈桂君朝陈晓天说道:“昨天那个姑娘不是叫你不要去么?怎么你还敢去?”

    “哼,”陈晓天一脸不屑:“你觉得我会不去吗?”

    当大家到了王家源放电线柱子那儿时,傻眼了,只见电线柱子上丢满了石头,有两棵电线柱子的顶端还被石头砸破了,甚至有两根电线柱子上还躺着几块黑銫的东西,陈晓天下去定睛一看,他玛的竟然是牛屎!

    “我靠!”陈晓天勃然大怒:“这一定是那三个狗日的干的,我去找他们算帐!”说罢就要朝路上面冲去,唐狗巴一把抱住了他,听得村长说:“晓天,你别冲动,我去找老王说说。”

    大家也义愤填膺,纷纷地叫道:“去找老王来说个清楚,这王家源的人太欺负人了!”

    陈晓天叫道:“我晓得是哪个干的,我去把那狗日的揪出来!”

    村长说:“你别去,这事不能用武力,越用武力事情越糟。你们在这儿别动,我去找老王来。”说罢便朝老王家走去。

    这时,只见王玲玲从路上面走了下来,老远叫道:“表哥,晓天!”

    晓天指着电线柱子上的石头与牛粪,气愤地大声问:“这些是不是那三个浑蛋干的?”

    王玲玲走下来朝电线柱子望了望,怔道:“我晓不得,我没看到……”

    “一定是他们,”晓天气呼呼地叫道:“除了那三个狗日的还会有谁?”

    王玲玲却对陈晓天叫道:“我不是叫你今天不要来吗?你怎么还来?”陈晓天哼道:“我不是男人我就不来,偏偏我是个男人,我今天来了就想看看,那三个兔崽子想把老子怎么样!”

    正在这时,只见三个二流子吹着口哨晃悠悠地朝这方走来了,陈晓天一看到他们,怒火丛生,握紧拳头就要冲上去,唐狗巴与王玲玲忙将陈晓天拉住了,唐狗巴低声道:“别冲动,你要是先出手了,他们就有理了,到时就算这事是他们干的,你也奈何不了他们。”

    陈桂君也明白了七八分,走过来说:“晓天,要用脑子,用蛮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陈晓天松开拳头,说:“好,我不用蛮力,你们先放开我。”

    唐狗巴与王玲玲相互看了一眼,慢慢地放开了陈晓天。陈晓天跳到电线柱子上,大声叫道:“这石头是哪个狗日的搬来的?狗巴,你晓不晓得?”唐狗巴看了王黑虎那三人,懒洋洋地说:“我晓不得。”

    陈晓天故意大声说:“一定是三个牛日的,你们看,这上面还有他们三个拉下的牛粪!这就是证据啊!”

    王黑虎、胖子与瘦子三人听了,顿然黑下脸来,王黑虎伸手指着陈晓天骂道:“狗日的你在说什么?”

    陈晓天说:“老子在说,我们这电线柱子上的石头是哪个牛日的放的!”

    “你才是牛日的!”胖子忍不住朝陈晓天骂道:“你再嚣张,要你有来无回!”

    陈晓天哈哈大笑了两声,指着胖子问:“你玛的不打自招,这好事儿是你们干的,是不是?”

    “是又怎样?”胖子跳上前罍餍道:“就是老子干的!”

    “我靠!”桃花村来的男子汉们鳋动了起来,全都握紧了拳头,包括男人婆陈桂君,连一向谨慎滇澠狗巴也极愤怒地叫道:“你们做得也太过火了吧!”

    黑虎慢慢来到唐狗巴面前瞪着他说:“过火又怎么样?不是跟你们说了吗?叫你两个不要来,怎么,你们还敢来?”

    “騲尼玛的!”陈晓天冲上来狠狠一脚便朝王黑虎踢去,王黑虎猝不及防,腰部被陈晓天踢了一脚,怒不可遏,猛喝一声朝陈晓天扑了上来,顿时,两人激烈地斗在一起。

    胖子与瘦子想上前去帮忙,却被唐狗巴、周小强等人挡住了,双方剑拔弩张,大眼瞪小瞪,眼看一场恶战就要爆发。

    而陈晓天与王黑虎都是好强的人,都热血冲动,也很少棋逢对手,如今两虎相对,分外红眼,陈晓天当初在黑市跟几个高手较量,从那时候起就拽会了一套攻击对方的本领,见王黑虎来势汹汹,故意退了两步,出其不意,一拳打在王黑虎脸上,王黑虎的脸顿时肿了起来,王黑虎暴跳如雷,大吼着挥拳朝陈晓天打来。

    正在这时,听得老王在路上叫道:“黑虎,你给我住手!”听得村长也在上面叫道:“晓天,别打,停下来!”

    接着,村长与老王气冲冲跑了下来,朝陈晓天与王黑虎叫道:“你两个停下来!”

    陈晓天与王黑虎双双跳了开去,却依然瞪着对方,怒目而视。

    村长朝陈晓天呵斥:“晓天,不是叫你不要冲动的么?你怎么不听话?”陈晓天回道:“这电线柱子是他们干的,他们都承认了。”

    老王朝电线柱子上看了看,脸銫顿然沉了下来,看了看胖子与瘦子,最后瞪着王黑虎问:“是不是你们干的?”

    “是又怎么样?”王黑虎倒是承认得很爽快:“我看他们不顺眼,要他们架不了高压电!”

    “你”老王怒不可遏,“你太蛮不讲理了,回去,我等会儿跟你爸说!”

    王黑虎哼了一声,指着陈晓天叫道:“小子,你给我听着,只要我王黑虎在这儿的一天,你们就休想在这儿牵得成高压电,要是明天你再敢来,我见你一回打你一回!”说罢拂袖而去。

    “有种你跟我单挑!”陈晓天大声叫道。

    王黑虎立即返了回来,“单挑就单挑!”

    “干什么干什么?”老王与村长一见这两人又要打起来,忙吆喝:“别再打,再打你们都得蹲监狱去!”

    陈晓天说:“这是我们的私事,你们别管。”然后对王黑虎说:“狗日的,我俩把话说在前头,想跟老子单挑,你得拿现本事来,我俩说好了,我输了,我以后就不来我们王家源,要是你输了,你不许再破坏我们架高压电!”

    “行,”王黑虎正銫道:“要是你输了,以后再也不许王玲玲。”

    “行!”陈晓天毫不犹豫地答道。

    王黑虎伸手朝村长、老王、王玲玲等人说道:“你们听好了,这小子说了什么,要是他反悔,说别怪我不客气,如非我死了,你们休想在我们王家源牵高压电去你们桃花村!”

    陈晓天大声说:“你们大家也听好了,要是我赢了,这小子以后也再也不许破坏我们牵高压电,要是我们的高压电出了什么问题,唯你是问!”

    “好!”王黑虎握紧了拳头,对陈晓天说:“小子,来吧!”

    老王与村长还想说什么,陈晓天抢先说道:“你们不用再说什么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们在绝斗前先得定一个规矩,不然怕你输了后不认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