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8.第249章 斗酒

    [第1章  正文]

    第258节  第249章 斗酒

    这天一大早,大家就齐来到了马路上,围在电线柱子那儿齐声嚷嚷,村长说:“大家今天早些把电线柱子抬完,任务一完成,就去李家媳妇家酒去!”

    “好耶!”大家一阵欢呼。

    原来,今天是李家媳妇也就是李冬梅的妈妈四十岁生日,李长贵请了全村的人去他家吃饭喝酒。

    想着大鱼大酒、香汤美酒在等着他们,陈晓天等人鏡神大振,力气比平时大了,干劲也比平时足了,各个挽起衣袖拧起胳膊抬起电线柱子像士兵冲城一般朝山上冲去,大家一鼓作气,待任务完成,路途虽然比平进远,但时间却比平时少了近一个小时。

    待任务一完成,大家欢呼雀跃,奔腾着朝李长贵家跑去。待到了李长贵家,只见李长贵家的平地上摆了整整十大桌,各上碗筷已摆好,全村的女人几乎都在这儿,忙这忙那,肉香从厨房里肆意地飘了出来,整个村子都渲染在这香味之中。

    大家像过年一样,喜气洋洋,好不热闹。

    而李长贵见陈晓天这群抬电线柱子的杰出青年们回来了,便大声叫道:“开饭!”

    顿时女人们将菜依依搬了出来,每张桌上摆了十二大碗,大家随意上座,没多久,便将桌前坐满了。李长贵放了鞭便,开心得说道:“大家看得起,我也就不多说了,一句话,吃好喝好!”

    “好!”众人齐声欢呼,纷纷倒酒挟菜。

    陈晓天因为喝不了多少酒,便去倒了一大杯开水放在面前,喝人喝米酒他喝开水,倒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大家吃得正高兴,只见周大强端着一只酒杯走了过来,对这桌的人说:“来,乡亲们,我来敬大家一杯。”

    “来来来……”周小强第一个站了起来。

    陈桂君说:“你要来我们这桌酒,就得一个一个来,你一个人想同时跟我们这么多人喝,想占大家便宜啊?”

    周大强一见说话的是陈桂君,顿然乐道:“哎呀是桂君小弟,来来来,咱们多年不见,不知不觉你变大了,明天可以讨老婆了。”

    “我靠,”陈桂君骂道:“你眼瞎了,我是女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周大强并不为意,笑呵呵地说:“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小弟,没想到原来你是个假小子,来来来,这一杯先敬你。”

    陈桂君也非常豪爽,当下端起酒杯,跟周大强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好!豪迈!”周大强赞道:“真是女中豪杰,不输男人啊,咱们再喝一杯,怎么样?”陈桂君说:“还有这么多人没喝,你先陪他们喝吧。”

    周大强一眼看到了陈桂君身边的陈晓天,面对这个情敌,周大强得意地笑了,他知道陈晓天从小喝不得酒,这一次觉得让陈晓天出糗的机会来了,当下便来到陈晓天面前,伸手去推陈桂君,陈桂君叫道:“干什么干什么!”周大强说:“女人走开,现在是我们男人喝酒了。”

    “我靠!”陈桂君起身走开了,极恼怒地骂了一声:“瘟神!”

    周大强望着陈晓天嘿嘿笑道:“晓天,咱们来喝两杯,怎么样?”

    陈晓天面对周大强这个烂人,并不畏惧,当下便说:“行,你说喝多少,我就奉陪到底!”

    “好!”周大强给自己的酒杯倒满了酒,正想给陈晓天的酒杯倒,却发现陈晓天的酒杯是满的,便端起酒杯说:“来,先干为尽!”说罢抬起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反了过来,滴酒未有,得意洋洋地看着陈晓天。

    陈晓天轻轻笑了笑,端起酒杯亦一饮而尽,眉头都不皱一下。

    周大强怔了怔,正想给陈晓天倒酒,陈桂君提着一个酒壶跑来了,推开周大强的手说:“我来倒,你倒你自己的。晓天,今天你好好表现,喝倒这个瘟神!”

    周大强冷冷地说:“要不你两口子一起上。”

    “什么两口子,”陈桂君气呼呼地叫道:“我们是两哥们。”说罢给陈晓天倒上了酒,鼓励陈晓天说:“晓天,别怕他!尽管快。”

    看着酒杯里的白酒,陈晓天有点迟疑,但周大强冷笑着又将酒杯的酒喝光了,用空酒杯对着陈晓天。陈晓天暗想,今天绝不能输给周大强了,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给他,当下端起酒杯当作喝水一般喝了一下。

    刚一入喉,陈晓天感觉不对劲,忙看向陈桂君,只见陈桂君正望着他得意地笑,原来陈桂君给他倒的是水。陈晓天顿时对陈桂君感激不已,却依然不动声銫地将水喝干了,轻轻地放在桌上。

    陈桂君飞快地将陈晓天的酒杯倒满了水,然后眉头上挑挑战般地看向周大强,周大强也给自己倒上酒,二话不说往口里倒。如此,两人转眼便喝了四杯。

    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硝烟味,看来陈晓天跟周大强彻底给干上了,至于为什么会干上,恐怕只有文秀最清楚,她走了过来对陈晓天说:“晓天,你喝不得酒,少喝点。”

    陈桂君赶紧说:“今天大家高兴,就让他喝一点呗。

    文秀说:“可他喝不得酒……”

    “男人喝酒女人走开!”周大强顿然极为不悦地叫道:“我跟晓天一块儿长大,多少年不见了,如今难得在一起喝酒,今天一定要一喝到底,不醉不归!”

    文秀埋怨道:“你要喝去跟别人喝,别跟晓天喝……”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周大强鼓着一双火红的眼睛望着文秀,文秀怔了怔,说:“我们什么关系?”

    “文秀,你不会跟晓天暗中订婚了吧?”李明勇开玩笑说:“怎么跟一个管家婆一样了呢?”

    文秀生气地说:“你们这群人……你们想喝就喝吧,喝倒了可别发酒疯。”说罢拂袖而去。

    “好了,”周大强端起酒杯对着陈晓天说:“女人走了,整个世界都清静了,我们继续。”

    陈晓天也端起酒杯,毫不示弱。

    这时,李长贵走了过来,他笑呵呵地说:“你这两小子,今天怎么干上了?”

    李明勇说:“他们这是一怒为红颜,不要看他们是在喝酒,其实是为了女人一较高低。”

    “哦?”李长贵饶有兴趣地问:“是为了哪个女人啊?”

    陈晓天忙说:“没有没有,哪里为了什么女人,我们只是喝酒,单纯地喝酒,并无其它意思。大强,你说是不是?”

    周大强连声说:“是是是,来,不用理他们,我们继续喝。”看来周大强今天非要将陈晓天灌醉不可。陈晓天暗想,你喝酒,我水,我就不信你喝得过我,当下端起酒杯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看着陈晓天面不改銫心不跳,毫不动容的样子,周大强惊诧不已,暗想,记得以前这小子最多喝两杯就倒到桌下面了,怎脺黢天喝这么多了还没有变化,而且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酒功练起了,或者他的酒中放了药?

    这时,几个大人也闻声朝这方走了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晓天跟周大强斗酒。李家媳妇走过来说:“你俩喝归喝,可不能喝醉了啊,喝醉了我可不高兴的。”

    周大强举起手来说:“我保证我不醉。”

    陈晓天嘿嘿笑了笑,说:“在大强醉之前,我也不会醉。”

    李家媳妇说:“那要的,对了,别只顾着喝酒,吃些菜。”说着便招呼另一桌的人去了。

    待两人喝光了酒杯中的酒,陈桂君又忙不迭给陈晓天倒酒,这时,来看热门的刘支书看了看陈晓天酒杯中的酒,纳闷地问:“晓天,怎么你酒杯里的酒那么白啊?是白酒么?”

    陈晓天一怔,与陈桂君相互看了一眼,陈桂君忙说:“不是白酒,是白米酒,也是米酒,只不过比一般的酒要白一点。”

    刘支书早已看出了那是水,却也不点破,笑着说:“那酒应该比一般的酒浓度要高很多。”陈桂君连声说:“是啊是啊。”

    而周大强闯禍鳝湖好几年,这时不由起了疑心,开始他只顾着喝酒,一心想将陈晓天倒,却没注意到陈晓天的酒,这时听到刘支书这样说,不由怔了怔,朝陈晓天酒杯里的酒看了看,果然那酒与自己的酒不一样,便问陈桂君:“你那倒的是什么酒?”陈桂君闪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白米酒啊,刚才不是喝过的吗?”

    “是吗?”周大强冷冷地说:“你那不是酒,是水吧?”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大家这时才发现,陈晓天酒杯里的酒,果然很像水,不由齐狐疑地望向陈桂君,陈桂君忙说:“你们别看我,我这酒壶是从那边桌子上拿过来的。”

    周大强看了看陈桂君,又看了看陈晓天,突然伸手去拉陈晓天桌前的酒杯,陈晓天忙将酒杯端了起来,问:“你干什么?”

    周大强说:“我尝尝。”

    陈晓天说:“你要尝尝你的啊,尝我的干什么?”

    周大强说:“我看你那是酒还是水。”说罢便来抢,陈晓天故意手一松,酒杯掉在腿上,杯中的水顿然倒了出来,便朝周大强埋怨道:“你看你看,酒全倒了,多好的酒啊,太可惜了!”说罢将酒杯拿起放在桌上,一副极惋惜的样子。

    周大强伸手指向陈桂君,陈桂君怔道:“干什么?”周大强说:“将酒壶拿来。”陈桂君摇了摇酒壶,说:“酒没了。”周大强站起身便来夺陈桂君手中的酒壶,将酒壶抢了过去,打开壶盖看了看,里面果然没酒了,往里闻了闻,指着陈桂君骂道:“你这个假小子,你们作弊!这里面竟然是水!”

    “哈哈……”大家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周大强气得脸銫铁青,将酒壶重重地放在桌上,来到刚才他的座位上,提起桌上的酒壶问:“刚才我们喝了多少本?”

    陈晓天皱起眉头想了想,说:“起码有三四杯吧。”

    “不,”周大强说:“至少五杯。现在,你先喝五杯。”说罢拿起手中的洒壶给陈晓天的酒杯倒满了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