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4.第275章 小调情

    [第1章  正文]

    第284节  第275章 小调情

    一大早,大家就来到了村长家里,都是去王家源抬电线柱子的。看来大家的热情都很高。陈晓天见陈桂君也在来了,便说:“王家源很远的哟,而且那边的男人都又凶又猛,你怕了,只怕会有去无回。”

    “放你狗芘!”陈桂君顿然极为不悦地骂道:“大清早地,狗嘴吐不出象牙!”

    唐狗巴也笑道:“桂君这次去王家源,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去不是抬电线柱子,而是去找男人,反正在我们村他是的东到合适的男人的,不如到王家源去找,哈哈……”

    众人听了,一阵大笑。陈晓天见唐狗巴提着一袋糖果,喜道:“你小子不错啊,还准备了干粮。”唐狗巴却说:“我别嘴馋,这是给我表妹吃的。”

    陈桂君趁机说:“你还说我呢,真正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你吧?你不是去抬电线柱子的,我是去见你表妹的。”

    “表妹你个妹!”唐狗巴说:“我这一次去王家源,去我姨家玩,不可能两手空空地去吧?”

    阿桂君切道:“没想到你这个大老粗还挺客气的嘛。”

    唐狗巴凑了过去,嘿嘿地笑道:“是不是突然觉得我是个好男人,是不是觉得我俩很合适啊?”

    “去你妈的!”陈桂君一把将唐狗巴推开了。

    几人说说笑笑,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王家源。村长带着大家朝马路上走去,唐狗巴对村长说:“我先去我姨家,等会儿来。”村长朝他挥了挥手说:“去吧。”唐狗巴朝陈晓天喊道:“晓天,去我姨家不?”陈晓天也想看一下王玲玲,便说:“好啊,陪你去。”

    阿桂君朝他们两人叫道:“你们不要一去不回了!”又有人说:“不要两个人去三个人回了?”周小强叫道:“你俩形影不离,干什么都一块,不会是在搞基吧?”

    陈晓天没好气地道:“搞基你个JB,上次揍你揍得不过瘾,看来你还想吃拳头!”

    但他们已走远了,这话周小强没听到,不然两人又会打起来。

    唐狗巴带着陈晓天来到王玲玲家,上一次王玲玲的爸去过唐狗巴家,他们自然是认得的,只见王玲玲的爸在门口织簸箕,一旁一个四十来风岁的女人在帮忙整理竹条,显然是王玲玲的妈妈。唐狗巴老远叫道:“姨父姨妈!”陈晓天上前也叫了声叔叔阿姨。

    王玲玲的爸说:“你们是来抬电线柱子的吧?今天中午就在我家吃饭。”

    唐狗巴说:“到时我们再看啊。”王玲玲的爸说:“不用看了,到时自己要来啊,别要我来喊你们了。”唐狗巴哦了一声,左右看了看,问:“玲玲呢?”王玲玲的妈说:“放牛去了,还没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只见王玲玲提着一把镰刀走了过来,当看到陈晓天时,怔了一下,便立即回过神来打招呼:“你们来了啊?”

    唐狗巴朝王玲玲赞道:“你这小丫头,挺勤快的嘛。”王玲玲自鸣得意:“那当然啦,要是不勤快,就要嫁不出去了。”

    唐狗巴说:“你放心,你要是嫁不出去,我给你找个好男人,包你嫁得出。”说罢伸手拍了拍陈晓天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陈晓天与王玲玲都心领神会,王玲玲的脸颊顿势儺过一朵彩霞,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你别笑话我了,”王玲玲迅速地看了陈晓天一眼,问:“你们来抬电线柱子吗?”

    唐狗巴说:“是啊,你去不?”王玲玲说:“我不去。”唐狗巴说:“行,那我们去了。”

    陈晓天与唐狗巴来到马路上,只见马路上横放着一堆电线柱子,大家或站在马路上,或蹲在电线柱子上,议论纷纷。而王家源的村长老王也在其中。听得村长说:“因为路很远,我们来一趟不容易,所以大家就给力一点,齐心协力团结一致,争取快些将任务完成,中午我们就到老王家去吃饭。”

    周大叔问:“这一次我们怎么抬?”村长说:“还是像上次那样抬,六人一组。”周小强问:“那这任务什么的?还是一个任务一个任务来?”村长说:“因为路段我们不是很熟,大家就一起合作,不要管什么任务了,先近后远,近的先到了,就去帮远的那一组抬,反正大家要同时来同时下班同时回家。”

    “好!”大家齐心叫道:“开工!”

    陈晓天自然也是跟唐狗巴、陈桂君、周小强他们一组,村长与老王在前面开路指导,大家抬着电线柱子在后面跟上,都非常卖力,忙了一个上午,抬了几根到近处的,远一点的还有两根没有到达目的地,村长说:“大家先去村长家吃饭,吃完饭休息一下,下午两点钟我们再来抬。”

    唐狗巴对村长说:“村长,我晓天去我姨家吃饭了。”村长说:“行,去吧。记得两点钟要开工的。”唐狗巴说:“晓得!”说罢拍了拍陈晓天的肩朝王玲玲家走去。

    到了王玲玲家,只见王玲玲的妈妈正在杀鷄,而王玲玲提着个篮子正朝这方走来,唐狗皣:“玲玲,去哪儿?”王玲玲说:“去摘菜。”陈晓天说:“我陪你去。”说罢与王玲玲朝菜地走去。

    陈晓天本来是走在王玲玲后面的,走着走着便与王玲玲并肩而行了,王玲玲问:“电线柱子重吗?累不累?”陈晓天说:“本来是累的,但一想到你能来看到你就不感觉累了。”

    “油腔滑调!”王玲玲翘起了小嘴,心里却暖和和地,这一句甜言蜜语在女孩子面前是非常地受用啊。

    一会儿,便到了地里,原来王玲玲是来扯小白菜的,陈晓天站在菜园外看王玲玲扯,王玲玲弯下腰去,哅前那一对白花花的大玉峰陡然坦露了出来,丰满圆滚,像是吊着两只大西瓜,而那深深的媷沟,像一条幽深的山谷,美丽妩媚,令陈晓天浮想联翩。

    王玲玲抬起头,发现陈晓天双眼灼灼地盯着她的哅部,顿然不悦地叫道:“看什么看?大銫魔!”

    陈晓天嘿嘿笑道:“你太美了……”

    “乱说!”王玲玲白了陈晓天一眼,“还不来帮我扯?”陈晓天便跳了进去帮忙扯小白菜,扯了一会儿,王玲玲见有那么多了,便说:“好了,够了。”陈晓天伸手拉过王玲玲手中的篮子,说:“我来拿。”王玲玲闪开了说:“我来拿好了,你是客嘛。”陈晓天便抓住王玲玲另一只手说:“你不让我拿篮子,我只有拿你的手了。”

    王玲玲的手被陈晓天拉着,想甩开,但被陈晓天拉得紧紧地,只得作罢,由陈晓天拉着了。

    一会儿,来到井边,王玲玲将篮子放下说:“我们洗干净了再回去。”说罢蹲下身去洗菜,担心陈晓天居高临下又能偷看他,说:“你也来帮忙洗。”

    陈晓天便也蹲下身去洗,两人紧紧挨着,这时除了水流声,还有两人的嗅濜声,陈晓天感觉王玲玲身上香香地,转头朝她望了望,只见王玲玲的脸近在眼前,多白多美的一张脸啊,陈晓天情不自禁在上面亲了一口,王玲玲忙捂着脸望着陈晓天,微嗔道:“你……你别乱来。”

    陈晓天说:“你太美了……”

    “别拿这个做借口!”王玲玲说道,“不要因为我美就想占我便宜。”

    陈晓天哦了一声,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慢慢洗着小白菜,一声不吭,王玲玲看了看他,沾了一点水洒到陈晓天的脸上,嘿嘿笑了。陈晓天也沾水洒向王玲玲,两人顿时打起水架来,片刻之间,两人身上便浉漉漉地。还好今天是晴天,水洒在身上并不冷,还非常凉快。

    而王玲玲只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衣,哅前浉了两块,正是双峰上,衣服紧贴着双峰,那美丽的玉峰在衣服下若隐若现,陈晓天的眼神又不对路开始乱扫了,王玲玲忙拉松衣服,咳了两声,指着陈晓天说:“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啊,不许再这样用下流的眼光看着我。”

    “什么下流?”陈晓天为自己争辩:“我这是欣赏、赞许……”

    “好啦,”王玲玲将洗净的小白菜全捞起来放进竹篮里说:“我们回去吧。”

    陈晓天又要去拿王玲玲手中的篮子了,王玲玲担心他又会来拉她的手,便将篮子递到陈晓天的手里,陈晓天这只手接过竹篮,另一只手则去牵王玲玲的手,王玲玲忙将手放到背后,说:“快到家了,别乱来。”

    陈晓天嬉皮笑脸地说:“再拉一会儿嘛。”王玲玲避开陈晓天的手往屋里走,陈晓天跳上去伸手挡在前面,连声叫道:“不许走不许走,你中午在井边喝水好了。”

    “你喝水你喝水……”王玲玲伸出粉拳打向陈晓天的手臂。

    两人正吵闹着,只见一个男子朝这方走了过来,狠狠瞪着陈晓天,陈晓天不由一怔,只见这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虎头虎脑地,王玲玲朝他打招呼道:“黑虎,吃饭没?”

    黑虎看了眼陈晓天,冷冷地问:“这人是谁?”王玲玲说:“我朋友。”黑虎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地说:“你俩好像很亲密的嘛?”王玲玲忙说:“没有没有。”

    陈晓天正想说什么,黑虎已站到了陈晓天面前,伸手指着陈晓天,冷冷地说:“小子,你一定是从桃花村来的吧?我警告你,你不要打玲玲的鬼主意,不然,我要你好看!”

    陈晓天哼了一声,正想回敬黑虎,王玲玲抢先说:“好了黑虎,你怎么这个样子?他是我表哥的朋友,来我家作客的,你不要在我客人面前失了分寸。”

    “客人?”黑虎说:“恐怕不是客人那么简单吧。”

    “喂,黑虎,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王玲玲顿然极为不悦地叫道:“他是不是我客人管你什么事?走开!”说罢对陈晓天说:“我们走。”

    陈晓天朝前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黑虎正紧紧瞪着他,双目通红,像是跟他有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