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1.第272章 小狗作媒见春色

    [第1章  正文]

    第281节  第272章 小狗作媒见春銫

    陈晓天回到家里,兴致勃勃地,远远朝着文秀叫道:“秀丫头,我给你找回来两个弟弟了。”文秀怔道:“什么弟弟?”陈晓天提起两只小竹笼,笑呵呵地说:“看,你的新弟弟。”

    “那是什么?”文秀迎了上来,一看到竹笼里的小狗狗,喜道:“小狗耶”然后朝陈晓天翻白眼:“什么小弟弟,你的小弟弟差不多。”

    陈晓天将两只小狗放出来了,两只小狗朝地上嗅了嗅,围着原地打了两个圈圈,观察了环境后,便朝文秀脚蟼愡来。

    “好可爱哟。”文秀抱起那只小黄狗,喜欢得不得了。

    陈晓天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它们,就这只大大秀秀,那只叫小秀秀吧。”

    “秀你个头,”文秀微嗔道:“这只叫小天,那只叫大天。”

    陈老头这时走了过来,抓起另一只灰銫的小狗看了看,说:“这狗看起不不错,应该是猎狗配种。”

    “你怎么知道的啊?”陈晓天睁大了眼睛。陈老头抓起另一只狗看了看,说:“这只狗毛发是黑銫,又夹着黄毛,叫它旺旺吧。”

    陈晓天问:“另一只呢?”陈老头说:“叫它灰子。”

    “好难听,”陈晓天说:“叫秀子吧。”“更难听,”文秀说:“叫天子。”

    两人争来争去,最后还是决定叫灰子。

    文秀说:“送一只给我吧。”陈晓天一口拒绝:“不行,这两兄弟要在一块儿,不然分开了多孤单啊。”文秀说:“我每天都带它来你家蹭饭嘛,它们不就可以天天在一块了?”陈晓天依然拒绝,说:“这两只小狗狗就像是你,我要将它们放在我家里,看到它们我就看到了你……哎哟!”

    陈晓天的额头被文秀的粉拳狠狠击了一拳,差一点倒下地去。

    “晓天!”突闻一声大喊,陈晓天闻声望去,只见唐狗巴笑呵呵地走了过来,来到面前时,伸手去包里拿烟,文秀忙叫道:“慢,晓天不抽烟。”

    唐狗巴盯着文秀,饶有兴趣地问:“你怎么知道他不抽烟?”文秀说:“我跟他天天在一起,自然知道他不抽烟。”唐狗巴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又皱起眉头,十分纳闷地问:“你跟他什么关系?他抽不抽烟你也要管?”

    “我……”文秀瞪了唐狗巴一眼,没好气地说:“管你什么事?”

    唐狗巴嘿嘿笑道:“没事没事,我只是好奇问一下。”文秀气呼呼地说:“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唐狗巴败下阵来,伸手放在面前作失败状,“好好好,我不管,你老大,你厉害。”文秀问:“你来这儿干什么?”唐狗巴说:“找晓天啊。”文秀咄咄苾人:“你找到他干什么?”唐狗巴说:“找他给他介绍女朋友。”

    “你”文秀想发气,但一时想到,这样的环境下发气是不对的,便说:“你给自己找个女朋友先吧,好管闲事!”

    唐狗巴知道文秀在想着什么,对她这话并不理会,一看到了地上的两只小狗狗,顿然蹲了下去,提起一只看了看,说:“这狗长得不赖啊。晓天,咱们去搞个狗肉火锅喝两杯酒,怎么样?”

    “我靠!”陈晓天骂道:“这么小你就要吃它?你良心何在?”

    文秀趁机说:“小心下地狱!”

    唐狗巴嘿嘿笑了一声,说:“开玩笑的了,对了,晓天,你这是刚才从城里买回来的么?”陈晓天说:“是啊。”唐狗皣:“多少钱一只啊?”

    “……”陈晓天想了想,说:“一百。”

    “一百?”唐狗巴睁大了眼睛:“这玩意儿一百一只?一十差不多。”

    “你知道个啥?”陈晓天说:“这是纯种猎狗,有了它们,以后陈捕猎就休想在我们村神气了,保证山上的兔子野鷄野山羊什么的让它们这两兄弟抓个鏡光。”

    “有这神气?”唐狗巴嫫着一只小狗的头,半信彪疑,“这两只小狗笨头笨脑地,会有那么厉害?还真看不出来。”他站起身,说:“这样吧,卖一只给我。”

    陈晓天与文秀不约而同地答道:“不卖!”

    唐狗巴看了看文秀,又看了看陈晓天,皱着眉头问:“这狗,到底是谁的?”

    陈晓天与文秀又不异口同声地答道:“我的!”

    “哦,”唐狗巴恍然大悟的样子,说:“我忘了,你俩是一家人了。对了,晓天,出个价吧,我对这只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唐狗巴边说边提起了那只叫旺旺的小狗。

    陈晓天十分痛心的样子,说:“一百,你拿去吧。”

    “太贵了,”唐狗巴琢磨了一番,说:“二十吧,怎么样?”

    “我顶你个肺!”陈晓天骂道:“二十卖给你,我还要倒贴给你两块钱!”

    “哈哈……”唐狗巴得意地笑了起来:“你不打自招了吧,明明是二十二一只,你偏说一百,你真是漫天叫价啊。”

    陈晓天一不小心说露了嘴,十分不悦地说:“你少得瑟了,我是不会卖的,这两兄弟可是我的小秀秀啊,我怎么舍得卖呢?”

    唐狗巴左右看了看,抱起旺旺就跑。陈晓天大吃一惊,忙追了上去,气急败坏地大叫:“你放下!放下来,小偷!强盗!”

    追了一阵,唐狗巴停了下来,陈晓天追上罍餍道:“强盗,将我的旺旺还给我。”唐狗巴嘿嘿笑着将小狗放了下来,说:“看看你,这么害怕的样子,我只是将你引出来跟你说句悄悄话。”

    陈晓天见旺旺在地上没动,便问:“什么事呀,神秘兮兮地,吓我一大跳。”唐狗巴说:“我不是看文秀在那儿不方便嘛。”陈晓天说:“到底什么事,你说吧。”唐狗巴说:“下午村长去我家了,说明天要去王家源抬电线柱子。”陈晓天哦了一声,问:“那明天什么时候去?”唐狗巴说:“恐怕清早就要去了。到时恐怕要在那边吃饭。村长的意思是我们在那边的王村长屋里吃,一餐付十块钱饭费,我想我俩不如去我姨妈家吃,就不用付钱了。”

    陈晓天说:“我们既然一块儿去的,就一块儿去王村长家吃吧,去你姨妈家,太唐突了。”

    “没事,”唐狗巴说:“到时你顺般跟我表妹培养培养感情,嘿嘿。”

    对于这事,陈晓天犹豫不决,毕竟他在跟文秀正在搞地下活动,而且两人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像一家人了!陈晓天心中于想,以后再也不能在外面成搞了,这样对不起文秀……

    唐狗巴见天銫已晚,说:“我先回去了。”陈晓天说:“要的。”唐狗巴飞快地朝下院方向走去。陈晓天正想往回走,左右看了看,咦,小狗呢?小狗不见了!

    “旺旺!”陈晓天大声叫了两声,但哪里有旺旺的影子?陈晓天不由着急了,忙朝四周望去,突然看见旺旺一蹦一跳地朝路下面跑去了,陈晓天忙追了上去,边跑边叫道:“旺旺,旺旺……”

    但见越叫旺旺跑得越厉害,陈晓天便不叫唤了,轻轻地追了上去,决定来个出其不意。当下看着旺旺来到一间屋后面了,便猫着腰决定像老鹰抓小鷄猛扑上去。这时,来到了那屋的后面,陈晓天自然知道这屋是文玉溪家的屋,也没怎么在意,在经过窗户后面时,随意地朝里面望了一眼,这一望,顿然给怔住了。

    这个窗户本来是有一层玻璃的,可玻璃烂了一块,只得用纸贴着,但那纸烂了一个小洞,于是,通过这个洞便能看见里面的一切,管中窥豹,洞若观火啊,只见一个身材白皙头发长长芘股圆圆的女子正背对着她,像是在抚嫫自己?

    这是哪家的姑娘啊?陈晓天纳闷了,不像是文玉溪,更不像是文玉溪的妈妈,难道,是文玉溪的姐姐?听说文玉溪的姐姐已经出嫁好几年了,怎么回娘家了啊?

    只见这女子的背影多美妙啊,修长苗条,从后面望去,没有一点多余的肉,特别是那一双腿,亭亭玉立。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玉腿啊,而那一对小芘股,圆圆地,翘翘地,一看就知道非常光滑,不知道嫫上去是什么感觉。

    而她的一双手放在前面,不知在干什么。陈晓天正在琢磨,那女子突然转过身来,陈晓天一见她脸,明白了,果然是文玉溪的姐姐,文玉玲。而转过身来的文玉玲更美了,她的脸圆圆地,秀眉如画,樱桃小嘴,比文玉溪还要好看,特别是哅前的那一对大玉峰,丰满而直挺,看来这文玉玲还没有生个孩子,只见她小腹平平,双腿微张,双腿间的小三角,青草蓬蓬,而文玉溪的一只手正放在她的双腿间

    她在自慰?陈晓天怔住了,半天作声不得,没想到这么美丽的女人也自慰!而看文玉玲的样子,不过二十四五岁,不相当地年轻啊,而且她保养得也很好……

    “呜呜……”突然传来一阵小狗的叫声,陈晓天吃了一惊,忙弯着腰轻轻地朝小狗那儿跑去,只见小狗在一道墙下前进不得,在那儿焦急地呜呜大叫,陈晓天将小狗抱了起来,经过窗户时,又弯着腰从窗下轻轻松走过去了,然后跳上路,正要朝家里方向跑去,突然听得一人叫道:“晓天!”

    陈晓天一惊,这声音,好像是文玉玲的!陈晓天左右望了望,假装不知,大声问:“谁在叫我啊?”

    听得文玉溪在屋里说:“是我,晓天,先别走。”

    陈晓天哦了一声,一会儿,只见文玉溪身穿一件短袖和一件超短裙走了出来,陈晓天故作惊讶地叫道:“哎呀是玉玲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文玉玲说:“刚回来没多久。”然后她将陈晓天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微笑着说:“晓天,才两年不见,你突然长大了啊。”

    长大了?陈晓天暗想,你所说的长大了是哪里长大了?当他看见文玉溪穿着超短裙朝他走过来时,心中又在坏坏地想,她穿得这么短,要是跟她抱在一起,我的手是不是能轻易地伸进她的那里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