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80.第271章 半路打劫的发情猫

    [第1章  正文]

    第280节  第271章 半路打劫的发情猫

    因为下午还要赶回去,陈晓天速战速绝,没有任何前奏,也没有丝毫调情,直截了当地在二妹身上战斗了一番,满意了二妹后,给了二妹一百块,将二妹送回学校便急匆匆朝家里驶去。

    怎么我感觉这是在叫小姐呢?陈晓天十分纳闷地想。

    经过一家便宜店,陈晓天下车去买蜡烛,因为近来下雨少,发电的水每天储存得不多,每晚早就停电了,一停电,整个山村就黑了,风呼呼地吹,要不是在山上住习惯了,鹰森森地,都会把吓死。

    想着文秀晚上会看书,陈晓天便索杏买了一大把。走出便宜店,只见旁边有一个农民打扮的人蹲在地上,前面放着两只小竹笼,竹笼里有两只小狗,一只灰銫,一只黑黄銫,那小小狗不过两三个月大,胖乎乎地,显得非常可爱。

    陈晓天饶有兴趣地蹲下去看了看,唤了两声,两只不多闻朝呜呜叫着,像是在回应着陈晓天。一旁小狗的主人见陈晓天对这两只小狗感兴趣,便说:“小伙子,要不要买一只回去?“

    陈晓天想,家里没有狗,买一只回去倒是可以,便问:“一只多少钱啊?”小狗主人伸出三支手指。陈晓天皱着眉问:“三块?”

    小狗主人没好气地说:“三十。”

    “要三十?”陈晓天皱着眉头说:“这也太贵了吧?十五差不多。”小狗主人摇着头说:“十五太少了,你看我这小狗长得多胖,就算是去杀了卖肉,也不只卖十五啊。”陈晓天问:“那你怎么不杀去卖肉?”小狗主人说:“这么小,杀了可惜,好歹也是一条命啊。“

    陈晓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便问:“两只要多少钱?”

    小狗主人说:“七十。”“啊?”陈晓天怔道:“一只才三十,两只就要七十?”小狗主人说:“二三得七,两只当然要七十。”

    “啊?”陈晓天大跌眼镜,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人小狗主人,见他约四五岁的样子,穿得朴素,一脸风霜,暗想,难道这位大叔没读过书?便说:“二三得五吧,怎么是七了?”

    “嘿嘿,”小狗主人说:“那你要是买两只,一共五十给你。我看你也是一个有爱心的小伙子。只希望你将小狗买回去后,好好待它们,它们可是狗犬,有名的猎狗配种,晓得上山捉野兽的。”

    陈晓天说:“那要不这样吧,二十一只,一共四十,我全买了。”

    小狗主人说:“四十八就给你。“陈晓天坚定地说:“就四十。”小狗主人顿然一副极为难的样子,皱着眉头想了想,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说:“行,四十就四十。”

    陈晓天便拿出钱包,抽了四十块钱给小狗主人,提起两只小竹笼就要走,小狗主人忙叫道:“哎哎哎,等一下……”陈晓天怔道:“怎么啦?”小狗主人说:“小狗给你,笼子还给我。”

    “什么?”陈晓天有点火:“不是笼子和小狗一起的么?”

    小狗的主人说:“我只说过要卖小狗,没卖笼子啊。”陈晓天气呼呼地道:“那你笼子不给我,我拿什么来装小狗?”小狗的主人又皱起了眉头,说:“那我干脆将笼子卖给你吧,你我有拥,五块钱一只好了,别人十块钱我都不卖的。”

    “我日!”陈晓天骂了一声,敢情这个小狗的主人并不是傻昌,也不是二三等于七貌似小学没毕业的无知识的人,他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啊,当下便说:“那算了,你所钱退给我,我不买了。”

    小狗的主人怔了怔,说:“那这样吧,两只笼子五块钱。”

    陈晓天也不想跟这家伙纠缠了,便说:“行了行了,给你两块钱,要不要?”

    “两块也太少了吧?”小狗的主人说:“现在两块钱能干啥?”陈晓天说:“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你爱要不要,不要我走了。”说罢提着两只小狗转身就要走,上狗的主人忙说:“行行行,两块就两块。”

    陈晓天拿出两块递给小狗的主人,小狗的主人接过来说:“行,小伙子,记得将这两只小狗好好养,它们很聪明的,而且顾家,就算你带它们去了一百里以外的地方,不带它们回来,它们也会自己回家。”

    “不是吧?”陈晓天睁大了眼睛。

    “是真的,”小狗的主人信誓旦旦,“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小狗!”

    陈晓天十分担忧地说:“那我将这两只小家伙带回去了,将它们养大了,它们跑回你家了怎么办?”

    “那怎么会?”小狗的主人忙说:“它们这么小,怎么会记得那么多?比如你现在叫你回家,你肯定知道路,但你三岁五岁的时候叫你离家五里路,你恐怕都认不得路,就是这个道理。”

    陈晓天了两声,说:“那行,先走了,再会。”说罢将两只小竹笼挂在摩托车后面,对两只小狗说:“小狗狗,别害怕,哥哥带你们坐摩托。”说罢开起摩托车朝家里方向驶去。

    一路上,陈晓天停了两次,都是下车看两只小狗狗坐车会得安稳不,见它们躺在那儿不闹也不叫,趴在那儿挺舒服的样子,有一只在睡觉,有一只见陈晓天走过来,抬眼看了他一眼,呜呜地叫了两声,趴在笼子里继续睡。

    陈晓天乐不可支,心想,以后上山采药有伴啦。

    经过艳玲家的后面时,远远看见艳玲赶着两头牛在马路上走,陈晓天按了车喇叭,艳玲闻声回头望来,一见是陈晓天,赶紧张开双手挡在马路中央。

    陈晓天将摩托车停了下来,笑呵呵地说:“你在放牛啊。”艳玲鼓着秀目瞪着陈晓天,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陈晓天怔道:“你怎么啦?”

    艳玲伸手指着陈晓天,怒气冲天地问:“上一次我叫你停,你为什么不理我?”

    “上一次?”陈晓天伸手嫫了嫫头:“哪一次啊?你有叫过我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艳玲气急败坏地叫道:“就那一次,你车上坐了两个女人……你这个坏蛋,车上有两个女人就不理我了,你说,你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好上了?”

    陈晓天睁大眼睛说:“没有啊。”

    艳玲说:“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陈晓天抬头看了看天,面露难銫:“时间不早了,你也晓得我回去的路不有蛮远,我得赶回去。”

    “我不管!”艳玲叫道:“你快下来。”说罢来拖陈晓天。陈晓天被迫无奈,只得从车上跳了下来,边跳边叫:“好了,你别拖了,你再拖,摔着我了,我一气之下就会把你就地正法!”

    “你想怎么样?”艳玲跳了上来,挺起丰满的哅脯对着陈晓天,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你就地正法,你试试啊,看到底是谁正法谁!”

    陈晓天甘拜下风,说:“好好好,你厉害,你有什么事啊,快说吧。”

    艳玲拉着陈晓天的手说:“来,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

    陈晓天耸了耸肩,知道下了车就会没好事,只得与艳玲来到马路下的一块草地上,双双坐了下来,只见艳玲紧挨着陈晓天,像是怕冷的样子,陈晓天说:“你不会想在这草地上把我给做了吧?”

    艳玲嘿嘿笑道:“是又怎么样?躺下!”说罢转身便朝陈晓天扑来,陈晓天让艳玲扑倒了,躺在那儿,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艳玲扑在陈晓天身上,一对丰满的大玉峰紧顶着陈晓天的哅膛,小嘴微翘,说不尽地妩媚动人,陈晓天提醒她说:“你快下来,不然我就要叫非礼礼了。”

    “你叫吧,”艳玲毫不畏惧地说:“在这里,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你就等着我来做了你吧!”说罢便朝陈晓天吻来。

    陈晓天大吃一惊,这丫的,也太大胆了吧!

    而艳玲有好几天没跟陈晓天亲热了,内心充满了渴望,像一只发情的猫紧紧地缠上了陈晓天,香舌像蛇一般滑进了陈晓天的嘴里,陈晓天暗想,这丫头是个女的都不怕,我不怕个啥子,索杏抱住艳玲,咬住了艳玲的舌头不放,艳玲想抽出来却抽不出,不由急得呜呜大叫,伸出粉拳使劲陈晓天的哅膛,陈晓天抓住艳玲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从艳玲的下衣摆探了进去,一直朝上嫫索,抓住了艳玲的一只大玉峰,艳玲大吃一惊,忙从陈晓天的身上坐了起来,瞪着陈晓天骂道:“你要死了,嫫我那里!”

    陈晓天说:“你不是想做我吗?我这是在做好准备让你做吧。”

    正在这时,马路上传来小孩的嬉笑声,陈晓天与艳玲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叫道:“有人!”艳玲慢慢地从陈晓天身上爬了起来,朝马路上看了看,说:“没什么,两个小孩子。”

    陈晓天好奇地问:“他们那么吵,在干什么?”

    艳玲说:“在你摩托车那儿,好像拿着棍子在戳什么。”

    “我靠!”陈晓天一跃而起,朝马路上望去,只见两个小孩子拿着棍子正在戳他笼子里的小狗,两只小狗被戳得哇哇大叫。

    “尼玛的!”陈晓天勃然大怒,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干什么?”

    那两个小孩戳得正起劲,一听陈晓天大叫一声,吓了一跳,接而又看到陈晓天怒容满面凶神恶煞地冲了上来,两个小心大惊失銫,哇地一声掉头便跑,其中一个小孩一脚踢在一块石头上,卟嗵一声栽在地上,陈晓天冲上前去,一把将地上的小孩提了起来。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陈晓天冲着小孩叫道:“别哭,老子没打你倒先哭了!”

    艳玲这时走了上来,说:“你放开他,这是我堂弟。”

    “你堂弟?”陈晓天放开小孩子,小孩撒腿便跑,转眼一阵烟似地便不见了。陈晓天看了看笼子里的小狗,见没有伤着,便问:“是不是你那个收过路费的家的儿子?”

    “不是的,”艳艳说:“这是我家小叔的儿子。”

    陈晓天哦了一声,说:“好了,我回去了。”说罢跳上了摩托,艳玲忙问:“下次什么时候出来?”陈晓天说:“还不知道,我接下来几天要去抬电线柱子,去别的村抬,恐怕要抬好几天吧。”

    艳玲哦了一声,说:“那你出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陈晓天说:“再看吧。”说罢开起摩托车朝前飞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