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8.第259章 顽皮的孩子

    [第1章  正文]

    第268节  第259章 顽皮的孩子

    或许是早上鏡神太好了,陈晓天与文玉溪这一战,真是惊天动地激烈无比,而且持续时间非常长,将文玉溪这颗嫩苗折磨得哭天喊地死去活来,而且有好几次企图将文玉溪翻过身来要从她后方进入,尝尝菊花味道,幸而文玉溪及时发觉狠狠阻止了他。

    唉,真是畜生行径啊!

    摧花大妖魔!

    当陈晓天终于从文玉溪身上倒下来,又在床上休息了片刻后,拿起手机一看,大吃了一惊,干活的时间真快啊,不知不觉已到十点了!

    陈晓天看了看文玉溪,只见她全身通红,披头散发、双眼迷离,像是还沉浸在痛苦中没有回过神来,便问:“饿了没?”

    文玉溪骂道:“饿你妈!”陈晓天怔了怔,又问:“你没事吧?”文玉溪骂道:“没事你妈!”陈晓天知道这丫头生气了,嘿嘿笑道:“好了,别生气了,我下次温柔点。”文玉溪骂道:“温柔你妈!”陈晓天恼道:“你能不能文明点有素质点?不要说我妈?”文玉溪顿然瞪大眼睛叫道:“你这衣冠禽兽的东西竟然跟我说文明说素质?刚才你搞我的时候你的文明和素质哪去了?靠!”

    陈晓天哑口无言。

    过了一会儿,陈晓天感觉饿了,说:“出去晒晒太阳吧。”

    文玉溪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依然一口脏话:“晒你妈!”陈晓天皱起了眉头,问“你再我妈我妈,我就爆你菊花!”文玉溪不知死活,又妥口而出:“爆你妈菊花!”

    “我靠你釢子的!”陈晓天怒不可遏,腾起身来便朝文玉溪扑去,文玉溪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冷冷地说:“你敢再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陈晓天思索再三,最终从文玉溪身边离开了,主要是他现在那儿软绵绵地,想爆菊花也爆不起啊,当下下了床,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边刷牙边出来对文玉溪说:“快起来,待会儿哥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玩。”

    文玉溪问:“什么地方?”陈晓天说:“儿童乐园。”文玉溪怔了怔,说:“我想去看电影。”陈晓天惊道:“电影很贵的,看一场要六七十啊,够我开两三天的房了。”文玉溪说:“我还有钱。”陈晓天嗤之以鼻:“你那点钱能用多久啊,以后还要找工作,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网吧,去那儿也可以看电影,比去电影院强多了。”文玉溪说:“那也行,我要看穆桂英挂帅。”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行行,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快起不洗澡刷牙洗脸。”

    “这么多,我哪做得来,”文玉溪一本正经地问:“我可以先上个厕所吗?”

    陈晓天极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快去快去!”

    文玉溪白了陈晓天一眼,哼道:“上个厕所就做成这个样子,好像你不用上厕所似的。”

    两人吵吵闹闹弄弄腾腾,待搞清了已到了十一点多钟了,双双下了楼得了结了帐走也宾馆,陈晓天朝门外看了看,外面阳光灿烂,陈晓天嫫了嫫肚子,看了眼文玉溪,见她站在那儿张目好奇地左张右望,极纳闷地问:“你就不饿吗?”

    文玉溪睁大了眼睛,“谁说我不饿?我这不是在等你带我去吃饭吗?”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发,极无奈地叹了口气,开起摩托带着文玉溪朝一家饭店走去,刚走了几步,手机响了,陈晓天嘀咕道:“不会吧,这么早就上班了?”拿起一看,竟然是文秀打来的,他刚一接,便听到文秀迫不及待地问:“晓天,你在哪里?”陈晓天说:“在城里。”文秀问:“在城里哪个地方啊?”陈晓天皱起眉头问:“你来城里了?”文秀说:“是啊,你告诉我你在哪个位置,我来找你。”

    “不用了,”陈晓天冷冷地说:“我不想回去。”

    文秀怔了怔,说:“我不是罍餍你回去的,就是想跟你说说唉,见面了再说吧,你在哪里呢?”

    陈晓天说:“我不见任何人。”他想文秀一定是来做说客的,这种人,少见为妙。听得到文秀问:“玉溪跟你在一块吗?”陈晓天说:“在一块。”文秀忙说:“她妈妈叫我带她回去。”陈晓天想了想,说:“那好吧,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挂了手机后,陈晓天望向文玉溪,文玉溪正睁着一双乌黑大的眼睛紧盯着陈晓天,一见陈晓天望来,便紧张地问:“你要我回去?”

    显然,她刚才听到了陈晓天与文秀的对话了。

    陈晓天说:“你妈妈叫你回去,你还是跟着文秀一起回去吧。”

    “我不,”文玉溪闷闷不乐地说:“我不想回去。”陈晓天忙说:“你不回去你妈妈会很焦急的。”文玉溪说:“让她焦急好了,我这么大人了还把我关在家里,算什么嘛。”陈晓天无奈地说:“那我们先去见文秀……”

    “我不去!”文玉溪说:“我一见她,她非得要我回去不可。”

    陈晓天无奈地叹了一声,说:“我现在去见她,你,在这儿?”

    文玉溪左右看了看,说:“要不你带我去网吧放电影给我看吧。”

    陈晓天摇了摇头说:“不行,你一个人在网吧我不放心,网吧太危险了,你还是跟我着我,万一文秀要你回去,我跟她说,要你跟着我了。”

    “不,”文玉溪非常固执,说:“我就要去网吧。”

    陈晓天暗想,这样硬要文玉溪去见文秀,她是不会去的,若强带她去,反而会怪我,不如先让她在网吧玩一下,等会儿见到文秀了,再与她一起去网吧找玉溪,想到这儿便说:“那行,我现在送你去网吧。”

    “好呀好呀。”文玉溪一阵欢呼雀跃。

    陈晓天开着摩托,经过一家便利店时,想着文玉溪还没有吃饭的,便进去买了几包零食塞给她,说:“先填填肚子,等会儿我再来带你去吃饭。”

    文玉溪接过零食,笑得合不拢嘴。

    将文玉溪送到一家网吧,替她充了值,放了一部电影给她看,然后说:“你在这儿别乱走,我等会儿来找你。”

    文玉溪的双眼紧盯着电影画面,漫不经心地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去吧。”

    陈晓天看了文玉溪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暗想,要是将来我生了个这么一个调皮不听话的女儿,那可如何是好啊?看来得早一点把她嫁出去。

    出了网吧,陈晓天骑着摩托来到文秀所在的地方,远远看到文秀站在一棵树下,唐狗巴坐在一旁的摩托车上,两人双双朝这方望着,很显然,是唐狗巴藝秀来城里的。

    陈晓天开着摩托来到文秀与唐狗巴面前,文秀问:“玉溪呢?”陈晓天说:“在网吧,她不愿意跟你回去。”文秀说:“她妈妈叫我必须把她带回去。”陈晓天说:“那你去跟她说吧。”

    文秀说:“你呀,就这么气冲冲地走了,你知道陈大伯多难过……”

    “好了,”陈晓天极不耐烦地说:“你不必多说了,我不喜欢听你来这一套,你要么现在去找玉溪,要么现在就回去,我还有事呢。”

    “你怎么这个样子了!”文秀非常生气,又非常无奈。

    唐狗巴嘿嘿笑了一声,对文秀说:“我跟晓天说几句话。”说罢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来到陈晓天身边,说:“哥们,过来聊聊。”

    见唐狗巴神秘兮兮地,陈晓天皱着眉头问:“什么事?”

    陈晓天坏坏地笑着说:“过来嘛,私事。”

    陈晓天本来不想理会唐狗巴的,但想到他带文秀来城里了,也有功劳,便跟着唐狗巴来到一旁,板着脸望着唐狗巴,唐狗巴嘿嘿地笑道:“别黑着个脸,我又没跟你闹矛盾,是吧?”

    陈晓天哼了一声,问:“什么事呀,快说。”

    唐狗巴不紧不慢地抽出了一根烟,递给陈晓一根,问:“抽不抽?”陈晓天看了看烟,接过来放在口里咬着,唐狗巴拿出打火机帮他给烟点燃了。

    文秀看在眼里,极气愤地靠了一声。

    唐狗巴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极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在陈晓天耳边小声地问:“昨晚,你睡哪儿的?”

    陈晓天一怔,顿然知道唐狗巴的小九九了,便说:“当然睡宾馆了,怎么?难道我还会睡大街啊?”唐狗巴嘿嘿笑了笑,又问:“那玉溪呢?”陈晓天说:“她当然也睡宾馆了,我不可能将她一个人放在大街上睡吧?”

    “嘿嘿,”唐狗巴紧盯着陈晓天问:“那你们,是不是睡一块的?”

    唐狗巴终于问到重点了,陈晓天顿然一副极气恼的样子,叫道:“开玩笑,男女有别,我们会睡一块?只有你这肮脏的脑袋想这龌蹉的问题。你看文秀怎么不会想到这一块?”

    “她是女人,”唐狗巴说:“怎么会想到我们男人这一块?其实,你说实话,我也不会说你的,也不会说出去……”

    “好了,”陈晓天担嗅澠狗巴再这样套下去尽早会将事实套出来,便说:“我们现在去找那丫头吧。”便径直来到摩托车上,对文秀说:“来吧。”

    文秀跳上陈晓天的摩托,看向唐狗巴,唐狗巴也跳上了车,两人一前一后开着摩托直朝文玉溪所在的网吧走去。

    没多久,两人来到网吧门口,将摩托车停在门口,对唐狗巴说:“这网吧鱼龙混杂,你在这儿守着。”

    唐狗巴拿出一根烟来叼在嘴边一脸深沉的样子,朝陈晓天挥了挥手,说:“去吧。”

    陈晓天朝文秀看了一眼,双双走进网吧,陈晓天径直来到文玉溪所坐的位置,一到那儿,怔住了,文玉溪不见了!

    文秀问:“玉溪呢?”陈晓天说:“刚才我走的时候她还坐在这儿。”

    文秀看着陈晓天,一脸置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