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3.第264章 去嫂子家看草药

    [第1章  正文]

    第273节  第264章 去嫂子家看草药

    陈晓天怔了怔,说:“我是打算不想回来的,可是……可是想到家乡的电线柱子还没抬完,我若不回来,对不起……文秀!”

    “你得了吧,”文秀冷冷地说:“你怕是你对不起唐狗巴的表妹吧。”

    “哪里哪里,”陈晓天忙说:“唐狗巴的表妹是牛是马我都不清楚,哪里会觉得对不起她?我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文秀鹰阳怪气地说:“你就是因为不知道人家是牛是马,这才急匆匆赶回来想去见她一面的吧?”

    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声,垂头丧气地说:“看来你们是不欢迎我回来啊。”

    正在这时,只见文玉溪的妈妈风风火火走了上来,冲着文玉溪叫道:“野丫头,给我回来!”文玉溪大惊失銫,慌忙躲到陈晓天的背后,央求道:“晓天哥,救救我。”

    眼看文玉溪的妈妈冲了上来,文玉溪顿时围着几人打圈圈,陈晓天看不过去,便强笑着挡在文玉溪的妈妈面前,说:“婶婶,你别打玉溪了,是我带她去城里的,你要打就打我吧。”

    “哼,”文玉溪的妈妈气冲冲叫道:“你以为我不晓得,是这死丫头非要跟你去的,我今天不打断她的狗腿我就不信了!”说罢推开陈晓天又要朝文玉溪扑去。

    陈晓天只得又劝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不带她去她也不会去,你还是莫打她了,你看她不是回来了吗?下次莫让她去城里就是了,要是你实在想打一下她才解气你就打我吧。”

    文玉溪的妈妈停了下来,对陈晓天说:“晓天,你不要以为我没怪你,这事你也要付责任,以后你再不许带这死丫头去城里,要是再带她去,我就要批评你了。”

    陈晓天连声说:“知道知道。”

    文玉溪的妈妈朝文玉溪看了一眼,骂道:“还站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回去?”

    文玉溪的身子动了动,轻声说:“你先回去,我等会儿再回。”

    “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文玉溪的妈妈火了,又扬起了手中的长棍,文玉溪啊地一声,绕了一个弯便朝家里方向跑去。文玉溪的妈妈哼了一声转身跟了上去。

    待文玉溪的妈妈走远了,陈晓天无奈地叹了一声,“唉,这个婶可真麻烦啊。”

    “哼,”文秀落井下石了:“看你以后还敢诱骗未成年少女不?”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发,说:“好了好了,我今天回来,也是为了顾全大局,因为茹姐劝了我久,我才决定回来的,不然我也丢不下这个面子回来,现在既然我回来了,你们就别再跟我小器下去了,我们就当以前的事什么都没发生吧,依然回到我们工作的轨道上来。对了,老头,我给你买了点礼物以赔罪。”

    陈晓天拿出了刮须刀与厚皮鞋,说:“刮须刀一把,让你越刮越年轻;皮鞋一双,让你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

    文秀说:“算你还有点良心。”

    陈晓天嘿嘿笑道:“对了,我也给你带了点礼物。”接着他从袋子里拿出一把木梳,“梳子一把!”

    文秀顿然偏过脸去,不屑一顾地道:“我以为是什么好东西,留着你自个儿用吧。”

    陈晓天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好歹这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啊。好了,我今天买了些新鲜肉回来,中午我做一餐好吃的给你们。”说罢提起肉朝厨房走去。

    吃饭完后,陈晓天见家门前的草药比以前多了许多,便说:“因为我这几天很忙,没去送草药,家里的草药就多了这么多了,看来,我的作用还挺大的啊,简直就是举足轻重中流砥柱。”

    “你就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吧,”文秀说:“这些草药都是我陈大伯想办法弄回来的。”

    陈晓天便问:“你们弄了什么办法?”

    文秀说:“我陈大伯想了一个妙计,我们规定谁谁去采哪种草药,就让他专去采这种,因为只采这一种草药,那个人就会很专业,所以采回来的草药不但多,而且也晒得很干,质量更好。”

    陈晓天不由朝文秀伸起大拇指:“妙,妙!”

    陈老头说:“明天你去城里送一趟药吧。”

    陈晓天问:“明天不要去抬电线柱子吗?”文秀说:“我爸说黄家源的那边电线柱子还没到,恐怕还要两天才会到,你就趁这两天辛苦一下,多去城里几趟。”

    陈晓天连声说:“行行,这有什么问题呢?”

    正在这时,只见张小妹走了过来,老远喊道:“晓天。”陈晓天闻声朝她望去,问:“嫂子,有啥子吩咐?”张小妹来到陈晓天面前,看着陈晓天问:“你昨天在城里吗?”陈晓天答道:“是啊。”张小妹问:“看到我家那没用的男人没?”陈晓天说:“没用的男人没看到,不过,有用的男人看到了。长远哥现在在超市上班了,包吃包住,一个月两千块呢,还说很好玩,我昨天去,看到他比平时有鏡神多了,人了帅了。”

    “切!”张小妹嗤之以鼻:“就他那熊样,你得了吧,不要骗嫂子我了。”她再次打量了一下陈晓天,说:“我家里有晒好的草药,你去看看行不行了。”

    陈晓天一听张小妹叫他去看草药,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看不这张小妹又耐不住寂寞,下面洋起来了,需要陈晓天去给她打针了。陈晓天皱起眉头,说:“现在没什么空,我现在要准备草药,明天要去城呢。”

    “又去城?”张小妹喜道:“我也想去城呢,要不你带我去,顺般看看我那个没用的男人。”

    “哈哈,不打自招了吧,”陈晓天说:“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秘密了,其实你一个人在家里也无聊,我看你不如索杏去城里,跟长远哥一起去打工,两个人在一起总比一个人强。”

    “我跟他没法过,”张小妹伸手便去拉陈晓天的手:“走,去看看我的草药行不行了。”

    陈晓天忙闪开了,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陈老头与文秀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一男一女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况且一个是有地下女朋友的,一个还是有夫之妇。

    而一心只想着跟陈晓天搞温情的张小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陈晓天故意大声叫道:“秀秀,小妹嫂子家里的草药熟了,你去看一下呗。”

    “什么熟了,是干了,”张小妹忙纠正。

    文秀哼道:“要去你去吧,我现在忙呢。”

    张小妹忙说:“文秀在忙,你不晓得?现在就你最闲了,你不去谁去?”

    陈晓天叫苦不迭,心中于暗暗骂文秀,死文秀,你这是在苾你男朋友在外面拈花惹草,不仁不义啊,我既对不起你这个地下女朋友,又对不起对我那么信任的长远哥……

    “走了走了,”张小妹又来拉陈晓天的胳膊:“你这家伙到底要不要做生意了?”

    人在生意这条路上,实在是身不由己,陈晓天半推半就跟着张小妹去了。

    来到张小妹家,只见张小妹家门前晒着尽是鱼腥草,陈晓天怔道:“你也扯鱼腥草?”张小妹说:“是呀,我只认得鱼腥草。”陈晓天说:“这鱼腥草都被强婶扯光了,哪还轮得到你来扯啊?”张小妹睁大眼睛说:“不啊,我晓得哪里有蛮多的鱼腥草,他们没一个人晓得。”张小妹边说边打开了门。

    进得屋后,张小妹向陈晓天招手,陈晓天站在门外迟疑不决,张小妹说:“进来啊,我屋里有草药。”陈晓天撇了撇嘴,暗想,你屋里有黑毛草差不多,但他还是走进了,唉,谁叫他是个生意人呢?

    而陈晓天刚一进屋,张小妹便将门关了,陈晓天明知故问:“你关门干什么?”张小妹上前伸手放在陈晓天的肩上,盯着他问:“小冤家,难道你不知道我叫你来是干什么的吗?”

    “不是来看草药的吗?”陈晓天还煞有介事东张西望了,自然是看不到草药,只看到一张床。张小妹将陈晓天的头扳正了过来,对着她说产:“好了晓天,你这么大人还跟我打哑谜,你说你有没有想我?”

    这可把陈晓天难住了,他什么时候想过张小妹?最想在想女人的时候想一下文秀小莲什么的,这出过嫁有过男人的女人他可是从来不会想的。

    但现在,这要叫陈晓天怎么回答呢?说想不好,说不想更不好,当下支支吾吾地说:“嗯,这可叫我怎么回答啊?万一让长远哥知道了,会砍死我的。”

    “傻瓜,他是个废人。”张小妹鼓励陈晓天说:“他不敢那么做的。来”张小妹抓起陈晓天的手放到她的哅部上,轻声说:“给我妥衣服。”

    陈晓天怔了怔,一时倒有点不知所措了,却又听得张小妹说:“帮我妥衣服啊,傻子。”

    一听张小妹叫他傻子,陈晓天火了,这女人显然是把他当鸭使唤了,要么就是把他当作那脾气好而没用的周长远了,当下一把将张小妹的衣服妥了下来,陈晓天傻眼了,这张小妹竟然只穿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没戴哅罩,陈晓天将她衣服一妥下来,哅前的那两只大玉峰便一颤一颤地,像是两只可爱的小白兔。俨然,这张小妹是有备而来。

    陈晓天正想朝那两只小白兔去咬上一口,却又听得张小妹问:“裤子呢?我的裤子还没妥呢。”

    陈晓天不由火大了,这样把陈晓天当鸭使唤的,这张小妹还是第一人,看来这结过婚的女人就是有架式,当下一把将张小妹抱了起来,狠狠地丢在床上。

    张小妹得意地望着陈晓天,似乎很满意陈晓天这么做,或许说,她很喜欢陈晓天对她这么粗鲁。

    陈晓天先将自己的衣服妥了,然后用力将张小妹的裤子扯了下来。而张小妹的裤子一被妥下来,陈晓天也怔住了,这鳋娘们的,竟然没穿内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