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5.第266章 两个寂寞空虚的女人

    [第1章  正文]

    第275节  第266章 两个寂寞空虚的女人

    陈晓天问文秀:“你去不?”陈晓天说:“他没叫我,我去干什么?”陈晓天哦了一声,皱着眉头说:“我跟唐老二没什脺骰情,他生日叫我去干什么?喂,老头,他是不是叫了你一个人?”

    陈老头说:“也叫了你。”

    “才怪!”陈晓天说:“你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天黑了怕鬼?我不想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文秀说:“你去吧,他是叫了你的,我听到了。”

    陈晓天望着文秀问:“那他没叫你?”文秀说:“没有,不过叫了我爸。”陈晓天说:“没叫你,我也不想去了。”

    文秀倒是有点感动,问:“为什么没叫我你就不去了?”陈晓天说:“没什么,就是听到没叫你我心里不爽,反正我是不去了。”文秀说:“你得去,你这一次去了会对你这一生很重要。”陈晓天十分迷瀖地问:“为什么?”文秀说:“我想他们这次叫你去,恐怕是为了给你介绍唐狗巴的表妹给你认识呢,我听说唐狗巴家里来了几个亲戚,其中还有一个是姑娘,长得很漂亮。”

    “那关我什么事?”陈晓天漫不经心地说:“我可是有了心上人的人了,早已心有所属。”

    文秀听了,暗想,晓天所说的这个心上不人就是我嘛,心里不由阵阵欢喜人,但依然不动声銫地说:“快点工作了,别在这儿磨磨蹭蹭地。”陈晓天便加快了速度,没多久,将所有药材打包好,分类装在蛇皮袋里,刚好三个大袋子。陈晓天看了看那三个圆滚滚的袋子说:“三个太少了,再加一个。”便又去右边的那堆药材去选,文秀说:“干脆就多加一捆鱼腥草吧。”

    文秀说:“家里的鱼腥草不是很多,这一次强婶也没有送来。”陈晓天想了想说:“那我去问问看谁家有。”

    文秀想了想说:“如今村里扯鱼腥草的的人也就三四个,强婶,张小妹……你上午不是去张小妹家了吗?怎么一点也没有?”

    “呃……”陈晓天想了想,说:“她家里的鱼腥草都没干……对了,我经过银花嫂子家门口时,看见她家门前好像也晒着鱼腥草,要不我去看看吧。”

    文秀说:“那你去吧。”陈晓天大喜不已,抬腕看了看时间,三点多钟,去她那儿,恐怕也就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到时万一要去唐狗巴家,时间也还绰绰有余,便说:“行,我生来是跑路的命……”

    文秀说:“那我去吧,你这两天跑来跑去的恐怕也辛苦了。”陈晓天忙说:“不辛苦不辛苦,我去我去。”文秀见陈晓天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说:“那我们两个人去吧。”

    “不用不用,”陈晓天几乎是大惊失銫了:“我一个人去好了,去那么多人也没用,浪费人力,你在家帮帮老头整整药材吧。”文秀望着陈晓天问:“你真的不要我去?”陈晓天说:“不要。”文秀说:“行,那你就一个人去。”

    陈晓天心中暗想,我这一次去银花那儿,她是一只母老虎,我去了定凶多吉少,怎么能带你一个姑娘家去呢?他左右看了看,一副英雄上阵视死如归的样子,说:“好了,我去了。”说罢伸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便朝银花家走去。

    走在乡村的小路上,陈晓天的心七上八下,觉得自己这一次不应该去银花家的,去了恐怕是祸害无穷遗臭万年啊。但是,为了封住银花的嘴,陈晓天只得忍辱负重,挺身前往。

    当来到银花家时,银花正在收拾她门前的鱼腥草,听得陈晓天走来的脚步声,抬头望来,当看到了陈晓天时,直是惊喜交集啊,笑呵呵地说:“你这家伙,这么早就来了,看来你比我还急啊。”

    陈晓天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来收鱼腥草的。银花嫂子,你家鱼腥草干了吗?”银花指了指面前的鱼腥草说:“你看看呗,就是这些了。”

    陈晓天走过来嫫了嫫,说:“也差不多了,扯了多久了?”银花说:“有七八天了吧。”陈晓天便将这些鱼腥草齐收了起来,卷成一捆,说:“你家里有绳子吗?”银花说:“有呢,你进来拿吗?”说罢看了陈晓天一眼转身朝屋里走去,陈晓天站在那儿不动。银花回头望了陈晓天一眼,朝他抛媚眼,招纤手:“还站在那儿干嘛,进来啊。”

    陈晓天站在那儿纹丝不动,暗想,我不能进去,这一进去,就等于走向阿鼻地狱,将会犯下滔天大罪。

    银花见陈晓天站在那儿不动,便轻摆腰肢摇摇摆摆盈盈地走了出来,正要伸手去拉银花,突然听得一人叫道:“咦,晓天,你在这儿?”

    陈晓天一见那人,又喜又忧;而银花,却气得了个半死,暗骂,这鳋货怎么来了?

    来的是谁?便是离这屋不远处的张小妹。张小妹笑嘿嘿地问:“晓天,你在这里干啥子?”

    陈晓天忙说:“来看看银花嫂子家的鱼腥草要不要的了。”

    “哦,来看鱼腥草啊?”张小妹意味深长地说:“现在我们都在扯鱼腥草呢,要不你去我家看看我家的可不可以了。”

    银花顿然十分不悦地说:“你家的,晓天上午不是去看过了么?”

    “啊?”张小妹怔了怔,疑瀖地看向陈晓天,陈晓天露出一脸苦相,张小妹似乎明白了什么,忙笑道:“是啊,晓天上午去看了,不过晓天说还要晒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差不多过去了,晓天,你过去看看呗,看我那鱼腥草要不要的了。”

    银花走了出来,白了张小妹一眼,说:“你不会过去拿一点来看看吗,现在晓天正在我家看着呢,还没看完你就叫他过去,你这不是在抢生意吗?”

    张小妹切了一声,来到银花家的鱼腥草面前,看了看那堆成一堆的鱼腥草,不紧不慢地说:“你家的鱼腥草应该干了吧,是不是可以卖啦?”银花走过来抓起两根鱼腥草嫫了嫫,说:“还差一点,恐怕还要晒几个太阳呢。”银花哦了一声,说:“那你就摊开晒太阳吧,晓天,去我家看看,或许我家的鱼腥草已经可以了呢。”

    “等下,”陈晓天忙说:“这些鱼腥也差不多了,我先捆起来。”

    “原来已经好了啊,”张小妹看了银花一眼,故作惊讶地说:“我以为还要晒呢。”

    银花冷冷地说:“你先回去吧,我有一点话要跟晓天说。”这女人怒不可遏,开始下逐客令了。陈晓天一听,顿感大事不妙,张小妹不明就里,好奇地问:“你有什么话要跟晓天说啊,是什么悄悄话?”

    “怎么?”银花开始摊白:“就许你跟晓天说悄悄话,就不许我跟他说吗?”

    张小妹一怔,看了陈晓天一眼,只见他极恼火地不断地抓头发,便盯着银花问:“你什么意思?”

    银花冷冷地说:“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张小妹见银銫脸銫片刻之间就沉了下来,不由诧异地道:“我不明白。”陈晓天感觉不对劲,忙拉开张小妹,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上午的事被她都看到了。”

    张小妹啊地一声,这一惊非同小可,她迅速看了眼银花,只见银花正冷冷地看着她,顿然心冷了半截,如坠冰渊,惊慌失措地问:“那……那怎么办?”陈晓天轻声说:“你先回去,不要来惹她了,我跟她好好说,不要叫她张扬出去。”张小妹哦了一声,朝着银花勉强笑了一声,说:“那银花……我……我先回去了。”

    银花朝张小妹招了招手说:“你回去吧。”

    待张小妹一走,陈晓天立即陪笑着说:“你怎么了,好像生气了的样子。”

    银花毫不客气地说:“这鳋货,讨厌!”

    “好了好了,”陈晓天也不想在这儿呆得太久了,便说:“你去帮我找根绳子来,我把这些鱼腥草捆起来,称下有多重,好给你钱。”

    银花懒洋洋地说:“绳子在屋里,你自己去拿呗。”陈晓天说:“你去吧,我不晓得在哪儿。”银花说:“就在堂屋里。”陈晓天哦了一声,便朝堂屋里走去,来到堂屋,陈晓天找来找去,哪里有绳子,便走出来皱着眉头说:“没有啊。”银花想了想说:“恐怕不在堂屋罢。”便走进屋里,找了半天找出了一根麻索子,大约两米长,递给陈晓天问:“这个可以吗?”陈晓天说:“行行,可以了。”

    将鱼腥草捆了起来后,陈晓天问:“有称吗?”银花坐在一张登子上,懒洋洋地说:“有,在堂屋里,你去找吧。”

    陈晓天只得又走进堂屋,找了找,恼火地说:“没有。”银花想了想,说:“哦,恐怕不在堂妹。”她回头朝屋里看了看,说:“在那里,墙上挂着,你怎么就看不到啊?”

    陈晓天朝墙上望去,果然挂着一杆称,便走过去取下称,将鱼腥草称了称,说:“四十五斤。”银花看也不看地说:“行。”

    陈晓天掏出钱包,拿出一张五十的递给银花,银花接过去,走进屋里,找了一张五元的出来递给陈晓天,陈晓天接过来,如释重负。

    他以为刚才银花进得屋里后,会叫他进去的,没想到银花并没有叫,看来这银花刚才被张小妹一气,如今连干好事的兴趣也没有了。

    陈晓天将钱塞进皮包入进衣袋里,提起地上的鱼腥草对银花说:“好了,银花嫂子,我回去了啊。”说罢便提步朝家里方向走去,暗想,谢天谢地,银花这娘们并没有为难我,太幸运了……

    “晓天,”银花突然喊了一声。

    “啊?”陈晓天怔了怔,回过头惊讶地望着银花,只得得银花似笑非笑地问:“你今晚什么时候来我这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