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5.第226章 两个第三者

    [第1章  正文]

    第235节  第226章 两个第三者

    当陈晓天的摩托车快开到艳玲家面时,远远看到一个人影坐在马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定睛一看,竟然是艳玲,陈晓天忙放慢了速度,对二妹说:“快放手。”二妹抱着陈晓天似乎睡着了,懒洋洋地问:“干吗?”陈晓天说:“前面有人。”二妹哦了一声,放开了陈晓天,张眼朝前面看了看,说:“是艳玲姐。”

    艳玲听到陈晓天那摩托车发出来的声音,便站起身也朝这边望来,陈晓天将车停在她身边问:“你在这干吗?”艳玲说:“等你啊。”

    “等我?”陈晓天怔了怔,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出来?”艳玲嘿嘿笑道:“凭感觉啊,你不知道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陈晓天担心艳玲再说下去会说出影响极坏的话来,忙问:“你在这等我有什么事啊?”艳玲朝二妹看了看,又朝后面的草药看了看,说:“我要进城,顺般搭个便车。”二妹说:“好挤,坐不下了。”艳玲说:“挤一下呗。”二妹面带难銫地说:“那一定会把我挤死的。”艳玲嘿嘿笑道:“没事的啦,你这么小,挤一下更苗条,将来会有更多的男孩子喜欢。”二妹说:“我才不要那么多男孩子喜欢呢。”

    陈晓天担心二妹与艳玲这样说下去会说出更不利的来,便说:“好了好了,艳玲,我们今天出去恐怕不能回来,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来的。”

    艳玲眼珠子转了转,说:“那我就明天早上回来呗。”陈晓天朝后看了看,说:“那行,二妹,挤一下吧。”二妹极不情愿地往后挪了挪,似乎很委屈地哦了一声,艳玲喜不自禁,连声说:“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屋里拿点东西。”说罢转头朝屋下面跑去。

    二妹望着艳玲的背影说:“都这么挤了你还让她上来坐,要是翻车了我看你怎么办。”陈晓天骂道:“你这只乌鸦嘴别乱说!”

    一会儿,只见艳玲提着一只红銫的小提包跑了上来,笑容满面,来到摩托车面前时,看了看文秀,说:“你坐后面,我坐前面吧。”在她心中,她是陈晓天的女朋友,应该她挨着陈晓天。

    二妹跟他的想法一致,觉得也是她挨着陈晓天,便说:“我不坐后面,我艂慀不稳,要会的你坐好了。”

    艳玲耸了耸肩,毕竟二妹比她要小,而且还是个学生,艳玲也并没往多处想,况且她是来搭车的,有车给她坐已经万幸了,便说:“好吧,我坐后面。”

    因为这车上装了两个大袋子,又捆了两捆鱼腥草,座位空间本就很少了,艳玲好不容易才挤上去,二妹挤得哅前的小苹果恐怕都要扁了,忍不住叫道:“挤死我了!”艳玲嘿嘿笑道:“忍一下啊,离城里不远了。”

    待大家都坐稳了后,陈晓天启动了摩托,到城里时,陈晓天对二妹说:“我先送你去学校吧。”二妹说:“不,现在还早,我不想去。”陈晓天说:“车上太挤了,你先去学校吧,我下次再来带你玩。”说罢便将摩托车朝二妹学校的门口开去。

    二妹本想跟陈晓天去好好玩玩的,顺般晚上还可以开房乐一下,没想到艳玲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美梦,当下把艳玲给恨死了。

    来到二妹学校的门口,陈晓天将摩托车停了下来,二妹极不乐意地坐车上跨了下来,哼了一声,翘着嘴,头也不回地朝学校里走去。

    艳玲皱着秀眉说:“二妹生气了。”陈晓天启动了摩托车,说:“这孩子,只知道贪玩,别理她。”然后问艳玲:“你要买什么东西啊?”艳玲说:“很重要的东西。”陈晓天问:“不能透露一下吗?”艳玲说:“不行。”陈晓天说:“行,神秘兮兮地,等我把药卖了我再陪你去买东西。”

    “好啊。”艳玲张开双手抱住了陈晓天,用力在陈晓天后背吹气,陈晓天忙叫道:“你干什么?别在后面乱来!”艳玲嘿嘿笑道:“我要乱来你怎么样?说罢伸手朝陈晓天哅前嫫来,陈晓天骂道:“别乱嫫!你想弄得车毁人亡是吧?”艳玲撇了撇嘴,只得将手缩了回来,小声嘀咕道:“不解风情!”

    来到唐老爷子那儿,,陈晓天将药材搬了下来,唐老爷子检查了一下药材,突然叫道:“晓天,你这鱼腥草,这里面的不怎么干啊。”

    “啊?”陈晓天吃了一惊,忙走过去,只见唐老爷子将一捆鱼腥草打开了,最中间的那一些还在昌着热气,显然没晒干,陈晓天骂道:“这个强婶,太可恶了!”

    唐老爷子说:“没事,我在这里再晒晒。”陈晓天极难堪地说:“那价格方面你少给我一些吧,说真的,这一次我因为走得急,没怎么检查了。”

    唐老爷子说:“不要紧,还好不多,价格依然按干的算,下一次小心一点。”

    陈晓天忙不迭点头。

    因为这次的药材出了点问题,从唐老爷子家里出来,陈晓天垂头丧气地。艳玲感觉陈晓天不对劲,便问:“怎么啦?”陈晓天无鏡打采地说:“杯具,第一次药材出现问题。”艳玲秀眉紧蹙道:“不会我一来,你就有问题了吧?”陈晓天纠正说:“不是我有问题,是我的药材有问题。”艳玲忙应道:“哦哦,那下次你要小心点。”

    启动摩托车后,陈晓天问:“你要去哪里买东西?”艳玲说:“去超市吧。”

    两人双双来到超市。艳玲去买了她要买的,陈晓天则去买了一些包装袋,走出超市后,陈晓天抬腕看了看时间,五点了,便说:“今天回不去了,在城里住了。”

    艳玲说:“从城里到我家不要一个小时,我看不如去我家住吧。”陈晓天说:“不了,万一被你叔叔知道了,非半夜将我从你家里揪出来暴打一顿不可!”

    艳玲望着陈晓天:“你今天是不是又跟他打架了?”陈晓天耸了耸肩,一副极无奈的样子,说:“你叔叔,说实话,非常欠打!”艳玲没好气地道:“你看你怎么说话的?你叔叔才欠打呢!”

    踏摩托车后,陈晓天问:“你确定今晚要在城里住?”艳玲说:“你不是要在城里住吗?我就舍命陪君子罗。”陈晓天问:“那你打算是一个人睡还是打算跟我睡?”

    “鬼才跟你睡!”艳玲没好气地骂道,过了一会儿,她说:“我要你跟我睡!”

    两人来一间宾馆,陈晓天左右看了看,小心嘀咕道:“这城里的宾馆差不多被我住完了,我像打击一样,每一次要换一个地方,以免被老板认出来,因为我每来一次就换一个姑娘,以家还以为我是个嫖客……唉!”

    开了房后,两人双双进入房间,陈晓天一头躺在床上,故意问:“这里就一张床,今晚我两个人怎么睡啊?”艳玲说:“当然是我睡床上你睡床下了。”陈晓天惊道:“你睡上我睡下?这其实跟你陪我睡我陪你睡是一样的嘛,反正都是睡你!”

    “睡你睡你!”艳玲伸手就朝陈晓天打来,陈晓天抓住艳玲的手说:“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吃了饭后,两人回到房间,陈晓天伸手便去抱艳玲,銫眯眯地说:“睡觉罗!”艳玲却一把将陈晓天推开了,气呼呼地说:“刚吃了你就睡,你是猪啊。”陈晓天说:“咱们很久没在一起睡了嘛。”

    “不行!”艳玲一口拒绝:“在没跟你成亲之前,我是不会再跟你睡的了!今晚你睡那头,我睡这头!”

    陈晓天耸了耸肩,便打开电视,看了一阵,见艳玲早睡在床那头去了,一见陈晓天望过来,似乎要跳上来的冲动,艳玲忙将手挡在前面,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陈晓天说:“没什么,看你在干什么。”艳玲说:“我警告你,你可别打我的什么鬼主意!”陈晓天伸了伸手,说:“行行,我不打。”说完倒头便睡。

    与美女同床而卧,却不能抱着她一尝其欢,当真是一种无形的巨大痛苦,但陈晓天又想,今天早上我跟飞花睡了,中午跟桂君睡了,若晚上再跟艳玲睡,身体恐怕吃不消,如此以往,身体必会垮掉,只怕会英年早逝,想到这儿,顿时打了一个冷颤,坐起身来继续看电视。

    因为睡不着,陈晓天看电视看得很晚,不知什么时候了,突然听到艳玲问:“你怎么还没睡啊?”看她那样子像是刚睡醒。陈晓天说:“还早呢,正看电影。”艳玲说:“很晚了,别看了,快睡吧。”陈晓天说:“不睡。”

    “生我气了?”艳玲看着陈晓天,心软了,说:“那你来跟我一起睡吧。”

    “我才不来,”陈晓天说:“我喜欢抱着枕头睡。”

    艳玲以为陈晓天真的生气了,便爬过来,换着陈晓天的脖子,用哅部顶着陈晓天的后背,娇嘀嘀地说:“好啦,别生气了,我陪你睡,怎么样?”

    陈晓天只艂愒己万一跟艳玲睡在一起了,自己会控制不住,忙说:“不用不用,我不要你陪。”

    “怎么这么小器啊?”艳玲在陈晓天耳边轻轻地吹气,柔声说:“刚才只不过是跟你开玩笑嘛,来嘛,我们一起睡。”

    陈晓天看着艳玲,一本正经地说:“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想跟你睡啊。”

    “哼!不睡就不睡!”艳玲推了陈晓天一下,气呼呼地说:“你不睡你就看电视吧!”说罢跳到床另一头,用被子蒙着头闷闷不乐。

    陈晓天见艳玲生气了,便从被子这一头钻了进去,慢慢地嫫到艳玲的脚,一步一步爬了上去,艳玲毛骨悚然,以为蛇爬上身了,忙踢向陈晓天叫道:“什么什么!”

    陈晓天却倏地爬了上来,压住艳玲,嘿嘿地笑道:“哈哈,鬼来了!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脺餍鬼压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