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5.第256章 恼羞成怒

    [第1章  正文]

    第265节  第256章 恼琇成怒

    周大强与周小强听到陈晓天这样向他俩叫板,兄弟俩顿然气得怒所冲天,大喝两声便冲了上来,陈晓天毫不示弱迎了上去。周大强与周小强兄弟俩还真齐心,一左一右朝陈晓天攻来,配合得非常默契。陈晓天首先一脚朝周大强踢去,周大强虽然凶猛,可只会推人,他的手毕竟比陈晓天的脚要短,顿然哅前被陈晓天踢了一脚,脚下不稳便朝后退了开去。而周小强已冲了上来,别看他平时不怎么说话的,身子倒是挺灵活,眼看就冲到陈晓天面前了,陈晓天忙收回脚,身子朝一旁闪去,周小强顿然扑了个空。

    “都给我住手!”陈老头、村长与周伟德刘声大叫起来。三人听得叫声,只得各自退开两步,却依然瞪着对方,虎视眈眈。

    正在这时,听得一人叫道:“哟,这么多人,在开会吗?”

    陈晓天闻声望去,只见唐狗巴笑呵呵地走了上来,陈晓天忙朝唐狗巴招手,说:“来来来,真是好哥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来了。”

    唐狗巴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村长等人,又看了看双目通红的周大强与周小强,问:“什么情况?”

    陈晓天说:“现在你来把今天上午抬电线柱子的事跟大家说个明白。”

    唐狗巴睁大眼睛问:“什么抬电线柱子的事?”

    陈晓天指了指周小强说:“他的腿伤着了,说是我弄的。”

    “不是吧?”唐狗巴本来就跟周小强有矛盾,这时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当下便说:“这怎么能怪晓天呢?当时……当时是什么情况?当时是这样的,我们抬电线柱子马上要到头了,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什么半个小时,至少还要一个小时!”周小强大声叫道。

    “最多半个小时,”唐狗巴说:“你不信你问桂君,你走了后,我们四人个抬的,一共花了不到半个小时。”

    周小强顿然不做声了。

    唐狗巴继续说:“当时小强说,不抬了,回去吃饭了,晓天说,马上要抬完了,我们把任务完成了再回去吧。我们都说行,毕竟回来的路有这么远,我们待回来吃了饭,又返回去,来来回回起码要三四个小时,这样一来,一个下午就玩完了,是不是?所以我们宁愿争取那半个小时。于是乎,我们就抬起了电线柱了了,哪晓得,才抬起一会儿,小强就哎哟一声摔倒了,晓天说,小强受伤了,先回去吧,我们来抬。于是,小强便回去了,我们五个人……不,只有四个人了,因为五个人不好抬,桂君那丫的在一旁看热闹……”

    “好了好了,”陈晓天打断唐狗巴的话,朝他抱了抱拳,说道:“多谢公证人的作证。”然后朝陈老头、村长与周伟德看了一眼,说:“当时情况就是这样,你们说,小强摔倒与我有关吗?”

    “怎么没有?”周大强强词夺理:“当时要不是你说抬完了再回家,说不定你们当时就先回家,说不定小强就不会摔倒,说……”

    “说不定你的卵蛋就不会被我的脚踢爆了是不是?”陈晓天望着周大强冷笑。

    “狗日的!”周大强理屈词穷,忍不住又要冲上来,唐伟德恼怒地大叫:“住手,你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周大强哼了一声,站在那儿狠狠瞪着陈晓天。

    村长问:“那你踢破了周大强卵蛋的事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陈晓天看了看文玉溪,说:“这个,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怎么不好意思?”周小强叫道:“你干了坏事就不好意思了?”

    “什么,你把大强的卵蛋踢破了?”唐狗巴大吃一惊,望着陈晓天半信彪疑。陈晓天说:“还没检查,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破。”

    “我靠,破了,”周大强怒气冲天地叫道:“难道这事我也会乱讲吗?”

    陈晓天说:“前不久我也踢了一个畜生,那畜生来我们村里调戏我们村的姑娘,我当时就狠狠踢了他一脚,将他踢废了。他当时都没说破,怎么你的就破了?”

    “你还好意思说?”陈老头气愤地叫道:“你除了会踢人你还会做什么?”

    陈晓天晃着头说:“其实我也不是无缘无故地踢人的,有些人欠踢该踢,我就踢……”

    “你说什么!”周大强暴跳如雷,又要冲上来,却被周小强抓住了,低声对他说:“先别动手,你再动手咱们就输了理了。”

    周大强看了看一旁的周伟德与村长,只得将心中的恶气强压了下去。

    村长说:“晓天,你将周大强卵蛋踢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不要扯远了。”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这个,这个还真不好说,嗯,要不你们直接问玉溪好了。”

    大家顿齐刷刷望向文玉溪,文玉溪怔道:“问我?干吗要问我?”

    陈晓天说:“因为这事是你惹起的,不问你问谁?”

    “怎么就是我惹起的了?”文玉溪急声叫道:“当时大强要强暴我……”文玉溪顿然停住了,发现大家眼神不对,便低声说:“他当时要打我,我救命,晓天哥听到了从山上冲了下来,他们就打起来了,晓天哥将大强哥打倒在地,大哥强抓起一把灰撒向晓天哥,将晓天哥的眼睛撒得全是灰睁不开,大强哥便朝晓天哥冲了上来,晓天哥便一脚猛地朝大强哥踢去,我听到大强哥一声惨叫,哎哟,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文秀姐来了……然后的事,你们问文秀姐吧。”

    周伟德气得脸銫都青了,冲着周大强骂道:“你这个畜生,你打玉溪干什么?”

    周大强怔了怔,底气不足地说:“谁叫她帮着陈晓天了,我来找陈晓天评理,她在一旁瞎闹,挑唆陈晓天打我,我在路上碰到她了,想教训教训她,又没打她……”

    “你打了!”文玉溪大声叫道:“你还妥我衣服了……”

    “我没有,”周大强忙叫道:“你这么丑,我妥你衣服干什么?就算我去妥陈猎户的,我也不会妥你的!”

    “我靠!”文玉溪顿然骂道:“你这个畜生,妥我衣服你还不认?要不是晓天哥及时赶到,我恐怕就让你给……给那个了,所以我看晓天哥踢你踢得好,最好把你踢得以后永远硬不起来!”

    大家顿然瞠目结舌,万没想到文玉溪一个姑娘家会说出这么一番大胆露骨的话来。

    “狗日的!”周大强怒不可遏,举起拳头就要朝文玉溪扑去,文玉溪大惊失銫,失声尖叫:“晓天哥救我!”

    猛然听到陈伟德厉声喝道:“畜生,给我回来!”只见陈伟霍地跳了起来,指着周大强与周小强骂道:“你这两个畜生,丢人现眼,给我回去!”

    周大强与周小强面面相觑。周伟德又大声叫道:“回去!”周大强与周小强哼了一声,双双掉头便朝家里走去。

    周伟德看了看陈老头,又看了看村长,最后看了陈晓天一眼,长长地叹了一声,一言不发地也朝家里走去。

    待周伟德、周大强与周小强三父子走远了,陈晓天嫫了嫫肚子正想进屋吃饭,突闻陈老头厉声叫道:“跪下!”

    陈晓天怔了怔,凛声说:“凭什么要我跪?我又没做错。”

    “你还没做错?”陈老头气得胡子都翘了:“你闯了这么在的祸你还说你没做错?你是要把大强踢死了你才甘心吗?”

    陈晓天说:“他该死!这畜生干这种事,差点把玉溪……那个了,就算我踢死他,他也罪有应得!”

    “你……”陈老头气得身子发抖,“你这畜生,胡作非为,你这样,给我滚出去!以后别再回来!”

    陈晓天怔了怔,以为自己听错了,而文秀与文玉溪也吃惊不已,双双来到陈老头身边劝道:“陈大伯,你别生气,晓天也是一时之气,你别赶他走。”

    陈老头气愤地说:“这种人,留在身边没有,只会惹事生非,尼濎被他气死了还不知道。”

    陈晓天妥口而出:“我见义勇为你都要被气死,那我尼濎跟周大强一样也来强暴良家妇女,那你岂不是气得更死?”

    “你”陈老头怒不可遏,伸出烟筒便要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忙朝门下面的路跑去,边跑边叫道:“破老头,你为了一个畜生打我,老眼昏花了,你要我走我就走,哼,我以后也不回来了!”说罢飞一般地朝路下面跑去。

    “晓天!”文玉溪忙追了上去。陈晓天跑了一阵,放慢了脚步,见文玉溪追了上来,便问:“你来干什么?”文玉溪说:“来劝你呗。你太冲动了,不应该跟陈老头发火的。”

    “我靠,你这蛮不讲理的人也来跟我说这话?”陈晓天怒气冲冲地叫道:“我以为你会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哪晓得你这也是种货开,滚回去。”说罢头也不回地朝前面走去。

    文玉溪忙追了上去,赶紧问:“你要去哪里?”陈晓天冷冷地说:“不用你管。”文玉溪说:“万一陈大伯问起来了,我也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啊。”陈晓天说:“你就说我去闯江湖了。”

    “什么,闯江湖?”文玉溪怔了怔,眼睛陡然亮了,问:“是去城里吗?”陈晓天说:“闯江湖不是去城里难道还去山里?”文玉溪连声说:“我也去!”陈晓天不假思索地说:“你不能去?”文玉溪忙问:“为什么?”陈晓天说:“你这么小,又爱胡来,你妈妈会以为我是把你诱拐出去的,到时我就更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不会不会,”文玉溪忙说:‘我就跟她说我出去打工了,然后,就说……哎,你等等我……”只见陈晓天跑远了,文玉溪忙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