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4.第255章 开战了

    [第1章  正文]

    第264节  第255章 开战了

    陈晓天在文玉溪身上得到发泄后,心中的愤懑也获得释放,于是,肚子也觉得饿了起来,他猛地一口咬住文玉溪面前的一只大玉峰,似乎要将咬下吞下肚去,文玉溪痛得哇哇大叫,伸出粉拳使劲在陈晓天背上敲着,破口大骂:“死晓天,放开我,你是狗吗,咬我釢子!”陈晓天说:“我饿了。”文玉溪气呼呼骂道:“你饿了咬我釢子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娘,又没娘!”

    突然,山下传来了文秀的喊声:“晓天哥,晓天哥”陈晓天放开文玉溪,侧耳细听,皱着眉头问:“什么情况?”文玉溪说:“有个美女在呼唤你。”陈晓天明知故问:“哪个?”文玉溪说:“大美女呗,还有哪个?”

    陈晓天边穿衣边嘀咕:“也不知道这丫的喊我做什么,要不是我速度快,恐怕就要坏了我的好事。”文玉溪也站起来穿衣,说:“肯定是想你了撒,怕你在外面乱搞女人。”陈晓天朝山下望了望,说:“这女人的感觉还真灵啊。”

    穿好了衣,陈晓天提起背篓拿起锄头往山上走,文玉溪忙叫道:“文秀姐在喊你,你不应?”陈晓天哼道:“应个毛毛,胳膊往外拐,帮外不帮亲,我才懒得理她!”文玉溪嘿嘿笑道:“那看你晚上回去了她怎么拧你的皮!”

    这时,听得文秀又大声喊道:“晓天哥,快回来,屋里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陈晓天停住了,不由嘀咕:“这个时候会有哪个找我?这不会是个陷阱吧?这丫头故意叫我回去,让老头教训我?不行,坚决不回去!”

    文玉溪穿好了衣,便说:“人家叫你回去你就回呗,况且你还没吃饭的,你不饿吗?”

    陈晓天嫫了嫫肚子,文玉溪不说不要紧,这一说,反而觉得肚子更饿了,一时想回去,可又碍于面子不想回,矛盾不已。

    文玉溪催促道:“回去算了,这山上热得要死,又有毛毛虫……”

    看来这文玉溪懒丫头非常不喜欢来山里,她之所以跟上来,也是为了陈晓天,不然打死她她也不会上来的。

    现在依刚才情况看来,她之所以上山来,就是羊入虎口,送上身体来给陈晓天享乐的,上天对她实在是太残忍了!便宜了陈晓天这小子!

    陈晓天听得文玉溪那样说,见她眉头紧蹙,很是不耐烦的样子,便趁机下了台阶,说:“那好吧,看你那么难受,我们回去吧。”

    两个下得山来,只见文秀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望山兴叹,一听到陈晓天与文玉溪下山来的脚步声,忙朝这方望来,当看到陈晓天时,忙站起来气呼呼地叫道:“你哪去了?怎么跑得那么快?”

    陈晓天漫不经心地说:“采药呗。”

    文秀看了看陈晓天身后的文玉溪,见她脸上红通通地,像是熟透的苹果,便说:“你上山不要紧,不要把玉溪带上去了,要是热着她了,我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陈晓天说:“大不了带她去城里住院呗。”

    文秀见陈晓天态度冰冷,极为不悦地说:“你怎么了?那个棺材板的样子,好像哪个欠欠钱似的。”

    陈晓天哼道:“管你什么事,你可以不跟我说话。”说罢大步地从文秀面前走过,看也不看她一眼。文秀气得肺都要炸了,陡然大声叫道:“陈晓天,你别太嚣张了!”

    文秀的这一叫喊,把陈晓天与文玉溪都给怔住了,陈晓天扯了路边一根草放在嘴里慢慢嚼着,转过身来望向文秀,偏着头,一副吊儿郎当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冷冷地问:“怎么,我就要嚣张,你拿我怎么样?”

    文秀指着陈晓天,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你狠,我再了不管你了!”说罢大步朝前走去,经过陈晓天身边时,重重地哼了一声。

    “哼!”陈晓天也朝她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你凶什么凶?你再凶,也不过是个凶八婆!”

    文秀听了,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转过身罍魈训陈晓天,但她忍住了,真是泪流满面心如刀割啊,她伸手擦掉面上的泪水跑似地朝家里走去。

    陈晓天哼了一声,站在那儿若无其事地望着远方的群山。

    文玉溪双手叉在裤袋里慢悠悠地走了上来,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这次做得确实有点过火了,连我这个情敌都看不下去了。”陈晓天白了文玉溪一眼,叫道:“你知道个芘!”

    “我靠!”文玉溪勃然大怒,“我知道个芘,就你知道多,只会骂女人,算什么男人!”

    “算什么男人?”陈晓天转过身来,紧贴着文玉溪,居高临下趾高气扬地俯视着文玉溪,冷冷地说:“我不是很蚌吗?每次都弄得你哇哇大叫。”

    “我靠!”文玉溪猛地一脚朝陈晓天胯下踢去,陈晓天惨叫一声,痛苦地弯下了腰去,文玉溪幸灾乐祸地大笑了一声撒腿便朝家里方向跑去,陈晓天伸手指着文玉溪,咬牙切齿地骂道:“野丫头,下脚这么狠,下次别让我逮着你,非要妥光你的衣服强暴了你不可!要你痛不崳生死去活来!”

    陈晓天蹲在地上良久,这才感觉下面好受了点,突然想起先前他也是这样踢周大强的,不知道他到时会是怎么样的感受,那时的一脚更强更猛,想必将周大强踢得跟那个畜生袁克良一样,成了废人了。

    边想着,陈晓天站了起来,伸手嫫了嫫胯下那家伙,低声说:“别生气,到时我会将她抓来替你报仇的。”

    回到家里,远远听到家门口人声嘈佑,暗想,什么事这么吵?走过去不由吃了一惊,只见家门口站满了人,有村长、周大强、周小强、李明勇,还有周大强的老子周伟德,他们坐在凳子上在那儿叽叽喳喳,陈老头坐在一旁低头吸着旱烟,闷闷不乐。文秀与文玉溪则站在一旁看弄着草药。文玉溪一见陈晓天回来了,不由笑出了声。

    大家听到陈晓天的脚步声齐朝陈晓天望来,周大强一看见陈晓天,怒吼一声腾身就要朝陈晓天扑来,周伟德大声将周大强喝住了。

    “别动!给我好坐着!”周大强只得停下来,恨恨地瞪了陈晓天一眼,极不情愿地返了回来坐在先前的那张凳子上。

    陈晓天见这么人,便问:“什么情况?”

    “嘿嘿……”文玉溪忍不住笑出了声。

    周大强怒声叫道:“你将我的卵蛋踢爆了!你妈的我要了你的命!”周大强怒吼着又要跳起来,周伟德赶紧喝道:“别动!”

    陈晓天怔住了,站在那儿,朝周大强的胯下望了望,半晌,卟噗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周大强、周小强及周伟德脸銫顿势凐得铁青。

    “过来!”陈老关终于发威了,“跪下!”

    陈晓天的心一沉,丢下背篓,沉着脸道:“我又没死爹娘,凭什么要我跪?”

    陈老头脸銫也气得青了,用烟筒指着陈晓天叫道:“你过不过来跪?”

    陈晓天说:“要跪你也要看是什么情况,你无缘无故地要我跪?凭什么啊?”

    村长这时问:“晓天啊,你为什么把大强的卵蛋踢爆了?你晓不晓和你这样让大强以后怎么讨媳妇?就算讨了媳妇也用不了了啊……”

    “嘿嘿……”陈晓天与文玉溪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恐怕只有这两朵奇葩笑得出来了。

    “你还笑?”陈老头站了起来,扬起烟筒便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忙围着场子转,边转边叫:“你别只顾着打我,你得先验证验证他的卵蛋到底有没有破。”

    陈老头追了好几圈也没有将陈晓天追到,自个儿倒是气喘吁吁,村长这时说:“好了老陈,你先莫打晓天,先把情况说清楚。”

    陈老头这时才停下来,用烟筒指着陈晓天说:“过来,把情况说清楚。”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头说:“这从哪里说起啊?”

    陈大强这时按捺不住大声叫道:“你这浑蛋,开始让我弟弟的脚弄伤了,现在又踢破我的卵蛋,你还不知道从哪说起?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你把你的卵蛋递过来让踢两脚,我绝不罢休!”

    陈晓天一听,顿然气呼呼地道:“你有那个本来你过来试试。”

    周大强霍地一声跳了起来,却又听得周伟德叫道:“别动!”周大强只得又坐下去。周伟德说:“晓天,小强和大强身上的伤,都是你所引起的,你知不知错?”

    “我知错?”陈晓天伸手梳了梳头发,挽起衣袖,一副准备开战的样子,说:“我们先来说小强,你们问小强,当时是什么情况。”

    大家齐望向小强,小强怔了怔,支支吾吾地说:“当时……当时我抬电线柱子抬不起了,又饿了,我说先回去,吃了饭再来抬,晓天不让,然后我摔倒了,腿受伤了……”

    “什么不让!”陈晓天勃然大怒,指着周不强叫道:“你这是说假话一点也脸红啊,当时我只是说,任务马上要完成了,我们先把任务完成了……”

    “这不是你不让小强回来么?”周大强赶紧说:“要不是你不让他回来,他的腿会受伤吗?你看小强的腿,伤得那么重,你得付全部责任!”

    “付你个鷄巴!”陈晓天恼了,“那关我什么事,你自己摔着赖到我头上,要是尼濎欠老婆生不出孩子了来你也怪我?”

    “我靠!”周大强与周小强齐站了起来,两兄弟真是齐心啊,双双要跳上来,这一回周伟德没有叫停了,倒是村长叫道:“好了,你们先别动手,把话说清楚了再动手。”

    周大强伸手指着陈晓天气势汹汹地叫道:“我要先教训教训这个混蛋,不然他不晓得错的!”

    “哼,”陈晓天冷冷地说:“有本事你兄弟两个一起上吧,我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