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3.第274章 半夜路上也敢做?

    [第1章  正文]

    第283节  第274章 半夜路上也敢做?

    陈晓天听文秀与文玉溪都说要送他,不由怔住了,而文秀与文玉溪也相互瞪着对方,眼中愤怒而惊讶。文秀正要说什么,文玉溪赶紧说:“我有手电筒,天黑了,没手电怎么走路啊?”文秀说:“那你将手电筒给他,让他一个人回去得了。”文玉溪哼道:“才不,我的手电筒,只许我一个人用,谁也不能用。”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你两个都回去,我才不要你们送,待会儿你们藝回去,我还不是一样还要来送你们回来?”

    文秀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口气说:“晓天,你等我一下,我去拿手电筒,等会儿我送你回去,我有话要跟你说。”说罢大步朝她屋里走去。

    待文秀一走远,文玉溪赶紧悄悄地说:“晓天哥,我们走。”陈晓天站在那儿纹丝不动,说:“等文秀来了再走。”

    “等她干什么?”文玉溪顿然极为不悦地说道:“难道你还要她送你?”陈晓天说:“她刚才说有话要跟我说,我想听听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我靠!”文玉溪冷冷地说:“还能说什么?还不是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陈晓天笑道:“你这丫头,脑瓜子里整天在想着什么呢?很晚了,快回去吧。”

    文玉溪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用手电筒照着自己,伸出舌头做鬼状,鹰森森地叫道:“你若不要我送,我叫鬼来咬死你,呀呀呀……”

    “臭丫头!”陈晓天伸手打了文玉溪一个响头,说:“快回去吧。”

    这时,听得文玉玲叫道:“玉溪,你怎么还在那儿?还不快回来?”

    陈晓天趁机说:“好了,快回去吧。”文玉溪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转过身去。文玉溪听到了陈晓天的声音,热情地叫道:“晓天,你还在啊,先来我家里吃饭,待吃了饭再回去吧。”陈晓天说:“不用了玉玲姐,我家老头早已做好饭等着我呢。”

    这时,文秀打着手电筒过来了,跟文玉玲打了声招呼,来到陈晓天面前说:“我们走吧。”陈晓天见文玉溪已走到了文玉玲身边,便说:“好,走吧。”边说边从文秀手中去拿手电筒,文秀说:“你抱着小狗好了,走前面,我走后面。”

    陈晓天边走边说:“我都说了不用你送……”

    “走吧,”文秀催促道:“我有话要跟你说。”陈晓天站在那儿,好奇地问:“到底什么话啊,现在说。”文秀朝前照了照说:“等一会儿再说。”陈晓天暗想,难道这丫头想到我家里了再说,便大步朝前走去,走了没多久,突然听得文秀问:“晓天,你是不是跟玉溪,嗯,有那个?”

    陈晓天闻声站住了,盯着文秀问:“哪个?”

    “就是那个……”文秀像是难以启齿,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你们……你们是在谈恋爱吧?”

    “什么?”陈晓天怔住了,望着文秀像是很生气地问:“你听谁说我们在恋爱了?”

    文秀面无表情地说:“没谁说,不过我看得出,你们关系不一般。”陈晓天忙说:“什么不一般?她不过是个小丫头,还没长毛呢,我怎么会跟她不一般?你难道不明白,我心里只有你?”

    文秀顿了顿,撇着嘴说:“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身边哪有什么女人呀?”陈晓天说这话时,纯属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因底气不足而心惊胆战,生怕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被文秀知道了。

    文秀说:“上次那个艳玲,还有谁谁?唐狗巴的表妹,唐老二的生日她来了吧?听说你们聊得很开心,是不是你们恋情进展很顺利?”

    “什么呀?”陈晓天像是十分地冤枉,继续装疯卖傻:“我才跟她认识,哪来的什么恋情?你也太冤枉人了吧?你见过有两个人一见面就会谈恋爱的吗?你一定爱情电视看多了,要不你在学校里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陈晓天这一招转守为攻果然有效,将文秀给震住了,文秀怔了怔说:“那……那你艳玲呢?你们还在藕断丝连吗?”

    “唉!”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能跟她有什么藕断丝连?要是我跟她有藕断丝连,她还不早来我家天天像你一样守着我了,你说是不是?”

    文秀一听,一时找不到词来回答陈晓天,便站在那儿沉默不语。

    “好了,文秀,”陈晓天乘胜追击,将小狗放在地上,挨上来抱着文秀,深情地说:“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的心吗?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文秀!”

    文秀的心不由一震,抬起头惊讶地望着陈晓天,半信彪疑。

    而陈晓天却已朝她吻了过来。

    陈晓天的滣压在文秀的滣上,文秀想拒绝,可是陈晓天那霸道的舌尖半是强迫半是哄骗的引诱它开启,文秀嗯地一声想去推陈晓天,却被陈晓天抱得紧紧地。

    陈晓天似乎想要将文秀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不给文秀任何从他怀里挣妥出去的机会。

    文秀感觉到仿佛进入梦境了一般,一双小手也悄悄的环住陈晓天的脖子,享受着陈晓天那充满魔力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时所引起的强烈奇异的感觉。

    她的手电筒所出来的强光因为手的颤抖而不停地在空中晃来晃去.

    而这时,陈晓天的手从文秀的衣摆下面探入,像蛇一般爬了上去,一把握住那份浑圆柔软的玉峰,然后用着一种磨人的力道煣捏着。

    “别”文秀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身上毫无力气。她已经很久没有跟陈晓天这样了,或许,她的潜意识里,已经接纳了这一个情况,更或许,她也很相要……

    陈晓天的手指找到了那颔琇的蓓蕾,缓缓的绕着圈圈,迅速的引起文秀全身—阵舒服的颤抖。

    “文秀,你的身子越来美了!”陈晓天的口气似乎带着一些欣喜。

    “别乱说,这漆里巴黑地,你看得到么?”文秀可爱的脸上泛起一片琇红。陈晓天说:“我能感觉得到啊。∑冧实他是想说文秀比以前更丰满了,那一对玉峰比以前也更直挺了!

    “你胡说,”文秀似乎生气地说:“你的感觉一点也不灵。”

    “是吗?那我得看看是不是真的。”陈晓天边说边去拉文秀的衣服,马上就要看到那晶莹剔透的少女酥哅了,奈何天太黑,光线不强,看不清楚,而文秀却是很快地将衣拉了下来。

    “臭丫头!”

    文秀感觉到自己敏感的蓓蕾被温热的滣颔住,然后陈晓天像是小孩子一样贪婪的吸吮着。

    “啊……”受不了了,一股强烈的快感迅速的传遍了全身,令文秀忍不住的颤抖。

    陈晓天没有忽略另一边白皙的酥哅,厚实的大手同样怜惜又贪婪的煣捏着,仿佛要彻底的感受那份专属女人的柔软馨香。

    文秀双手紧抱着陈晓天的脖子,拼命的咬着牙,避免自己叫出声,手中的手电筒也差一点掉落在地

    “想骂我就骂吧!”陈晓天感觉到了文秀身子的颤抖,知道她已经把持不住了。

    “臭流氓!”文秀咬着牙骂出了声。

    “发吧,我是臭流氓,臭流氓来了……”陈晓天边说边伸出舌头轻忝着那敏感的小点,同时用自己强壮的身体轻轻的摩擦着文秀柔软的大腿。

    “啊……啊……”文秀再也忍不住的拱起身子,手中的手电筒也啪地一声落到了地上。文秀正要弯腰去捡手电筒,陈晓天却抱住了她,不让她乱动,而他的的滣像是霸道的掠夺者一样在文秀的身上狂妄的占有着,从纤细的肩膀到甜美的酥哅,全都不放过,当陈晓天用着牙齿轻轻的咬着那敏感的顶点,大手也没有停止陈晓天攻城掠地的行为。

    滑过平坦的小腹,陈晓天的手指在文秀小小的肚脐上绕圈圈,然后才又缓缓的往下移动。

    文秀发现自己的身体因为陈晓天的碰触,瞬间似火烧一般,陈晓天厚实的手掌传来的电流遍及四肢百骸,流经之处都留下了烙印,令文秀感到一阵酥麻。

    “晓天……”文秀忍不住喘息着呼唤。陈晓天的手像是火焰一样,每扫过一处,就让文秀感受到一次震撼。

    陈晓天探索的大手深入文秀小小的粉红内裤里,指尖碰触到柔软的花瓣,霎时令文秀狠狠的倒抽一大口气,全身再次感到有电流通过。

    “别别……”文秀不知哪来的勇气阻止了陈晓天,用力将陈晓天的手从她裤里拿了出来,吃力地说:“这里是在路上,我们不能……”

    “你就以在地为床吧……”陈晓天边说边伸手又要朝文秀的裤头里伸进来,文秀却用力地推开了陈晓天,面红耳赤地说:“不能这样,好了,到此这止,我们回去吧。”说边边从地上捡起了手电筒,朝地上照了照,只见那只小狗正乖乖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你是睡着了。一股怜爱油然而升,文秀说:“快抱起来,你忍心让它在这儿睡么?”

    无可奈何,陈晓天只得将小狗抱了起来,说:“很晚了,你快回去吧。”文秀整了整凌乱的衣服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陈晓天说:“我让你来送这一段路,主要是想听你说什么,现在你该说的已说了,我该说明白的也说明白了,你也该回去了。”

    “可是……”文秀还想说什么,陈晓天抢先说:“你别可是可是了。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手电筒给我。”说罢不由分说地从文秀手中拉过手电筒,说:“走吧。”

    文秀站在那儿不愿走,陈晓天却用胳膊推了她一下,坏坏地说:“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就要将你就地正法了哟。”文秀只得转身朝家里走去。

    将文秀送回到她家,陈晓天这时转身朝自己家里走去。

    晚上躺在床上,陈晓天辗转反侧,明天就要去王家源抬电线柱子了,不知道到时会不会遇到王玲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