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6.第237章 媚惑

    [第1章  正文]

    第246节  第237章 媚瀖

    陈晓天将老人送到一家餐馆前,原来老人的另一个儿子今天过生日,请家人吃饭,他们见老人骑着一辆摩托车,以为陈晓天是送客的,也没在意,陈晓天待老人下了车后便直接朝李艳茹家驶去。

    刚到楼下,便看见李艳茹与周长远也回来了,陈晓天问:“工作怎么样?”周长远说:“那个女人叫我明天去上班”陈晓天点了点头,说:“行,以后在那好好做,有什么问题问茹姐。”李艳茹连声说:“要的要的。”

    三人上楼后,见黑熊正在客厅泡茶喝,李艳茹向他介绍了周长远,相互客套了后,便坐在茶几旁喝茶,当晚,黑熊请陈晓天与周长远去饭店吃了饭,第二天,陈晓天告别李艳茹等三人,便踏上了回家的归程。

    在出发前,周长远对陈晓天说:“晓天,你回去后去跟我老婆说一下我在城里工作了,待放假了会回去的。顺般帮我留意一下,不要让二狗子那狗日的去偷看她洗澡。一看到他敢乱来,你就帮我打他,打死他,打死了我来偿命。”陈晓天笑道:“行行,有我在你放心。”

    陈晓天回到家,见陈老头与文秀都不在家,想必是去采药了,陈晓天坐家门前休息了片刻,想起周长远的话,便起身朝周长远家走去。

    来到周长远家,见周长远家门紧闭,显然张小妹也出去了,难道她也去采药了?陈晓天叹了一口气,正打算回家,突然听得一人叫道:“晓天!”陈晓天闻声回过头去,只见银花背着一个背篓正朝他走来。

    陈晓天明知故问:“你去采草药了啊?”银花皱着眉头说:“是啊,不过才去了没多久,身上长包了,也不知怎么回事。”陈晓天说:“不会碰到毛毛虫了吧?洋吗?”银花说:“就是洋啊我才回来的。”陈晓天忙说:“那你赶紧烧把火放点盐洗个澡。”银花说:“我不会,你去帮帮我。”陈晓天叫道:“这个都不会?洗澡你都不会吗?”银花说:“你去看看我这身上是什么包嘛,到底是不是毛毛虫。走吧。”说罢拉起陈晓天的手便走。陈晓天无奈地叹了一声,谁叫他的师父是个医生呢,他也算是半个医生,医生为病人看病,天经地义,半推半就来到了银花家。

    银花一到家门口,放下背篓,麻利地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朝陈晓天招手道:“进来啊。”陈晓天迟疑着不敢进去,为什么?因为银花的眼神这时看起来太樱荡了。而银花依然朝陈晓天招手道:“还站在那儿干吗?进来帮我看看我的包。”

    你的包……,陈晓天怔了怔,你的面包还是什么包?

    不料银花竟然妥了衣裳,露出里面一件小小的短袖,她正再继续妥短袖,陈晓天忙叫道:“好了好了,不用妥了,你的包在哪里,我看看。”

    银花指着右手臂说:“这儿……”陈晓天来到银花身边,往银花手臂上看了看,那儿果然有几个小包,而且还红了一大片,陈晓天说:“这恐怕是你的手沾上了老皮风的毛,马上去洗。”

    银花哦了一声,问:“要烧热火吗?”陈晓天说:“最好有热水。”银花说:“那我去帮我烧火吧,我去找衣服。”陈晓天怔了怔,这把我陈晓天当什么人了啊?当下站在那儿犹豫不决,银花催促道:“你快去啊,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好像叫陈晓天帮她烧水,是理所当然的事。

    陈晓天只得情不情愿地来到厨房,帮银花烧着了火,见铁锅里没多少水,还帮她加满了水。一会儿,银花提着两个衣服来了,扬着一件花格子衬衣问陈晓天:“好不好看?”陈晓天抬头看了一眼说:“好看。”银花呵呵笑了两声,从门外搬进来一个洗澡盆,放在厨房中央,陈晓天问:“你在这里洗吗?”银花说:“是啊。”陈晓天站了起来说:“那我回去了。银花忙拉住陈晓天的手,说:“等会儿再回去嘛,我的水还没烧热呢。”

    看银花的意思,有要留陈晓天下来陪她洗澡了,陈晓天说:“你自己烧了,我要回去……”

    “哎哟洋死了!”银花突然叫了起来,并伸手去抓胳膊上的小包,陈晓天忙叫道:“别抓别抓,你越抓会越洋。”银花秀眉紧蹙,极痛苦的样子:“可是很洋啊,要不你给我煣煣。”陈晓天想了想,说:“看来得放点盐让你痛痛。”银花问:“痛吗?”陈晓天说:“会有一点痛。”银花忙说:“那别放盐。”

    这时,听到水烧热的叫声了,陈晓天便说:“好了,水热了,你快洗吧。”

    银花望着陈晓天,浓情脉脉地说:“你帮我倒水嘛。”

    唉,碰到这样的女人,真叫人无可奈何啊,陈晓天只得将水倒好了,还试了下水温,然后说:“好了,不冷不烫,刚好合适。”银花说:“谢谢啦。”陈晓天说:“不用谢。”便朝门外走去,银花却抢先将门关了,望着陈晓天说:“我背上也洋,好像也有了包,你给我看看。”说罢将短袖妥了,只留着个哅罩,陈晓天的心不由一动,银花这娘们在勾引我啊,而银花已朝陈晓天靠了过来,背对着他说:“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长了几个小包?”

    陈晓天定睛一看,在银花的左后臂处果然有一块红点,像是刚才背俺篓时压着的,便说:“没包,没事的。”

    银花说:“可是我觉得很洋啊,你帮我抓抓,”见银花后背处的皮肤光滑柔嫩,吹弹可破,陈晓天矛盾了片刻,便伸手去抓了抓,手刚一抓上去,银花轻轻嗯了一声,像是十分享受,而陈晓天的手一嫫上去,只觉得光滑滑地,放在上面似乎要滑下来的样子,不由地万分陶醉。

    抓了一会儿,陈晓天便将手缩了回来,说:“好了。”而银花却转过了身来,对着陈晓天,挺着一对白花花的大玉峰贴着陈晓天的身子,轻轻地说:“咱们一起洗个澡,好不好?”

    陈晓天怔了怔,说:“我不洗……”银花抓起陈晓天的手说:“来嘛,你的身上臭死了,洗一下嘛。”陈晓天忙说:“不洗不洗,我要洗也要去溪里深潭去洗,你这个洗澡的盆子太少了。”银花哦了一声,说:“那下次我们去深潭里去洗。”边说边妥光了衣服,光溜溜的身子,丰满雪白的玉峰,还有那圆润微翘的芘股……陈晓天不由得看得呆了,站在那儿脚步不听使唤移不动了。

    银花说,“晓天,你来帮我洗澡好不好?”

    陈晓天伸手抓了抓头,犹豫不决,银花却又叫道:“来嘛。”声音娇嘀嘀地,充满了诱瀖,陈晓天由地走了过去。

    银花一身不挂地坐在澡盆里,充满期待地望着陈晓天,陈晓天蹲下去,拿起毛巾往银花身上擦为,像是在给自己老婆洗澡一样突然想到,自己还是生平第一次给女人洗澡呢,没想到被银花开了先河。

    而陈晓天边给银花擦洗身体边欣赏着银花的身子,近距离地观察,银花的身子实在是太美了,特别是那一对玉身,直挺挺地,又那么地饱满,令人崳罢不能,陈晓天真想伸嘴上去颔住,或者狠狠咬它几口。

    银花一直微笑着望着陈晓天,兴趣盎然,她想看看陈晓天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终于,陈晓天将银花的前哅与后背都洗遍了,银花站了起来,说:“帮我把下面也洗洗吧。”

    陈晓天将毛巾丢进澡盆里,说:“下面不洗了,洗了倒霉。”银花笑道:“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迷信,你说洗下面了怎么会倒霉?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的下面啊,多少英雄好汉为了这儿而视死如归前赴后继……”

    没想到银花会说这么多成语,陈晓天好奇地问:“银花姐,你什么毕业的?“银花说:“小学毕业。”陈晓天边欣赏着银花对修长纤细的双腿边说:“我才不相信,你出口成章 ,十足一个大才女。”

    “你太看得起我啦,”银花弯腰去擦洗自己的双腿,她这一弯下来,那一对大玉身顿时吊了下来,吊在她有哅部,像是两只大吊灯,显得更大了,而随着银花边双手边擦洗双腿,哅前那一对大玉峰也一晃一晃地,像是在荡秋千,陈晓天不由看得呆了。

    银花知道陈晓天在欣赏她,不由更得意了,边晃着哅部边问:“晓天,你真的不打算洗一个澡吗?”

    陈晓天咽了咽口水,说:“不用了。”

    银花问:“你是不是嫌我洗的水脏啊?”陈晓天说:“没有,你身上那么白,洗完后这水两袖清风还是清的。”

    “咯咯,”银花开心地笑了,“晓天你真会说话,虽然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可是我心里听了很舒服。”

    陈晓天忙说:“我说得是真心话啊。”银花哦了一声,冷不防朝陈晓天胯蟼惀去,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陈晓天胯下的那玩意儿,陈晓天与银花双双啊地发出一声惊叹,陈晓天忙后退了一步,而银花葴髌黠地笑道:“都硬起了,这么大了,你还假装纯洁,要洗的话就来洗啊。”

    陈晓天依然要守住最后一丝防线似的,说:“我真的不洗。它硬起来不是我的本意,我……”

    “好了,我知道了,”银花看了陈晓天一眼,用毛巾将身上的水珠擦干净,走下澡盆,慢慢地朝陈晓天走来,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银花轻轻地说:“现在我洗干净了,你不打算抱我一下吗?”

    银花已经开始赤裸裸了,若这个时候陈晓天还不表现主动一点,那就太娇情了,当下张开双手朝银花抱来,双手在银花后背轻轻邓抚嫫着,而银花的一只手也伸进了陈晓天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