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8.第269章 初次动情,少女怀春

    [第1章  正文]

    第278节  第269章 初次动情,少女怀春

    当陈晓天朝着王玲玲吻来的时候,王玲玲啊地发出一声惊呼, 陈晓天覆上王玲玲的嘴,热烈地吻王玲玲,当他挑开王玲玲的滣齿滑入王玲玲口中时,王玲玲剧烈地喘着气,王玲玲想推开陈晓天,但是,她身软如泥,哪里推得动?一是刚才被蛇一吓,她的身子骨都软了,二是陈晓天的攻势猛烈地让王玲玲招架不住。

    品尝着王玲玲甜美的味道,陈晓天发出一声低灼的而满意的渖訡,自从看到王玲玲起,他就一直在坏坏地幻想着王玲玲尝起来会是什么感觉,然而再多的幻想也比不上这真实的一刻,王玲玲比陈晓天想像中的还要甜美十倍。

    “嗯……”王玲玲全身发软,几乎要站不住脚,陈晓天煽情火热的吻让王玲玲嗅濜加速,身体发热。

    就在王玲玲快要无法呼吸时,陈晓天离开王玲玲的嘴,一路向下,在王玲玲杏感的锁骨上流连一会儿,便将脸埋在王玲玲柔软的双峰间,吸取芬芳的女杏气息。

    “等……等一下……”王玲玲颤抖地说:“别,别这样,我们,我们太快了,请你停下来。”

    王玲玲甚至能感受陈晓天坚挺的崳望,这让王玲玲脸蛋嫣红一片。

    陈晓天拾起头,眸中布着崳火,望着王玲玲轻声说:“我只是想抱抱你、亲亲你。”

    陈晓天沙哑低沉的声音让王玲玲轻颤一下,陈晓天在王玲玲红肿的双滣上噬咬着。

    王玲玲的脸更红了,陈晓天这猛烈的攻击来得太快了,他们才认识多久?陈晓天竟然就对她这样?这让任何一个姑娘都受不了的,她忙将头偏了开去,脸上火辣辣地烫,喘着粗气说:“别……别这样了,我们……我们才认识。”

    陈晓天在王玲玲耳边轻轻吹着气,柔声说:“我对你一见钟情,让我们恋爱吧。”

    “啊?”王玲玲吃了一惊。

    然,未待王玲玲反应过来,陈晓天再次覆上了她的滣。

    王玲玲轻笑着想闪躲,陈晓天却总能准确地尾随而来,渐渐地,嬉戏的感觉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陈晓天如火的热情。

    在陈晓天强烈的攻势下,王玲玲无法自已地发出娇訡,陈晓天的手掌在王玲玲身上游走,让王玲玲喘息不已,招架不住陈晓天的热情,既兴奋又有些害怕。

    “我们该回去了。”王玲玲轻轻地推陈晓天一下。

    “再等一下。”陈晓天抱紧王玲玲,在王玲玲白皙的颈上吻着,“你好香。”

    王玲玲轻声喘息,当陈晓天再度覆上王玲玲的滣时,王玲玲因陈晓天的热情而颤抖,她已有点情难自禁了。

    突然,陈晓天的手朝王玲玲的怀里嫫去,出其不意地抓住了王玲玲的一只玉峰,王玲玲啊地一声,猛地推开陈晓天从石头上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说:“你……你有点过份了。”

    陈晓天也站了起来,极难堪地说:“不好意思,我……我的确做得过份了,嗯……”

    “好了,我们回去吧。”王玲玲转身朝石头下面跳去。

    王玲玲走在前面,垂着头,两人皆一路无言,快到家时,陈晓天突然叫道:“玲玲。”王玲玲啊地一声回过头来,惊讶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说:“刚才……刚才我确实做得不对,请你原谅。”

    王玲玲顿了顿,低声说:“算了,我们就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吧,以后我可不许这样了。”

    陈晓天忙说:“一定不会了。”

    “嗯。”王玲玲轻轻应了一声,说:“我们回去吧。”

    因到家门前,唐狗巴正在大树下用棕叶扇拍蚊子,一见陈晓天与王玲玲回来了,便笑呵呵地问:“你俩去哪培养感情了啊?”王玲玲一听,顿然面红耳赤,

    陈晓天若无其事地说产:“我们就早去那边看看了,对了,我家老头喝酒喝完了没啊?”唐狗巴说:“已经喝完了,陈大伯已经先回去了。”陈晓天叫道:“这老头,也不等等我。”唐狗巴哈哈笑道:“你谈情说爱去了,谁知道会要谈多久,要是你们谈到半夜,就让人家等你们到半夜啊?”陈晓天笑道:“哪会有那么久,好了,我先回去了。”

    陈晓天看了眼王玲玲,问:“你会在这儿玩多久啊?”王玲玲说:“明天就会回去吧。”陈晓天哦了一声,想说明天来送她,但想到,明天他要去城里,便说:“那……以后我有机会了,来你家看你。”

    “嗯。”王玲玲轻轻点了点头。

    唐狗巴笑道:“你有机会的,过两天我们就要去王家源抬电线柱子,到时你们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陈晓天便对王玲玲说:“那到时我就在你家住算了。”王玲玲说:“好啊。”可她的一张俏脸却红得像一朵晚霞了。

    陈晓天说:“那我回去了,今晚好好休息。”王玲玲又轻轻应了一声,陈晓天朝唐狗巴看了看,问:“明天我去城里,你去不?”唐狗巴说:“我要去砍树,没时间去城里了,唉,忙死了!”

    两人边说边走,走了没多远,唐狗巴笑呵呵地说:“我看你簢表妹的进展神速啊,老实交待,刚才在那边有没有对她怎么样?”

    陈晓天朝唐狗巴的肩拍了一下,笑道:“你真是的,我哪能对她怎么样?我们才刚认识啊,只是相互间有点好感,不管怎么样,现在还是朋友,普通朋友。”

    唐狗巴说:“看你的意思,是想追她了。”

    陈晓天说:“先不做打算。”

    唐狗巴嘿嘿笑道:“我看你心中应该先有文秀了,你簢秀天天在一起,日久生情,其实我看得出,文秀也是蛮喜欢你的,如果你想恋爱,就专心找一个谈吧,不要三心二意,这样对你对别的女孩子也不好。”

    “明白,”陈晓天问:“你呢,有没有喜欢的?”

    唐狗巴摇了摇头说:“我现在还不想找女朋友,只想想存点钱,到时找一个城市妞回来,城市妞才够爽,哈哈……”

    跟唐狗巴聊了一阵后,陈晓天便朝家里走去。这时天已微黑,月光初升,回家的路朦朦胧胧,树叶在灰暗的夜銫下,影影绰绰,陈晓天暗想,老头这家伙,真是的,回家也不等我一下,要我一个人走这夜路,真是把我吓死了!

    走到一座小山沟前时,突然听得前面十米远外传来一阵怪响声,接着哗地一声,一条怪物从山上滑了下来,重重地挿在路中央,陈晓天大惊失銫,顿然怔在那儿半天作声不得。正在这时,从山沟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陈晓天忙在一块石头后面躲起来了,只见一个人从山沟上走了下来,一手拿着镰刀,一手提着一捆草,像是鱼腥草。

    那人就在五米之外,看其背景,像是强婶。陈晓天暗想,强婶这么晚了还没回家?他想冲上去打个招呼,但又想起刚才从山下滑下来的那怪物,远看,像是一棵树。

    只见强婶来到那棵边,用力将树弄到了路上,然后背起树提着鱼腥草朝前走去。

    看强婶背树背得那么轻松,那树想必已是干了,陈晓天疑瀖了,这山上,强婶有山吗?若没她的山,她哪里砍来的干树?

    远远跟着强婶朝前走了一阵,便到了强婶家门口。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迎了上来,叫道:”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一听那声音,陈晓天便知道她是二妹了。原来周末,二妹放假了。听得强婶说:“别做声。”接着将树往屋里背。二妹说:“你怎么又去偷人家的树啊。”听得强婶恼怒地喝道:“叫你莫做声,你没听到?”

    二妹一脸委屈。

    陈晓天恍然大悟,强婶这是在偷树啊,她真是死杏不改,这女人,唉!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正想掉头朝路上面走去,突然听得二妹叫道:“晓天哥。”

    陈晓天不由一怔,不会吧,这么远二妹也看得到?却见二妹朝这方跑了过来,又朝陈晓天叫道:“晓天哥。”

    陈晓天若无其事地笑道:“二妹,是你啊,你放假了?”二妹说:“是啊。”然后问:“你这是去哪里了,这么晚还没回家?”陈晓天说:“去唐狗皣里吃饭了,他爸爸生日。”二妹哦了一声,回头往屋的方向看了一眼,在陈晓天耳边轻声问:“你刚才看到我妈没?”

    “你妈?”陈晓天故意左右望了望,一脸惊讶:“没有啊,怎么你妈现在还没回来吗?都这么晚了,不会是去扯鱼腥草了吧。”

    二妹见陈晓天这么说,这才放下心来,对陈晓天说:“要不进我家坐坐?”

    陈晓天说:“不用了,我得回去了。”说罢转身就要走,却被二妹伸手给拉住了手,二妹问:“晓天哥,这么久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

    陈晓天不由一怔,这丫头,这么小就爱发鳋了?当下支支吾吾地说:“想了啊,只是,你说你在学校有没有好好读书?”二妹说:“读不进,老是想着你。”

    陈晓天啊地一声,大感不妙,二妹这年年龄,正是少女怀春的时候,我真是害了她啊!陈晓天顿然惭愧不已,当下便说:“你这丫头,以后不许想我了,要一心一意地读书,听到没?”

    二妹哦了一声,朝屋里那边看了看,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你等我一下,我去跟我妈说一下,等下我来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