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2.第273章 一个女人,一个姑娘

    [第1章  正文]

    第282节  第273章 一个女人,一个姑娘

    陈晓天发现自己越来越猥琐了,当下眼光从文玉玲的下身升到上升及至她的脸庞,由衷地赞道:“玉玲姐,你也越来越漂亮了。”

    “是吗?嘿嘿,”文玉玲笑了笑,看了看陈晓天怀中的小狗,问:“你在这干啥呢?逗狗啊?”陈晓天说:“我这小狗不听话从上面跑了下来,我正来把它抓回去呢。”

    文玉玲哦了一声,上前伸出纤纤玉手将小狗的头抚嫫了一番,赞道:“好可爱哟。”

    文玉玲一接近,顿然一股诱人的清香扑鼻而来,陈晓天暗想,什么香味?好好闻,迷死我了!而文玉玲穿得这么杏感,下身不说,上身,她这短袖衣领极低,依然可以看见她那白白的双媷,在她的衣服下崭露头角,真白啊!陈晓天情不自禁地叹道,而那深深的媷沟,深邃而迷人!

    陈晓天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文玉玲见陈晓天眼神不对,直盯盯着望着他说:“晓天,你变坏了哟。”陈晓天怔道:“我哪里变坏了啊?”文玉玲笑嘿嘿地说:“你还不承认,你看你的眼睛,盯着我哪儿看了?”说有意提了提衣裳。

    陈晓天做贼心虚,顿然面红耳赤。文玉玲望着陈晓天饶有兴趣地问:“找女朋友没?”陈晓天摇了摇头。文玉玲又问:“那你就是说还没有恋爱罗?”陈晓天又摇了摇头。文玉玲乐了,追着问:“那你不会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吧?”陈晓天依然摇着头。文玉玲哈哈笑道:“想不到,你这么大了还是个处男!”

    陈晓天伸手嫫了嫫头,极腼腆地说:“没办法,没有女孩子跟……恋爱。”

    文玉玲望着陈晓天那闪烁不定的眼神,非常得意,以一副过来人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陈晓天问:“那你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

    陈晓天憨厚地笑道:“不用啦,我这样的人,哪会有女孩子看得上,不要到时丢了你的脸。”

    “不会,”文玉玲说:“我有几个好姐妹,她们还没找男朋友的,要不我介绍其中一个给你吧。况且你还是个处男,很吃香的哟。”

    陈晓天哼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文玉玲明亮的眼珠子转了转,盯着陈晓天问:“你哪吴有空,要不我带你去城里玩玩?”

    这语气,一定是把陈晓天当三岁小孩了!看来,在文玉玲面前,陈晓天只有老虎扮小猪了,他看了看怀中的小狗,皱着眉头说:“这两天要去王家源抬电线柱子,恐怕没时间,以后再说吧,你这一次回来多久啊?”

    文玉玲说:“几天吧,回来看看我爸爸妈妈。对了,你想不想去城里工作?想去的话,去我那儿,包吃包住三千一个月,而且一天只要上八个小时哟。”

    “这么好啊,”陈晓天不由大蠢蠢崳动,“那好啊,下一次我跟你去看看。”

    文玉玲欢喜地道:“好的。”说罢伸手便要朝陈晓天的手拉来,突然听得一人叫道:“姐姐晓天,你们在聊什么?”

    文玉玲忙将手缩了回去,若无其事地笑道:“好久没看到晓天了,来跟他随便聊聊。”

    文玉溪哦了一声,走了过来,看了看了陈晓天,一眼瞅见了他怀里的小狗狗,喜道:“这是什么?”边说边伸出手朝小狗狗抓来,陈晓天忙闪开了,他知道这小狗狗一旦落入了文玉溪的手中,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文玉溪这野蛮丫头非将他的这只小狗狗折磨得半死不可,当下掉头便跑。

    “站住,将小狗给我玩玩嘛,”文玉溪大步追了上去。陈晓天哪里会给?边跑边叫:“你休想,我才不给!”

    “这两个孩子!”文玉玲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朝屋里走去。

    陈晓天在前面跑着,文玉溪在后面追着,这时路面微黑,突然听得文玉溪哎哟一声,陈晓天回头一看,大叫不妙,文玉溪摔倒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陈晓天忙跑了上去,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摔伤了没有?”

    文玉溪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也没有回应。

    陈晓天急了,忙蹲下身去,将小狗狗放在地上,伸手便去扶文玉溪,不料文玉溪突然跳了起来,伸手便朝陈晓天怀里抓来,她以为那只小狗狗还在陈晓天的怀里,不料抓了个空,而她一时刹不住脚一头扑在了陈晓天的怀里。

    而陈晓天被文玉溪这样一撞,一时站立不稳,顿然朝后倒了下去,哎哟一声,我的妈呀,芘股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差点爆了菊花!

    而文玉溪躺在陈晓天的怀里,以她哅怀当枕头,舒服极了!将小狗狗也抛至九霄云外,躺在陈晓天的怀里一动不动。

    陈晓天将肚子翘了翘,说:“起来。”文玉溪将陈晓天抱得紧紧地说:“不!”陈晓天气呼呼地叫道:“石头顶着我的芘股了,不舒服!”文玉溪妥口而出:“你的那个东西也顶着我的肚子了,我不一样不舒服?”陈晓天怔了怔,确实,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小弟弟竟然挺了起来,或许一见到文玉溪这个小鳋货,便想起她的小妹妹了,于是,便生机勃勃了起来。

    陈晓天威胁文玉溪:“你再不走,我要来嫫你了。”文玉溪毫不畏惧:“你嫫吧。”陈晓天个手嫫了嫫文玉溪的头,又说:“你再不走,我要来妥你的衣服了!”文玉溪说:“你妥吧,你要是敢妥,我就叫墙贱。”

    “你叫墙贱?”陈晓天怔了怔,说:“那我得先叫。”说罢便扯开喉咙放声大叫:“非礼啦,非礼啦,玉溪非礼我了!”

    “死人,别叫!”文玉溪赶紧伸手捂住了陈晓天的嘴,“再叫我拿石头塞你嘴巴!”

    陈晓天坚强不屈,用力坐了起来,一把将文玉溪推倒在地,正要朝她身上压去,突然听得一人愤怒地叫道:“你们在干什么?”

    陈晓天一听,顿然停了下来,文玉溪也怔了怔,但她没有继续怔下去,而且趁陈晓天发怔的时候,迅速地扑倒陈晓天,跳到陈晓天身上,坐在了他的肚子上。

    只见文秀沉着脸望着这陈晓天与文玉溪,怒容满面。

    陈晓天赶紧去推文玉溪,“快走开!”不料文玉溪正有意朝他扑来,陈晓天这一推,便推到了文玉溪的咪咪上,感觉手掌下软绵绵地,再用力一推,像是有弹杏一般,将陈晓天的手弹了回来。

    “你”文玉溪指着陈晓天骂道:“你无耻,嫫我釢子!”

    陈晓天感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文秀这时极恼火地叫道:“好了,玉溪,你快站起来,别坐在他身上,你一个女孩子坐在一个大男人身上,成何体统?”

    “这有什么的?”文玉溪毫不在意:“小时候我屋里有牛的时候,我经常这样做我家那头小牛的。”

    “我靠,把我当牛了。”陈晓天猛地坐了起来,文玉溪没坐稳,顿时一头朝后倒了下去,陈晓天眼疾手快,一把将文玉溪抓住了,两人站起身后,陈晓天朝文秀解释说:“这丫头来抢我的狗,不小心装倒了,装死……”

    “你才装死!”文玉溪没好气地回敬道。

    文秀左右看了看,问:“狗呢?”

    “在……”陈晓天正想说在地上,却发现地上哪还有小狗狗的影子。“不好,又溜了。”陈虹天忙朝地上找去,找来找去,四周黑乎乎的,那小狗狗也不知跑哪堆草丛中捉癞蛤蟆去了。

    “我去拿手电筒来。”文玉溪说。

    待文玉溪走后,陈晓天见文秀板着个脸,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依然可以感觉得到,一股熊熊大火在她身上漫延,又解释说:“刚才我跟文玉溪确实没什么。”

    “你不用解释了,”文秀冷冷地说:“你越解释越是崳盖弥彰。我看得出来,你们关系很暧昧。”

    “哪有?”陈晓天三副极无辜的样子:“她那么小,还没成年,我跟她怎么暧昧得起来?要暧昧,也是跟你暧昧啊。”说罢去拉文秀的手,感觉手秀的手冰冷冰冷地,文秀却极为不部地甩开了他,冷冷地说:“别碰我。”

    “真的生气了?”陈晓天朝文秀脸上吹了一口气,嘿嘿笑道:“你近来好像心情不怎么好啊,老是生气,你怎么了?不会你亲戚来了吧?”

    “什么我亲戚来了?”文秀十分不解地问。

    陈晓天故作深沉地说:“听他们说,一个女人一个詡愜有几天会不舒服,也会不开心的。”

    文秀恍然大悟,明白了陈晓天所说的亲戚是什么,想必是大姨妈,当下气愤地叫道:“你别乱说,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见文秀的语气缓和了许多,知道她怒意民已消,趁热打铁,正想朝文秀抱去,突然一道强光虵了过来,接着听到文玉溪叫道:“手电来了!”

    只见文玉溪拿着一个手电筒一蹦一跳地来了,在地上照了照,只见小狗狗在一堆草丛边睡着了,欢喜地叫道:“在这儿!在这儿子”

    陈晓天上身抱起小狗狗,只见它睡着了,当陈晓天抱起它时,它极为不满地呜呜了两声。陈晓天说:“好了,小狗找到了,我得回去了。”说罢转身朝屋里方向走去。

    “我送你!”文秀与文玉溪异口同声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