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6.第277章 小狗被二狗子淹了

    [第1章  正文]

    第286节  第277章 小狗被二狗子淹了

    王玲玲急慌地对陈晓天与唐狗巴说:“明天你俩不要来了。”陈晓天与唐狗巴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问:“为什么?凭什脺餍我们不要来?”王玲玲秀眉紧蹙地说:“黑虎说不过放过你们,你们若再来,他就会对你们下手!”

    “靠!”陈晓天勃然大怒,“革老子的,老子爱来就来,那畜生敢碰老子一根毫毛,我要他从此四腿走路!”

    村长、陈桂君等人走了过来,村长诧异地问:“你两个人怎么了?在这儿跟人家吵架了?”

    “没什么,”陈晓天漫不经心地说:“我狗巴长得太帅了,一个丑八怪看我们不顺眼,就不让我们来。”

    阿桂君说:“一定是你们抢了人家的女人吧!”

    王玲玲听了,一张俏脸顿然红了,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说:“没事,明天我们继续来。先不管了,我们先回去吧。”说罢转身朝屋里方向走去。

    唐狗巴跟上来说:“晓天,我看你明天不要来了。”

    “靠!”陈晓天顿然瞪大眼睛叫道:“开玩笑!为了那么一个没用的混蛋,我竟然不来?这抬电线柱子是大事,我一定要来!”

    回到家里,已是黄昏。只见陈老头、文秀与小莲等人背着背篓正从山上回来,文秀将背篓放在地上问陈晓天:“今天你们抬了多少电线柱子?”陈晓天说:“七八根吧。”文秀问:“还有多久可以抬完啊?今天我在一块山上发现很多野人参,我正想尼濎我们去采一天。”陈晓天皱眉道:“这不清楚,那电线柱子很多,恐怕也要十来天吧。”

    “这么久?”文秀说:“那你们得加油了。”

    陈晓天朝地上望了望,问:“灰子和旺旺呢?”文秀朝地上看了看,说:“我们下午上山山采药的时候它们还在家里。”

    “旺旺在这儿。”陈老头提着那只叫灰子的小狗走了过来。

    “旺旺呢?”陈晓天四处去寻找,但三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陈晓天急道:“它不会走了吧?那卖狗的说这狗就走离家几千里路也找得到回家的路。”文秀说:“它们还这么小,不可能离家的,莫非有人捉走了?”

    “靠!”陈晓天觉得也这个可能,责怪道:“你们怎么搞的?去采药时也不看下它们。”文秀为自己和陈老头辩护:“它们这么小,不可能我们采药时还带上它们啊。”

    想起昨晚旺旺去了文玉溪家,陈晓天说:“可能它溜出去了,我去找找看。”说罢便朝路下面找去。

    一路找去,一无所获。来到文玉溪家,只见文主溪与文玉玲在家门前坐在那儿玲濎,陈晓天问:“玉玲姐、玉溪,你们看到我小狗没?”

    “是昨天那只身上有点黄銫的小狗吗?”文玉玲问。陈晓天连声说:“是呀是呀,你看到它没?”文玉玲说:“我下午好像看到小狗子抓着一只小狗,跟你昨天的那只狗很像。”

    “我靠!”陈晓天恨恨地骂了一声,掉头便朝小狗子家跑去。

    “晓天哥”文玉溪忙追了上来问:“你的小狗怎么了?不见了?”陈晓天说:“是啊,我刚一回来便不见了,一定是小狗子捉去了,狗日的,老子这一次不打死你老子就不姓陈!”

    气势汹汹地来到二狗子家,却发现二狗子家门紧闭,陈晓天大声叫道:“二狗子!二狗子!”但哪里有二狗子的影子?

    “会不会是他去哪儿了?”文玉溪问。陈晓天大声喊道:“二狗子,你他妈的给我出来,老子要剥了你的皮!”

    陈晓天的声音凶狠狠地,把文玉溪给怔得一愣一愣地,这时,离二狗子家不远的三明叔走了过来,他问:“晓天,咋了?”陈晓天问:“三明叔,你有没有看到二狗子啊?”

    三明叔说:“没看到,这二狗子一天像时狗一样在外面东奔西窜,哪看得到他的影子?怎么了,你好像找他有什么要紧的事?”陈晓天十分恼火地说:“他捉了我一只狗,不晓得死哪去了。”

    “哦,”三明叔说:“他也太大胆了吧,捉你的狗没经你同意?”

    陈晓天叫道:“要是让我晓得了,回打死他不可,还敢经我同意?”

    这时,小莲走了过来,她说:“我妈说开始没多久看到小狗子去溪边那个方向了,提着一个蛇皮袋,里面不知是什么。”

    “我靠,不会是去溪里淹你的小狗吧?”文玉溪睁大了眼睛,原来他们杀狗都是将狗套在蛇皮袋里然后放到溪里去淹死。

    “狗日的!”陈晓天大吼一声,掉头便朝小溪方向跑去。快到溪边时,担心二狗子会对旺旺下毒手,陈晓天学着电影里要砍头时便有人来喊:“刀下留人”于是,陈晓天也叫道:“二狗子,你他妈的放开我的狗!”

    来到溪边,下下游看了看,只见二狗子正从下游上来,陈晓天冲上去叫道:“二狗子,我的狗呢?”

    二狗子怔道:“什么狗?”陈晓天叫道:“你别装傻,快将我的小狗交出来。”他左右看了看,紧盯着二狗子问:“你是不是将它丢到溪里去淹他了?”

    “没有啊,”二狗子眼中飘过一丝惊慌,避开陈晓天凌厉的眼神,闪烁其词:“我……我根本就没看到你的狗。”

    “还不承认?”陈晓天伸手便将二狗子的前衣领抓在手中,厉声说:“马上将我的狗交出来,不然,我……”陈晓天伸出另一只手,握紧拳头在二狗子面前晃了晃:“你应该懂的。”

    二狗子知道这次闯了大祸,只得咬紧牙关死不承认,坚定地一口咬定:“我真的没捉你的狗!”

    文玉溪不紧不慢地说:“二狗子,你就不要在这里狡辩了,我姐都已看到你捉晓天的狗了,你越撒谎,晓天等会儿会打得你越痛,你还是坦白从宽老实交待吧,要是现在把小狗交出来,或许晓天会对你从轻放落。”

    二狗子一副极矛盾的样子,伸手在身上抓了抓,苦着脸说:“我……我真的没捉。”

    见二狗子死不承认,陈晓天举起拳头就要打,二狗子忙抱着头喊道:“别打别打,我真的没捉你的狗,不信你去我家看看。”

    文玉溪偏着头想了想,说:“晓天哥,先前二狗子提着蛇皮袋子出来了,想必是来淹狗的,现在他手里没狗,那狗一定在溪里,我们去找找看”

    陈晓天推开二狗子便朝溪边望,连声说:“快帮我找,这么久了说不定小狗已被他淹死了!”

    两人忙朝溪里下游一路找下去。二狗子见陈晓天与文玉溪走远了,趁机掉头便跑。文玉溪提醒陈晓天:“二狗子跑了。”陈晓天双眼紧盯着溪面,边走边说:“让他跑,他跑得了和尚跑不得庙,待我找到了我家旺旺我再找他算帐!”

    突然,一声呜呜声从风中传来,陈晓天立即站住了,四下望了望,又望向文玉溪,文玉溪怔道:“怎么了?”陈晓天说:“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有狗叫声。”文玉溪也站在那儿侧耳细听,“呜呜……”声音再次从风中传来。

    “在那边!”文玉溪指着溪边不远处的一堆草丛中叫道。

    陈晓天如离箭之弦跳了过去,只见草丛里放着一只蛇皮袋,袋子被扎着,里面有东西在动来动去,不时发出呜呜的求救声,陈晓天忙跳上去解开袋子,只见里面果然有一只小狗,陈晓天伸手便将小狗提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旺旺,只见它全身浉透,发毛紧贴在身上,狼狈不堪不已。它一浇地,抖了抖身子,顿然一股水花从身上四处飞虵出去。

    原来二狗子刚将装着小狗的蛇皮袋丢进不溪里,突然听到了陈晓天的叫喊,不由大吃一惊,想必这只狗是陈晓天的,惊慌失措,抓起蛇皮袋丢进草丛里便跑了上来,一看到陈晓天与文玉溪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努力镇静自若,若无其事地,面对陈晓天的质问也一口咬定不承认,他知道陈晓天的凶狠,万一让陈晓天知道这是他干的,会有他好受的!

    陈晓天抱起小狗旺旺,拍落了它身上的水珠,说:“我们先回去。”

    回到家里,陈老头已在烧火做饭,只得陈晓天回来的脚步声,问:“小狗找到了吗?”陈晓天气愤了说:“找到了,被二狗子那狗日的抓去了,差一点淹死它了。”陈晓天边说边去拿了一块干毛巾将旺旺身上擦干了,然后抱着旺旺来到火边给它烤火。

    烤了一会儿,陈晓天霍地站起来,文玉溪问:“你要去哪儿?”陈晓天说:“去送你回去啊。”

    “你这么好心?”文玉溪置疑地看着陈晓天:“我看你是去打二狗子吧?”

    陈晓天伸忙出食指在嘴边嘘了一声,朝陈老头那儿望了一眼,听得陈老头说:“很晚了,你哪儿也不许去。玉溪,你在这儿吃饭,吃了饭再叫晓天送你回去。”

    文玉溪说:“不吃了,我得回去了,再不回去我妈妈又要打我了。”说罢大步朝门外走去,陈晓天忙说:“我送你。”也赶紧跳了出去。

    一出门口,陈晓天便催促文玉溪:“快走!”却听得陈老头在厨房里叫道:“你别去找二狗子闹事,明天我跟他说说就行了。”陈晓天哦了一声,说:“晓得,我只是送送玉溪。”

    文玉溪大声说:“陈大伯,你莫相信晓天,他是骗你的,我看得出,他是要去找二狗子。”陈晓天伸手指着文玉溪,低声叫道:“别说,再说我打你!”

    文玉溪做了一个鬼脸,嘿嘿笑道:“你打啊你打啊。”陈晓天伸手便朝文玉溪打去,文玉溪啊地一声跑了,边跑边大声叫:“陈大伯,晓天哥打二狗子去了,要闹出人命了!”

    陈老头闻声走了出来,却见陈晓天追打着文玉溪跑远了,陈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沉重地叹了一声,“这孩子,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