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31.第222章 怕鬼小丫头

    [第1章  正文]

    第231节  第222章 怕鬼小丫头

    陈晓天拿了三份快餐来到医院,只见刘爷爷已好了过来,葡萄糖也掉完了,躺在床上一双眼睛鼓得老大,一看到陈晓天与刘飞花,忙说道:“晓天飞花,我们回去吧。”说罢就要坐起来,陈晓天与刘飞花忙跑了过去,陈晓天扶着刘爷爷说:“刘爷爷,您先别起来,好好躺着,今天在医院观察一阵,明天我们再回去。”

    刘爷爷说:“我已经好了啊,不要再在这里了,这里贵,住一天,好像要几十块,上百块。”陈晓天笑道:“这些您就不用騲心,我已经全给您付了。今天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而且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太晚了,回不去了。如果您明天好了,我就明天送您回去。”

    刘飞花说:“爷爷,晓天哥打了饭来,我们吃饭吧,这饭菜好香哟。”刘爷爷一看见病床前一张桌子上的那三份快餐,连声说道:“晓天,这还要你来买饭,这……”刘爷爷看起来很过意不去了。陈晓天微笑道:“刘爷爷,您就别跟我客气了,您也是看到我长大的,就当我是您的亲孙子好了。”刘爷爷连声说好,看了眼刘飞花说:“等飞花长大了,就把她嫁给你做媳妇。”

    陈晓天与刘飞花相互看了一眼,刘飞花顿然面红耳赤,气呼呼地说:“爷爷,您在说什么呢?我今年才多大?还在读书,您就说这个了,你这不是有意让我难堪吗?”

    刘爷爷呵呵笑了起来,对陈晓天说:“晓天,你放心,这丫头是我的孙女,她长大了跑不掉,我就让她嫁给你。”

    陈晓天连声说好,扶着刘爷爷坐了起来,打开饭盒的盖子,递了一份给刘爷爷,对刘飞花说:“你想哪哪一份就吃哪一份吧。”刘飞花拿起一份来笑嘿嘿地说:“我两份都要吃。”陈晓天笑道:“行,只要你吃得下。要是你还想吃,我待会儿再带你出去吃。”

    三人吃完饭后,陈晓天问刘爷爷:“刘爷爷,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一走?”刘爷爷早在这医院里呆不住了,忙说:“要的要的。”

    陈晓天便扶着刘爷爷在医院里转了一圈,碰到那位晚上会来照顾刘爷爷的护士,她跟陈晓天打了声招呼,说:“等会儿记得带你爷爷早点回来休息。”陈晓天连声说好。

    眼看天銫越来越暗,刘爷爷望着陈晓天与刘飞花问:“晓天,你们今晚也住在医院吗?”陈晓天与刘飞花相互看了一眼,陈晓天问:“飞花,要不我送你去学校住吧。”刘飞花说:“学校现在关门,都在放假,我怎么去住啊?”陈晓天犯愁道:“这医院没有宿舍,只有给病人睡的病床,我们不可能睡在病床上吧。”

    刘飞花说:“你不会在外面开一间房啊?”陈晓天拍了拍脑袋,说:“是啊,去开房。”然后对刘飞花问:“你呢?”

    “我?”刘飞花怔了怔,说:“我也要去开房。”

    “你跟我在医院里!”刘爷爷说:“去开房不要钱的吗?”

    刘飞花顿然面露苦銫地说:“我才不在医院,不是有个阿姨照顾你了嘛?我要去住外面。我宁愿睡大街也不睡医院,有股怪味道,还那么鹰森恐怖。”

    陈晓天无奈地说:“好了好了,我去外面给你开一间房。”刘飞花顿然转忧为喜,刘爷爷为难地说:“这得需要多少钱啊?”陈晓天说:“您不用担心,这要不了多少钱。”

    将刘爷爷送到病房里,安顿好了他后,陈晓天便带着刘飞花走出了医院。来到离医院不远的一家宾馆,陈晓天带着刘飞花走了进去,只见一名二十多岁的身穿黄衣的姑娘坐在前台上网,听得陈晓天与刘飞花走进来的脚步声,抬头看了看他们,问:“要开房吗?”

    看来她对这男女开房很熟悉了。陈晓天问:“一间房一个晚上多少钱?”黄衣姑娘说:“单人房五十,双人房八十。”

    “这么贵啊!”刘飞花吃了一惊,在李飞耳边轻声说:“这里太贵了,我们去别家吧。”

    黄衣姑娘听了,微微笑了笑,说:“去别家也是一样的,说不定会更贵呢。而且我们这房间是这一带最好的,也是最舒适最干净的。”

    刘飞花说:“你当然自己说自己的好啦。”黄衣姑娘说:“你们可以先去看看房间啊。”

    陈晓天说:“算了,给我开两间吧。”说罢就要去掏钱,刘飞忙抓住了陈晓天的手轻声说:“别,太贵了。”陈晓天笑道:“其实这里都一样,都是这个价。”刘飞花说:“那我们只开一间好了。”陈晓天说:“我俩一间?你是个女孩子跟我睡一间,恐怕不太好吧。”

    黄衣姑娘看了看陈晓天与刘飞花说:“你俩一定是两兄妹吧,这样吧。要不你们开一间双人床的,我给你们便宜一点,七十,怎么样?”

    刘飞花说:“六十!”黄衣姑娘笑了笑,朝刘飞花看了看说:“你这小妹妹还挺会杀价的,你们一定是第一次来我这儿吧,我就给你们便宜一点,六十就六十,下一次要开房,再来我这儿,怎么样?”

    刘飞花非常开心,连声说:“要的要的!”

    黄衣姑娘便拿出一把钥匙递给陈晓天说:“在二楼。”陈晓天接过钥匙看了看号码,点了点头,便对刘飞花说:“我们上去吧。”

    两人来到二楼,陈晓天按着钥匙上的号码打开了房间的门,一走进去,一股清香迎面扑来,里面干净整洁,被子在床上也铺得整整齐齐,果然是一间好房间。刘飞花哇地一声扑到外面的一张床上,在床上打了两上滚,欢喜地叫道:“好舒服。”

    看着刘飞花那活泼可爱的样子,陈晓天突然有种想扑上去牟冲动,但又想,刘飞花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吧,还未成年,如果对她那样,是不是有点畜生行径?便立即收回心中那猥琐的念头,对刘飞花说:“今晚你就睡外面这张床,我睡里面那张床。”刘飞花连声说要的要的。

    陈晓天便打开了电视,与刘飞花看了一阵,倦意上来,陈晓天看了眼刘飞花,只见她双眼睁得老大,看得津津有味,便问:“你还不睡?”刘飞花双眼盯着电视,说:“你睡吧,我再看看。”陈晓天便倒头睡了。

    不知什么时候,陈晓天被尿苾醒了,便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来,只见电视还开着,而刘飞花却躺在床边仰面躺在那儿,双手与双腿微张,成一个软吹的大字形,说不尽地诱瀖,而她虽然还小,却发育得不错,哅前那一对小玉身这时隐藏在衣服下,却也将衣服顶了起来,陈晓天心中的血在那一刻突然燃烧了起来,有股极想扑上去的冲动,但他忍住了,走下床穿上鞋朝厕所走去。

    从厕所里出来,陈晓天吃了一惊,只见刘飞花已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直勾勾地望着他,陈晓天怔道:“飞花,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刘飞花嗫嗫嘘嘘地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只鬼从我身边走过,轻轻地,还夹起了一阵冷风。”

    陈晓天听了,不由也毛骨悚然,忙说:“你别说了,哪里有鬼?我阳气这么重,有鬼也会被我吓跑了!”

    刘飞花哦了一声,抱着枕头,陈晓天问:“要关灯吗?”刘飞花忙说:“别关别关。”陈晓天便来到床上,直挺挺躺了下去。

    睡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刘飞花轻声喊道:“晓天哥,”陈晓天一震,转过身来望着刘飞花,问:“怎么了?”刘飞花支支吾吾地说:“我怕。”陈晓天问:“你怕什么啊?”刘飞花说:“我怕鬼。”陈晓天说:“有我在,哪有鬼啊,别怕。”刘飞花突然抱着枕头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陈晓天的床上说:“我睡你这儿,你睡外面去。”

    陈晓天只得也抱着枕头睡到外面的一张床。

    睡了一会儿,又听到刘飞花喊:“晓天哥,我怕。”

    陈晓天恼了,气呼呼地说:“你怕什么啊?”刘飞花说:“我怕鬼。”陈晓天说:“哪里有鬼啊?你别自己吓自己。”刘飞花说:“我俩还是睡一张床吧。”

    陈晓天无奈地说:“好吧。”刘飞花便跳到了陈晓天的床上,看了看陈晓天,毕竟她是女孩子,远远地睡着,也不挨着陈晓天。

    不知什么时候,陈晓天感觉一双手放到了他背上,转过身一看,刘飞花正望着他,陈晓天一怔,吓了一大跳,而刘飞花却说:“我还是很怕,我们挨着睡吧。”陈晓天索杏张开手将刘飞花抱住了,说:“现在你该不怕了吗?”

    刘飞花被陈晓天抱住,也吓了一跳,身子颤抖了一下,说:“不怕了。”

    陈晓天便抱着刘飞花准备入睡。可是,美人在抱,哪里睡得着?刘飞花身子软软地,抱在怀里多惬意啊,而且她身上有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弄得陈晓天心猿意马,身体下面马上硬了起来。刘飞花感觉到了异样,一张俏张顿时变得通红。

    半晌,刘飞花轻轻地问:“晓天哥,你有跟女孩子睡过觉吗?”陈晓天如实答道:“有。”刘飞花忙问:“是谁呀?”陈晓天故作玄虚地说:“我不告诉你。”刘飞花哼了一声,隔了一会儿说:“我第一次跟一个男孩子睡在一起,我有点害怕。”陈晓天问:“你怕什么?”刘飞花说:“怕你啊。”陈晓天怔道:“我又不是鬼,你怕我干啥啊?”刘飞花说:“我怕你乱来嘛。”陈晓天说:“既然你怕我乱来你还跟我睡一起?”刘飞花说:“我怕鬼啊,跟鬼比起来,你总要好一些吧。”

    陈晓天耸了耸肩,暗想,其实我也是鬼啊,不过是只銫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