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8.第229章 抬电线柱子罗

    [第1章  正文]

    第238节  第229章 抬电线柱子罗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就去了村长家,见村长家里已来了好几个男人了,大家都是来抬电线柱子的,村长点了点人数,说:“怎么还有好几个人没来?”有人说:“他们早到马路上去了。”村长大手一挥,说:“出发!”几人便浩浩荡荡地朝马路方向走去。

    来到马路上,果然看见那儿站着几个人,而马路上躺着数根电线柱子,显然是昨天由卡车运来的。

    村长拿着一本记事本,叫道:“我现在点人数,喊到哪个了就应一声。”说罢便念道:“陈晓天!”陈晓天说:“你不是看到我了嘛还叫,刚才我还给你打招呼了。”大家听了哄堂大笑,村长说:“人太多了,不好记,还是叫一个应一声,这样比较保险。”说罢将名字一个一个念下去,最后发现二狗子没来,村长望着大家问:“二狗子怎么没来?”

    陈晓天与周长远相互看了一眼,二狗子一定是因昨晚偷看小妹的事被陈晓天与周长远捉住了,怕陈晓天与周长远打他,这才不敢来的,陈晓天大声说:“二狗子这个懒货现在一定还在抱着他屋里的花枕头在睡觉,我去叫下他。”

    周小强说:“就在下面喊两声呗。”陈晓天说:“你喊他不下来的,他耳朵背。”周小强说:“这么多远啊,他都不到?耳朵聋了差不多。”陈晓天说:“要不我俩打个赌,赌十块钱,赌不赌?”

    “赌就赌,”周小强也来了兴致。陈晓天高声说:“哪个还来赌的?快来快来。”周长远也说:“我赌二狗子不来。”

    周小强将手合成喇叭状对着二狗子家的方向高声喊道:“二狗子”

    声音在山谷里久久回荡,但良久听不到二狗子的回应,周小强又连声叫了几声,二狗子依然没有回应,陈晓天哈哈笑道:“你别叫了,他是喊不来的,拿钱来。”周小强恼了,“我就不信喊他不下来。”说罢尖声叫道:“二狗子,你狗日的快下来,再不下来我来拆了你的屋!”

    有人叫道:“二狗子,快下来,买女人罗”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村长极为不悦地说:“晓天,你到二狗子屋里喊他一下。”

    陈晓天说:“早就应该要我出马了嘛,浪费时间。”说罢大步朝二狗子家的方向跑去。

    跑到二狗子家,只见二狗子屋的门已打开,陈晓天大声叫道:“二狗子!”

    只见二狗子从屋西角慢慢走了上来,警惕地望着陈晓天问:“叫我什么事?”陈晓天问:“周小强在下面喊你你没听到吗?”二狗子听了,一声不吭。陈晓天说:“好了,走,抬电线柱子去了。”二狗子站在那儿不愿移步。陈晓天望着他问:“怎么,你不去?”二狗子嗫嗫嘘嘘地问:“周……周长远……来了没?”

    陈晓天忍俊不禁,说:“来了。”二狗子立即说:“那我就不去。”陈晓天说:“你是怕他打你吧?你现在晓得错了?”二狗子站在那儿,依然一声不吭。陈晓天走了过去,说:“行了,我跟长远说了,他暂时不会打你,就算打你,也要等到你抬完电线柱子再打你,不然打断了你的腿或弄瞎了你的眼,不是少一个人抬电线柱子了吗?”

    二狗子听得心惊胆战地。陈晓天过去拉他的胳膊说:“快走了,大家都在等你呢,等会儿太阳出来了,就更不好抬了。”

    二狗子问:“长远真的不打我?”陈晓天说:“我说了,在电线柱子没抬完之前,他是不会打你的了。”二狗子半信彪疑,陈晓天却强拉着他朝马路方面走去。

    来到马路上,二狗子朝人群里望了一眼,低声对陈晓天说:“等会儿要是长远打我,你要帮着我。”陈晓天极为耐烦地说:“行了行了。”

    周小强一看到二狗子,顿然气急败坏地叫道:“二狗子,你耳朵被驴日聋了,怎脺餍你你不应?”二狗子说:“没睡醒。没听到。”周小强骂道:“睡你娘的叉叉!”

    周长远这时怒气冲冲地正要朝二狗子冲来,二狗子惊道:“长远来了!”陈晓天说:“别怕,我去跟他说。”说罢朝周长远迎去,将手放在长远肩上,轻声说:“别冲动,这个蕚愵好不要让大家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啊,不然大家都知道了这事,你脸上也无光,以后大家都知道你老婆晚上在屋里洗澡,都来看,那就麻烦了。”

    周长远恨恨地问:“难道就这样放了二狗子?”陈晓天说:“等把电线柱子抬完了再收理他也不迟。”周长远恨恨地瞪了二狗子一眼,恶狠狠地说:“我就暂时饶了他的狗命!”

    村长这时说:“这电线柱子大家也看到了,你们看几个人能抬得动它?”

    有人说:“四个人!”另一人叫道:“四个人你想抬得动它?你厉害!”周小强叫道:“我看二狗子这样的人,起码要十个人!”

    村长说:“这样吧,我们包括我在一起,一共二十四人,六人一组。因为路比较远,我们就规定一天抬一根。具体放哪儿,我先跟你们说了。你们再去。”

    有人说:“有的要抬得远,有的要抬得近,那抬得远的不是要吃亏了?”村长想了想,说:“既然这样,我先把任务安排分配一下,远近搭配,怎么样?”

    陈晓天说:“不用了,大家都是为自己干活,多出点力不要紧,先抬到目的地的,就去帮还没有抬到目的的,反正大家都要把任务完成了才能一起回家。”

    村长点了点头说:“这也行。现在六人一组,大家自己选自己的组成员。

    最后陈晓天与周小强、周长远还有另外两人成一组,陈晓天对村长说:“村长,你跟我们是一组吧。”村长说:“行。”周小强望着村长问:“村长,你年纪这么大了,你抬得动吗?”

    “我不比你差!”村长叫道:“你别少看老人家。”

    但是,二狗子谁也不要他。陈晓天说:“干脆二狗子到我们这一组吧。”周小强连声说“不要不要,他那么懒,又没力气,谁要谁倒霉。”周长远也说:“这种人,坚决不能要。”

    村长说:“算了,他不要,他一个人背?你们也别少看了二狗子,他就是比较懒,干起活来力气还是有的。”

    周小强与周长远见村长这么说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陈晓天来到电线柱子面前,跳到上面踩了踩,说:“这六个人恐怕不好抬。”二狗子建议说:“其实可以拿绳索和扁担来套起来抬。”周小强问:“怎么套?怎么抬?”二狗子说:“就和抬棺材一样抬。”

    “抬你娘的!”周小强没好气地骂道:“那我们岂不是天天抬棺材?”

    村长说:“二狗子的建议不错,我们就这样抬。大家先去准备绳索和扁担。这绳索,要大绳索,扁担嘛,用蚌子行了。”

    大家便又去准备了一番,待将绳索和蚌子拿来,太阳已经出来了。大家一齐将电线柱子搬了出来,套上绳索六人一组抬起来出发了。

    这电线柱子非常重,又比较长,山路崎岖不平,又多转弯,尽管有六人抬着,但还是不怎么好走,非常吃力。陈晓天与村长等人抬了良久也没抬出多远,在一个上坡时,抬在前面的村长一不小心脚下突然滑了一下,顿时倒下地去,站良久都没站起来,陈晓天急切地叫道:“村长,你没事吧?”村长吃力地说:“不晓得,脚膝盖骨有点痛。”陈晓天忙对其他人喊道:“放下来放下来,看看村长脚怎么了。”

    大伙小心翼翼地将电线柱子放了下来,一齐跑到村长面前,只见村长脸銫苍白,额上冷汗涔涔,陈晓天忙蹲下去问:“伤在哪里?”村长一芘股坐在地上,痛苦不堪地说:“膝盖骨。”说罢慢慢地将裤筒翻了下去,只鲜血从膝盖骨上流了下来,待翻到膝盖骨时,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赫然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心中不由一震,陈晓天忙说:“快,回我家去上药。”说罢背起村长便往家里跑。

    “不要紧不要紧,”村长忙叫道:“先抬电线柱子……”

    陈晓天没好气地说:“什么情况了你还抬电线柱子,你脚不要了么?”

    周小强问:“那这电线柱子怎么办?放在这里吗?”陈晓天说:“你们先休息一下,我送村长回去了再说。”

    陈晓天背着村长一路狂奔,马不停蹄地回到家,老远喊道:“师父,准备药箱,村长伤着了。”文秀一听,霍地站了起来,忙迎了上来,焦急地问:“我爸伤哪里了?”村长说:“没事没事……”

    陈老头拿出了药箱来,对陈晓天说:“将村长背到这边来。”陈晓天将村长放在凉席上,文秀一看到村长脚上的伤口,哭似地说:“怎么伤得怎么严重?怎么伤着的?”陈晓天说:“摔了一跤。唉村长这么大年纪了,本就不应该去抬电线柱子的。”

    “没事,”村长说:“这点算什么?小时候上山砍柴经常这样。”

    陈老头小心翼翼地将村长的伤口消了毒,上了草药,沉重地说:“伤到骨头了,屋里没有那么好的药,最好去城里。”陈晓天说:“我现在就送村长去。”文秀忙说“我也去!”

    村长摆了摆手,说:“不用了,陈晓天,你还是去抬电线柱子吧。”陈晓天说:“你的伤要紧,电线柱子明天抬不要紧。”村长面带难銫地说:“这不行,他们会有话说的。”

    “随他们说!”陈晓天说:“按理来说你这是公伤,去医院谁也没话说。走了,别废话!”说罢不由分说背起了村长。文秀忙站了起来说:“我也去。”村长见陈晓天执意要带他去城里,便对文秀说:“秀秀,你去屋里拿点钱。”文秀哦了一声,忙朝屋里跑去。

    陈晓天背着村长来到马路上时,文秀也跟了上来,陈晓天见文秀换了一身衣裳,不由说道:“哟,花姑娘进城了,穿上花裙子了。”文秀的脸红了,腼腆地说:“难得进一次城,当然要穿体面一点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