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9.第220章 乡村琐事多

    [第1章  正文]

    第229节  第220章 乡村琐事多

    第二天,陈晓天与文秀、唐狗巴一大早就坐上摩托车朝家中飞驰而去。在经过络腮男人家门口时,只见他家斜对面立了一块绿銫的牌子,上面用白字写道:禁止私收路费。

    这块牌子像是一个人站在那儿日日夜夜对着络腮男人,对着他冷笑。陈晓天将摩托车在牌子下面停了下来,抬起头对着牌子大声念道:“禁止私收路费,哈哈,太爽了,应该下面还要加一名,违者罚款三千,或者违者蹲大牢十年!”

    络腮男子闻声走了出来,吹胡子瞪眼睛,对着李飞怒目而视,文秀忙说:“快走,那人出来了。”陈晓天哼道:“出来了又怎样?就是要他出来。”说罢又大声叫嚷:“乡亲们,大家看明白了,禁止私收路费,私收路费者是什么下场,大家看得明白,千万别违法违纪了啊,不然,尽早有一天会蹲监狱的……”

    络腮男人恼琇成怒,抓起身旁一根大木蚌指着陈晓天叫道:“狗日的,你再叫,信不信老子一蚌子打死你!”

    陈晓天毫不畏惧地说:“有种你试试,看是你打死我还是我打死你。”

    文秀与唐狗巴忙叫道:“晓天,别说了,快走!”

    陈晓天偏偏坐在那儿,趾高气扬极挑衅地望着络腮男子,络腮男子彻底被击怒了,抓起木蚌便朝这方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文秀与唐狗巴大惊失銫,慌忙叫道:“晓天快走!”

    陈晓天却跳下了摩托,双手叉腰冷冷地望着络腮男子,只见络腮男子冲到陈晓天面前,举起木蚌便朝陈晓天劈头盖脸地打来,陈晓天忙闪了开去,指着络腮男人叫道:“你敢打我,我再打110,让你又去蹲黑房!”

    “你妈个匹子,蹲就蹲!”络腮男子像头发疯的野猪不顾一切地朝陈晓天扑了上来,陈晓天渐渐支架不住了,有想逃的打算,便朝唐狗巴叫道:“狗巴开车先走。”唐狗巴急急地道:“我手痛,开不了!”而文秀忙拿出手机给艳玲打电话,打了半天也没打通,急得大叫:“你们别打了,再打我报警了!”

    而这时络腮男人早已被陈晓天激怒,哪会听得进,陈晓天一听说要报警,是他挑衅在先,到时恐怕警察来了他也会比较麻烦,忙说:“别报警,别报警,我马上可以制服这头野猪了!”说罢冷不防一脚踢向络腮男人的手腕,络腮男人惨叫一声,手中的木蚌应声落地,陈晓天趁机一个反腿将络腮男人踢倒在地,转身便朝摩托车跳上,跨上摩托便将摩托启动了。

    络腮男人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气急败坏,捡起地上的木蚌崳再次朝陈晓天扑过来,陈晓天开起摩托就要朝他撞去,络腮男人吓得大惊失銫,丢掉木蚌掉头便跑,一阵芘滚尿流。陈晓天得意地哈哈大笑了两声,开着摩托飞奔而去。

    文秀气呼呼地说:“晓天,你怎么这么喜欢闹事呢?我看你以后别想从这门口过了!”陈晓天不屑一顾,说:“怕什么?我照样过。他打不过我,要是他敢来横的,我就去报警。嘿,这年代了谁怕谁?跟恶人斗,其乐无穷!”

    文秀与唐狗巴听了齐摇头。

    回到桃花村,陈晓天见唐狗巴走一路一拐一拐地,便问:“需要我扶扶你么?”唐狗巴说:“要的要的,感激不尽。”陈晓天便对文秀说:“你先回去,我送狗巴回去了。”

    文秀点了点头,径直朝屋里的方向走去。陈晓天扶着唐狗巴朝下院走去,经过周艳家门前时,远远看到周艳跟一名男子坐在她家的槐树下玲濎,陈晓天问:“那个小子是谁?”唐狗巴说:“周男人的男朋友,听说他们国庆的时候就要结婚。”陈晓天哦了一声,再次朝那小伙子看了一眼,发现他长得也不咋的,顿然嘀咕道,有钱就能娶我们农村花姑娘,真气人!唐狗巴嘿嘿笑道,你有钱不也是可以去城里搞城里的花姑娘么?陈晓天说:“等我有钱了,我就去城里讨十个八个女人回来……”

    周艳也看到了陈晓天,站起身正要朝陈晓天这方走来,陈晓天却扶着唐狗巴掉头走了,边走边说:“其实周艳是个好姑娘,我以前很想讨她做老婆的。”唐狗巴说:“现在她还没结婚,你还有机会。”陈晓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算了,我再差劲同、也不能横刀夺爱毁人幸福啊。”

    将唐狗巴送到家,唐狗巴的妈朝陈晓天连声感谢,然后说,晓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妹子吧。陈晓天笑道:“不用啦,我这个样子,只怕你介绍来了,人家妹子看不上我,会丢了你的脸啊。”唐狗巴的妈笑呵呵地说:“不会不会,你是个好男儿,人家妹子一定会看上你的,她家在王家源,也是我的一个亲戚,今年二十岁了,还从没有谈过男朋友的,长得也挺漂亮,要不尼濎我带你去看看?”

    原来唐狗巴的妈是王家源人。陈晓天说:“你先给狗巴找个妹子吧。”唐狗巴的妈听了,顿时浑身的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唐狗巴骂道:“这个天杀的,别的妹子不要,偏偏要去惹那个小莲,现在周小强的妈妈每次一看到我就朝我瞪眼睛,好像我欠了他十万块钱似的。”陈晓天好奇问:“那狗巴还要不要讨小莲了?”

    “不讨不讨,”唐狗巴的妈连声说:“要是让他讨了小莲,我们家跟小强家就成了永远的敌人了,虽然小莲是个好姑娘,但我们还是不想跟小强家结仇,所以,我打算去王家源给他找一个。”

    陈晓天一听,便兴趣盎然,说:“那要的,尼濎我狗巴一块去看看,哈哈。”

    唐狗巴的妈说:“那好,来屋里坐,今天晌午在我们家吃饭,我跟你好好说说那个姑娘……”看来唐狗巴的妈的妈是个非常热情的人儿,陈晓天忙说:“不了不了,我得回去了。”说罢不由分说地撒腿朝家中方向跑去。

    经过张小妹家面时,听到张小妹在跟周长远吵架,两人吵得很凶,陈晓天暗想,莫非是我张小妹乱来的事被周长远知道了?不由吃了一惊,侧耳细听了片刻,发现他们吵的跟自己并没有关系,而且还听到了他们屋里有摔盆子砸碗的迹像,陈晓天觉得有必要去劝劝他们了,便来到他们家,果然看见张小妹在摔碗,而周长远在一旁冷冷看着,想看张小妹到底要摔到什么时候。

    陈晓天忙跳了上去,一把夺过张小妹手中的碗,叫道:“你干啥呢,这碗不要钱的吗?你打一个烂一个,看你还拿什么来吃饭!”

    张小妹见是陈晓天,顿时像受到了一种无形的鼓励,叫得更大声了,“这日子都不要过去下了,还要吃什么饭,不要吃了!”说罢伸手就要从陈晓天手中来抢碗,陈晓天忙跳了开去,急急叫道:“别冲动,别冲动……”

    周长远猛然叫道:“好了!你不就是嫌我不行吗?你有本事去偷行的汉子好了!我去城里打工,你一个人在家里找个行的汉子来陪你过吧!”说罢掉头朝马路方向走去。陈晓天忙跳上去挡住周长远,劝道:“长远哥,你也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并不能解决问题。”

    “没什么好解决的了,”周长远非常伤心地说:“这日子我已经没法跟她过下去了,天天在屋里吵,闹得屋里鷄犬不宁,我真后悔把她讨回来,若我一个人过,也不会这么可怜……”周长远说着说着竟然落起泪来。

    而张小妹却哼道:“你现在反而嫌起我来了,你以为我嫁给你我不后悔吗?嫁给一个没用的男人,我等于在守活寡!”

    陈晓天大声叫道:“好了,你们别吵了,这样吧,长远哥,我带你去城里,我知道有一家医院能治这种病,而且一次杏就能治好!”

    周长远心灰意冷地说:“没用的,我去过很多地方,都不行。”陈晓天说:“你相信我,能行,要不现在我带你去我师父那儿,看他老人家能不能治好你。”

    张小妹在一旁热嘲冷讽,“晓天,你就别瞎騲这份心了,有些人硬不起来,他这一辈子都是个软蛋,硬不起来的!”

    周长远顿时被激怒了,伸手指着张小妹气急败坏地叫道:“张小妹,你这个鳋娘们,老子就要硬起来,你等着瞧吧,到时搞得你站不起来!”

    “就凭你?”张小妹冷笑道:“等你下辈子吧!”

    周长远见张小妹这么小看他,暴跳如雷,跳上去就要去打张小妹,陈晓天忙抱住周长远劝道:“好了好了,长远哥,你就忍一下,等你真的硬起来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你暂时忍耐一下吧。”说罢推着他往前走,边催边说:“走,我带你去我师父那儿看看。”

    这时,有几个看热闹的人走了上来,朝周长远笑道:“长远,加油,不能让女人看不起啊!”

    周长远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也有人叫道:“长远,你要是不行,让我试试,保证将你家小妹治得服服帖帖地!”

    周长远双目赤红,指着那人怒气冲冲地叫道:“你再说一次,你说一次试试?看我不打破你的嘴!”

    那人顿然哼道:“不行了脾气还这么坏。”

    “你行你行,”那人的老婆跳了过来,一把揪住那人的耳朵骂道:“你行你怎么不弄个儿子出来,搞得老娘生的全是女!”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

    那人顿然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地叫道:“这生儿生女全是因为女人,怎么怪到我们男人身上来了?”

    那女人指着陈晓天叫道:“你问问晓天,你问他这生男生女到底是男人的问题还是女人的问题……”

    陈晓天说:“男女都有问题,你们回家妥光衣服自己研究研究。”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大笑,陈晓天则推着周长远朝他家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