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62.第253章 大动干戈

    [第1章  正文]

    第262节  第253章 大动干戈

    一大早,大家按约来到马路上,只见现在还剩下六根电线柱子,村长说:“今天大家把这些电线柱子抬完……”

    “是不是任务就完啦?”周小强大声问。

    村长看了看周小强说:“不,接下来我们要到王家源去抬。”

    “啊?”周小强顿然一脸苦想。

    陈晓天问:“小强,怎么你家大强没来?”周小强说:“他过两天就要去城里打工了。”陈晓天冷冷笑道:“怎么村里的姑娘他还没有追到手就走了?”周小强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人喜欢吹牛的。”

    陈桂君走过来说:“刚才见你那啊的样子,好丑!”周小强白了陈桂君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才丑!”陈晓天问:“你刚才薄,啊什么?”周小强说:“我过两天就要跟我哥和明勇去城里打工了。”

    “你也去?”陈晓天笑道:“你还没有把小莲娶回家的,你就敢去城里,不怕小莲被狗巴抢走了?”

    唐狗巴漫不经心地说:“我才没兴趣。”

    周小强哼道:“他要抢走,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说什么?”唐狗巴顿然朝周小强怒目瞪来:“你敢说我没那个本事?信不信我马上就把小莲讨回家?”

    “好了好了,”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村长忙说:“你们就省点力气吧,先把电线柱子抬完了,到时你们想怎么吵就怎么吵。”

    大家便大喝一声,各就各位,六人一组挑了一根电线柱子抬起来朝山上走去,因为这一次路途很远,一直忙到十二点还没有将电线柱子抬到目的地,陈小强一芘股坐在地上,唉声叹气,“饿死了,先回去吃饭。”

    陈晓天说:“没多远了,最多一个小时就行了,你再坚持一会儿吧。”

    大家也七嘴八舌地说:“是啊是啊,再坚持一个小时,到边了再回去。”陈小强极不情愿地站起身,大家便齐抬着电线柱子向山上爬,周小强因为想着回家吃饭,心不在焉,突然脚下一滑,顿然摔倒在地,正好跪在一块尖石,猛地惨叫一声,丢下木蚌坐到地上,大家忙放下肩上的蚌子,将电线柱子放在地上,来到周小强身边一看,周小强膝盖上妥了一大块皮,鲜血淋漓,气呼呼地说道:“我说过了饭再来抬,你们偏偏要现在抬,现在好了,我腿伤着了,抬不了了。”

    大家面面相觑,陈晓天说:“那你先回去吧,这些我们抬去好了。”

    周小强坐在地上,默不做声。

    陈晓天说:“我先给你找点草药把伤口涂上。”周小强冷冷地说:“不用了。”说罢站起身一拐一拐地朝家里走去。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待周小强走远了,陈桂君问:“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陈晓天白了陈桂君一眼,“你会那么傻,会故意将自己弄伤么?值得么?”

    唐狗巴说:“好了好了,不管他了,我们走。”

    大家各自来到各自的位置,最后跟周小强抬一肩的周大叔空了出来,他左右看了看,问:“我怎么办?”

    陈晓天索杏对陈桂君叫道:“桂君,你走开,让我们四个男人来。”

    陈桂君皱着眉头问:“你们四个……行不行啊?”

    陈晓天妥口而出:“怎么不行?要不你来让我试试看看我行不行?”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陈桂君顿然面红耳赤,朝陈晓天骂道:“你这只嗅嘴,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周大叔将陈桂君推了出去,将她的蚌子抢了过来,四人顿时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陈晓天说:“这少了两个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啊。”陈桂君嘿嘿笑着问:“挺得住不?要是挺不住就哼一声,让我来。”

    陈桂君的话刚一说完,便听到唐狗巴大声地哼哼,陈桂君不理会,继续对陈晓天说:“我看你很吃力的样子,是不是觉得很重啊?”

    “哼哼……”唐狗巴又大声哼道。

    陈桂君白了唐狗巴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哼什么啊,你是猪吗?”唐狗巴气愤地骂道:“你这男人婆,你不是挺不住就哼一声,让你来吗?”

    “我靠,”陈桂君也恼了,对唐狗巴毫不客气地说:“你是不是男人,你才抬多久就挺不住了,你肾亏吧!”

    “你才肾亏!”唐狗巴站在那儿,气急败坏地骂道:“你全家都是肾亏!”

    “好了好了,”陈大叔见唐狗巴站在那儿影响大家前进的步伐,极不耐烦地说:“你们就别吵了,桂君是个姑娘怎么会肾亏了?”

    唐狗巴故作惊讶地道:“她是个姑娘啊,这我还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她是个男人呢,哎桂君,你把衣服妥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姑娘。”

    陈桂君顿然骂道:“你再乱叫,信不信我一脚将你那个踢爆了!”

    陈晓天大声叫道:“我建议,我们原地休息一下,让桂君与狗巴来一场男女大战,大家说好不好?”

    陈大叔催促道:“好了好了,别闹了,用心工作。下班后你们再吵。”

    “对,下班再吵,”陈晓天说:“我下班后还要上班呢。”

    “你们好啊,”唐狗巴说:“你们都是国家干部,都有班上,可怜我,一个伐木工。”

    大家说说笑笑,竟然不觉得累了,不知不觉倒将电线柱子抬到目的地了。

    在回家的途中,唐狗巴追上陈晓天说:“晓天,明天肯定会放一天的假,我们要不要去城里玩玩?”

    陈晓天看了唐狗巴一眼,笑道:“怎么,想去干坏事了?”

    唐狗巴嘿嘿地笑道:“没有没有……”

    陈晓天哼道:“还不老实,你有几个小九九以为我不知道。我明天看看吧,要是明天天气好,我们就去。”唐狗巴说:“要的,今晚我来找你。”

    回到家里,只见文秀与文玉溪双双坐在家门前,文秀正在整理草药,而文玉溪却坐在一旁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草药,看样子她是梦周公去了,陈晓天轻轻来到她身后,猛然大声叫道:“上班别开小差!”

    文玉溪啊地一声,倏地跳了起来,伸出粉拳便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忙跳开了,文玉溪骂道:“你这个混蛋,敢吓我,把我的魂都吓跑了,我要杀了你!”说罢便朝陈晓天追去,陈晓天忙朝屋那边跑去,刚跑了两步,便看见周大强与李明勇来了,陈晓天当作没看到他,继续跑,却被周大强叫住了。

    “晓天,来,有点事跟你说。”周大强板着个脸,像个大老爷似的坐到了一张卞凳上。

    陈晓天感觉不对劲,便返了回来,文玉溪冲上来正要打陈晓天,陈晓天忙朝她嘘道:“别吵”文玉溪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便停下手来,看了周大强一眼,双手叉腰坐到原先的登子上,煞有介事地弄着草药。

    陈晓天来到周大强身边,问:“怎么,不高兴的样子。”周大强抬眼看着陈晓天,板着脸问:“是不是你叫小强不要回家的?”陈晓天一怔,问:“什么跟什么?”周大强说:“小强抬电线柱子抬累了,想回家,你不让他回,是不是?”

    陈晓天顿然明白了,这周大强是来找麻烦的,当下便说:“不是我不叫他回,我是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完工了,不如完工再回家。”

    周大强大声说:“就是你不让他回家,他才摔倒,而且受了重伤。”

    “什么?”文秀与文玉溪感觉不对劲,忙凑了过来,文秀问:“怎么回事?”

    陈晓天便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文玉溪听了顿然叫道:“我靠,这事能怪晓天哥?尼濎你在路上走着走着摔倒了,你也怪晓天没提醒你走路要长眼睛的?”

    “你”周大强暴跳如雷,指着文玉溪叫道:“你丫的是不是欠揍?”

    “怎么,你想打架?”文玉溪挽起了袖子,做出一副极不畏惧的样子,“我怕你不成?有本事你先把晓天哥搁到了。”

    周大强哼了一声,对文玉溪叫道:“你丫的有本事你来。”

    “我靠,想跟我打?”文玉溪哼道:“你一个大男人要跟我这一个弱质女子打,你好意思?你是欺弱怕强,是吧?”

    周大强彻底被激怒了,面对陈晓天叫道:“既然这丫头这么说,晓天,我俩就来干一场!”

    陈晓天不屑一顾,“干就干,谁怕谁!∑冧实面对周大强这个小子,自从他扬言要追文秀时,陈晓天就已想揍他了,只是一时找不到好的借口,如今周大强公然向他挑衅,他当真是求之不得。

    文秀一见陈晓天与周大强要打起来,忙叫道:“你俩别吵了!打什么架?还是小孩子吗?”

    文玉溪却在一旁说:“打吧打吧,把这家伙打下去,看他以后还嚣张不。”

    周大强听了这一番话,更是火上浇油,当下怒吼一声,凶神恶煞地朝陈晓天推来,陈晓天的身子轻巧地一偏,伸脚挡在周大强的脚下,周大强扑了个空,脚下被陈晓天的脚这一绊,顿然直挺挺扑了下去,落了个名钙冧实的狗啃屎。

    “好耶!”文玉溪振臂高呼。文秀不由皱起了眉头,李明勇也大跌眼镜。

    周大强怎么也没料到从小跟他打架打到大的陈晓天长大成人后身后突然这么好,他也万万没想到,陈晓天当初在城里敢去地下擂台打擂台,而且还打赢了黑熊这样的高手,周大强这样的小混混级别的人物,在他手下,怎么会能堪一击?

    周大强怒不可遏,跳起身来,再次凶猛地朝陈晓天扑来,却被陈晓天一拳打在哅前,不由往后倒去,砰地一直撞在后面的柱子上。李明勇见周大强不是陈晓天的对手,忙去抱住他急急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文秀也急急地朝陈晓天叫道:“晓天,你别打了!”

    可既受重伤又丢面子的周大强哪肯罢休?当下像一头发疯的野猪大吼一声推开李明勇就要冲上来,突然听得一人大声叫道:“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