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5.第236章 命运归宿

    [第1章  正文]

    第245节  第236章 命运归宿

    陈晓天开着摩托来到李艳茹的出租房楼下,陈晓天给李艳茹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李艳茹下来了,她一看到周长远,显得很惊喜,相互打了招呼后,上了楼,陈晓天对李艳茹说:“茹姐,这次长远哥来,就是想在城里找份工作,不知你能不能帮得上。”

    李艳茹说:“现在工作好找啊,我们超市也要人,只是不晓得你去做不做。”说着看向周长远,周长远连声说:“做,做,只要有份工作就行。”李艳茹说:“那行,我打个电话给我们经理。”周长远说:“要的要的。”

    李艳茹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打完后,看了眼陈晓天,对周长远说:“我跟我们经理说了,他说叫你去面试。”

    “还要面试啊?”周长远不由有些胆怯,李艳茹笑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又不要考试,就是看看你长得咋样,是不是老实人,是不是很勤快等等。”周长远哦了一声,看了眼陈晓天,问:“晓天,去看看不?”陈晓天想了想,说:“我不去了,有点私事,晚上我回来找你们。”周长远哦了一声,显得非常失落。

    李艳茹对陈晓天说:“晓天,晚上记得来一起吃饭。”陈晓天说:“行,黑大个呢?”李艳茹说:“他整天在外面忙,唉,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陈晓天说:“男人都有自己的事来,你要给他自由。”李艳茹笑道:“这我知道。”

    陈晓天站了起来,说:“好了,我出去玩一下,长远哥,你跟着茹姐去试试茹姐,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李艳茹说:“行,你去吧。”

    下得楼来,陈晓天推出摩托,跨上摩托后,拿出手机给林夕打了一个电话。他感觉有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林夕了,说真的,还挺想她的。

    刚一拨通林夕的手机,对方就接了,林夕说:“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你就打电话给我了。”陈晓天嘿嘿地笑道:“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找我有什么事啊?是不是想我了?”林夕说:“是呢,来我这儿吗?”陈晓天说:“当然可以,我正是想你那儿的……”

    “哦,还是别来我这儿,去咖啡厅吧。”林夕说。

    陈晓天说:“来你那儿不是更方便吗?莫非你最近恋上了咖啡?”林夕说:“你来了就知道了。就来城西这家一叶香的咖啡厅吧,你知道这儿吧?”陈晓天说:“似乎见过。”林夕说:“那行,你说来这儿吧,我在这儿等你。”

    陈晓天开着摩托来到城西,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林夕所说的一叶香咖啡厅,陈晓天将车停在门外,进去后,果然看见林夕坐在一张桌前,一看到陈晓天,立即伸起手来朝陈晓天招了招手。

    陈晓天来到林夕对面坐下了,见林夕一身红衣,略有打扮,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不由赞道:“几天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林夕呵呵笑道“我打扮了一下的。”

    “哦?”陈晓天觉得非常意外,说:“你以前很少打扮的,现在突然打扮起来女为悦已者容,莫非你看上某个帅哥了?”

    林夕问:“你会不会我看上的是你呢?”

    陈晓天说:“不会。”林夕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晓天问:“为什么你会觉得不是你?”陈晓天说:“要是是我,你早把我叫到你家去啦。”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对陈晓天彬彬有礼地问:“先生,请问喝什么咖啡?”陈晓天朝林夕面前的咖啡指了指说:“跟她一样的吧。”

    一会儿,服务员给陈晓天端来了一杯咖啡,陈晓天轻喝了一口,差点给吐出来,一时妥口而出:“我靠,什么玩意儿,真苦!”还好他吃得苦,总算皱着眉头将这口咖啡给咽了下去。

    林夕忍俊不禁,陈晓天问:“你说你正想打电话给我,到底是什么事呢?”林夕说:“我快要订婚了。”

    “啊?”陈晓天不由怔了怔,问:“跟谁?不会是姓袁的那畜生吧?”

    林夕说:“不是,我跟他早已没有瓜葛了。”陈晓天好奇地问:“那是谁?”林夕说:“我爸认识的一个年轻人。”陈晓天说:“这一回,你爸不会把你再往火炕上推吧。”

    “你说的什么话呢?”林夕说:“我爸怎么会将我往火炕上推呢?”陈晓天耸了耸肩,问:“那这次这个年轻人怎么样?你既然跟他订婚,想必对他很有好感吧?”

    林夕说:“还行吧,比袁克良要好得多了。”陈晓天点了点头,从林夕的那恬静的脸上,他似乎看到了一种归宿感,这是一个女人在遇到自己中意的男人后所情不自禁表现出来的表情,陈晓天也为林夕而感到高兴,由衷地说:“祝你幸福。”林夕说:“谢谢。”

    接下来,两人都沉默了,各自默默地喝着各自的咖啡。陈晓天觉得很尴尬,为了打破这种僵局,他开玩笑似地问:“那家伙,有我帅不?”林夕看了陈晓天一眼,笑道:“没你帅。”陈晓天说:“那我就放心了,不怕他会外面拈花惹草了。”

    从咖啡厅出来后,陈晓天左右看了看,问:“你的车呢?”林夕说:“我走路来的。”陈晓天说:“那我送你回去吧。”林夕说:“不用了,我家离这儿并不远,我喜欢在路上走走。”陈晓天也不勉强,说:“行,那我先回去了。”

    林夕轻轻地点了点头。

    陈晓天跨上摩托车,看了眼林夕,见她正静静地望着他,心中不由有丝丝伤感,感觉以后恐怕再也不能拥抱林夕了,也不能跟她有任何的肌肤之亲了,当下又说道:“祝你幸福。”

    林夕嗯了一声,说:“你也要幸福。”

    陈晓天说:“我会的。”说罢开启摩托车朝李艳茹的出租屋奔去。

    经过一座桥时,陈晓天将摩托车停了下来,打了一个电话给李艳茹,问:“长远哥的事怎么样?”李艳茹说:“面试通过了,我们经理说明天就可以去上班。”陈晓天喜道:“太好了!”李艳茹说:“你在哪里,早点回来啊,黑熊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陈晓天说:“行,我马上回来了。”

    这时,只见从桥那边走过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男人,光头约三四十岁,略胖,走得飞快,离其两米后的是一个老人,约六七十岁,头发胡子都白了,驼着背,走路时一摇一晃的,让人担心他随时会倒下去。

    只见前面的那个光头男人往后看了一眼,极不耐烦地叫道:“你倒是快点啊,你这样走,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到?”老人喘着粗气说:“慢点慢点,腿不灵活了,走不快了。”光头男人没好气地道:“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老人依然走得非常缓慢,光头男人又叫道:“快呀老头子!你到底要不要去了?”老人极沮地看了光头男人,显得非常无奈。

    而这时,他们正经过陈晓天面前,见光头男人那个样子,陈晓天忍不住了,朝光头男人叫道:“你不能慢一点吗?老人家年纪那么大了,怎么走得快?”

    光头男人瞪了陈晓天一眼,冷冷地骂道:“关你芘事!”

    陈晓天恼怒了,不卑不亢地说:“怎么不关我事?你这样对待老人家,本来就不对。”光头男人说:“他是我老子,我爱咋的就咋的,怎么,你有意见?”陈晓天叫道:“是你老子,你竟然还这样对他,你良心让狗给吃了吧!”

    “我靠!”光头男人勃然大怒,顿然怒气冲冲朝陈晓天冲来,瞪着陈晓天叫道:“你小子讨打是吧?”

    这时那老人冲上来了,连声说:“别吵梆吵……”说罢伸手去拉光头男人,光头男人一把将老人推开了,叫道:“老不死的,滚开!”

    那老人一个趔趄,差点被推倒在地。陈晓天赫然大怒,跳下摩托,伸手将光头男子抓了过来,厉声叫道:“天下竟有你这种不孝的儿子,信不信老子将你从你桥上丢下去?”

    “我靠!”光头男人挥拳便朝陈晓天打了过来,陈晓天将光头男人的手抓住了,瞪着他叫道:“你这种人,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你这样对待你的老子,你不怕将来你老了没人给你送终?”

    “他妈的我要你管!”光头男人另一只手挥拳朝陈晓天打来,却被陈晓天一脚踢飞了。

    老人忙跑上来拉住陈晓天的手叫道:“你别打我儿子,别打我儿子!”

    陈晓天无不怜悯地看着老人,说:“老人家,这种人已经失去了人杏不是人了,不是你儿子了,让我把他打死算了!”

    老人忙说:“别打别打。”

    光头男人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陈晓天凶神恶煞地冲了上来,陈晓天骤然一脚踢出将光头男人踢倒在地,正想冲上去好好教训一番,老人忙拉住陈晓天的手劝道:“别打了,你别打了。”

    陈晓天看了看老人,问:“老人家,你这是去哪里,我送你去。”老人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去。”陈晓天却不由分说将老人朝摩托车上推,说:“我有车,我送你去,走吧。”老人连声说:“不有用了不用了……”

    光头男人气急败坏地叫道:“你放下他,你想干什么?”

    陈晓天瞪了光头男人一眼,厌恶地说:“你老子年纪这么大了,你连一个的士都不打,还要他走路,还在那儿叫嚷,你还是人吗?”说罢又对老人说:“老人家,来,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去。”

    老人见陈晓天这么热情,便说:“那……那就麻烦你了。”说罢为难地看向一旁朝他们怒目而视的光头男人,陈晓天说:“别看这个不肖之孙了,我们走。”说罢便将老人扶上了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