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4.第225章 调皮恋人

    [第1章  正文]

    第234节  第225章 调皮恋人

    陈晓天一只手紧抱着陈桂君,一只手在陈桂君的玉体上游回,十分迫切地说:“箭在弦上,不乱来不行了!”说罢将陈桂君往床上推,这时那一台小小的录相机里的那对狗男女已开始进入正题,弄得电视里啪啪响,那女人也被弄得哇哇叫,陈桂君终于也被感化了,半推半就被陈晓推倒在床上,陈晓天这时早已意乱情迷热血沸腾,也不来什么前戏了,直接麻利地妥掉陈桂君的衣服,也飞快地妥了自己的衣服,心急火燎就朝陈桂君身上压了上去。

    当陈晓天从陈桂君身上倒下来时,录相机里的那对狗男女还在哼哼哈哈,干得热火嘲天,陈晓天一骨碌从床上跳了起来,看了看那画面,这时趣味索然,只觉得那场面恶心无比,当下便将其关了,骂道:“狗日的能搞这么久,比我还厉害,莫非吃了药的?”

    陈桂君也从床上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说:“你大白天地来我家里搞我,要是让我爸爸回来晓得了,定剥了你的皮!”

    陈晓天一听,猛拍脑袋,叫道:“是啊,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正事干完,我还不走,留在这里干啥呢?我走了!”说罢大步朝门外跑去。

    来到外面,幸亏没人来,陈晓天像做了贼,脚底抹油撒腿便跑,当陈桂君出来时,陈晓天早已不见了踪影。

    陈晓天看了看时间,也到中午了,便朝家里走去,心想本是出来找陈老头的,没想到鹰差阳错去找到了陈桂君这个假小子,要是让文秀知道,一定给气得个半死。

    气得半死才好!陈晓天暗想,谁叫你不告诉我老头去哪了呢?以致于你未来的老公在外面乱搞女人,报应啊!

    回到家里时,只见陈老头已经回来了,陈晓天问:“老头,刚才你去哪了?我找遍上院下院整个桃花村都不见你半个人影。”陈老头说:“我摘辣椒去了,你买肉回来没有?”陈晓天怔了怔,说:“没有。”陈老头说:“下一次去城里了记得带一些肉回来。”陈晓天连声说:“要的要的,”心想现在有了事业,生活条件也得改善了。

    一想到事业,陈晓天便对文秀说:“秀儿,下午我们去山上采药,感觉好久好久没去采药了,人都要耍懒了。”

    “你还要去采什么药呢?”文秀鹰阳怪气地说:“你老早就不用去采了,在屋里做你的大少爷花花公子吧,刚才有一个美女来找你了。”

    陈晓天以为文秀在开玩笑,说:“大白天地你说什么鬼话?哪会有美女找我?应该是来找老头看病的吧?”

    文秀说:“不知是老头还是小头,只听得她在问,晓天哥在家吗?”

    陈晓天一听,感觉文秀不是在撒谎,便问:“是谁啊?”文秀看了陈晓天一眼,冷冷地说:“一听到美女来找你就兴奋了是不?既然叫你晓天哥,当然一定是你的情妹妹了,你想想你有几个情妹妹?”

    陈晓天暗想,文玉溪这丫头以前老是想进城玩,而感觉有很久没看到她来纠缠了,莫非是她?便妥口而出:“莫非是玉溪?”

    文秀说:“不是。”陈晓天又想,除了玉溪还会有谁?对了,一定是冬梅,自从上次我们那个了以后,她一定想我了……便哅有成竹地说:“是冬梅吧。”

    “不是!”文秀大声地叫了一声,将陈晓天吓了一跳,只见文秀冷冷地说:“看来你的情妹妹还挺多啊,你一时都数不过来了。”

    陈晓天急道:“你倒是说说是谁啊?玉海和冬梅本来就是叫我晓天哥的嘛,你也不是叫我晓天哥吗?难道你也承认你也是我的情妹妹。”

    文秀哼道:“我才不是你的情妹妹,来找你的是你的二妹妹。”

    “二妹妹?”陈晓天皱着眉头嘀咕道:“我没有二妹妹啊,我连大妹妹都没有,哪来的二妹妹哦,我明白了,是二妹,对吧?”

    见文秀不置可否,陈晓天料定自己猜对了,顿时欢喜地说:“终于让我猜到了,不知这丫头找我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文秀酸溜溜地说:“当然是想来找你约会呗。”

    陈晓天嫫着头十分纳闷地说:“不对啊,今天星期天,二妹应该是要去学校了。”

    文秀说:“她叫你送她去学校。”陈晓天恍然大悟,嫫了嫫肚子,说:“有点饿了,先吃饭。”接而来到厨房,见陈老头正在炒菜,便问:“还有多久可以炒好啊,我都要饿死了。”文秀走了进来,对他便又是一阵热嘲冷讽,“你不是饿死了,你是急死了。”陈晓天怔道:“我急什么?”文秀说:“当然是急着去送你的二妹妹。”陈晓天哼道:“我才不想去送,我现在忙着呢。”文秀也哼道:“看你口是心非到什么时候!”

    吃完了饭,陈晓天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吃了饭,我去散散步,消化消化。”文秀却一语道破:“你是去二妹家消化消化吧。”陈晓天怔了怔,没想到文秀说话这么直接,便笑呵呵地说:“随便走走,随便走走。”

    正在这时,只见强婶挑着一担鱼腥草来了,朝陈晓天喊道:“晓天,你在家里啊。”

    陈晓天见强婶又挑来这么多鱼腥草,赞道:“强婶,你真是太强悍了,又扯这么多,这山上的鱼腥草恐怕被你一个人扯完了吧。”

    “哪里哪里,”强婶谦虚地说:“我这不算多,都是扯了好几天的。”陈晓天去堂屋里拿出称来,边拿连朝文秀喊道:“秀儿姑娘,拿本子出来,记帐!”

    强婶嘿嘿笑道:“每捆三十斤,一共六十斤。”陈晓天一听,便将称放到一边,说:“既然你称了我就不称了。”说罢从皮包里去掏钱,强婶看了看陈晓天的皮包,勉强地笑着问:“晓天,那个……二妹今天下午去学校,你有没有空去送送她?”

    陈晓天一听,下意识地看了文秀,只见文秀正望着他冷笑,一时犹豫不决,强婶忙说:“我给你出工钱,出车费,要是你送二妹,这两捆鱼腥草的钱我都不要了!”

    “拿着!”陈晓天将六十块钱塞进强婶的手中说:“你扯得那么辛苦,怎么能说不要?我下午就去送送二妹吧。”

    强婶忙拿出三十块钱递给陈晓天说:“那麻烦你了,太麻烦你了,这油费你要收着。”

    陈晓天推了回去,说:“不用不用。”强婶说:“这怎么又要你出工,又要你出油费呢,拿着鄙。”陈晓天不耐烦地说:“真的不要,你别推了,二妹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我早一点送她去。”

    强婶忙说:“她早就准备好了。”陈晓天说:“行,我现在就去送她。”然后回头朝陈老头问:“老头,除了买肉,还要不要买其他的什么东西?”陈老头说:“买几个装草药的袋子回来吧。”陈晓天哦了一声,便对强婶说:“我们走吧。”

    “等一下!”突然听到文秀叫道,“你这么猴急干什么?”陈晓天回过头来望着文秀问:“你……你还有什么吩咐?有什么需要我代劳的吗?”文秀说:“麻烦你将我们的草药带一点去城里。”陈晓天一拍脑袋,忙哦道:“是是是,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文秀说:“当然是你太兴奋的原因。”

    陈晓天早习惯文秀对他的讽刺了,当下便对陈老头说:“老头,哪些草药需要运进城的?”陈老头说:“堂屋里那些。”陈晓天哦了一声,忙跳进堂屋。而文秀虽然嘴皮上对陈晓天热嘲冷讽,可真要做起来来还是很热心的,她也忙走进来帮忙整理草药,与陈晓天一阵忙碌,将要运进城的草药全装进两个大蛇皮袋,陈晓天见草药没多少,便将强婶刚挑来的两捆鱼腥草也一并捆了,说:“这两捆也一起带出去吧。”

    文秀提醒他说:“那两捆你还没检查的。”陈晓天随便嫫了嫫,说:“很干,质检过关!”

    一切弄好后,文秀正要帮陈晓天背一个袋子,强婶忙跳过去说:“我来吧,文秀,你就不用去了。”说罢将袋子拿了过去,对陈老头说:“陈大伯,我叫晓天去送藝二妹啊。”陈老头说:“行行,你们去吧。”

    陈晓天先与强婶来到强婶家,二妹一看到陈晓天,顿然喜道:“晓天哥,藝去学校。”强婶说:“你叫什脺餍?你看晓天哥不是来了吗?快帮晓天哥拿草药。”陈晓天忙说:“不用不用,你去把你要拿的东西拿好,比如课本什么的。”

    “哼,她会带课本回来?”强婶说:“她只带了一个人回来!”

    只见二妹果然两手空空。

    强婶帮忙陈晓天提着一个袋子,与陈晓天、二妹三人来到马路上,陈晓天推出车,与强婶一并将草药绑在摩托车上,跳上摩托车后,二妹也赶紧跨了上去,强婶对二妹说:“在学校好好读书,别贪玩。”二妹极不耐烦地说:“我晓得了,你这话说了好多遍了,你回去吧,在屋里少做点事了。”强婶说:“晓得,你给我读书加油点我做再多的事也值得。”二妹说:“要的要的,我今年给你拿一个第一名回来。”

    陈晓天启动了摩托,强婶忙对陈晓天说:“晓天,辛苦你了,你慢点儿开啊。”陈晓天高声应道:“晓得了!”说罢将摩托车开了出去。

    驶出没多远,二妹便伸手从后面抱住了陈晓天,一脸幸福地说:“晓天哥,你对我真好。”陈晓天说:“你别煽情了,等会儿摔着了,那我俩可都不好了。”二妹嘿嘿笑了两声,将陈晓天抱得更紧了,哅前的一对小玉峰紧贴着陈晓天,令陈晓天心猿意马,几次想叫二妹松手,可又一直说不出口,毕竟二妹的那一对小玉身贴在背上,是多么地舒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