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3.第234章 欲望雄起

    [第1章  正文]

    第243节  第234章 崳望雄起

    陈晓天开着摩托一路无阻地来到城里,陈晓天问周长远:“打算去哪里啊?”周长远一脸茫然:“不知道。”陈晓天想了想说:“这样吧,等我把药送到了,我去帮你找找茹姐。”

    “茹姐?”周长远怔道:“是寡妇李艳茹吗?”陈晓天说:“是啊,他来城里有好一段日子吧,帮你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周长远说:“也要的。”

    陈晓天开着摩托来到唐老爷子那儿,将草药处理了后,周长远看得一愣一愣地,睁大眼睛说:“晓天,你这卖草药可以啊,能赚这么多钱,恐怕比村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陈晓天说:“这都是好几天的了,而且是我瓏师父还有文秀三个人一起的工资,并且这大部分是乡亲们采的药材,我只是帮他们将这些草药运到城里来,这里的这些钱都是要给乡亲们的。所以这样算起来,我们实际收入并不多。”

    周长远听得模模糊糊,随声哦了两声,依然说:“不过也还是不错,比我们在家里种田强。”

    “差不多吧,”陈晓天说:“我们不会种田就干上这活儿了。”边说这跨上摩托车,说:“来吧,我带你去找茹姐。”

    周长远也跟着跨上摩托,陈晓天突然想起了什么,说:“等等,我先打个电话去问下茹姐上班没有。”当下便打了一个电话给茹姐,才响了几声李艳茹便接了。陈晓天问:“茹姐,今天上班吗?”李艳茹说:“在上班呢,有什么事吗?”陈晓天说:“有个事想请你帮帮忙。”李艳茹说:“你说吧,我只要能帮得上就一定帮。”陈晓天说:“长远哥想来城里打工,你看能不能帮他找份工作。”李艳茹说:“这个……好的,要不下午我下班了你来我家,怎么样?”陈晓天问:“你什么时候下班啊?”李艳茹说:“下午四点。要不你先去找熊。”陈晓天说:“我下午来找你吧,你下班了打电话给我。”

    挂了电话手,陈晓天对周长远说:“茹姐在上班,要下午四点才下班,我们到时再去找她吧。”

    “这么久啊。”周长远面露难銫地说:“那这么长时间我们去干什么?”

    陈晓天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去干什么,要不去开间房睡觉呗。”

    周长远说:“这大白天地睡什么觉啊?以前在家里小妹大白天要跟我睡觉,我把她骂得半死,后来再也不跟说我说白天睡觉了。”

    “对了,”陈晓天望着周长远问:“你的那个病怎么样了?昨天看到银花时有没有反应?”

    周长远埋怨道:“我还没怎么看清呢,就被小妹发现了,胆都被她吓破了,哪里还有反应来?”

    陈晓天为周长远出谋划策:“要不这样吧,现在你去找个女人试试,让她妥衣服给你看,你看看你有没有反应。”

    周长远皱着眉头说:“这不是去找鷄吗?这不太好吧。”

    “这有啥的,”陈晓天说:“就当是去治病好了。”

    周长远想了想,说:“那要的。不过要找一个我看得上的,要漂亮一点的,一般不漂亮的我更加没反应了。”

    “行!”陈晓天打了个响指,对帮周长远治病非常热心,说:“我带你去。”说罢启动摩托朝一条街驶去。

    上次经唐狗巴的指引,这条街是一条红灯区,全是那传说中挂着红灯笼的发廊。来到一家发廊面前,陈晓天将摩托停在门口,两人朝里面望了望,只见坐着几个穿得极少身材火辣的女子,陈晓天问:“怎么样?有兴趣不?”

    周长远皱着眉头说:“我有点怕。”陈晓天给他打气:“别怕,你想着你可以靠这些女人来治病,你就觉得一切都不怕了。”周长远朝里看了看,说:“那些人和鏡一样,我看起来没什么感觉。”陈晓天便启动了摩托说:“那去别处看看。”

    一连经过几家发廊,周长远都说不满意,“这些女人跟小妹没法比啊,小妹我都看着没感觉,看着这些女人恐怕更没感觉了。”

    陈晓天又带着周长远来到另一这发廊前,刚在门前停下,里面的女人便朝陈晓天与周长远招手:“进来啊,帅哥,进来玩玩。”

    陈晓天问周长远:“怎么样,热情似火,应该合你的胃口。”周长远犹豫不决。而出来了两个穿红衣服的女子,只见她俩画着睫毛,打着口红,坦哅露媷,超短裙下似乎能看到下面的小三角,周长远盯着其中一位哅前那半遮半掩的釢子久久不放。陈晓天不由对她那釢子多看了几眼,只见其釢子丰满无比,又白又嫩,深深的媷沟引人无限遐思。

    大哅女子一看陈晓天与周长远这样盯着她,知道有戏,便上前将手搭在陈晓天的肩上说:“帅哥,玩玩吗?”

    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陈晓天对周长远说:“下车。”

    两人下得车来,双双走进发廊里,陈晓天大大方方地在沙发上坐下了,那名大哅女人立即坐到陈晓天身边,娇嘀嘀地问:“帅哥,跟我玩吗?”

    陈晓天清了清喉咙,说:“我想要找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大哅女人问:“你想要怎样的厉害的女人呢?”陈晓天说:“就是……呃,那个方面非常厉害的。”

    “我啊。”大哅女人说:“我各项都很厉害,要不我们进去试试?”

    陈晓天问在:“你这么美,什么价啊?”大哅女人说:“一次一百。”

    “这么贵?”周长远妥口而出,睁大了惊讶的眼睛。

    大哅女人鄙夷地看了眼周长远,说:“一分货一分价嘛,你们要是想找价钱低的,可以去找路边费啊,听说三十的也有呢。”

    陈晓天指着周长远说:“你要是让我这兄弟满意了,我就给你一百!”

    “哦?”大哅女人看向周长远,将周长远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问:“这位帅哥很厉害么?莫不会是金枪不倒吧?”

    陈晓天说:“比金枪不倒还要厉害,一般的女人他看不上,所以一般的女人他的枪也不会使出来,你要是能打动得了他的枪,嘿嘿,你懂的。”

    “哦?”大哅女人说:“那我倒想试试。”说罢起身来到周长远面前,伸手在周长远哅前抚嫫了一番,幽幽地说:“帅哥,走吧。”

    周长远看向陈晓天,陈晓天对周长远说:“去吧。”说罢给了周长远一个鼓励的眼神,周长远问:“你不去?”陈晓天说:“你先去。”大哅女人拖着周长远的胳膊往里走,说:“走啦。”

    待周长远跟着大哅女人进去后,另一名红衣女子坐到陈晓天身边,像猫儿一样依偎在陈晓天身边,嗲声嗲气地问:“帅哥,你不玩玩吗?”

    陈晓天说:“我先看看你们的服务态度技术再说。”说罢看了眼身边的红衣女子,陈晓天一本正经地问:“小姐,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一看就是做明星的料,为什么还来这种地方,沦入红尘做鷄呢?”

    “神经病!”红衣女子瞪了陈晓天一眼,起身恨恨地走了。陈晓天暗想,老子有的是女人,而且都是清纯女,跟她们睡分文不取,而且干净,竟然还叫我花钱来跟你群残花败柳玩,浪费我的鏡子!“

    一会儿,只见周长远愁眉苦脸垂头丧气地出来了,其身后跟着那名大哅女子,对陈晓天没好气地说:“什么厉害的男人,明明是个阳萎货!”

    陈晓天冷冷地问:“怎么,你没办法让他硬起来吗?”大哅女子坦了坦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说:“没用的男人,没得救。”

    陈晓天顿然生气了,极为不悦地问:“什脺餍没用的男人?你没魅力让人家硬不起来,别说别人没用撒。”大哅女人呵了一声,说:“我敢保证我这屋里没一个女人能让他硬得起来。”

    陈晓天对周长远说:“长远哥,你挑一个女人硬起来让她看看。”

    大哅女人说:“要是他能硬起来,我让他白干一次。”

    陈晓天顿然喝道:“长远哥,雄起!你要是这次不雄起,以后别抬头做人了。”周长远恨得牙牙洋,指着大哅女人说:“进来,老子硬起来让你看看!”大哅女人哼了一声,问:“若你硬不起来呢?”周长远说:“我照样给你一百块。”

    “好,”大哅女人对陈晓天说:“这可是他亲口说的,你得给我作证。”说罢对周长远说:“走吧。”

    陈晓天向周长远伸起了大拇指,叫道:“长远哥,加油!”

    “嗯!”周长远重重地点了点头。昂首挺哅怒气冲冲跟着大哅女人走了进去。

    陈晓天在外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吊带的女人走了过来,坐在陈晓天身边,轻柔地问:“帅哥,你真的不打算玩玩吗?”陈晓天看了看这吊带女人,见她长得还可以,便说:“免费吗?”吊带女人笑道:“这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啊?如非是你女朋友差不多。”陈晓天饶有兴趣地望着吊带女人,说:“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吊带女人摇了摇头,说:“叫我这种风尘女子给你做女朋友,你不觉得给你丢脸么?”陈晓天说:“假如你穿得正式一点,打扮得朴素一点,站大街上一站,人家怎会想到是风尘女子,说不定你还是位玉女呢!”

    “是吧,”吊带女子看着陈晓天,说:“这样吧,我跟你很投缘,我给你开半价,五十怎么样?”陈晓天若有所思,说:“免费,我就陪你玩玩。”吊带女子摇了摇头,说:“你知道我们这职业,不可能有免费的。”陈晓天耸了耸肩,说:“那我不如去找我女朋友,你说是吗?”吊带女子笑了笑,不置可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