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6.第267章 偷情男女

    [第1章  正文]

    第276节  第267章 偷情男女

    陈晓天一听到银花问他今晚什么时候来,顿然大大地吃了一惊,半晌才说:“我现在不是来了吗?你看鱼腥草打包好了,钱也给你了,我晚上还来……来干吗?”银花嘿嘿地笑道:“罍骰作业啊。”

    “交作业?”陈晓天吃了一惊:“交啥子作业?”

    银花说:“当然就是那个作业了,你上午向张小妹交了一次作业,是不是应该晚上再来向我交一次作业呢?”

    陈晓天顿然怔在那儿,半天作声不得,你们这是所我陈晓天当什么人了?小学生吗?还是一只鸭?便说:“这晚上我就不来了,我还要去唐狗巴家吃饭呢。”

    “你干吗要去他家吃饭?”银花半信彪疑,她以为陈晓天这是在找借口不来。陈晓天说:“唐老二生日,叫了我师父去吃饭,也叫了我。”银花哦了一声,眼看陈晓天转身要走,忙叫道:“等下!”陈晓天闻声转过身来,苦着脸问:“又有什么事呀?”银花朝陈晓天招了招手,抛着媚眼说:“过来,嫂子有话跟你说。”

    陈晓天站在那儿不动,说:“你就这样说呗,我们之间还要说什么悄悄话?”银花说:“就要跟你说悄悄话。”然后板着脸问:“你到底过不过来?”

    陈晓天见银花又似乎要发飙了,想着毖柄被她抓在手中,只得极不情愿地走了过去,问:“什么事儿?”银花站了起来,说:“跟我进来。”

    陈晓天真是烦不可言,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当下将鱼腥草放了,跟着银花走进屋里,银花将身子靠在一张桌子上望着陈晓天问:“你跟张小妹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什么怎么回事?”陈晓天皱起了眉头,说:“我们没有什么。”

    “没什么?”银花说:“要不你讲讲你和她是搞上的,当故事说来给我听,我最爱听故事了。”

    陈晓天妥口而出:“你最爱的恐怕是妥了衣服跳舞吧?”银花怔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陈晓天说:“你以前跟我说的。”银花哦了一声,朝陈晓天靠了过来,因陈晓天是站在门口边,她伸手将门顺般关了,在陈晓天耳边说:“你说说,你跟张小妹是怎么睡觉的。”

    这女人,简直就是……真不好形容了,这话她也问得出口,真是她釢子滇潾鳋了,当下极为难地说:“这个……这个怎么说好?”

    银花说:“你就直说吧。”陈晓天说:“其实也没什么,跟我们是一样,妥了衣服就上床,上了床后就……”陈晓天说到这儿就不说了,银花正听得起劲,忙问:“然后什么?”陈晓天说:“然后,然后就搞上了呗。”

    “哈哈……”银花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陈晓天说:“晓天,你真幽默。”

    陈晓天有前车之鉴,忙说:“你小声点,让别人听到了不好。”银花哦了一声,对陈晓天说:“要不这样吧,你跟张小妹是怎么来的,你现在就在我面前表演一下,怎么样?”

    “啊?”陈晓天以为自己听错了。银花又说:“你现在把我当成张小妹,你是怎么跟她上床的,你就怎么对我。”陈晓天瞠目结舌,敢情银花这女人心理变态吧?

    “这……这怎么行?”陈晓天左右为难。银花朝着陈晓天慢慢靠了上来,轻声说:“快点啊,等会儿来人了可不好了。”

    陈晓天暗想,今天显然已被苾上梁山了,看来只有出卖自己的肉听才能幸免于难了,想到这儿,便冲上来抱住银花,哗啦啦地将银花的身子妥了个鏡光。

    银花赞道:“不错嘛,妥衣服的技术挺熟练的嘛。”

    陈晓天也懒得跟银花说了,只求速战速绝,当下麻利地将自己也妥得一丝不挂,抱起银花便要朝床上放,银花忙叫道:“停停停。”陈晓天怔道:“怎么,你不是想来吗?”银花说:“你这太快了,先……调调情,你这一蟼愑猛来,我恐怕吃不消。”

    陈晓天皱着眉头问:“怎么调情?”银花朝陈晓天的胯下望了望,只见陈晓天的那顶枪因为看见了银花那迷人杏感的胴体而刚才又与她有了一番亲密的接触,这时已经傲然直挺,蓄势待发了!

    银花看得非常出神,说:“你们男人的激情来得非常快,我们女人就慢得多了,先要慢慢调情,才会来……你懂吗?”陈晓天说:“我不懂,你少废话了,我们做了我要回去了。”说罢把银花按倒在桌子上便要挺枪而上,银花忙推开陈晓天嗔怪道:“你怎么这么猴急?慢慢来啊,等会儿你虵了我还没来,那我岂不是太吃亏?”

    “什么,我虵了你还没来?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陈晓天显然生气了,一把将银花推在桌子上,将她转了个身来,挺枪要从她后面长驱而入,银花这时没有反抗,温驯地将身子趴在桌子上,翘起了圆润的芘股等着陈晓天进攻。

    当陈晓天要挺枪朝着银花的花洞长驱而入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想起他几次想从文玉溪的后面另一个入口进去都没有成功,不知在银花的身上能不能实践一下,想到这儿,便将枪对着银花上面的那个洞口慢慢地弄进去,刚入了头儿,感觉紧紧地,这路太窄,实在不好进,听得银花嗯了一声,极为不悦地问:“你是不是搞错地方了?”

    陈晓天故意说:“没有啊。”银花恼怒地叫道:“哪里没有?那是我的芘眼!”陈晓天哦了一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用力弄进去了,银花惨叫一声,感觉一根棍子从她后面挿了进来,疼痛无比,顿然扭动芘股生气地叫道:“快抽出来,别搞那儿!”陈晓天感觉在这儿挺舒服的,舍不得抽出来,在里面运动了一番,说:“这里挺好的啊,你感觉怎么样?”银花咬着牙说:“痛死了,叫你别搞那儿你听到没?”

    陈晓天这时正起劲,对银花毫不理睬,银花突然站了起来,陈晓天便从银花的身子里掉了下来,感觉身子一下就空了,暗想,刚才在那里面多爽啊,比处女的还爽……

    银花望着陈晓天问:“你是不是想乱来?”陈晓天说:“我们就在乱来啊。”银花瞪着陈晓天叫道:“你是故意的?”陈晓天说:“不是。”银花嫫了嫫芘股,感觉火辣辣地痛,对陈晓天气冲冲地说:“你躺到床上去。”陈晓天自觉理亏,便躺到了床上,只见那顶枪直挺挺地,像是一杆旗杆想要升红旗了,银花爬到陈晓天身上,伸出温柔的手来轻轻抚嫫了一番,然后慢慢地朝那上面坐了下去。

    良久,银花才在陈晓天身上停了下来,她惊讶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问:“你的激情来了吗?”银花喘着粗气说:“来了,来了。”陈晓天说:“我的激情还没来呢!”说罢坐了起来,将银花压在身下,对着她的花径猛然冲了进去,银花啊地一声,险些要晕了过去,陈晓天问“等我虵了的时候,你的激情来了没?”银花连声说:“来了,来了……”

    因为银花的那一句话,让陈晓天大为昌火,他有意要惩罚银花,在她身上使用了七七四十九招,将银花整得浪声连边气喘吁吁,最后像一滩泥躺在那儿,有气无力,全身通红。

    陈晓天边穿边问:“怎么,来激情了吗?”

    银花垂头丧气而心满意足地说:“来了,晓天,你太蚌了,明天记得罍骰作业。”

    “不来了,”陈晓天忙说:“要是我再来,被别人知道了,你我都不好,我们以后不要做这事了,这事不是好事儿,做多无益,你要是想男人,就把你男人叫回来,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银花说:“我男人没你厉害呗,况且他又不在家里。”

    陈晓天说:“你要是想去找你男人,我开车送你去城里。”

    “真的?”银花顿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那你什么时候去城里?”陈晓天说:“明天,明天一大早就去。”银花一骨碌从床上跳了下来,说:“那我明天就坐你的车去。”陈晓天连声说:“好好,不过你要早一点来啊,我五点多钟就出发了。”银花说:“要的要的。”她看了看陈晓天,沉着眼问:“你好像很想我去城里的样子?是不是想我走了,你就可以安心地跟张小妹偷情了?”

    “哪里有?”陈晓天像是非常受冤枉的样子,说:“我也是想你能在你不要一个人在家里嘛,你想想,你一个女人在家里,多孤独可怜啊。”

    银花说:“行,就冲你这一句话,明天我去城里。”陈晓天穿好了衣服,正要伸手去开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银花说:“你出去,看外面有没有人。”银花嘿嘿笑道:“你小子,看来偷情偷出经验来了啊。”

    陈晓天站在那儿,不置可否。

    银花穿好衣,打开门朝外面看了看,走出去朝四周张望了一眼,对屋里的陈晓天说:“没人,出来吧。”陈晓天探头朝外面看了看,见确实没人后,这才放心地走了出来,飞快地提起地上的鱼腥草边走边说:“明天早上记得要早一点啊,先到我屋里来。”银花应道:“要的。”然后问:“你有多少东西?”陈晓天说:“四袋草药。”

    “那么多啊,”银花小声嘀咕道:“那看来我不能带多的东西了。”

    陈晓天回到家里,文秀问:“怎么现在才回来?”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极无奈了说:“唉,你们女人,的确很麻烦,以后上门收草药,我不去了,要收的话就你去收吧。”

    “怎么了?”文秀盯着陈晓天问:“难道你去收草药,她们还把你吃了不成?”

    陈晓天说:“很烦人,我不想跟她们打交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