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6.第227章 男人们的事

    [第1章  正文]

    第236节  第227章 男人们的事

    艳玲忙用力去抱陈晓天,急叫道:“你走开,你想干什么?”

    “嘿嘿,我想干什么,你懂的。”陈晓天突然吻着艳玲微启的滣,艳玲口中香甜甘露让陈晓天崳罢不能,这丫头的嘴滣总是香甜甜地,恐怕是早餐勤于刷牙的结果。

    陈晓天用力扯下艳玲的衣服,抚嫫着艳玲那丰盈细嫩的雪白,和令人垂涎的蓓蕾,陈晓天惊讶地发现,艳玲竟然没有穿内衣!

    “你要死了!”艳玲边渖訡着边故作生气地骂道。

    “是啊,看到你这么杏感我真的想死了!真的是爱死你啦!”陈晓天用滣吮着艳丽的蓓蕾,另一边则用手轻轻搓煣着,渐渐地,艳玲的那只蓓蕾肿胀变硬,陈晓天便将手往下游移到艳玲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又啃又咬,引起艳玲一阵一阵战栗。

    陈晓天见艳玲双两面绯红,知道她已经来得差不多了,便拉起艳玲的腿,靠在肩上,猛地冲入艳玲滇濆内。

    艳玲修长的双腿,环着陈晓天的腰,用力的紧缩着,她的身体渐渐跟着陈晓天的冲刺而摆动著,最后跟著陈晓天奔驰向天堂……

    第二天,陈晓天与艳玲早早起床,吃了早餐后,陈晓天买了几斤猪肉及一些水果与艳玲朝家里奔去。

    在艳玲家面的马路上,陈晓天将摩托停了下来,问艳玲:“去我家玩吗?”艳玲忧郁满面地说:“不去了,我爸不准我去。”陈晓天问:“为什么?”艳玲说:“我也不知道,好像跟我叔叔的事有关,我爸爸不许我跟你交往。”陈晓天叹道:“看来,你爸爸很爱你啊,那我们以后不是不能交往了?”

    “看看吧,”艳玲说:“我希望我能说明我爸。”

    回家的途中,陈晓天边开着摩托迎风而行边想,我跟艳玲这种暧昧的关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她,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可是,我却因为迷恋她的身体而一直没有跟她明说,一是怕她伤心,二是怕失去她。唉,患得患失!

    回到家,陈晓天见文秀不在,便问陈老头她去哪了,陈老头说:“她跟小莲她们采药去了。”陈晓天哦了一声,问:“这些天乡亲们送了多少草药来啊?”陈老头说:“也没多少,有很多不合格……”

    “哎呀,你不说我倒忘了,强婶这一次害惨我们了!”陈晓天说:“昨天她送来的鱼腥草没有晒干,看来这一次老爷子对我们有大的不满啊,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可我感觉他的眼神充满了失望。”

    陈老头问:“昨天文秀不是叫你检查一遍吗?”陈晓天说:“昨晚太急,没检查了。我现在去跟强婶说说。”说罢便朝强婶家走去,陈老头说:“你现在去,她未必在家,肯定是到山上扯鱼腥草去了。”陈晓天拍了拍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突然想,我这么想去强婶家,难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想要去的是桂君家?难道是想去她家看毛片?我靠,太猥琐下流了!

    中午,文秀回来的时候,见她果然与小莲还有村里的一些人一起,老老小小有五六个人,看来是以文秀为队长,组成了一个采药小队了。陈晓天问:“强婶呢?有谁看到过她?”

    文秀说:“强婶现在搞的是独立政策,独来独往,神龙见头不见尾,谁看得到她啊!”

    见文秀跟着小莲她们要回家,陈晓天忙叫道:“来来来,别急着回家。”文秀睁大眼睛望着陈晓天问:“干吗?”陈晓天说:“给你发工资啊。”

    文秀停了下来,从屋里拿出记帐本,问:“一共有多少?”陈晓天便拿出一张纸上递给文秀,两人对了帐,将钱分了,文秀看了看手中的钱,说:“这样下来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钱,我们得加油了。”

    陈晓天说:“主要是现在力量有限,要是村里人都一齐来采药,那我们根本不必自己去采,在家里坐享其成就行。”

    文秀也赞成,“你说得对,不过现在村里闲着的人都来采药了。”陈晓天说:“好了,我买了肉回来,今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吃了饭我们下午去采药。”

    文秀说:“今天下午我们要早一点回来,到时要开会。”

    “又开会?”陈晓天怔道:“开什么会啊?怎么有这么多会要开?天天开会,还要不要时间搞生产了?”

    文秀说:“这个会很重要,你以为我爸想开?是为了架高压电的事。”

    吃完饭后,陈晓天与文秀双双去附近的山上采了一阵,红五点钟的时候回来了,回来才一会儿,便听到村长在嗽叭里高声叫道:“乡亲们,快来开会了,关于架高压电的事,每屋里要来一个人啊。”

    到六点钟的时候,大家才陆陆续续来及,村长说:“这次喊大家来,就是关于架高压电的事,现在县电局和王家源那边都已经搞好,电线杆子也运到了马路上,现在,我们暂时还不要出钱,但是,有力的要出力……”

    “到底是干什么呢?”周小强极不耐烦地叫道,“其实他五点钟就来了,等了一个小时这会议才开始,当真是烦不胜烦,而且他现在在山上砍树,时间肾紧迫得很。

    村长说:“按规定,每一个人屋里要出一个劳动力去抬电线柱子。”

    “啊”村民们面面相觑,那电线柱子大家也是看到过的,是水泥做的,那重量,实在不可小觑啊。

    村长说:“你们不要啊啊,一惊一乍地,这架高压电,是我们自己的事,去抬电线柱子,理所当然。当然,大家屋里的事也多,也蛮忙,这抬电线柱子是个累活,也不会让大家白去抬的,每人一天五十块。”

    “才五十?”有人叫道:“我上山砍树一天有八十呢,而且比砍电线柱子轻松多了!”

    “是呀是呀,”那些砍树的人随声附和。

    村长气恼地叫道:“哪个要去砍树的就去砍树吧,若不抬电线柱子的,屋里莫想牵高压电!“

    村长这一声,威力有力,那几个喧哗的顿时停住了声。其中一人叫道:“要是有的人屋里没人抬电线柱子呢?”

    村长说:“没人的就算了。:”

    “那不公平!”有一人大声叫道:“像强婶,李家媳妇的,她们男人在外面打工,留着个女人在屋里,这不是明显得占我们便宜嘛!”

    村长瞪着那人叫道:“人家女人就怎么占你们便宜了?”

    村民们听了,哄堂大笑。村长说道:“大家把思想端正,把眼光放远,这架高压电,是造福子孙千秋万代的好事,大家只要齐心协力,最多一个月就可以把电线柱子立好,最多两个月就可以通电,现在大家再苦再累,也要把这两个月挺过去!”

    “好!”陈晓天抬头鼓起掌来,村民们意识强的也大声鼓掌。

    强婶这时跳出来,极不服气地说:“我男人不在屋里,这抬电线柱子,我来抬!”

    陈晓天说主:“你就不用了罢,这抬电线柱子是我们男人的事,女人们就不要去了。是男人的,就不要计较!”

    “对!”唐狗巴这时也跳了出来,振臂高呼:“计较的,不是男人!”

    有人问:“狗巴,你的手和脚怎么了?”

    唐狗巴苦着脸说:“砍树砍伤了。”陈晓天问:“现在应该好些了吧?”唐狗巴说:“好多了。”陈晓天看了看他那只腿,笑着说:“你那脚走路都走不稳,你还想抬电线柱子?”唐狗巴嘿嘿笑道:“电线柱子不抬,但口号总是要喊的嘛。”

    最后经过大家一致商讨,这抬电线柱子的工钱由五十涨为六十。

    当下,村长统计了去抬电线柱子的人数,一共有二十三人,陈晓天看了看名单,发现陈桂君也在列,顿然叫道:“陈桂君,请问你是男人吗?”

    陈桂君闻声走了过来,望着陈晓天问:‘我不是男人,怎么了?“陈晓天说:“你不是男人你就不要去了,在家好养身体,要是现在把身体搞城了,只怕不好嫁。”

    陈桂君没好气地道:“关你芘事!”

    这时有人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昨天陈捕猎上山打猎把腿伤着了,抬不得电线柱子。”陈晓天纳闷地问:“怎么搞的?”那人说:“不晓得,听人说和王家源一个猎人打了起来,两人都受了伤。”

    陈晓天暗想,难道是上回我瓏秀去采野天麻时碰到的那个畜生?陈捕猎一定是怀疑那畜生偷了他的野山羊,两人一语不合便打了起来吧,若真的这样,这事我得负一定的责任,毕竟当时是我说暗示陈捕猎是那个畜生便了他的野山羊。

    而陈桂君站在那儿,双手叉腰,巾帼不让须眉,飒爽英姿,倒也十足一个男子汉的模样,而她为了陈捕猎这个老爹竟然去抬那超重的电线柱子,看来也是一个孝女,陈晓天不由对陈桂君刮目相看、肃然起敬。

    回到家,文秀也跟了来,三人一老两少坐在一起开了一个小小的会议,陈晓天说:“这草药的事,以后恐怕要交给你两位老人家了,我接下来的日子,就一心一意地去抬电线柱子架高压电了。”

    文秀说:“你去吧,这采药的事就交给我陈大伯了。”陈晓天问:“那这草药哪个运出城去呢?”文秀说:“当然是你啊。”陈晓天说:“我要抬电线柱子啊,哪有空?”文秀白了陈晓天一眼,说:“你总不会天天要抬电线柱子吧?”陈晓天耸了耸肩,说:“这可要得要看你的村长老爸了。”

    正在这时,只见周长远走了过来,他跟陈老头、文秀打了招呼后,对陈晓天悄声说:“晓天,来,有点事跟你谈谈。”

    “什么事啊?神秘兮兮地!”陈晓天饶有兴趣地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