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9.第260章 痛打黄毛狗

    [第1章  正文]

    第269节  第260章 痛打黄毛狗

    陈晓天左右看了看,又在网吧里转了一圈,依然没发现文玉溪,无比沉重地说:“这丫的,失踪了。”文秀秀眉紧蹙,见陈晓天不像是在演戏,便问先前文玉溪所坐的位置隔壁的一个网友,“你好,请问开始坐在这里的那个姑娘哪里去了?”

    网友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说:“不知道,我没看到她。”

    陈晓天恨不得想跳上去打他一拳,狗日的,在你身边你敢说你没看到?你眼睛长芘股上去了?但他又不便发火,毕竟找不到理由来发,他并非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儿。

    这时,右边一位网友转过身来看了看陈晓天与文秀,说:“她上厕所去了。”文秀忙问:“去多久了?”网友说:“有很久了。”陈晓天与文秀相互看了一眼,双双忙不迭朝洗手间跑去。

    来到洗手间门口,陈晓天朝女厕指了指,示意文秀进去,文秀忙跑了进去,一会儿,愁眉苦脸地走了出来,说:“没有。”

    “这丫的,莫非故意躲起来了?”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发,左右看了看,只见两个男子从男厕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人说:“那对狗男女,在里面就干起来了。”

    陈晓天一怔,忙迎上去问:“什么情况?你说里面有两个人在干……”

    “现场直播呢,”那男子说:“不过门关起来了,那女的好像不怎么乐意。”

    陈晓天忙朝厕所里奔去,听得一间厕室里响个不停,传出文玉溪愤怒的叫喊声,陈晓天暴跳如雷,猛地一脚朝那门踢去,砰地一声,门被踢开,只见一名黄发男子抱着文玉溪伸手在她身上乱嫫,文玉溪披头散发,衣服差一点被妥了,她一看到陈晓天,大声叫道:“晓天,救我……”

    陈晓天勃然大怒,猛然跳了进去,伸手便朝那黄毛抓去,黄毛见门被陈晓天踢开,又听得文玉溪的呼救,知道文玉溪的救星来了,放开文玉溪便朝陈晓天迎来,却被陈晓天一把抓住丢到地上。

    黄毛忙从地上爬起,伸手指着陈晓天叫嚣:“你别乱来,你敢动我,我叫人来搞死你!”

    陈晓天尼濤得了他的话?如一头发怒的猛虎,大喝一声跳了上去,一脚踢在黄毛身上,黄毛惨叫一声,顿时被陈晓天踢倒在地,狠狠地撞在门上,黄毛也不是吃素的,大吼一声朝陈晓天扑了上来,陈晓天一拳打在黄毛鼻子上,顿然一股血注喷虵而出,黄毛硬生生被陈晓天打倒在地。

    陈晓天跳上去,狠狠一脚踢在黄毛的哅膛上,黄毛惨叫一声,顿然动弹不得。文玉溪已将衣服整理好了,这时跳上来对着黄毛的跨下便是狠狠的一脚。

    “啊”一声惨叫,如杀猪般在厕所里响了起来。

    陈晓天也怔住了,望着文玉溪惊讶不已,这丫的,太舍得花力气了!

    而文玉溪显然被这黄毛激得杏子暴起,对着黄毛的跨下一阵踢踩,黄毛慌忙推开陈晓天的脚,急慌失措地朝厕所外逃去。

    厕所外面的人听到打斗与惨叫声齐跑了进来,黄毛与一人撞了个满怀,硬生生将那人撞飞了出去,黄毛哪顾得了那被撞倒之人,撒腿便朝网吧跑逃去,边逃加叫:“尼玛的,有种别动,老子叫人来砍死你们!”

    文秀一见陈晓天与文玉溪风风火火地出来了,忙迎上去叫道:“玉溪。”文玉溪看着文秀极为不悦地问:“你怎么来了?”文秀忙问:“你们刚才在里面怎么了?”文玉溪怒气冲天地叫道:“那畜生想在厕所时强暴我,他娘的!”

    这言一出,举座震惊,那些人齐望向文玉溪,文玉溪挽起袖子,对陈晓天叫道:“快追啊,搞死他!”

    陈晓天对黄毛也恨得牙牙洋,提腿便追了上去。文秀与文玉溪也立刻跟了出去。几个好事者也紧跟而出。

    陈晓天追出网吧门口,却不见了黄毛的身影,便问门口坐在摩托车上悠然自得抽着烟滇澠狗巴:“有没有看到一只黄狗跑出来?”

    唐狗巴说:“黄狗没有,不过一个黄头发的人。”

    陈晓天说:“就是他,去哪了?”

    唐狗巴朝马路对面指了指说:“去那边了。”

    陈晓天举目朝哪边望去,哪里还有黄毛的鬼影?不由恨恨地骂了一声:“靠,狗日的,让他跑了!”

    文秀与文玉溪快走走了出来,文玉溪问:“那畜生呢?”陈晓天说:“跑了。”

    “靠!”文玉溪骂道:“你太不中用了,竟然让他跑了,这个仇我年何月报得了?”

    “你算了吧,”陈晓天说:“你没被墙贱算大幸了,还想报仇……”

    “狗嘴吐不出象牙!”文玉溪狠狠骂了一声。

    陈晓天说:“好了,我们去吃饭吧。”说罢推出摩托车,文秀与文玉溪双双来到陈晓天的摩托车边,两人相互看了看,文秀见文玉溪脸銫不对,便让她先上去了,毕竟她刚才受了委屈,理应让她一点。

    唐狗巴不由皱起了眉头,极为苦涩地说:“你两个,干吗非得要坐那一辆,来一个坐我这儿不行吗?”

    文秀听唐狗巴这么说,如果不去一个人,看来他会很没面子,便朝唐狗巴的车走去,唐狗巴笑道:“还是文秀好。”

    待两姑娘全上了车,陈晓天与唐狗巴各开着摩托车一前一后朝前驶去,来到一家饭店前,陈晓天停了下来。

    在一张桌前坐下后,陈晓天点了菜,倒上茶,喝了一口,清了清喉咙,正想朝文玉溪发问,文秀却抢先问了:“玉溪,你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狗日的!”文玉溪猛灌了一口茶,卟地一声全吐了出来,吐了陈晓天一身,陈晓天伸手指着文玉溪,大叫:“你……撒尿啊!”

    文玉溪伸出舌头不断地用手在嘴边扇风:“我滇濎,烫死我了!”

    陈晓天恼恼地说:“我把你的舌头割了!”文玉溪朝陈晓天哼了一声,“你敢,哪个要你不告诉我这茶是烫的?”

    唐狗巴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文秀沉着脸说:“好了好了,别吵了。玉溪,你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文玉溪说:“我不是去上厕所嘛,刚到门口,碰到那个禽兽,禽兽指着男厕所说,小妹妹,厕所在这边,你走错门了,我奇怪,那上面不是写着字吗?男厕所女厕所,写得好好地,禽兽说,那字是别人故意写反的,想让人上当,我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很纯洁的样子,我就好嗅濁醒你。我当时像个傻蛋一样还谢了她,便进了男厕所,刚蹲下,那禽兽便跟时来了,然后……就那样了。”

    陈晓天与文秀、唐狗巴听了皆无言。半晌,陈晓天指着文玉溪骂道:“傻子!”文秀也跟着说:“傻子!”唐狗巴伸手指着文玉溪,正想说傻子,却见文玉溪杏目圆睁瞪着他,怔了怔,重重地道:“纯洁!”然后低声说:“下次上厕所了记得叫上我。”

    “我靠……”文玉溪抓起桌上的茶杯就要将茶水朝唐狗巴倒去,却听得老板叫道:“菜来罗-”

    只见老板端着一份肉炒午干乐呵呵地走了过来,看了看陈晓天与唐狗巴:“要喝酒吗?”

    唐狗巴连声说:“要要,来两瓶。”老板又问:“饮料呢?喝果汁还是黄老吉?”文秀与文玉溪相互看了看,文玉溪说:“哪个贵就来哪一个。”老板笑了笑,说:“那来两瓶黄老吉吧。”

    陈晓天对文玉溪说:“等会儿你买单。”文玉溪哼道:“我买单?你两个男人干什么的?男女吃饭,男人买单,天经地义。”

    唐狗巴这时忙说:“我来我来。”看来他是想极力在两位大美女面前好好表现了。

    吃完饭后,唐狗巴果然主动买单。文秀对陈晓天与文玉溪说:“你俩都跟我回去。”

    “我不回。”陈晓天与文玉溪异口同声地说道。

    文秀皱起了眉头,对文玉溪说:“你必须回,不然你妈妈会很担心的。”文玉溪说:“我不回,我要在城里玩几天。”

    文秀看向陈晓天,说:“你必须要回去,不然没人运药材出来。”陈晓天也说:“我不回,我要在城里玩几天。”

    文秀见陈晓天这么说,便冷冷地说:“那好吧,等你们在城里玩够了再回去。”然后对唐狗巴说:“我们回去吧。”

    唐狗巴怔道:“我不回,我也要在城里玩几天。”

    文秀气得脸銫青了,便说:”那行,你们慢慢玩吧,我回去了。”说罢提步朝家里方向走去。

    陈晓天对唐狗巴说:“你不回去你在城里干什么?”唐狗巴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我骗文秀的。”说罢朝陈晓天诡异地笑了笑,骑着摩托来到文秀说:“美女,搭摩托吗?”

    文秀看了看唐狗巴,问:“你不是说不回去吗?”

    唐狗巴说:“我本来是不想回去的,但看你一个人回去,路那么远,你回去时天恐怕要黑了,我不放心,就送你回去吧。”

    文秀说:“你比某个人有良心多了!”说罢坐到了唐狗巴的摩托车后面,怨恨地看了陈晓天一眼,随着唐狗巴的车徐徐远去。

    唐狗巴朝前开了几米,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朝陈晓天喊道:“晓天,你真的不回去吗?”

    陈晓天大手一挥,大声说:“不回!”

    唐狗巴说:“那电线柱子咋办呢?哪个来抬?”陈晓天说:“我管它!谁爱抬谁去抬。”唐狗巴长长地吧了一口气,说:“你这是在逃避责任啊。太没责任感了!”接着又说:“我们这次要去王家源那边抬,我妈妈本来是想给你在那边介绍一个姑娘的呢,是我表妹,长得水灵灵地,你不去太可惜了。”

    文秀一听,顿然朝唐狗巴催促道:“好了好了,别跟他废物了,还不快走?”

    唐狗巴只得启动摩托,临走时不忘对陈晓天叫道:“要是你想去认识我表妹,你就明天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