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0.第231章 坏小子,坏女人

    [第1章  正文]

    第240节  第231章 坏小子,坏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文秀就去医院了,在路上,陈晓天对文秀说:“你爸是只老狐狸……”

    文秀没气地白了李陈晓天一眼:“你爸才是老狐狸!”陈晓天说:“我爸是谁我都不知道呢,或许不是老狐狸,更是一只狼。”文秀哼道:“难道你总显得那么饿!”

    “我饿?”陈晓天坏坏地笑道:“我饿,我要吃豆腐,来尝尝。”说罢伸手便朝文秀哅部嫫来,文秀忙将陈晓天的手打开了。

    陈晓天一本正经地说:“我说真的,你爸很鏡明的,又很在意你这个闺女,万一让他知道我俩昨晚睡在一起,非气得半死不可!”文秀说:“你我不说,那哪晓得。”陈晓天说:“这可不一定,我觉得我俩得演演戏让他以为我俩真的没睡在一起才行。”

    来到医院,只见村长早起来了,果然,他一看到陈晓天与文秀便问:“昨晚你们在外面睡得怎么样?”陈晓天与文秀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说:“房间还好,那床比较软就是有点小,不过一个人睡也差不多了。”文秀也趁机说:“我一个人睡在那房间里有一点害怕。”陈晓天问:“你怕什么?我就在你对面,你怕了可以叫我过来陪你嘛。”

    “鬼才要你陪!”文秀没好气地说道。

    陈晓天嘿嘿地笑道:“不要就不要,我才不稀罕。”

    村长说:“好好,你俩别吵了,我们回去吧。”文秀说:“还没办出院手续呢。”村长说:“这里要办什么出院手续啊?钱不是昨天都交了吗?”文秀说:“可是他们说要办了出院手续才可以去拿农保退给我们钱。”

    而这时还早,医院工作人员显然没上班,陈晓天说:“村长,我们先去吃早餐吧,吃了早餐回来办出院手续。”

    三人来到医院食堂,各吃了一碗米粉,回到医院,等了一会儿,见收费的工作人员来了,文秀与陈晓天去办了出院手续,文秀递上农保那本本,一结算,除了退回来的钱,一共花了五十。

    “才五十?”李飞惊讶不已。

    文秀说:“其实医药费才二十,那三十是住院费。他们说住院的不能少。”

    陈晓天说:“不错了,上次唐狗巴来一共花了四五百。”文秀幸灾乐祸地笑道:“谁叫他不买农保的。”

    一切搞定,陈晓天推出摩托,将摩托开到加油站加满了油,村长要拿钱给了陈晓天,说:“晓天,这些算是油费……”陈晓天忙将村长的手推了回去,连声说:“不用不用,村长你要是这样那就太见外了。”心中于想,昨晚我瓏秀睡的,一分钱也没给,那就当是油费了!这文秀哪只值这么点钱啊!

    村长非常感动,对晓天赞不绝口:“晓天你是个好小伙子,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陈晓天趁机说:“你要是觉得我有出息,就把文秀嫁给我呗。”文秀没好气地说:“我才不嫁给你。”村长却笑呵呵地了说:“要的要的。”

    看村长那毫不犹豫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回到家,已是晌午,在马路上,只见电线柱子少了好几根,看来昨天村民们的确将任务完成得不少,而且今天也来执行任务了。远远看到村支书刘大伯与几个村民朝这方走来,陈晓天远远看着叫了一声,村支书走过来问村长:“你腿伤好点了吗?”村长说:“好多了。”村支书说:“大家都很卖力,我看这比我们想像中的要顺利。”

    接下来几天,陈晓天与村里几个强壮劳动力齐心协力将马路上的电线柱子搬到了山上,这一天,待将最后一根电线柱子搬到山上后,村长说:“后天我还要去请人运一车回来。这些天大家辛苦了,明天后天休息两天,到时我们再来抬。”

    陈晓天问:“还有多少要抬的啊?”村长说:“按预算,还有二十来根吧。”

    陈晓天说:“那也抬不了几天。”村长说:“抬了我们这边,还要去王家源那边抬,到时路程恐怕要远一些。而抬完了电线柱子,我还要请师傅来把电线柱子立起来以后要做的事多着呢,大家还须努力!”

    陈晓天回到家里,这几天的确辛苦了,腰酸背痛地,一头倒在凉席上睡着了。

    文秀看了陈晓天一眼,在一旁问:“你就这点能耐,就倒下了?”

    “才没有,”陈晓天说:“你快把草药包好,我明天早上去城里。只有两天的时间,到时又要忙了。”文秀说:“现在的药材并不昌很多,乡亲们采的药一般都没有送过来。”陈晓天说:“等会儿我去他们家看看吧,先睡一会儿。”

    不知什么时候,陈晓天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了,睁开眼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家门前来了好几个女人,全都在那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原来她们是来约文秀一块儿上山采药的。陈晓天对她们说:“你们采的药晒干了没有,晒干了拿来,我明天去城里了。”

    “你去城里?”只见一个女人跳了出来,说:“顺般带我去吧。”

    陈晓天一看,竟然是银花,便问:“你去城里干什么啊?”银花说:“去看看我家有兴。”陈晓天哦了一声,说:“那要的,你明天早点起,我五点多钟就要出发的。”银花喜不自禁,连声说:“要的要的。”

    陈晓天又问:“你们哪个屋里有晒干的草药,快送来了!”

    小莲说:“我屋里只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拿来。”陈晓天说:“不管多少尽管拿来。”那些女人们便说:“那我先回去把草药拿来了。”陈晓天忙说:“一定要晒干了的,没干的不行的啊。”

    银花说:“我屋里那些草药不晓得要不要的,你去帮我看看吧。”

    陈晓天正闲着没事,便站了起来说:“要的,走吧。”

    银花忙说:“辛苦你了,辛苦你了。”便在前面带路。陈晓天跟着银花来到她家里,只见银花屋门前晒了一些鱼腥草甘草还有一些洋姜之类的,陈晓天仔细检查了一下,说:“有些可以了,有些还不行。”银花说:“麻烦你把可以的给我分出来吧,我不晓得弄。”陈晓天说:“行,让我来。”说罢便将晒干的草药全给弄了出来,弄了一阵,银花给陈晓天端来了一杯水,陈晓天接过,不小心碰到了银花的手,光滑滑地,陈晓天的心一动,想起银花那天没穿衣服的美妙的身子,不由地心洋洋地。

    喝过水后,陈晓天将杯子放在一张凳子上,银花在一旁问:“晓天,你找女朋友没?”

    陈晓天说:“我一没钱二没房子又没人才,哪有女孩子愿意做我女朋友啊。”银花却不以为然:“我觉得你挺能干的,你一天光收草药也能赚不少的钱吧?”陈晓天说:“赚不了多少,主要是现在大家采的不多,而我运出城后,价格跟给你们的价差不了多少,比如那鱼腥草,就赚两毛钱一斤。”

    银花哦了一声,看着陈晓天说:“晓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

    陈晓天笑道:“好啊。只怕对方看不上我。”银花说:“我都看得上你,她一定看得上。”陈晓天说:“你看得上我么?你开玩笑吧,那要是你现在没嫁,你会嫁给我吗?”银花说:“会啊。”陈晓天当银花在开玩笑,呵呵笑道:“这么看得起我,那这些草药,我得多给你两毛钱一斤,以表感谢。”

    银花说:“不用了不用了,你给他们多少,也给我多少你要不要看看那个女孩子的照片?”

    陈晓天说:“要的啊,我先看看她漂亮不,要是太漂亮了,我有自知之明,不敢高攀。”银花对陈晓天招手说:“你来。”

    陈晓天站起身,拍了拍双手跟着银花走进屋里,银花指着墙上的一张照片说:“你看看,去年照的。”

    只见墙上有一具相框,里有有好几张照片,都是银花与她家人的,陈晓天朝银花所指的那张照片望去,只见银花与一名年轻的姑娘站在一起,那姑娘穿着一件白銫的衣裳,比银花稍矮一点,却身子苗条,面容清秀,一看也是一个大美女。

    银花说:“这是我妹妹,叫菊花,今年二十二岁,还没找男朋友呢,要不介绍给你,怎么样?”

    陈晓天说:“这么漂亮,你妹妹看不上我的。”

    银花说:“我说了我看得上你,我妹妹一定看得上你的。”陈晓天说:“你哄我开心吧。”银花说:“我怎么会哄你开心啊,说得是实话。”陈晓天看着照片说:“我觉得你比你妹妹要漂亮。”银花笑道:“你不会说你看上我了吧。”陈晓天一本正经地说:“对,是看上你了。”银花这时来了一句陈晓天刚才的对白:“你哄我开心吧。”陈晓天也说:“我怎么会哄你开心啊,说得是实话。”银花望着陈晓天问:“你说得是真的?”陈晓天说:“是真的。”银花在陈晓天耳边轻声问:“那你敢不敢亲我一口?”陈晓天说:“你要是让我亲,我就敢。”银花望着陈晓天,轻声说:“我让你亲。”说罢微闭上了双目。

    陈晓天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银花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陈晓天,便张开双眼问:“怎么,你不敢吗?”陈晓天说:“不是不敢,是……万一来人看到了怎么办?”

    银花微微笑了笑,去将门关了,然后望着陈晓天说:“现在好了,没人看到了。”

    见银花这么主动,陈晓天心想,银花是个女人都不怕,我怕什么啊,当下便在银花的脸上亲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